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城博物馆,来这里了解我国新时期时代的墓葬文化

全球旅游攻略
繁华散尽的亳州,到底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神秘与传奇呢?提起蒙城,很多人会想到当年在这里出任副县长的喜剧演员牛群,而比明星光环更加耀眼的是蒙城灿如星河的历史文化。远远望去,蒙城博物馆的外形既有春秋战国时期青铜礼器的神韵,同时又有几分汉阙的形似,仅仅独具匠心的外表便足以与其他博物馆区别开来。博物馆建筑面积为12000平方米,地上四层地下一层,集知识性、科普性、教育性、休闲娱乐性为一体,生动形象地展示了蒙城的历史变迁与地域文化。
进入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巨型锻铜浮雕,根据蒙城重要的文化组成部分进行绘画创作,尉迟寺先民劳作、庄周梦蝶、北冡山旧址、灵山寺、蒙城八景,还有反映蒙城时代背景的“楹联文化”,可谓涵盖了蒙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精髓。
据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馆内共珍藏有8000余件历史文物,主要分为中国原始第一村——尉迟寺遗址、古蒙神韵、楹联之乡三大展览版块。
大约在五千多年前,古人类便在这里繁衍生息,“中国原始第一村”尉迟寺遗址位于蒙城县许疃镇毕集村东150米,是我国目前保存最为完整、规模最大的原始社会新石器晚期聚落遗存。唐朝年间,为纪念大将军尉迟敬德屯兵于此,人们在此建立了一座寺庙,称其为“尉迟寺”。
置身馆内,目光被琳琅满目、精致绝伦的新石器时代文物紧紧锁住,这些珍贵的文物低声泣诉着前人类时代的记忆碎片,触摸裂纹滋生的表面仿佛能感受到时代的急促,历史的滚滚车轮终究不愿滞留于某一瞬间。
常言道,文物是历史最好的见证,此话果然不虚。如果说史书尚可被人为主观因素左右,那们沉默不语的文物遗迹则是最真实的佐证,当沉睡的文物重见天日之时,那些神秘莫测的一切便有了答案。
瓮棺葬是新石器时代早期至晚期,常见的墓葬形式之一,用瓮、盆作为葬具埋葬幼儿和少年,不过个别成人也会使用瓮棺。蒙城博物馆展出儿童瓮棺葬是一个复原模型,由两件较大的陶器扣合在一起。
古人为什么会把逝去的婴孩(个别也有成人)葬入“瓮棺”之中呢?有一种“食人说”,这些装有婴儿尸骨的陶罐叫陶瓮,一般高20多厘米左右,宽10多厘米。用作瓮棺的葬具都是陶釜。在当时这些陶釜都是作为炊具使用的,把婴儿埋在炊具里,不排除是一种亲人烹饪煮食的墓葬文化。原始社会有食人的风俗,因此不能排除婴儿死后,亲戚朋友将他们烹饪煮熟后分而食之,将剩下的骨头落葬,以此作为一种纪念。也有的风俗认为,将敌人吃下,可以让自己更勇敢。
还有一种就是“生殖崇拜说”,很多陶盆上画有人面,人面两侧各有一条小鱼,并附于人的耳部。”人面“和”鱼纹“的图案,反应了原始社会新石器时期的生殖崇拜文化,在当时生产力低下、古人以狩猎为生的时代背景下,部族的繁荣与兴盛,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取决于劳动力多寡和生殖能力的旺盛,所以古人对于生殖繁衍相当重视,加之当时的医疗技术水平低,孕妇难产和婴儿夭折的现象时常出现,使得人们对于象征生育和繁衍的符号产生了寄托和向往,例如象征多子的蛙、鱼等动物符号,象征生殖的男根和女阴的生殖器符号等。
在蒙城发掘的新石器时代墓葬较为集中,分竖穴土坑墓和瓮棺葬两种,与瓮棺葬相对的是,竖穴土坑墓大多埋葬的是成年人与青少年,从博物馆的“墓葬”单元中的照片可以看出,竖穴土坑墓的葬式有仰身直肢、侧身直肢、侧身屈肢等。
三楼展厅分为古蒙溯源、古邑遗珍、历史名胜、名人荟萃、民风民俗、非遗传承六个单元,详实地介绍了蒙城历史脉络与发展历程。
这把箭镞表面仍清晰可见一“蒙”字,据史书记载,商朝时期蒙城称为“北冡”,春秋战国时期归楚后又被称为“北地漆园”,汉代为沛郡山桑县,南北朝时期为涡阳县,唐朝天宝元年正式定名为蒙城县,“蒙城”一名沿用至今。
除了新石器时代的古物,馆内还珍藏有各个朝代的珍贵文物,这件菊纹罐为元代时期的器皿,圆口,直颈,丰肩,鼓腹,圈足,造型精美,是研究元代罐器制作的重要文物。
馆内陈列有清末蒙城古城模型,人们熟悉的万佛塔、黄氏祠、庄子祠井然有序地矗立于蒙城大地,从这具模型仍能清晰地感受到蒙城曾经的繁华与庄严。
穿越深邃的历史城墙,来到了博物馆的当代部分。这部分主要以场景复制展现蒙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泥塑、剪纸、年画、虎头鞋帽、锡包壶、卢氏制笙等,还有闻名遐迩的蒙城小吃,油酥烧饼等等。
转眼来到近代二十世纪,勤劳勇敢的蒙城人用双手筑起了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柳编箩筐、高粱秸秆制作的器皿、筛子、簸箕、箅子等,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这些蒙城人最喜闻乐见的器物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博物馆以另一种形式让我们铭记过去的劳动结晶。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全球旅游攻略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