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每天都在世界各地旅行: 她说痛苦是安静的, 静静欢喜

大鱼号
泸沽湖的日出
我每天都在世界各地旅行,体验别地的生活,看着日落痛苦看着日出孤独……有时候,浪漫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比如一个人生活。
有人说一个人生活挺好的,那应该是故意掩盖掉一个人的孤独,或许这不该叫浪漫,而是无奈。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泸沽湖的风劲儿有点大,劲儿中带点寒气,时刻劝人退回去,退到被窝里去。我已经睡不着了,直径地走到湖边,找了一块枯木坐在沙滩上,远远地已经听见那些打渔的声音,我记得他们每天三四更就去起网,一个人的叫喊声能传得很远,远得就像回音,就像在耳边。
我试着把手往泸沽湖的水里捞,水清得连石子和手指细纹都看得一清二楚。刺骨的寒让我的手收了回来,然我又想往水里钻,往复几次,最后把水里的一块石子捞在手里。
我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里的日出真美!
火烧云,不,应该是彩云,终于把打渔的人照出了影子,我看得见他们的样子和起网的声音;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美,如果不是那个忙碌的声音,我会误以为是在画里。
其实,也在画里。
我看见了一些早起的摄影师,正在对着他们取景,还有紧促的快门声。清脆、沉闷,也很低调,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人说话。或许,他们和我一样,都在听画里的声音,轻轻呼吸。
我想和他们打招呼,看看他们都记录了什么。
泸沽湖的白天
我们互相致意,但没有打招呼。
天也渐渐的亮了,恢复了白天的样子。他似乎想说“你从哪儿来?”;如果他这么问,我会告诉他,故乡就在云彩的那一边。但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起身之后,我把石子扔回湖里,轻轻拍衣裳沾来的沙子,我该回去了。
嗯,回去做饭吧,鱼和素食。
痛苦也是安静的,静静欢喜
文字:吴大
摄影:松吉此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鱼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阿久Mckinney
  • 蓝田玉烟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