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代官山漫步表参道,拜读建筑大师的空间散文

阿壹
      对于热爱生活,关注风尚的小伙伴来说,去东京,要感受日本生活味道,大概有四个地标是值得一逛:表参道、原宿、涩谷、代官山。分别代表了不同风格的呈现。代官山是相对安静闲适的精品地段,表参道是国际时尚云集的前沿,涩谷是流行文化本土风尚的表达,原宿是代表活力青春时尚多元的年轻人地带。
      这次游历东京,从代官山漫步到表参道,借一个建筑人文的视角,用目光捕捉集合住宅街区的空间,用身体感受洒落在街道的阳光余晖,又是一番新的感受。这些建筑和车道设计,少了一些喧嚣热闹,任由日升日落,车流如线,人来人往,自在安静从容。像阅读一篇建筑群落的散文,有着生活的温度、厚度和张力。
       东京代官山是集合住宅区,由建筑大师槙文彦,倾力25年的悉心改造。规划自成一体,细节设计周到,给居住者充分提供了接近自然的机会。迄今为止,一直是中高档住宅集中地区,鲜有摩天大楼。反之,带点欧洲街头的元素:错落有致的庭院,精致个性的店铺,前沿潮流又自带慵懒气息的咖啡馆。
    表参道广场,则是另一位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力作,借鉴了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为各大国际品牌精心打造的店铺之美,则是另一番繁华品味的代表。今天的分享,从代官山漫步表参道,大约步行2.5公里的所见,浅浅感受下两位大师的风格,和他们对空间再创造的理念。
      沿街走来,一路是低层白色建筑,不高,大约是2-3层为主。后来阅读资料才知道,白色其实并不是白色的,而是同在暗灰的色调中。桢文彦解释“因为白色的表皮并不耐脏,灰色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量。”因为地表高低起伏,建筑错落有致地分布,有一些街头文化,有一些精致店铺,有市民艺术中心,在斜阳西下的照耀下,别样安宁。
FamilyMart 的小心机:茑屋书店的T字纹
       桢文彦设计的这片房子,在日本被喻为“白色几何学的圣殿”。代官山似乎有两副互为表里的面孔:一边是受人仰望的白色圣殿,带着满满的禁欲气质;一边是温润如玉,联结着尘世间的烟火气。在1965年以前,桢文彦旅居美国,浑身带着西方世界精英的光芒,与彼时的日本格格不入。1968年,启动代官山项目,迄今为止,被誉为高档住宅闻名于世。
除了满满的的几何美感,还充满文艺气息的氛围,比如自行车,比如涂鸦。
     代官山到表参道路上,会经过惠比寿,惠比寿有点老城新造的感觉,一种在台北街头的错觉。一座神社,一座桥,一盒传统小食鲤鱼烧,分外有一种祥和。继续往前,走进了没有行车行人的街道,上坡缓缓走着,两旁庭院式的集合住宅分布地恰到好处。
遇见了一座学校,一个国学院大学,才恍然领悟到,可能来到了学区附近。槙文彦花了25年分期改造,把一栋栋集合住宅和功能建筑,放在各自安好的位置。代官山周边的地理原貌是不平整的山地,周边地区,延续了相应的极简风格。日本人的精细风格,可见一斑。很多时,速度固然高效率,但时间足够公平,需要足够的耐心和用心,才会有温度,有厚度。
      走完缓坡下来,看到一栋小高层,尤为精致,原来是可口可乐办公楼,特地去贩售机器上,买了瓶可乐。
     再继续,很快就到了表参道,果然是另一种雍容感。华灯初上,国际大牌店铺的气势,加上东瀛文化的精巧,空间不如国内的排场宽阔,但有趣精致。确实,这一部分区域,出自另外一位擅长驾驭国际风格空间的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团队的出品。表参道大道开阔,两旁绿树成荫,大牌林立,直通明治神宫。据称,有参考过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做法。
    这短短不到3公里的路程,慢慢步行大约2个小时,适合三两知己结伴漫步,或者情侣同行,穿梭其间,感受日常生活的细节与温度充盈其中。桢文彦说,“都市中可以让个人独处的小空间令人欢喜,因为孤独即是吾辈故乡。”在网上,找到桢文彦对空间气息的解读,极为迷人:既是私密的,也是和城市相关联的;既是日常的,也是具有仪式感的。代官山集合住宅(hillside terrace)像是一座生活的舞台,一篇空间的散文,一份个体与群体之间的联结。
 阿壹|文字
阿壹|编辑
阿壹|图片
参考资料:
桢文彦,1928年出生于日本东京,日本现代主义建筑大师。他一生致力于发展现代主义建筑风格,以精细的手法使建筑表现出理性的思维。他采用散文式的构造方法,赋予建筑更多层次的内涵。主张开放性的结构,以极强的适应性满足时代变迁的要求,同时他十分强调建筑与环境的协调,极力为建筑物赋予人性和文化的特征。桢文彦的作品植根于风土并具有文化品质,凝聚了东西方双重文化的精神。1993年,获得建筑界诺贝尔奖的UIA金奖和普利兹克奖。
代官山集合住宅(hillside terrace)的整个设计周期长达25年,从1969年到1992年,从第1期到第6期——确切来说并不止于此,在与代官山集合住宅邻接的基地上,桢文彦在1979年设计了丹麦大使馆,以及1998年的hillside west。后来桢文彦干脆把自己的事务所搬到了代官山,兼管代官山的一些日常事务,比如商业空间不能贴广告招牌以免破坏代官山极简的气质等。
桢文彦在个人风格确立上的谨慎态度——退一步是辨别性的丧失,进一步是教条主义的深渊——而代官山似乎就是一个张弛有度的范本。在25年的实践里,一方面保持着对时代进化的敏感,另一方面始终保持着一些建筑语言上的一致,孕育出代官山自身的风土,“企图在这个项目中根植一种日常性,加之时代的痕迹被刻意保留,从而获得都市的厚度。”桢文彦说。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阿壹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蓝田玉烟
  • 灵光影像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