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交织出双重之美,这座千年古镇别有风味

樱殇之恋
如果说《似水年华》让乌镇声名鹊起,《碟中谍3》则将西塘带向了全世界。 西塘地处太湖东南流域的水网地带,河港纵横交错,荡漾星罗棋布,一句“九里湾头放棹行,绿柳红杏带啼莺”道出了这座江南水乡的神韵。
西塘历史悠久,是古代吴越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吴越两国的相交之地,素有“吴根越角”和“越角人家”之称。到了唐代开元年间,西塘就已建有大量村落,人们沿河建屋、依水而居;南宋时村落渐成规模,形成了市集;元代开始依水而市渐渐形成集镇,商业开始繁盛起来;明清时期已经发展成为江南手工业和商业重镇。由于当初西塘的通行以水路为主,外来骚扰较少,故能使西塘较完美地将古镇保留至今。 悠久的历史,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据统计,这里曾出过进士十九人,举人三十一人。明代以来,有志书记载的九人,有著作留世的有一百零三人。杨茂和张成同为元代雕漆工艺大师,享有“堆朱杨成”之誉;周鼎与陈舜俞、吴镇并称“嘉善三高士”;著名戏剧作家顾锡东先生为浙江剧作界的领军人物,作品深受观众喜爱,其中以《五女拜寿》和《汉宫怨》最为著名。
放眼天下古镇,西塘都显得颇具特色,以桥多、弄多、廊棚多而闻名于世。自宋以来,西塘已建有一百零四座古桥。这些古桥大都为单孔或三孔石柱木梁桥,桥梁工艺精湛,至今保护完整,极具观赏价值,一向被誉为“卧龙凌波,彩虹飞架”。
而西塘与其它水乡古镇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古镇中临河的街道都有廊棚,总长近千米,就像颐和园的长廊一样,雨天淋不到雨,晴天晒不到太阳。
西塘,就像一本厚厚的书卷,望之蔚然而深秀,想用脚步丈量她的风情,在曲径通幽的古老弄堂中穿梭着,浑然不知其深几许,每至尽头,却又豁然开朗,别有天地,可谓惊喜无处不在。
且不论那些层出不穷的精美饰品,各式各样的特色小吃,古朴典雅的古迹,单说那碧绿的流水,摇曳的乌篷船,斑驳的白墙,高高悬挂的灯笼,三三两两的行人,就构成了一幅“人家在水中,水上架小桥,桥上行人走,小舟行桥下,桥头立商铺,水中有倒影”的画卷。
街弄,如同穿针引线一般将新街和老镇连接在一起,维系着两个不同的时代,仿佛穿过它,就能穿过历史的隧道。
当然,西塘也不全然是安于平静的,每当夜幕降临,酒吧一条街开始灯红酒绿,有卖力开唱的歌者,有火辣热舞的美女,有拼命招揽生意的服务员,自然也有驻足观看的行人。 春秋的水依然静静徜徉,唐宋的镇依旧古色古香,明清的建筑临水而筑,现代的人歌舞升平,一半人间烟火,一半世外桃源,却并行不悖,雅俗共赏。
法国著名雕刻家奥古斯特.罗丹曾说过:“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 不过,西塘的美是显而易见的,毋庸赘言。
乐此不疲地乘着月色闲逛,走过历经千年风雨的青石板路,夜风拂去白日的喧嚣,伫立望仙桥头,回首烟雨长廊,体悟原汁原味的越角人家风情,聆听古镇千百年来轻轻跳动的脉博,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烟波桨声里,魂梦入江南。不知是皎月点缀了古镇的夜色,还是古镇修饰了月光的温柔?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樱殇之恋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于与其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