乌兰布和沙漠穿越,见证我们恋爱的一百天

冷冷暖暖的侣行
【前言】
乌海,这个我之前从未听闻的名字,是我们这次探险之旅的起点。上海到乌海每天会有一班直飞的航班,在早上六点五十从浦东起飞,因为太早怕赶不上飞机,所以我们选择了从西安进行中转。都说乌海是梦,一个离天堂最近的梦,一个若隐若现华而不实的梦。梦见一场缘,梦见一份情,如赴一场花事,馨香盈面,在鼻尖轻轻绽放成岁月薄凉里的暖。
刚到乌海,虽有烈烈阳光,可确实还是感受到了北方深深的凉意,一件棉袄已经不足以保暖了。乌海不大,物价也很便宜,从机场到酒店十几分钟,也不过十几块钱。一路上,在飞机上看到的满眼沙漠黄土,现在都成了身边层峦起伏的山丘,工业化不发达的城市,少了北方应有的雾霾,让我贪婪地呼吸着久违蓝天下的黄土气息。
晚上入住当地最好的格兰云天酒店,应该称得上乌海最好的酒店了,我们请了专业的户外运动专家来给大家讲解沙漠徒步的各种注意事项,检查徒步的装备(一双舒适的徒步鞋尤为重要!)。讲解完毕,大家相约来到铜锅涮肉的馆子,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尝尝最新鲜的羊肉味儿,品品最甘甜的蒙古酒,大家谈天说地,好不自在。接风洗尘宴,我们一起艳。
DAY2 走出这片沙漠我们永远不分离
乌兰布和沙漠
乌兰布和沙漠,我们此行的第一站,地处自治区西部巴彦淖尔盟和阿拉善盟境内。北至狼山,东北与河套平原相邻。东近黄河,南至贺兰山北麓,西至吉兰泰盐池。一个没有开发的沙漠圣地,成了徒步爱好者的天堂。
早餐
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武装自己,速干衣、轻薄羽绒服、冲锋衣、多功能面巾、帽子、手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六点钟出发,在车上用了早餐,做着一些小游戏,让我们彼此的关系更加拉近。驱车将近四个小时,来到了起点附近的一个餐馆吃了一顿沙漠简餐。说是简餐,一份羊头肉让我们地地道道地感受到了内蒙人的原汁原味。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六十峰骆驼的驼队,驮盐路过此地遇天气突变大雪纷飞,驼队迷路掉进冰冷的湖水里再也没有出来,从此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盐湖,而吉兰泰就是蒙语六十的意思。清康熙帝将鹅掌公主下嫁给阿拉善王阿宝,因年景不好百姓生活困苦,公主甚为忧愁,康熙帝闻知即将吉兰泰盐湖赐予公主,从此阿拉善有了盐湖的开采销售权。而吉兰泰盐湖也成为了我们此次沙漠穿越的起点。
从吉兰泰盐湖入口出发进入乌兰布和沙漠,就真正的进入了我们这次要穿越的沙漠。由于并没有经过开发,所以一切都很空旷,教练说:“保证今天能看到徒步的只有我们一支队伍。”当然,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户外领队还专门派了两辆越野车作为安全保障车紧紧跟随着我们,这之后也就成为了我们的拍摄道具。
刚进沙漠,冷冷第一次触及到真正的沙地,那么细软,那么绵延,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新鲜。没走多久,我和冷冷就非常幸运的看到了沙漠中的野兔,矫健的身姿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还没来得及掏出相机就已经消失在茫茫大漠中。
我们今天要徒步的直线距离是17公里,可能实际走的大约要有22公里左右。为了能够跟上领队的步伐,以防迷失方向,在徒步中很难拿出相机来拍照,背着二十多公斤重的摄影器材和生存物资,着实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冷冷在旁边不停地鼓励着我,俩人互相搀扶,努力向前。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我才掏出相机,为冷冷拍上那么几张照片,看着镜头里的冷冷不由得会心一笑。
翻过多少座沙丘我已经记不分明了,走过多少路我已经没有知觉了,我和冷冷互相鼓励着对方,始终作为我们团队的领头羊带着大家稳步向前。
穿越了世界上最大的野生梭梭林,终于看到了我们在某宝每天的能量所种下的树的真身了,梭梭林南北宽30公里东西长60公里,穿越了梭梭林已经快晚上七点了,我们终于能够用肉眼看到我们今天的宿营地了,夕阳在我们身后拉长了我们的身高,坚持到最后的都是最强的王者。
owen是暖暖的英文名
代表尊贵的哈达,代表热情的蒙古酒,带着沙漠气息的山羊肉,牧民用最淳朴的方式迎接我们这批远道而来的客人。
到达牧民家里,掏出背包里的水瓶准备喝水时,发现瓶子里面都结上了薄薄的冰渣子,还好好客的牧民为我们准备好了热腾腾的奶茶,咸咸的,虽然并不是很习惯这种味道,但是也能将整个身体暖起来。之后就是今晚的硬菜登场——铁锅炖羊肉,从前不怎么吃羊肉的冷冷也在这刻毫不避讳,暴露出了女汉子本色,大块垛堞,就连平时不吃的肥肉也都狼吞虎咽了下去。大家有说有笑,谈着今天一天的劳累,说着今天路上的见闻,早就消除了刚开始见面的羞涩,成为了生死与共的兄弟。
饭毕,带着冷冷走道室外看着头顶漫天的银河,北斗七星就在地平线。艳,从这刻装上;遇从那秒开始。与冷冷在星空下相拥亲吻,对着流星许下对你的诺言,这也就是我们所要找的一百天的仪式感吧。大家为了给我们留下不一样的100天纪念,还特地为我们拍摄了光绘照片,那就。。。一起来感受一下我们一百天的银河之吻吧。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冷冷暖暖的侣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