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正式明湖荷花盛开时

快乐女孩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一读到这首古诗,便会联想到江南女子采莲的情景:“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首徐回,兼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春末夏初,艳荷初放,采莲的女子驾着小舟,唱着艳歌,漂荡在萍牵藻挂的碧波之上,出没于叶绿花红的荷花丛中。她们袅娜着纤细的腰身,迈着款款细步,一边羞涩地嬉戏调笑,一边轻撩罗裙,躲避着溅起的水花……此番景象,恰如一幅飘逸流韵的风景名画,只消看上一眼,也会怦然心动的。
  其实,采莲并不限于江南。在江北,在山东,在济南的大明湖,自古也是“多采莲”的。那里采莲的情景,也一样精彩动人……
  山东济南的大明湖,向以盛产莲荷闻名。每到盛夏时节,荷花盛开,莲叶田田,采莲便成为一种时尚。一些文人墨客,或亲历或亲见,用诗文画出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采莲图来。如“花下新尝碧藕鲜,歌声迸出采莲船。一双白鸟惊飞起,点破玻璃水底天。”(清·白永修《明湖竹枝词》)“湖中同唱采莲歌,采得莲花侬最多。一语问郎郎应笑,仙郎风貌可如他?”(清·孙兆桂《明湖竹枝词》)“风过芰荷香,采莲烟水里。缥缈画船移,日暮歌声起。”(清·任弘远《百花洲》)这些诗都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写出了大明湖的美丽多姿和明湖采莲的欢快景象。至今读来,犹觉花香扑鼻,美不胜收。
  明湖采莲,如诗如画,又丰富多彩。细究起来,这采莲似乎又有文野之分。比如文人采莲,不求实用,但求其高雅的文化氛围和优美的诗化意境。如清代诗人朱倬在《湖上》一诗中写道:
自披莲叶采莲房,
棹入花深不觉香。
夜半归来香扑鼻,
始知花气满衣裳。
  诗人身披莲叶去湖中采莲,置身花海中竟目眩神迷,俗念顿消,物我两忘,不经意间就闯入了“掬水花在手,弄花香满衣”的诗化境界。这意境让他沉醉其中,经久不忘,以至诗兴大发,挥笔写出了这传之久远的名篇佳作。嗅嗅,似乎每个字都浸润着荷花的香气呢!
  然而大明湖中采莲,更富民间色彩。过去每到采莲时节,便有成群的采莲女郎,乘着小小的采莲船,穿行在荷花丛中,采摘花枝和莲蓬。这采莲船长仅三尺,高不足二尺,像个椭圆形的大木盆,只容一个人蹲在里面作业。采莲人两手各拿一块尺把长的木片划着水,把采下的一束束荷花、莲蓬摆放在船头,然后再划到鹊华桥畔,系舟于垂柳阴下,亮开银铃般的甜嗓声声叫卖。清人任弘远在《明湖杂诗十首》中,就生动地描写了这种采莲情景:
六月乘凉争采莲,
湖中来往女郎船。
临行笑折新荷叶,
障却斜阳细雨天。
  诗中的采莲女郎是那样活泼可爱。她们驾着小船穿行在碧波荡漾的湖上,采摘莲花,也采摘欢乐。当她们说说笑笑地满载而归时,每人又折一张新荷叶顶在头上,既能遮阳又能挡雨……真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交融中,湖的美丽多姿,采莲女的机灵调皮,采莲的欢快气氛,都活生生地流泻出来,又定格在历史的苍烟之中,成为大明湖的一道亮丽风景。
  随着荷花种植面积的减少和观赏价值的提升,现在大明湖采莲已很少见了。然而拂去历史的烟尘,我们似乎仍能听到湖中采莲的歌声,看到往来如梭的画船,领略到采莲女的美丽风姿……此情此景,让人留恋,引人遐想,也发人深省。或许,历史上的“采莲图”已难再复制。但我们却可以记住它的美丽,留住它的风采,“鉴古而不泥古”,让未来的大明湖变得更加美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快乐女孩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马玛丽旅行志
  • 马玛丽旅行志
  • 马玛丽旅行志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