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墙:耶路撒冷的悲伤,天堂与人间的纷争圣地

苏丹卿
有人说,耶路撒冷存在着四个平行世界,一个属于犹太人,一个属于基督教,一个属于穆斯林,剩下的则属于非教徒。它是唯一拥有两种存在的城市,天堂和人间。但它又是一座沉寂了太多的哀怨、纷争和眼泪的悲情城市。
哭墙(又名西墙),是耶路撒冷第二圣殿仅有的遗迹,它的名字表明了它是圣殿山西部遗留墙体的遗迹,是曾经环绕圣殿的墙体的一部分。
这里,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但对于犹太人,这座历史遗迹充满了太多悲伤,它是他们古老的象征,是祈祷者的汇集处和对救赎与新生的渴望。千百年来,流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犹太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时,便会来到这面石墙前低声祷告,哭诉流亡之苦。
令我印象颇深的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女人,炎炎烈日之下,她一直对着哭墙静默,但她的身体却不时颤抖,我以为她在哭泣,当我走过去仅仅挨着哭墙的时候,女人哭泣的声音就在我的耳畔回响,虽然周边是一片祷告声和杂乱的游客声响。
作为一个对佛教敬畏的中国游客,我的内心在那一瞬间随之颤抖。这座城市,在战火与争夺中被毁无数次,不祥之兆和恐惧一直笼罩着它,昔日的耶路撒冷作为一座四面围墙的山中城堡,它的傲慢与荒凉之美,成为许多人眼里毫无净化的悲剧之美,但无疑是耶路撒冷的悲伤。1928年的西墙之争,正应验了这一种悲伤。
整个哭墙长448米,从圣殿山建筑群西南角延伸到山的西北角,因此哭墙与圣殿是离不开的。摩利亚山是由上帝所选建造圣殿之处,但造了两次,也被摧毁了两次。王国的建立者和耶路撒冷的征服者大卫王渴望建造圣殿,但实际上却是由他的儿子所罗门王在大约3000年以前建造的。
第一圣殿因邪神崇拜,谋杀以及禁欲等罪被巴比伦人摧毁。在流亡七十年年后,“SHAVEI TZION“在第一圣殿的废墟之上建造了第二圣殿。在第二圣殿被毁之前的两个时代,希律王对圣殿进行了返修,将其打造为当时最华丽的建筑之一。为了完成这一点,希律王将圣殿山的区域扩大了一倍。
这在当地有这么一句话,据说是由耶路撒冷的圣人说过的一句话:”未曾见过希律王圣殿的人从未见过美丽的建筑。“而这哭墙就是在希律王时期的壮丽风格特点而由石层堆砌雕凿而成。约在2000年前,罗马人毁掉了第二圣殿,拆除了圣殿山的墙壁,但是却留下了哭墙这最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是第一圣殿因为诸多罪而被毁,那么第二圣殿则是因毫无根据的仇恨遭到毁坏。如今,圣殿不在了,犹太人人民的宗教和精神中心看似被毁了,但哭墙却成为他们最神圣最重要的场所。
他们在祈祷时,个个面朝圣殿与哭墙所在之处,因为那里是最靠近至圣所的地方,人们还会将心愿或悼念之辞写于纸上塞进墙壁的缝隙里。
对于犹太人而言,哭墙的意义难以说清楚,耶路撒冷的过去太悲伤,曾经无休止的争夺,屠杀,蓄意破坏,战争,恐怖主义,围攻和灾难将这座圣城变成了战场。用阿道司·赫胥黎的话说,这是“宗教的屠宰场”;用福楼拜的话说,是一个“停尸房”。
作为一个普通游客,哭墙能带来怎样的震撼?说实话,难以触动。但一想到这座城市曾历经过的所有伤害,当历史以相似引起共鸣的时候,便不觉为之悲伤、颤抖。
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每年都会聚集在哭墙,像是回家的孩子一般,但看到的却是被战火摧毁下的家园,家园只剩下一面墙给予他们信念和希望。谁也没想到当年大卫的小小城堡,一个弱小王国的首都竟然会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尼布甲尼撒对耶路撒冷的毁灭造就了这座城市的神圣。
一场大的灾难并未使一个民族消亡,犹太人的生机勃勃令人惊愕,他们对自己的上帝忠贞不渝,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在《圣经》中将自己的历史记载了下来,这些都为耶路撒冷日后的名声和神圣奠定了基石。在流亡的岁月里,《圣经》取代了犹太国家和圣殿,成为“犹太人随身携带的国家,随身携带的耶路撒冷。”
在离开哭墙之前,坐轮椅的女人的背影仍是在烈日下颤抖,这给我留下不能抹去的深刻印象。在哭墙面前众生平等,每一位犹太人站在它旁边时都能体会到自己的犹太身份,就连初次站在这里的犹太人也能感受到,可他们也不知道是何原因。这大概就是一种最本质的体验,神秘而深邃,仅仅是触摸一下巨石,就能立刻感受到与永恒的犹太民族之间的羁绊。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苏丹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