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河的阳光晨起

马小样
束河的阳光晨起
第一次来到背包十年,是高三那年的暑假,2014年的夏天。
上高三的时候,小鹏哥在微博上直播为背包十年搬砖的每一天,画稿图、打地基、装修设计、骑着三轮车搬砖,看着它一天天成型,那个时候,我就打算毕业旅行去云南,想看看一个旅行家是如何打造他的梦想乌托邦的。
第二次是独行川滇线,从稻城亚丁穿过香格里拉,又回到了背包十年。
淡季又是阴雨天的束河很冷清,唯独这里很热闹。来自不同地方的朋友在庭院里玩德州扑克,夜晚一起看露天电影,听小鹏哥的分享会,下午的时候安静地在地理咖啡馆里看书。那个时候我真希望我以后住的青旅都能有背包十年的样子。
这次是第三次回到这儿,告诉身边的他:“呐,这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不用店员带路,可以熟悉地告诉他这里的构造,每一个房间的名字都是小鹏去过的地方,咖啡馆里的明信片都是他拍摄的,以及地理咖啡馆里的摆件也是从世界各地的跳蚤市场上人肉搬回来的,介绍的同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这里存在的每一样东西,都有它自己的故事。
台湾的张姐亲手缝制的[ 背包十年 ],漂洋过海来到背包十年。
丽江还是那个商业化的丽江,而背包十年还是当初的背包十年。
推荐一本小鹏的新书,叫做《孟威村的雨季》。
喜欢行走在束河古镇,没有大研般的热闹和拥堵,淡季的天气格外的好,四年里来了三次丽江,街头的歌曲也从《滴答》《一瞬间》换成到现在的《小宝贝》。
来自广东的大叔大妈在团友的起哄下拍合照,没想到一拍合照就这么会摆姿势。
在丽江的秋日感受到的是春天的蓬勃的景象,在这最美丽的季节居然是淡季,避开了刚入秋的那阵阴雨天,晴天高照的时候心情仿佛都开出了花。
在丽江打出租车的时候,我好奇地问师傅:“为什么丽江纳西摩梭这边是老婆干活养家,而男的却是逍遥自在?”
师傅回答说:“因为以前茶马古道的时候,男人都要运茶叶去西藏,路途遥远,这一走就是七八个月,这时候只能依靠老婆来打理家庭琐事,女人们也逐渐变得独立起来;当她们的男人回到家后,经过了几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后,没有精力再出去赚钱和收拾家里,而是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接着出发”。
怪不得云南十八怪,其中有一怪,就是女人杀猪比男人快。
如今茶马古道不再运送物资,纳西和摩梭男人也不全都在家过着舒服的小日子,也有出来赚钱养家的。
在高中的毕业行,我对着离开的自己说下次来云南一定要带上男朋友,一年后,我仍是孤身一人来到云南,这一次终于有勇气带着男朋友来见我心心念念的彩云之南了,也算是圆了小心愿。
街头小巷都在卖的包浆豆腐,煎得黄灿灿出平板锅再淋上酱汁,撒上葱花。
云南是中国大陆最早种植咖啡的地方,田德能被誉为中国咖啡始祖。
光绪三十年,法国天主教传教士田德能在大理州宾川县朱苦拉村传教,并在朱古拉村修建了天主教堂。因为天田德能酷爱喝咖啡,他们随身除了携带《圣经》、衣物、一些生产工具和药品外,还有一株从法国带来的咖啡苗,田德能神父在教堂外亲手种下了这株咖啡苗,并且随着时光在云南留存了下来
100多年过去了,当这一切将被人们遗忘的时候,“田德能”却以一种新的存在形式,继续诉说着中国的咖啡。
比大研古城的热闹,我更喜欢束河的安静,如果是要住宿的话,住在束河无疑更加合适。丽江已经来过两次,每次都要在束河住上个两三天。清晨在还没有热闹的时候,去尝一份纳西风味的早餐;中午可以在河边一家参观品尝私房菜;下午时光最适合在客栈里晒着阳光喝着咖啡再发发呆;夜晚到四方街去看在夜色中起舞的各式酒吧,这就是我在束河选择的一种享受方式。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大街上。
束河古镇不大,但要找一家好吃的也不容易。想主动找一家好吃的餐厅带Wing体验一下云南菜,没想到是被他领着走进一家菜馆,说:“这家餐厅热闹,有人吃的菜馆应该不差吧”。说到吃,还是他比较在行啊。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马小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 阿久Mckinney
  • 蓝田玉烟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