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倾尽所有保护一座残损石头城, 却得到了全世界的尊重

大鱼号
从人类发展的起源来看,可以把人类划分为大河民族和海洋民族。所处地理位置的不同赋予了他们不一样的民族性格:以中华民族为代表的大河民族保守、隐忍、中庸,以希腊人为代表的海洋民族自由、平等、富有探索精神。希腊人的一切都与雅典卫城密切相关,即雅典卫城的建造不光反映了希腊人的海洋性格,更促进其进一步发展,成为欧洲文明的摇篮。【摄影:Zuyet Awarmatik|越南(新加坡)环球旅行摄影师|来源:去驴行】
走入雅典卫城,首先遇到的是山门。山门由尼西克里斯在公元前四百三十七年至公元前四百三十一年修建,通体为大理石,分南翼北翼。南翼是敞廊,北翼是封闭式陈列馆,互相不对称。
通过山门,随着石阶盘旋而上,就进入了雅典卫城城内。除了中心的巴特农神庙外,建筑群内部布局自由,随着山岗地势高低起伏参差错落。尽管建筑各有特色,巴特农神庙仍然是最值得称道的一个。
巴特农神庙是供奉雅典娜女神的神庙,“巴特农”意为贞女,也是雅典娜的别称。作为雅典的守护神,人们用最精妙的手法表达对雅典娜的敬意,其中部分直到今天仍令人称奇。
比如巴特农神庙的立柱进行了“视觉矫正”。通过“视觉矫正”,立柱原本的笔直被改造成内凹或外凸,这是因为由于靠外的立柱由于阳光照射,明暗对比之下显得比内侧立柱更粗,而通过矫正使内外侧柱子视觉效果一致,从而保证了建筑的精髓所在。
除了视觉技术性维护,建筑雕塑、装饰都耗费了希腊人许多脑细胞,甚至希腊为了卫城几百株橄榄树,希腊人宁愿动一动规划好的城市,可以说是举国倾尽所有去保护这些古老建筑。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保护并不是在原址上大规模进行仿建,而是在原来基础上进行细节上的保护。
在这里有人会提出疑问,为什么中国的园林建筑、皇家宫殿景观都是在原址上进行重建?比如西安的大明宫,首都的颐和园,以及许多消失后又进行重建的古镇建筑。抛开旅游价值层面来看,中国大部分古建筑为木质结构,并不如西方建筑采用石质寿命长,再加上石头本身最能收藏古韵,所以即使如卫城仅剩下主体结构,也给人一种古老的视觉美感。
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古镇,园林建筑总是新的,而是因为建筑材料的生命力有关。当然卫城建筑群也让我们看到希腊人对于建筑,文化的毫不保留保护态度,这一点希腊备受世界尊重,是值得中国人学习的。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鱼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