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 看景, 南疆 看人文

可爱如猪
“再没有比自由地欣赏广阔的地平线更幸福的了。水天相接,美好的终极。广阔的世界,孑然一人,多么奇妙的组合。” ——《瓦尔登湖》
我并没有阅读过《瓦尔登湖》,只是近几年总能与之不期而遇。窃以为引用其中名句用来为自己的笔墨增色之人大多和我一样,并没有读过,至少没有通读过这本书。即使如此,我仍不免俗地引用上面这句话开了本篇的头,因为这句话实在是与我的 阿勒泰 之旅太过契合,让人不忍心弃之不用。
世物的发展不总是线性的,阶段性的跃迁并不鲜见,人生也一样。我曾经以为年龄只是个数字,但三十岁之后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所谓的“关口”。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于我而言,世界不再是斑斓多彩,倒更多是“阳光之下再与异事”,未来似乎也不再充满未知和让人期待。夜阑人静时刻,总忍不住想,生活的激情从哪去找寻?
这几年,似乎每个人都在说要去旅行,要去找寻自己。可是,旅行真的有这些意义吗?一次长途的旅行意味着不菲的花销和大量的精力投入,还有事前事后为了安排工作与生活做出的各种努力。喧嚣热闹之后,获得了什么?
还记得数年前去 大兴安岭 的一个边境小村,看到阳光洒在开满花朵的草原上;还记得在额济纳露营,看到胡杨林的树冠露出的天空中有流星划过。我还记得这些感觉,那种如遭电击的兴奋与感动。而现在,再美的风景也不过让人不咸不淡地来一句:“恩,还不错。”就像老王说的,看多了,也就那样。
我在旅行中追求的,不是“美景”,而是“美好”。旅行中的美好是什么?可能是在河畔的一杯啤酒,可能是大雪纷飞中的一碗热汤,可能是山顶的呼啸,可能是船上的放歌,可能是阳光穿越云雾洒向你的温暖,也可能是飞过你头顶的大鸟身上飘下的羽毛。是某个瞬间,读过的书、听过的音乐、吟诵过的诗、看过的画都涌上心头,脑海一片混沌。即使至亲朋友就在身旁,天地似乎也只有自我一人。
初见,安集海
2017年9月28日,清晨。赶早班飞机的我难得享受了一回空旷的魔都高架和基本没有人排队的机场安检。一切顺利,登上了飞往 乌鲁木齐 的班机。 中国 的确疆域辽阔,从东方明珠到西域首府,直飞都要将近六个小时。我选择的是经 西安 中转的航班,中间可以下飞机放松一下也不错。当然,主要原因还是中转的航班机票会便宜些。
从 西安 到 乌鲁木齐 的航线大体会经过 祁连山 脉和 南疆 盆地。如果你幸运地坐在了左边舷窗,快降落的时候请一定记得向外看,巍峨的 天山 雪峰将和你近距离相伴。 从 西安 起飞一个多小时后, 祁连山 脉就应约而来。这道 中国 西北 重要的地理分水岭,从空中看起来算不上崔巍,但也不失气势,峰顶的积雪也增添了可观度。
祁连 的范围并不大,窗外景物很快就被一望无垠的平坦大地所取代,并且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南疆 盆地,千里大漠戈壁中间或点缀的一些绿洲,造就了自古以来的灿烂文明。可能也正是有这样严酷的地理隔绝,造成了西域各小国之间的相对独立和多样化。 北疆 看景, 南疆 看人文,故有此说。我也是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了 新疆 地域范围之大,印证了心中一个想法:“对我而言, 新疆 可能不适合自驾”。
飞临 乌鲁木齐 的时候我才看到了集中的现代文明痕迹,不过我更羡慕坐在左排的乘客。此时他们纷纷掏出相机,窗外的 天山 若隐若现。
大多数人从自己生活的城市飞 乌鲁木齐 ,到达时间一般都是午后了。通常可以选择在乌市待一天,也可以选择直接包车、租车向 北疆 进发,也可以选择等晚上坐去 北屯 市的火车或大巴。
安集海大峡谷,也叫红山大峡谷,位于 奎屯 。其实这个地方就是一座矿山,不知怎么就被一些户外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发现,这几年才稍微有点名气。其实 新疆 应该还有很多隐藏的美景吧,估计慢慢地都会被发掘出来。
我为了能去那里吃顿饭可谓费尽心机。查找路线、计算时间、确定当地的日落时刻,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怎么才能提前准备好食材,又能在峡谷中吃口热的。我理想中的安集海野餐,是选一块能够看到风景的平台,铺上大大的地毯,摆上切好洗好的水果,端上还冒着热气的羊肉,捧着盛满美酒的杯子,用蓝牙音箱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谈笑风生中静静等待阳光越来越倾斜,能够把山体、河流切割成一道道亮暗分明的条块,等待天边的颜色变换,等待体感从温暖到寒凉。对我来说,在风景中好好地吃顿饭,感受时间的流逝,是享受这片风景的最好方式。
梦•镜•湖
最动人的时刻从来都不会是意料之中。我在林中遇到的湖就是如此,她好像天外飞仙一般,倏忽而来,飘然而去,从此再不得见,但也深深印入心中。
从管理站出发,我要赶今天最后一段路,去吐别克村过夜。这一段无疑是全程最烂的道路,我很快进入马蹄踩下去都能没过膝盖的烂泥沼泽。这里遍地是尖锐的大青石,林间小路逼仄,不好好控马的话很容易被树枝刮到、撞到。更不用提飞溅的泥水还有倒伏在地的树干造成的麻烦。 但这镜子般的湖泊就是在这一段路中,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人呼吸一窒。
这应该就是双湖之一吧。没能从高处俯瞰她的美貌,却在这里不期而遇。其实我也只能从两三处树木稀疏豁开“窗口”的地方看到湖面,之后就再也无缘相见。 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错过,决意要将“惊鸿一瞥”转变成静静的驻足欣赏,我开始想怎么才能控马走去湖边。此时我身处烂泥地,湖边的碎石堆看起来可以供人站立,但眼前倒着的一颗粗大松树却让这短短两米距离变得遥不可及。
现在,我坐在 上海 的楼宇中看阿斯力的这几张照片,感慨良多。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可爱如猪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大海的女儿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