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驾!朕带你到山丹去看那如画江山!

      驾!朕带你到山丹去看那如画江山!

      251

      摘要:

      对于军马场的向往,源于小时候看过的电影《牧马人》,那时候演主角的朱时茂还很年轻,帅到在我的童年世界里这就是第一美男。远处雪山连绵,脚下草原一望无际, 那空灵低沉的歌声,那朝向天际的马鞭,那奔放自由的影像化作一幅海报,张贴在我家的墙上,也张贴在我的童年理想中。到草原去,挑一匹最壮的马,御风而行,在策

      对于军马场的向往,源于小时候看过的电影《牧马人》,那时候演主角的朱时茂还很年轻,帅到在我的童年世界里这就是第一美男。远处雪山连绵,脚下草原一望无际, 那空灵低沉的歌声,那朝向天际的马鞭,那奔放自由的影像化作一幅海报,张贴在我家的墙上,也张贴在我的童年理想中。到草原去,挑一匹最壮的马,御风而行,在策马奔腾中越过山崖,去看那残阳如血、万里黄沙。

      前几天去祁连山脚下的山丹军马场,我才知道谢晋导演的电影《牧马人》取景地就在此处。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一种久别重逢的惊喜,一种时空幻化的感觉,涌上心头。

      车行驶在去往山丹军马场的路上,褐色苍凉的丘陵在两旁闪过,一片片碧绿的草甸出现在眼前,远处的祁连山雾霭沉沉,满野的油菜花昭示着点点生机,我猜想山丹军马场快要到了。——水草丰美处,六畜必繁息。果不其然,伴随着一阵狗吠声,车在牧区附近停下来。山丹军马场,宛如一幅巨大的油画展现在眼前。

      焉支山下,马牛羊悠闲地兀自游走,索居的牧马人轻摇着马鞭。我坐在山丹军马场,在这天地相连的秘境中,看白云聚散,光阴流转。恍惚间,在那云起云落处,看到了汉朝的铁骑征战……

      十九岁的霍去病,山丹军马场第一位场长

      公元前123年,大将军卫青率十万大军与匈奴对决,十七岁的霍去病以嫖姚校尉的军阶随队出征。霍去病的青春芳华无关风月,有的是漫漫黄沙。年少轻狂,骁勇善战,霍去病屡立的战功挑动了同样年轻的汉武帝神经,一个帝国梦想在汉武帝的心中铸就。多年以后,当烈士暮年的汉武帝幕然回首时,他或许还会记起在大漠深处的搏杀是多么的令人心悸。

      打通河西走廊,是汉帝国委以霍去病的重任。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直达祁连山西端。击败盘踞在焉支山、大马营草原的匈奴各部,败退的匈奴族凄然回首,发出千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一匹骏马,可以成就一个英雄;万匹骏马,可以打下万里江山。战场上快如闪电的良驹是匈奴人的黑科技。夺得焉支山下的大马营牧场,无疑为汉帝国的强大注入了一支强心剂。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焉支山一带就是一处天然的草场,山丹马体形匀称,雄健膘悍,足轻电疾,应策腾空,天生就是做军马的尤物。“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这分明就是汉武帝魂牵梦绕的天马。有了山丹皇家军马场,汉朝的王师大军如虎添翼。甲兵45万,军马60万匹,汉朝的铁骑军队从此开始了职业化进程,汉帝国的版图也在一步步扩张。热情洋溢的汉武帝为霍去病在长安城赏赐了豪华官邸,“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句回话被史官司马迁记了下来,而青春洋溢的霍去病刚刚十九岁。

      万国博览会,确认过眼神,隋炀帝就是这么帅

      605年,当隋王朝再次统一中国的时候,历经战火的人们充满期待。此时,一个来自帝都的高级官员西出长安,翻越秦岭,度过黄河,来到焉支山下。他带着帝国交付的使命,重新打通河西走廊的经济动脉,这位大臣的西行奠定了又一个故事的开始。

      公元609年,从江南山光水色里走出来的隋炀帝做出了一个举世瞩目的决定:到张掖,举行万国博览会!在历史书上,我们能记住的隋炀帝除了隋唐大运河似乎就是他的荒淫无度了,然而事实上隋炀帝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的一生。焉支山下的第一届世博会,就是这位政治美学家的大胆设想。

      焉支山下,大马营操场水草丰美,尤其在北魏太武帝统一北方后,这里十数年养马高达200万匹,骆驼100万峰,牛羊无数。选择在这里举办万国博览会,不只是为了展示帝国皇家风范,更是为了打开西域经济贸易的端口。焉支山上松涛阵阵,隋炀帝杨广一行浩浩荡荡来到了大马营草场。这位当朝天子亲自主持了这场盛会,27国使团纷纷表示了交好的心意。厅堂上,来自宫廷的歌舞乐手与西域舞伎争奇斗艳;集市间,来自西域各国的商贾忙于经销。甘州城内,人群延绵数十里,这样的景象整整延续来了一个月。这应该是河西走廊历史上最热闹、最繁华、最风光的一次特大盛会。隋炀帝,这位首次抵达河西走廊的第一中原帝王,用他傲视群雄的姿态和开放包容的胸怀,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帝国君王形象。

      马踏飞燕,凝固了的帝国铁骑岁月

      信步走在山丹军马场,白云下,一群群牛羊成了这里的主人,土拨鼠的洞也在昭示着它们的存在。远离了战争,那些军马也不再是千年前的威武。有风拂过草原,山花烂漫处,一切都温柔静谧。盛世安稳,远比铁骑岁月让人沉醉。

      千年前的那匹奔马已化作铁骑岁月的象征,只可怀想,不可遥寄。马踏飞燕,1983年在雷台汉墓出土的文物已经被国家旅游局定为中国旅游标志。这批青铜铸成的骏马自两千年的历史中奔腾而来,它三足腾空,右后蹄踏一飞鸟,鬃毛飞扬,飘逸灵动,汉帝国纵横千里,激情岁月,在河西走廊留下了见证。

      焉支山上,松涛阵阵,溪水潺潺;山丹草原,已不见墩标烽燧、戍边狼烟。人们在这里赏祁连披雪,赏野花葳蕤,赏牛羊遍野,赏天光流转。抑或坐在光阴里不语,于静寂处,坐拥这如画江山。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如画心语0068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驾!朕带你到山丹去看那如画江山!

      了解驾!朕带你到山丹去看那如画江山!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