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古老的美景

大海的女儿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
                                      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西河旧事》里说“其山高大,上生葱”
万山之祖,万水之源,世界屋脊
1500年的帕米尔高原被称不周山、葱岭,陌生而遥远的葱岭,山上荒芜如月球。
《大唐西域记》中记载了它的荒凉,马可·波罗也见证了它的浩瀚。
距今2.8亿年前高原还是一片辽阔的海洋,被称为古地中海。这里气候温暖、万物兴旺,随着印度大陆的板块插入海底,翘起里克拉昆仑山和唐古拉山横断山脉,在从水下升起的过程中,这里遍布河道和草原,这就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在飞机上至今可以看到众多的冲积扇铺在这片荒芜之上,距今1万年前形成今天的世界屋脊。
清朝在全盛时代曾将帕米尔高原全境纳入了中国的版图,1890年之后,国力衰微,俄国和英国通过英俄协定将帕米尔瓜分。今天的帕米尔在西出国门之后, 就是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了。
帕米尔高原  西入苍茫
帕米尔路段从喀什出发,只有420多公里的路程,沿途的美景,是一次视觉的洗礼。
走出喀什以后,一路都是石头和泥泞,走出盖孜峡谷的雪山区后,一个巨大的绿色湖泊在眼前豁然展开,布伦口白沙山和沙湖在阳光下永远充满神秘。每年夏季蓄水期间这里是湖,秋季沙湖逐渐干涸,平坦的沙湖湖底露出,当地人将这里叫做白水沟。
在南疆会看到沙尘,但是帕米尔不然, 从塔里木盆地气流带来的浮尘在这里因为地势受阻,再加上盖孜河谷口的狭管风效应,沙尘沉降堆积成山。而帕米尔高原则保持了纯净天空,从这里开始,你可以卸下风尘,真正感觉到高原的纯净了,连呼吸的空气都带着凛冽。
慕士塔格峰 仰望冰山之父 
喀拉库勒湖,意为“黑海”,这个海拔3600米、30米深的湖是一座高山冰蚀冰碛湖,即使在白天水都是冰寒刺骨。
在湖的对面就是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
白天阳光照射在巨大的冰盖上,浮云顿生,若隐若现的岩石巨大裂缝上,数条冰舌沿着峡谷逶迤而下,仿佛从任何一个地方你都可以碰触冰川,但是走在地上顿时感到双脚无力,雪峰冰川遥不可及。
慕士塔格峰、公格尔峰及公格尔九别峰三山耸立在帕米尔高原上,是标志性景观,也是塔吉克族的爱情象征。
大荒之隅  上生葱岭
帕米尔高原东部没有太多的险峻山脉,地形相对来说比较平坦。但在这些荒芜中遍布河流。
帕米尔西部则有更多的高山,这也是这一路最精彩的区域。这些冰川切割出的高山地形,山脉的相对高度在2000~3500米左右,永久的积雪和冰川和深谷相互交错。
高原石头城  塔什库尔干
塔什库尔干的维吾尔语意为“石头城堡”,这里原名朅盘陀,汉代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
建在高丘上的城堡和内地汉族的土坯砖石城墙不同的是,这里借助险峻地势堆积的石头类似于欧洲的城堡结构,城外建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唐朝统一西域后在这里设有葱岭守捉所,那时候的丝绸之路就在这里通过,气候与政治环境与今天有天壤之别,虽处于边城但是并不边缘,中国的文化和欧洲的文化在这条通道上随意交融,宗教发达,商贾云集,东西方世界仿如一体。
红旗拉普是这段线路的终点,海拔4693米的高度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在这个高度上,缺氧是逐渐袭来的。对岸的国门外是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苏斯特口岸。这里有死亡谷之称,全年狂风劲吹,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度,丝绸之路在这里艰辛地延伸。
帕米尔,大开大合,壮美震撼,自驾其上,不禁念及天地悠悠,几度欲怆然涕下。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海的女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游四川
相关游记
  • 狼图腾旅行
  • 狼图腾旅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