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古镇里的小小藏书楼,何德何能可以获得大清皇帝的御赐匾额?

Shirley雪梨酱
曾经的南浔,养育过多少文人骚客,他们在这方水土著书立说,而嘉业堂藏书楼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见证。坐落于南浔的鹧鸪溪,与小莲庄隔溪相望,藏书楼就掩映在园中,楼外有园,园中有池。藏书楼外的荷花池和五曲桥就像是小莲庄的复刻缩微版,而藏书楼则是回廊式的砖木两层走马楼。
南浔这个富镇,自古文风鼎盛,所谓“书声与机杼声往往夜分相续”是很写实的,这样的地方,出个藏书家当在情理之中。 南浔“国宝”多。中外闻名的嘉业堂藏书楼,又是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主人刘承干是中国近代史上私家藏书最多,花费精力、金钱最多的一位。1920年,为藏书计,刘承干“靡金二十万,剧地二十亩”,在南栅鹧鸪溪畔构筑藏书楼,1924年落成。藏书家藏书不易,藏而能守,更属不易。
曲水流觞,花木扶疏,藏书楼掩映在参天古树中,白墙黑瓦,格外古朴。门楼上的“嘉业藏书楼”五个大字是由书法家刘廷琛所题。仔细看,匾额上的藏字少写了点画。难道是不仔细才写错的?其实不然,有道是“数尽则穷,盛满则衰”。尤其是书籍,简直浩如烟海,藏得再多也还是少数,洋洋数十万卷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故意把字写错,也是古人为人处事时的一种谦卑哲学。
刘承干继承祖上的大笔遗产却不善于经商,只喜欢藏书、读书、印书,在上海收购大量藏书以后,于1920年动工,1924年完工在刘氏共同产业小莲庄旁边建了嘉业藏书楼,分为书楼和园林两部分。刘承干是一个成功的藏书家和刻书家,花费20年的时间,30万两白银,共收藏16万册60万卷藏书,为我国的古藉保护做出重大贡献。刘家于1933年家道中落,为了维持书楼,卖掉五万册书,就如其自已说的“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到1951年,主人就主动的把书楼捐献给了国家,当时由浙江图书馆来接收,现在此处是属于浙江图书馆的一个分支机构。
藏书楼是“口”字型的回廊式砖木结构,中西合壁的两层楼房,分前后两进,站在天井中央,可以看到整个藏书楼外貌。两进房屋中间有一占地三百多平方米的大天井,是专门用来晒书的。而两层楼南北左右共52间考究的厢房则都是藏书的库房。四周的铁栏杆还保存了原貌,因为当时有电而没有电焊技术,所以连接这些铁栏杆的还是最原始的铆钉,上面栏杆上是希古二字、下面是嘉业二字。藏书楼的独到之处还在于它的设计,它的下水管道是直接设计在柱子当中的,在当时那是何等的时髦。
其实,南浔早在明代就有“九里三阁老,十里两尚书”之谚。从宋代朱楠的《厚德遗言》始,历元、明、清诸朝,数点南浔文人的著述,荦荦然一支绵延不绝的文化大军从历史的深处逶迤而来,那数以万卷的作品琳琅满目,俨然汇成思想和文化的宝库。
正厅嘉业厅,之所以取名嘉业藏书楼,就是因为正中悬挂的这块九龙金扁——钦若嘉业,嘉业是指美好的事业,对刘承干来说他的美好事业就藏书、建书楼了。这块九龙金扁是由宣统皇帝赐给刘承干的,因为刘承干捐了大笔钱为光绪皇陵种植树木,不过上面的字是由皇帝的老师陆润庠题的。
藏书楼内包括阅览室、刊印房、工作室等,几千只藏书箱珍藏各类善本古籍,箱内复衬夹板,不仅可以防潮防湿,还可以作为工艺品欣赏。一百年间,这栋藏书楼和这些古籍在经历了日军侵占烧镇、破四旧那些风云历史后,竟都得以保存,说起来或许又是一个传奇。
其中四本书的雕刻版完整如初,尤其珍贵如《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这般。其实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现代印刷术已经运用得很广泛了,当时上海的商务出版社等都是采用的现代机械印刷。这个固执的江南男人,被鲁迅戏称为“傻公子”,坚持用古老的雕板印刷,聘请江南最精工的雕刻师,选用上好的红梨木,来雕刻那些遗世的珍本孤本。过去的藏家们,收藏到珍本,总是小心藏护,担心外传。他却恰恰相反,他扩印那些书,他认为只有扩印才能流转。他收集,他补遗,他刻版。他让爱书的人们从这里领走它们,就好像把自己收养的孩子,送回到他们父母的怀里,或许,这就是江南“土豪”的博爱吧。借用王安石的一句话就是:穷人因书而富,富人因书而贵。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Shirley雪梨酱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 陆建华摄影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