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丘名山,东岭

快乐女孩
鲁中沃野处
有山名东岭
  东岭山,泉城东畔,章丘城郊,为长白山南麓之胜地。虽不足千米高,却山势峻拔,巨石嶙峋,兼有“鸳鸯戏水”“金龟探海”“大夫石”等一众奇峰异石,极富韵味,秀美绝伦,远近闻名。千百年来,悠久的历史底蕴,优美的神话传说,别致的动人景物,浓厚的乡间底蕴,再加上自隋末以来的王薄起义军旧址、元初著名词人刘敏中留存的“中庵别墅”、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记载的“查牙山洞”鬼妖传说,更为这座小小山岭平添了几许神秘的魅力。
  新时期之今朝,水瘦山寒,时交隆冬。立身东岭之巅,西望泉城,东瞰泰岳,南观微湖,北望渤海,顿有“临东岭观齐鲁,抚奇峰思往昔”之慨。
有 石
斑 驳 森 然
  东岭北面,有一奇观,即是被列为“章丘八景”之一的“东岭望月”。
  相传,农历每月下浣,在故济南府章丘县衙旧址大堂之上,黎明时分可望见东岭山头一轮晓月,更留下了“卧看东岭晓月明”的悠扬佳句。千百年来,凭此奇观,不知引动几多文人情怀。
  自古鲁中少山,唯闻泰岳于世于史。隆冬时节,携三两挚友,驱车专往东岭一行。然古址犹在,月亦依然,而景则留存于史海佳话,其韵一去不返。远观其貌,萧索正堪,林涛俱已凋零,唯见满眼石痕,斑驳森然;近抚其状,风尘显迹,姿态千奇百怪,颇具沧桑质感。
  立足东岭石上,蓝天,白云,清风,巨石,呼啸寒意凛然加身,垂眸四野,不胜感怀。遥思史上,先贤古人曾有几多在此伫足,又曾有几多感触留存于世!然红尘易老,光阴难再,冬去春来须臾间,几多的壮怀激烈俱湮没于野,唯有幽幽石痕,静守林野;唯有那一连串关于月老石、大夫石、三和尚上山的乡间传说,独自馨香;唯有石上诸多风霜的刻痕,清晰而真实地记载着,岁月曾经这样流逝过……
有 松
郁 郁 青 青
  远眺东岭,松涛阵阵,山野间虽无开发之繁华,却平添了几许自然神韵。
  抵近细察,山脚之松,其干宽枝繁,形状高大;而山巅之松,则矮小低伏,老皮纵横。据生长此间山民称,山脚之风柔且缓,其势难阻松之自然生长;而山巅之风强且劲,其势之猛,唯筋骨强壮、傲立挺拔方可当之。故虽同属一类,然山脚山巅之松实大有不同矣!
  观此松,思人生,颇多共鸣之处。人之顺境,物丰境良,处处安逸,少尝成长疾苦,譬如山脚之松,巍然而难抵劲风;人遇迥途,物乏窘迫,坎坷迭出,处处风霜,又怎困于安逸之惑!必砺壮志,昂进取,劈荆棘,破阻障,方可得柳岸花明之新天!就如此东岭奇峰,湮没于野,鲜为人知;然一朝政策开发,晓达于世,必可扬名于齐鲁,而引四海之雅士!盖此情此景,不亦感乎?诚所谓“久伏者,必高飞;宁静者,必致远”,料此松此山,当亦如是。
  冬春冷暖,红尘炎凉。小小东岭,遍野青松,虽时交三九,百花萧然,然能从此境此情中,顿悟人生之妙,岂非亦是一重别获?
有 景
千 古 依 然
  抵近东岭,有奇石如簇,有松涛如海,有传说如梦,有美景如画。
  千百年来,这一方沃热荒郊,不知孕育几多齐鲁英杰。虽无“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之弦歌雅意,虽无“会当凌绝项,一览众山小”之旷世雄浑,然小小山野,别有新趣;一景一貎,千古依然。不因岁月流逝而飘摇,不因红尘离落而崩析,有的只是平淡,恬静,以及从一草一木间透出的点滴别致。
  有月之景,自成清幽;有石之奇,自成新趣;有岭之伫,自成馨名。观东岭之景,其三者俱备,心神俱澄澈,巍巍然有欣怡之感。而热情乡邻之憨然笑颜,古朴怀旧之陋巷,草野湮没之荣枯,皆为天然质感,令人心旷忘归。虽经冬无雪,然观此岭却也稍稍弥补心之缺憾。携友登岭,一任猎猎山风席卷衣角,一任情怀放飞天地之间,感得到岁月流逝之速,感得到人生苦短之悲,更深感“以梦为马,勇闯天涯”之勃勃朝气!
  而东岭之景,依然是一如往昔,依然是一如千古,依然是静静地伫立于此,依然是静静地湮没于世。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快乐女孩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马玛丽旅行志
  • 马玛丽旅行志
  • 马玛丽旅行志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