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我在老挝万荣:水溶洞轮胎漂流,南松河皮艇泛舟

    记我在老挝万荣:水溶洞轮胎漂流,南松河皮艇泛舟

    114
    摘要:位于琅勃拉邦与万象两个老挝主要城市之间的万荣,我原本没多少兴趣,因为需要早些回国,订了万象起飞的机票,加之有人推荐万荣值得一去也非常好玩,便从琅勃拉邦一路往南,在这个地方住了两晚。 从琅勃拉邦到万荣 起初听说琅勃拉邦到万荣需要7个小时的车程,难免有些担心自己难以经受长途折腾,后来在洋人街咨询了几家

    位于琅勃拉邦与万象两个老挝主要城市之间的万荣,我原本没多少兴趣,因为需要早些回国,订了万象起飞的机票,加之有人推荐万荣值得一去也非常好玩,便从琅勃拉邦一路往南,在这个地方住了两晚。

    从琅勃拉邦到万荣

    起初听说琅勃拉邦到万荣需要7个小时的车程,难免有些担心自己难以经受长途折腾,后来在洋人街咨询了几家旅行社,才知道小面包车只大概四个小时,十万基普一人,我选择了下午三点的班次。

    整辆车上只有司机、我、一个白人小伙,我坐在副驾位,三个人零交流。刚睡着不久就被晃醒,新修的水泥路并不宽阔,蜿蜒在崇山峻岭间,坡道起起伏伏,眼看着车开进了前方云雾笼罩的高峰,渐渐视线朦胧周遭白茫茫一片。反反复复的盘旋拐弯,让我有点头晕目眩,司机却神色轻松丝毫看不出绷紧注意力的样子。有时碧空晴朗,有时飘起小雨,最终到达万荣镇才用了三个小时出头的时间,如此快速,以致我都不敢相信已经身在目的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乘客少所以开得快些。

    不过如此,万荣

    之前对万荣的了解,就是山清水秀喀斯特地貌的“老挝小桂林”,来了后稍有失望,上网搜了下也没发现什么景点。入夜,漫步在霓虹闪烁的街头,只见到处都是韩国人,大部分店面招牌也标着韩文而非汉字,。头一回在国外感觉中国游客这么稀少。

    我入住的万荣中央公园酒店,就在镇中心,地理位置便捷,不过不是河畔。一个人吃完晚饭,酒吧里传来热闹的音乐,心想孤身进去也是无聊,只能漫无目的的游荡。有些餐厅放着不带翻译字幕的《老友记》,坐着躺着看电视的,不时哈哈大笑,更显得我寂寥落寞。

    萍水相逢,结缘

    万荣号称户外天堂,既然来了,何不放肆一下?!纠结的是,攀岩、热气球、滑索都不适合恐高的我,轮胎漂流和皮划艇也没玩过。再次回到刚到万荣下车处的那家旅行社,里面三女一男讲着熟悉的语言,终于碰到中国人了,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破顾虑主动搭话。好在他们很是友好热情,告诉我他们体验过的感受,还帮我跟店员讲价。

    面前这些之前也互不认识的90后们,分别由越南柬埔寨玩到这里临时结伴,年纪最小的整整比我少了十岁,有的已经行走快一个月了。他们笑言,要是住青旅,你也能结识很多驴友。也许以后再也不会相见,也许有机会还能相约一起旅行,纵然只见过一面,我也偶尔会和他们聊天,想起来也会翻看他们的朋友圈,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都有一颗热爱生活,喜欢在路上在别处的文艺心。

    亲水玩乐,刺激

    我参加了旅行社的一日团,上午九点出发,下午三点回到镇上,总共支出八万五基普,也就是七十多块人民币,包括往返路费,轮胎漂流溶洞探险和南松河皮划艇两个项目,以及一顿午餐。

    这个团一个司机两个导游十三个团员,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仔细观察了下其他游客,两个韩国女生脸上很厚的粉底抹得雪白,搭配鲜艳红唇;两双泰国中年夫妇嘻嘻哈哈大声聊天;一对青年情侣可能是老挝本地人;一位中东面孔的大叔也是独行;还有一高一矮似乎南美一带的长相;启程十来分钟再折回原点接上一哥们,后来他介绍自己来自爱尔兰,西方人比较显老,外表看起来要比我年长。

    载着这么一群人,双条车车顶绑着红色或黄色的皮划艇,开出乡道,开进田野间窄窄的土路,扬起漫天沙尘,最终开到河边停下。眼前景象,和国内某些山村没有太多区别。欧美人和两个韩国女生都是轻装上阵,一看就是资深玩家,穿救生衣的时候,我才尴尬的意识到,我好像有点格格不入。我带着泳裤和以防湿身要换的衣服,从里到外全身上下一整套塞满了双肩包。把钱包防晒霜充电宝手机放进防水袋,其它不值钱的就留在包里交给驾驶舱待着的司机看管。爱尔兰哥们主动帮我将防水袋由上至下折了几道,再扣上要我斜背在腰间。

    我们一行人穿过摇摇晃晃的绳桥,路过牛在吃草鸡在打鸣的农家,来到一处从山底洞口流出的小溪边。前面好几队韩国旅游团,男女老少,有的泰然自若,有的兴奋激动,有的惊慌失措,一个接一个躺在轮胎上拽着绳索,被推进了黑漆漆的水洞。这就是所谓的轮胎漂流溶洞探险了。

    除了在附近玩滑索飞跃的两个韩国女生,我们每人戴着照明头灯,把各自的黑色大轮胎扔进水里,仰面朝天坐了上去,屁股后背双脚全泡在水里,顺着从洞外牵进洞内的绳子,借着双手拉绳的力量,在水波的推动下,不知所从的漂浮着进入阴暗湿凉的溶洞,不时要避开返回的人群,也要注意洞壁凸起的钟乳石,以免磕到或擦伤。有一段水比较浅,不得不站起来踩着沙子和碎石涉水前进。

    由于身边都是不熟悉的人,我英语也不太流利,就尽量不说话也很少吭声。往回漂的时候我在最前面,手臂过久使劲开始酸痛,一心只想赶紧出去,就加快了速度。忽然回头一看,大家在岔道口和我分开,才知自己方向错了,着急转身,不料轮胎翻起,我一脚踩空落不到地,好在手上绳子并没有放掉,才避免陷入危险之境。

    陪着我们漂流的是较为年轻的导游,他迎上来示意我把防水袋交给他,然后倒出了半袋的水。里面两个手机,苹果7p有防水功能完全无碍,6却没过多久就黑屏了。甩出不少水花,还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会儿,也无济于事。在试过清水冲洗、吹风机吹干、放进被窝等一系列方法后,时隔四五天我已经回到北京的住处,才可以开机,因为有些花屏,我将它在米里放了一宿。而充电宝,则彻底报废了。

    午餐,每人一小碟炒饭和两串鸡肉番茄黄瓜组合而成的烧烤,加一根法棍。饭后,步行到大象洞参观,大象洞很小,我也不认为洞口的石头像大象,有一尊佛像,可以求签。然后回到停车处,导游开始准备皮划艇。

    轮胎漂流我是第一次,皮划艇更从来没有碰过。本来中东大叔主动要和我一起的,导游简单教了教动作要领,把我和爱尔兰哥们分到了一组。我坐前面掌握方向,由于近视又没有经验,刚划出几分钟就撞上石头翻了。南松河里很多断层的坚硬石块,水面有时平静有时湍急,有的地方浅到膝盖,有的地方深不见底,河上的木板桥或竹子桥支架也不少,皮划艇根本就是个体力活,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顾不上欣赏沿岸的风光,更怕手机落水也没有拍照。

    中途集体搁浅上岸,有的躺在吊床或竹床上休息,有的不知跟着导游去干嘛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大家继续划往下游,爱尔兰哥们不想坐后面,问要不要换个位置,我说“Up to you”,可能他理解成我不愿意便没有坚持。

    两个韩国女生分外受宠,在她们同舟的导游带领下,其他男士乐此不彼和她们打水仗,逗得她们哇哇尖叫。我们划过时,她们也朝我们泼水,爱尔兰哥们很开心地回应,然而我又扫了他的兴,因为担心再次翻倒,用力拨开水浪和她们拉开一段距离。现在回想起来,我是不是太冷淡了?在绳桥上其中一个韩国女生给我法棍让我喂鱼我也委婉谢绝。相反,爱尔兰哥们则外放主动,他不时跟人打招呼,有河岸的路人,河里游泳的孩童,还有轮胎里一边漂着一边喝着啤酒的背包客。

    划到万荣镇码头,我这天的行程也就结束了。我、韩国女生、南美老外下了车,另外八个团员继续前往最后一站:蓝色泻湖。在琅勃拉邦光西瀑布我就没有跳水,别说就蓝色泻湖那么小小一块水潭了。那一刻只想回酒店冲洗,换一身干衣服。

    由此而来的自我反思

    晚上订完下一天去万象的车票后,独自喝了瓶老挝啤酒,看着南松河上两只飘起的天灯越升越高,直到淹没在深邃的夜空之中,一时百无聊赖,感到无比的孤独。

    自然景色并不突出,人文也没有很特别,一提起万荣,甚至能联想到酗酒、毒品、溺水和死亡。黑夜让人放纵,白昼可以展现运动细胞和冒险精神的万荣,暴露了我的短板。我从小缺乏锻炼,不够有激情有活力,其实不太会玩,难以很快和人打成一片。需不需要改变?还是继续做自己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长车羊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目的地推荐

    • 旅游攻略

    • 旅游度假

    • 国际城市酒店

    • 国内城市酒店

    • 火车票搜索

    • 机票搜索

    • 快速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