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上的世界遗产,罗马帝国的凶猛攻陷了犹太人最后圣地

苏丹卿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踏入马萨达,这座以色列古代犹太国的世界遗址,教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西藏阿里的古格王朝,与约旦古迹的特佩拉一样。马萨达的地理位置异常偏僻,位于犹地亚沙漠与死海谷底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是罗马统治时代巴勒斯坦一要塞名。之所以能想到古格王朝,除了恶劣的自然环境下文明的衍生以外,就是一座城池的辉煌与一夜灭亡。
马萨达是以色列古代犹太国的象征,公元1世纪晚期被突然彻底摧毁,是2000年前的犹太人在这片土地上陷落的最后一个城堡。当时所发生的犹太难民在城池被攻破前全部集体自杀的悲剧事件,是犹太人不可抹去的历史。
罗马帝国的残暴与凶猛在中东大地上随处可见,它攻破了马萨达,也占领了特佩拉。凝聚在一起的犹太人就此散居在世界各地,但不论历史过了多久,城堡在风沙中变得如何凌弱,马萨达依旧是他们的圣地。
即便今天它成为了以色列的马萨达国家公园,被列为联合国世界遗产之一,成为了全球游客所猎奇的地方之一,但马萨达的神秘、古老,可怕依旧缠绕着历史,从未离去。
遗址中关于希律王宫殿仍是保存完好,它是早期罗马帝国的奢华建筑代表,当初犹太人借助希律王宫和周围的帐篷、防御工事成功的抵御了迄今时间最长的、著名的“罗马围攻”,他们坚守了近三年,但悲剧仍是无法阻止,最后900多名犹太难民集体自杀,并烧毁宫殿和房屋。
但在残留的宫殿和房屋遗址上,仍是清晰可见当年城堡的精美与伟大:罗马浴池、蒸气室、储水库、墓碑、剧场、拜占庭时代基督教堂,以及犹太教徒祈祷经典残卷等,颇富宗教、建筑艺术之考古价值。
透彻的蓝天下,城堡周边一片荒凉燥热,几乎没有植被。失落的城堡在山岩上继续在历史的长河里孤独的记录着更多篇章。公元70年,当罗马帝国摧毁了耶路撒冷包括第二圣殿, 一场犹太人反抗罗马人的起义爆发了。但实际上在当公元66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已经掀起了一次反对罗马残酷统治的起义。
当罗马帝国征服了耶路撒冷的时候,震惊全世界的罗马斗兽场建立了,由八万八万犹太和阿拉伯俘虏修建而成,同时耶路撒冷城内也有无数犹太人被罗马军队屠杀,这成为了耶路撒冷,犹太人,阿拉伯人永生永世都不能忘却的屈辱。
但在罗马军队面前,犹太人的起义注定要成为悲剧,大多数难民因此逃到了马萨达,马萨达成为他们起义的最后据点,却被罗马第十军团包围,一如西藏的古格王朝被包围进攻,筑高墙进行攻陷,一夜之间整个王朝灭亡,所有居民全部消失。
罗马军队同样也在马萨达西侧修筑高台,在围困2-3个月后(对于具体围城时间,有着多种不同的说法),罗马军队完成筑城,并用攻城槌攻破马萨达的城墙,当他们杀进去的时候,却看到约有960具尸体、烧毁的建筑和保存完好的粮仓。时间刚好是公元73年。于72-80年间,被称为古罗马文明的象征的斗兽场正为一场腥风血雨的斗争拉开序幕。
据记载犹太人集体自杀那一天正是犹太教逾越节日,也就是新年这一天。
犹太人的自杀不仅反映了犹太人的这段悲壮历史,更是人类自古以来寻求自由、反抗压迫的斗争精神的历史写照。但犹太人在罗马帝国攻城期间究竟没有进行反抗,这一点却无从查证,人们为了不成为罗马帝国的奴役,为了追求自由,所有人选择了自杀。
但据记载,最后仅有两个大人和五个小孩躲在一处蓄水池里得以幸免,也正是这最后活下来的几个人的描述,才使得世人皆知马萨达的悲剧,只是记录者(约瑟夫)的记载并不能够满足世界对马萨达的全部了解和查证。
当现代先进考古的发现却对于犹太人集体自杀产生了质疑,并认为这是约瑟夫在刻意编造犹太人的英雄事迹。历史并非是真的历史,但真正的历史早已随着战争已淹没尘土。
在今天的马萨达国家公园内,所有的考古发现和历史遗迹都无法证明真正的历史究竟怎样?大多数信息和数据还是源于约瑟夫的记载。因为除了集体自杀遭到质疑,其余的全部记录与考古所发现的一模一样。
通过残留的片段,不够完整的史料,人们至少有所惊叹的是马萨达在这块荒凉燥热的沙漠岩石地段,竟还能创造辉煌,创造文明。 就在今天,它仍是一个地势险峻的天然堡垒,它威严肃穆地矗立在犹地亚沙漠中,俯瞰或瞭望着死海。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苏丹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