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驾穿越西伯利亚,只为望一眼贝加尔湖

      自驾穿越西伯利亚,只为望一眼贝加尔湖

      463

      摘要:

      从踏上那片土地开始,我们就被这里的山水林木所折服,西伯利亚并非人们想象中的不毛之地,这里的大山大水大森林都是上帝给人类的恩赐。而被造物主安放在东西伯利亚南部,如新月般狭长弯曲的贝加尔湖,则是无可争议的西伯利亚明珠。 “富饶之湖”、“世界之井”、“月亮湖”、“北海”、“圣海”……不同时代、不同种族的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穷极所有的词汇来赞美这个全世界最深的湖。而当你真正去过一次之后,贝加尔湖就再不会是一个只在天气预报里和“西伯利亚强冷空气”相关联的冰冷词汇。 ( 正在解冻的贝加尔湖 ) 龟速出关,夜奔赤塔 当车轮一驶入满洲里公路口岸,我就意识到今天的出关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满载货物的俄罗斯车辆早已排成长龙。前车上的俄罗斯人不紧不慢地嘬着啤酒、看着DVD,一看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充分准备。 虽然我们一行三人几乎一句俄语都不会,但面对几重关卡,英语+汉语+比划,经过大半天的马拉松式通关,总算是顺利驶出俄罗斯口岸。说起来离开国境线只有几百米,但道路两侧的建筑和标牌就已经呈现出浓郁的异国风情。 ( 我们的座驾行驶在西伯利亚旷野的公路上 ) 顾不上休整,把憋了许久的油门踩到底,车子撒着欢儿沿A165公路绝尘而去。暮色渐沉,车窗外起伏的山丘、辽阔的草地、闪亮的冰面和晚归的牧人依稀可辨,烧荒的野火燃亮了远方的天际线。 ( 行驶在冰雪路面上的刺激,令全程毫无睡点 ) 差不多每隔数十公里,公路边都会闪出挂着“Кaфе”招牌的餐厅。饥肠辘辘的我们把车停在一家Кафе门外,用热乎乎的红菜汤、黑面包和烤牛肉配土豆泥,驱走料峭的春寒。开了近7个小时之后,天色早已黑透,当终于在一个转弯后看到藏在山背后的密集灯火,每个人都像是看见了满矿的钻石般欣喜——我们终于到赤塔了。 ( 尖顶的牧民村寨,路边随处是风景 ) 西伯利亚式的春天 一晚酣睡之后,我们与广场上的花岗岩列宁雕像和上班途中“丝袜长腿小短裙” 的 OL擦身而过,沿着M55号公路向西疾驰。M55意即通往莫斯科的第55号公路,连接着赤塔和伊尔库茨克。 ( 残雪中的白桦林,可以,这很俄罗斯 ) 汽车在东西伯利亚广袤的原始森林中飞驰,路旁高大挺拔的红松、冷杉和白桦树林一眼望不到边,白桦树的红色树梢像是给森林镶了一道亮色的花边,在雪地的衬托下尤为醒目。丝毯般平滑的草场和远处笼罩在淡淡青烟里的山脉在午后的阳光下,很容易让人想起古典的俄罗斯油画。 ( 乌兰乌德附近的布里亚特村落 ) 西伯利亚的“天公”也不甘寂寞地跟我们“逗闷子”:时晴时阴、时雪时雾,风云变幻全无规律可言,倒也是从未有过的旅行体验。当我们在一个垭口停车拍照时,前后不到15分钟的功夫,晴空万里、浮云翳日、风起云涌、鹅毛大雪的情景就轮番呈现了一遍,让我们见识到什么叫西伯利亚式的春天。 ( 西伯利亚式的春天,雪说下就下 ) 距离俄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的首府乌兰乌德越近,牧民的村寨也密集起来,大都是原木搭就的尖顶小屋,窗户大都漆成黄、白、蓝、绿之类明快颜色,窗内无一例外摆放着各式鲜花,像极了童话剧的布景。 ( 很有西部片的感觉 ) “乌兰乌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乌兰浩特之类的内蒙古地名,没错,布里亚特人是元朝蒙古族“不里牙赐”的后裔。乌兰乌德街头随处可见黄皮肤黑头发,眼睛细长,典型蒙古人长相的路人,他们可不是我们这样的游客,而是土生土长的布里亚特人。 ( 街头老建筑上漂亮的木质窗棂 ) 距中国最近的欧洲范儿古城 要看贝加尔湖,最佳中转站是位于湖西南方的伊尔库茨克市,从乌兰乌德到伊尔库茨克的公路还要绕着贝加尔湖最南端划出一条四百多公里长的弧线。与贝加尔湖的第一次照面,比我们想象的还早一些——从乌兰乌德开出一百多公里,车右侧忽地闪现出一片夺目的白光,原来我们已行驶到贝加尔湖边。厚厚的冰层像是在湖上覆着一个巨大的骨瓷盖子,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 是当年的12月党人让伊尔库茨克成为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 ) 黄昏时分,随着车流穿过伊尔库茨克的安加拉河大桥,我们总算驶入了这座由哥萨克人在1661年创建的美丽城市。必须感激19世纪初被流放到这里的12月党人和波兰反叛者,正是他们,开始使这个当年沙俄在东西伯利亚的统治中心,成为充满现代欧洲文明和艺术气息的城市。 ( 安加拉河畔的情人锁 ) 市中心街头18世纪的木质建筑比比皆是,年岁已久却保护得相当完好。当地华侨老郭告诉我们,哪怕房主只是想改变老房子窗户的颜色,都必须向政府部门书面申请,经严格审批后方能施工。 ( 当地中学生在二战胜利广场举行换岗仪式 ) 在城市里游览,开车反而累赘,第二天一早我们索性将车停在酒店,步行在老城区里溜达。我们住的安加拉酒店不远处就是二战胜利广场,经过这里时,正巧遇上一群当地中学生举行换岗仪式——这是每年士兵节到胜利节期间都会有的传统习俗。 ( 博格亚夫连斯基大教堂 ) ( 童话城堡般的卡赞斯基大教堂 ) 安加拉河畔最炫丽夺目的,无疑是博格亚夫连斯基大教堂那橙红色、白色和绿色相间的塔楼。东正教的教堂,仿佛都有着如童话中城堡般鲜艳的色彩,让人赞叹不已。卡赞斯基大教堂同样是这样一件精美艺术品,它拥有橙红色和粉红色的墙壁以及天蓝色的拱形圆屋顶,屋顶上的十字架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光芒。 ( 卡赞斯基大教堂绚丽的穹顶 ) ( 卡赞斯基大教堂的大门 ) 远在远方的岸,比远方更远 话说1960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曾被邀请来贝加尔湖参观,于是在两个月的紧张时间里,当地修建了一条长70公里,从伊尔库茨克通到利斯特维扬卡镇的公路。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年5月美国U-2间谍飞机侵入苏联领空被击落,直接导致美苏关系 “降温”,艾森豪威尔自然也就无缘贝加尔湖了。 不过这条路却成就了利斯特维扬卡,这个小镇成为湖沿岸最负盛名的度假区,也是大部分旅行者第一次将脚趾浸入贝加尔湖冰冷湖水的地方。波澜壮阔的安加拉河也是从这里离开贝加尔湖的温暖怀抱,一路奔向寒冷的北冰洋。 ( 安加拉河与贝加尔湖的相接之处 ) 我们驾车沿安加拉河的轨迹逆流而上,笔直的公路在白桦林和针叶林中画出前行的轨迹。途中连续经历多道有着巨大波峰波谷的驼峰路面,带来的失重和超重感,如同起飞和降落一般过瘾。 贝加尔湖是一个天然双向的巨型“空调机”:每年1~5月,湖面封冻,放出潜热,减轻冬季酷寒;夏季湖水解冻,大量吸热,降低炎热程度。所以这里虽然还是冰天雪地,却是一路以来感觉最温暖的地方。打开天窗,扑面而来的空气中弥漫看泥土的芳香,一切都显得恬静适然。 ( 贝加尔湖冰封的湖面和彼岸的雪山 ) 恍神之间,车已开到了大湖的面前。站在湖边的栈道极目四望,无边无际的冰面在阳光下闪着青幽的光,视线随着几只海鸥的飞舞移向湖的深处,远方的绵延山峦像幻影一样漂浮在空中。 1890年,契诃夫游览贝加尔湖时形容这里的景色是“瑞士、顿河和芬兰的神妙结合”,他写道:“贝加尔湖异常美丽,难怪西伯利亚人不称它为湖,而称之为海……看到岩石和山脉沉浸在绿宝石般的湖水中,脊背都起了一阵凉意。湖水清澈透明,透过水面像透过空气一样,一切都历历在目”。现在的贝加尔湖,仍然保持着原始古朴的风貌,想必与当年契诃夫看到的并无二致。 ( 坐着气垫船在冰面上漂移极为过瘾 ) 贝加尔湖的字典里没有淡季 中国人常说“水至清则无鱼”,但在水质透明度最高达40.22米的贝加尔湖却不成立。湖中生长着50多种野生鱼类,利斯特维扬卡镇熙熙攘攘的鱼市上,每个摊位都挂满了不同大小、种类、做法的贝加尔湖鱼,煞是好看。 ( 她向我推荐鲜美的奥姆里鱼 ) 其中最出名的是秋白鲑,当地人叫做奥姆里鱼,生吃极佳,那细腻鲜美的口感可以令你忘掉此前你吃过的所有鱼生。这种鱼还有冷熏热熏和烤制多种做法,烤制时不加任何佐料,只蘸一种叫做“斯塔利萨”的超浓酸奶,别有一番风味。老郭在他的湖畔木屋里用美酒和奥姆里鱼招待我们。他说,因为湖水冰冷,一条奥姆里鱼要十年才能长到20厘米长,只有在贝加尔湖才能尝到这种美味。 ( 奥姆里鱼有冷熏热熏和烤制多种做法 ) 如果说利斯特维扬卡镇有一个收费景点是非去不可的,那就是淡水海豹表演馆。贝加尔湖里有世界上唯一的淡水海豹——环斑海豹。众所周知海豹是生活在海水中的,但贝加尔湖海豹究竟是怎样来到湖中定居的呢,至今还是个谜。虽然海豹馆表演区小的出奇,也正因为小,我们才可以挨在水池的护栏边零距离地与这些可爱生灵互动! ( 鱼生配美酒,最难将息 ) 夏天和初秋是贝加尔湖区旅游旺季,景色也最为丰富。不过,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冬天,则能体验到不少特别的乐子:可以感受雪地摩托极速滑过冰面的刺激;可以跟随渔民在湖面凿冰捕鱼;可以开着越野在湖面尽情漂移;可以乘着狗拉雪橇去湖面打几杆冰上高尔夫……而湖岸之上,静寂的原生态针叶林雪落无声,等待着你去探险,无论坐着三驾马车去狩猎,还是在有着多条专业滑道的雪场速降,都会不虚此行。 ( 我把这颗心留在了即将解冻的贝加尔湖 ) 在我们离开伊尔库茨克启程返回乌兰乌德的途中,贝加尔湖再一次给了我们一个惊喜——绚烂夺目的湖面日落。我们拨开路边杂乱的树丛,无言驻立,注视着夕阳一点点沉入湖中,直至暮色四合。 ( 讲不出再见的绝美日落 )

      从踏上那片土地开始,我们就被这里的山水林木所折服,西伯利亚并非人们想象中的不毛之地,这里的大山大水大森林都是上帝给人类的恩赐。而被造物主安放在东西伯利亚南部,如新月般狭长弯曲的贝加尔湖,则是无可争议的西伯利亚明珠。

      “富饶之湖”、“世界之井”、“月亮湖”、“北海”、“圣海”……不同时代、不同种族的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穷极所有的词汇来赞美这个全世界最深的湖。而当你真正去过一次之后,贝加尔湖就再不会是一个只在天气预报里和“西伯利亚强冷空气”相关联的冰冷词汇。

      ( 正在解冻的贝加尔湖 )

      龟速出关,夜奔赤塔

      当车轮一驶入满洲里公路口岸,我就意识到今天的出关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满载货物的俄罗斯车辆早已排成长龙。前车上的俄罗斯人不紧不慢地嘬着啤酒、看着DVD,一看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充分准备。

      虽然我们一行三人几乎一句俄语都不会,但面对几重关卡,英语+汉语+比划,经过大半天的马拉松式通关,总算是顺利驶出俄罗斯口岸。说起来离开国境线只有几百米,但道路两侧的建筑和标牌就已经呈现出浓郁的异国风情。

      ( 我们的座驾行驶在西伯利亚旷野的公路上 )

      顾不上休整,把憋了许久的油门踩到底,车子撒着欢儿沿A165公路绝尘而去。暮色渐沉,车窗外起伏的山丘、辽阔的草地、闪亮的冰面和晚归的牧人依稀可辨,烧荒的野火燃亮了远方的天际线。

      ( 行驶在冰雪路面上的刺激,令全程毫无睡点 )

      差不多每隔数十公里,公路边都会闪出挂着“Кaфе”招牌的餐厅。饥肠辘辘的我们把车停在一家Кафе门外,用热乎乎的红菜汤、黑面包和烤牛肉配土豆泥,驱走料峭的春寒。开了近7个小时之后,天色早已黑透,当终于在一个转弯后看到藏在山背后的密集灯火,每个人都像是看见了满矿的钻石般欣喜——我们终于到赤塔了。

      ( 尖顶的牧民村寨,路边随处是风景 )

      西伯利亚式的春天

      一晚酣睡之后,我们与广场上的花岗岩列宁雕像和上班途中“丝袜长腿小短裙” 的 OL擦身而过,沿着M55号公路向西疾驰。M55意即通往莫斯科的第55号公路,连接着赤塔和伊尔库茨克。

      ( 残雪中的白桦林,可以,这很俄罗斯 )

      汽车在东西伯利亚广袤的原始森林中飞驰,路旁高大挺拔的红松、冷杉和白桦树林一眼望不到边,白桦树的红色树梢像是给森林镶了一道亮色的花边,在雪地的衬托下尤为醒目。丝毯般平滑的草场和远处笼罩在淡淡青烟里的山脉在午后的阳光下,很容易让人想起古典的俄罗斯油画。

      ( 乌兰乌德附近的布里亚特村落 )

      西伯利亚的“天公”也不甘寂寞地跟我们“逗闷子”:时晴时阴、时雪时雾,风云变幻全无规律可言,倒也是从未有过的旅行体验。当我们在一个垭口停车拍照时,前后不到15分钟的功夫,晴空万里、浮云翳日、风起云涌、鹅毛大雪的情景就轮番呈现了一遍,让我们见识到什么叫西伯利亚式的春天。

      ( 西伯利亚式的春天,雪说下就下 )

      距离俄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的首府乌兰乌德越近,牧民的村寨也密集起来,大都是原木搭就的尖顶小屋,窗户大都漆成黄、白、蓝、绿之类明快颜色,窗内无一例外摆放着各式鲜花,像极了童话剧的布景。

      ( 很有西部片的感觉 )

      “乌兰乌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乌兰浩特之类的内蒙古地名,没错,布里亚特人是元朝蒙古族“不里牙赐”的后裔。乌兰乌德街头随处可见黄皮肤黑头发,眼睛细长,典型蒙古人长相的路人,他们可不是我们这样的游客,而是土生土长的布里亚特人。

      ( 街头老建筑上漂亮的木质窗棂 )

      距中国最近的欧洲范儿古城

      要看贝加尔湖,最佳中转站是位于湖西南方的伊尔库茨克市,从乌兰乌德到伊尔库茨克的公路还要绕着贝加尔湖最南端划出一条四百多公里长的弧线。与贝加尔湖的第一次照面,比我们想象的还早一些——从乌兰乌德开出一百多公里,车右侧忽地闪现出一片夺目的白光,原来我们已行驶到贝加尔湖边。厚厚的冰层像是在湖上覆着一个巨大的骨瓷盖子,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 是当年的12月党人让伊尔库茨克成为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 )

      黄昏时分,随着车流穿过伊尔库茨克的安加拉河大桥,我们总算驶入了这座由哥萨克人在1661年创建的美丽城市。必须感激19世纪初被流放到这里的12月党人和波兰反叛者,正是他们,开始使这个当年沙俄在东西伯利亚的统治中心,成为充满现代欧洲文明和艺术气息的城市。

      ( 安加拉河畔的情人锁 )

      市中心街头18世纪的木质建筑比比皆是,年岁已久却保护得相当完好。当地华侨老郭告诉我们,哪怕房主只是想改变老房子窗户的颜色,都必须向政府部门书面申请,经严格审批后方能施工。

      ( 当地中学生在二战胜利广场举行换岗仪式 )

      在城市里游览,开车反而累赘,第二天一早我们索性将车停在酒店,步行在老城区里溜达。我们住的安加拉酒店不远处就是二战胜利广场,经过这里时,正巧遇上一群当地中学生举行换岗仪式——这是每年士兵节到胜利节期间都会有的传统习俗。

      ( 博格亚夫连斯基大教堂 )

      ( 童话城堡般的卡赞斯基大教堂 )

      安加拉河畔最炫丽夺目的,无疑是博格亚夫连斯基大教堂那橙红色、白色和绿色相间的塔楼。东正教的教堂,仿佛都有着如童话中城堡般鲜艳的色彩,让人赞叹不已。卡赞斯基大教堂同样是这样一件精美艺术品,它拥有橙红色和粉红色的墙壁以及天蓝色的拱形圆屋顶,屋顶上的十字架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光芒。

      ( 卡赞斯基大教堂绚丽的穹顶 )

      ( 卡赞斯基大教堂的大门 )

      远在远方的岸,比远方更远

      话说1960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曾被邀请来贝加尔湖参观,于是在两个月的紧张时间里,当地修建了一条长70公里,从伊尔库茨克通到利斯特维扬卡镇的公路。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年5月美国U-2间谍飞机侵入苏联领空被击落,直接导致美苏关系 “降温”,艾森豪威尔自然也就无缘贝加尔湖了。

      不过这条路却成就了利斯特维扬卡,这个小镇成为湖沿岸最负盛名的度假区,也是大部分旅行者第一次将脚趾浸入贝加尔湖冰冷湖水的地方。波澜壮阔的安加拉河也是从这里离开贝加尔湖的温暖怀抱,一路奔向寒冷的北冰洋。

      ( 安加拉河与贝加尔湖的相接之处 )

      我们驾车沿安加拉河的轨迹逆流而上,笔直的公路在白桦林和针叶林中画出前行的轨迹。途中连续经历多道有着巨大波峰波谷的驼峰路面,带来的失重和超重感,如同起飞和降落一般过瘾。

      贝加尔湖是一个天然双向的巨型“空调机”:每年1~5月,湖面封冻,放出潜热,减轻冬季酷寒;夏季湖水解冻,大量吸热,降低炎热程度。所以这里虽然还是冰天雪地,却是一路以来感觉最温暖的地方。打开天窗,扑面而来的空气中弥漫看泥土的芳香,一切都显得恬静适然。

      ( 贝加尔湖冰封的湖面和彼岸的雪山 )

      恍神之间,车已开到了大湖的面前。站在湖边的栈道极目四望,无边无际的冰面在阳光下闪着青幽的光,视线随着几只海鸥的飞舞移向湖的深处,远方的绵延山峦像幻影一样漂浮在空中。

      1890年,契诃夫游览贝加尔湖时形容这里的景色是“瑞士、顿河和芬兰的神妙结合”,他写道:“贝加尔湖异常美丽,难怪西伯利亚人不称它为湖,而称之为海……看到岩石和山脉沉浸在绿宝石般的湖水中,脊背都起了一阵凉意。湖水清澈透明,透过水面像透过空气一样,一切都历历在目”。现在的贝加尔湖,仍然保持着原始古朴的风貌,想必与当年契诃夫看到的并无二致。

      ( 坐着气垫船在冰面上漂移极为过瘾 )

      贝加尔湖的字典里没有淡季

      中国人常说“水至清则无鱼”,但在水质透明度最高达40.22米的贝加尔湖却不成立。湖中生长着50多种野生鱼类,利斯特维扬卡镇熙熙攘攘的鱼市上,每个摊位都挂满了不同大小、种类、做法的贝加尔湖鱼,煞是好看。

      ( 她向我推荐鲜美的奥姆里鱼 )

      其中最出名的是秋白鲑,当地人叫做奥姆里鱼,生吃极佳,那细腻鲜美的口感可以令你忘掉此前你吃过的所有鱼生。这种鱼还有冷熏热熏和烤制多种做法,烤制时不加任何佐料,只蘸一种叫做“斯塔利萨”的超浓酸奶,别有一番风味。老郭在他的湖畔木屋里用美酒和奥姆里鱼招待我们。他说,因为湖水冰冷,一条奥姆里鱼要十年才能长到20厘米长,只有在贝加尔湖才能尝到这种美味。

      ( 奥姆里鱼有冷熏热熏和烤制多种做法 )

      如果说利斯特维扬卡镇有一个收费景点是非去不可的,那就是淡水海豹表演馆。贝加尔湖里有世界上唯一的淡水海豹——环斑海豹。众所周知海豹是生活在海水中的,但贝加尔湖海豹究竟是怎样来到湖中定居的呢,至今还是个谜。虽然海豹馆表演区小的出奇,也正因为小,我们才可以挨在水池的护栏边零距离地与这些可爱生灵互动!

      ( 鱼生配美酒,最难将息 )

      夏天和初秋是贝加尔湖区旅游旺季,景色也最为丰富。不过,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冬天,则能体验到不少特别的乐子:可以感受雪地摩托极速滑过冰面的刺激;可以跟随渔民在湖面凿冰捕鱼;可以开着越野在湖面尽情漂移;可以乘着狗拉雪橇去湖面打几杆冰上高尔夫……而湖岸之上,静寂的原生态针叶林雪落无声,等待着你去探险,无论坐着三驾马车去狩猎,还是在有着多条专业滑道的雪场速降,都会不虚此行。

      ( 我把这颗心留在了即将解冻的贝加尔湖 )

      在我们离开伊尔库茨克启程返回乌兰乌德的途中,贝加尔湖再一次给了我们一个惊喜——绚烂夺目的湖面日落。我们拨开路边杂乱的树丛,无言驻立,注视着夕阳一点点沉入湖中,直至暮色四合。

      ( 讲不出再见的绝美日落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多布Dominic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

      自驾穿越西伯利亚,只为望一眼贝加尔湖

      了解自驾穿越西伯利亚,只为望一眼贝加尔湖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