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北有一座戏台,堪称中国古代建筑的杰作,砖雕和木雕及其精美

全球旅游攻略
“一曲阳春唤醒今古梦,两般面貌做尽忠奸情”,晴朗无云之日走进亳州花戏楼,一副对联在赫然挂在戏楼两侧,横批为“演古风今(同‘讽’)”。好奇之心顿生,到底是怎样的一座戏楼能有这样发人深思的站位呢?
许多人第一眼看到亳州的亳都会毫不犹豫地读作“hao”,亳与“博”同音,考证甲骨文与说文解字证明亳是由“高”“宅”二字组合而成,意指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明朝晋商兴起,亳州成为山西和陕西药商联络经营的地方,清朝时期是晋商实力最为雄厚的阶段,势力范围一直延伸至全国各地,清顺治年间,山西商人王璧、陕西商人朱孔领在亳州筹建花戏楼,后经康熙、乾隆共三朝百余年多次扩建,面积达3163平方米。由于这里主要供奉山西名人关帝,又被称作“大关帝庙”。
镜头拉近戏楼顶端,写完岁月沧桑的“鼓楼”二字笔酣墨饱,雄健洒脱的笔势背后是晋商的自信与傲然,各种风韵即便现在看来也极具天地乾坤之间的灵气。
砖雕、木雕、铁旗杆是花戏楼的三绝,据当地老人说,铁旗杆分布于花戏楼入口左右两侧,每个旗杆高16米、重24000斤、铸造铁旗12面、风铃12只,这样一来,整个花戏楼共有24只风铃象征着24节气,每当清风拂过,悦耳的风铃声久久地回荡于花戏楼,堪称花戏楼一绝。
虽说花戏楼艺术精粹众多,但最绝的还要数这栩栩如生的砖雕与木雕,这些雕刻大多选用真实的历史故事、历史人物、民间谚语、神话传说等等,游客在观览时有很强的代入感。
岁月留下的印迹化为陈旧脱落的漆面,但精巧美妙的木雕仍然极富立体感与空间感,鲜艳亮丽的颜色历经百年愈发光彩照人。
花戏楼以大关帝庙为主体建筑,张飞庙、岳飞庙、朱公书院、火神庙以及粮坊会馆作为辅助,是山西建筑与徽派建筑在亳州大地碰撞出的艺术火花,现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一座戏楼就是一段洋洋洒洒的风云岁月,亳州花戏楼的戏台建于清朝康熙年间,比山门还要晚建20年。阳光下的戏台流转着无声的低吟,长袖起舞戏中人,历史沉浮无人诉,感伤之情油然而生。
戏台顶部镶满了木透雕,内容大多是三国时期的经典故事,并为每个人物赋予戏曲风格,例如《千里走单骑》、《阳平关》、《空城计》、《华容道义释曹操》《八仙图》等。
时间会无情地流逝,那些雕刻在历史长河中的艺术精粹却愈发熠熠生辉,大概这些戏楼的每一个孤独的角落都曾受到人间悲欢的浸润,无论历史典故或是雕梁画栋,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阅尽岁月的沧桑之感。
关帝庙前的红色祈福牌铸成一段优雅的彩练,院落正中央的香炉也被真挚的祝福填满。
身在异乡打拼的晋商,用盈余的财富建造了这座精神乌托邦,闲暇时坐在戏台下听着戏班子悠扬婉转的曲子,轻轻咂一口清香的茶水,这种休闲娱乐方式才是现代人追崇的极奢享受。
上万个祈福牌从院落一直延伸到关帝庙中,那些渺小的愿望、真挚的祝福让人无比动容。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未曾被岁月淹没的花戏楼却承载着数不清的悲欢离合,再度观览物是人非,唯有生生不息的香火一直照亮这座古老的戏楼。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全球旅游攻略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