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赏樱,不可错过的樱花系食物

飞猪
洋风樱花食物,我首先想到的是星巴克的樱花拿铁。每年的樱花季,它都会出现在季节限定菜单上。
除了冲绳的早樱,九州岛便是是日本樱花最先绽放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年,坐在福冈的星巴克,舔着樱花冰淇淋、喝樱花咖啡,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简直没有比这更赏心悦目的赏樱姿势了。
然而当我走上福冈的商店街时,才发现我对樱花入食的想象力远远不够丰富。
街头最多见的是樱花面包,早在3月上旬,五片花瓣形状的樱花面包就被摆在店铺最显眼的位置上,刚烘焙好的焦黄面包皮上撒着细碎的蓖麻,正中间一朵渍樱花,里边是细软的豆沙馅,像是嫁入日本的金发女子,正试图在西洋和东洋的风情里找寻一个平衡点。
洋果子铺里推出了樱花主题系列,有樱花果酱、糖果、饼干、果冻、仙贝,甚至还有樱花盐和樱花糖,而且一家比一家摆地别出心裁,要我说这个时间,食物的味道惶且不论,应当设立一个“最佳陈列奖”才是正经事。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洋风花食的分庭抗礼也是明治维新后西洋化的结果,即使是老一辈的日本人,有喜欢一杯抹茶配一块樱花羊羹的,也有中意一杯咖啡配一块樱花奶油瑞士卷的。
当然,也有只爱和式花食的。
在和式樱花食物里,最典型的就是樱茶和樱饼了。正好我在樱花季去了一间老字号怀石料亭“樱田”,这个时节,餐前一定会上来一杯樱花茶,用八重樱腌渍的樱花在茶杯中央舒展成优雅的姿势,如穿着粉底白花和服的京女,一缕清风似的走到你身旁。
恕我味蕾迟钝,无法感受到所谓的樱花清香,只觉得味道是微微的苦咸,只是意象美得很。其实樱茶还叫“樱汤”,从江户时代起就常出现在节庆喜事中,比如两家为儿女举行订婚仪式时,女方就会准备这种“祝福茶”,由樱花茶和圆形和式点心组成。水中慢慢绽放的樱花,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想象那种美丽,在如此重要的场合里,不正是对未来平安喜乐最好的诠释么?
樱饼和樱花的关系最密切,不仅颜色是粉色,外面还要包一片腌渍樱花叶,吃的时候连叶子一起吃下。地域上大致分关东和关西两种,关东的用糯米粉混合做皮,偏绵软,呈扁圆筒形,也叫长命寺樱饼;关西樱饼是用道明寺粉做的麻糬外皮,呈粉晶晶的圆球形。微咸的叶子加上中间糯糯的皮和里边甜甜的红豆沙馅,三种层次的口感完美地融合,这样复杂的口感,才配得上樱花被赋予的复杂情感。
连一向以阴翳之美著称的羊羹也要来分一杯羹了,作为配日本茶的基本点心,它被做成晶亮粉嫩的色调,上面嵌着几朵腌渍樱花,很微妙的口感,但主要的基调还是甜味,还是那种平和不刺激的甜,樱花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倒是越吃越迷惑了。此外还有装饰用的樱花形“蒲鉾”,也就是用鱼肉浆做的鱼饼,切一小片放在拉面上,立刻就是春季限定了。
不仅在吃,我还看到九州的的一些老式化妆品店推出了樱花香水,樱花肥皂;樱花图案的小提包、便当包袱、围巾手帕、纸伞纸巾,只要你想得到的一切,都会在这个季节摇身变成和风满满的樱花系,甚至让你产生一种错觉,仿佛是伊斯兰教人民进入的斋月,樱花季一到,大家就不再关心金钱、工作和明天的粮食,只需要一盒樱花饭团小便当,一瓶啤酒,然后在树下不醉不归就好了。
赏花时的另一大主角就是“酒”,东京目黑川边的樱花海里气氛尤为浓烈。河岸两边的小店和临时摊都在贩卖着樱花酒,据说这种酒加入了樱花树干中提取的树液,还有的是用八重樱花瓣浸泡而成,更多的是借助的樱桃的味道,大有“我非把你全身上下都吃个遍”的气势。酒呈淡淡浑浊的粉色,我买了一杯尝了口,依旧是难以形容的微妙味道,耳边此起彼伏响起的“好美味啊”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独立判断力了, 我深吸一口弥漫着花粉粒子的清新空气,试图借助鼻子来帮我品尝那种叫做“樱花味道”的东西。
只是这一次,美貌与美味似乎不太能共存。日本人自己也说了,哪有什么所谓“樱花味道”的东西存在,樱饼就是樱饼的味道,樱花酒不如说是樱桃酒,好几个日本朋友面对我提出的问题,只能露出很困惑的表情,歪着头想了半天说,“可能就是那种淡淡的不太好分辨的味道被。”
况且粉色这种颜色很容易被弄得俗气,幸亏在日本,依旧可以让粉色樱花范儿美得惊心动魄,不过说实话,樱花真的没有那么好吃,有点虚有其表的平淡。它既没有紫苏罗勒那样有个性的香气,也没有芦荟海藻那样独特的口感,人们要它,无无非是要一种春天的感觉,感觉到了就好,何必非要连花一起吃下肚呢?
但话又说回来,就算樱花不好吃,又怎样呢。在料理人们日复一日精益求精的努力下,美味已经泛滥到人们快要失去食感的程度了,于是,另一种与情感联系的“意象元素”才渐渐占据上风。一年一度赏花吃花,就是我们做好了准备一起味觉失灵,为樱花卖醉的时节。
图文:叶酱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飞猪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