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塔寺:我不是药神,但我属于治愈系风景

      金塔寺:我不是药神,但我属于治愈系风景

      3421

      摘要:

      在河西走廊的中段、张掖市的南部,是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曾经是乌孙、月氏游牧地。匈奴的入侵,使这里的牧民流离失所。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先后击败了占据河西地区的匈奴王休屠和浑邪,才有了以后的张掖郡。从此,祁连山一带正式归入中原版图。这个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的地方物产丰富、风景秀丽,古甘州的由来便是因为这里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的美称。张掖有着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当江南”。而马蹄寺风光,可谓祁连山下的小江南。 当朋友咨询我这次行走河西走廊的路线时,我毫不犹豫地推荐马蹄寺景区。马蹄寺石窟群是集石窟艺术、祁连山风光和裕固族风情于一体的旅游区。夏天来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北凉时期石窟群,还可以看到塞上江南般的自然风景。“半山有村郭,炊烟夕横峦。稚鸡奔食走,犬吠生人来。曲径沐苔浅,园圃新叶残。悠居在其中,共陶一天然。”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概括这里的风景,那就是:治愈系! 行至马蹄寺景区的大门口,便感觉到这里别有洞天,背依祁连山脉,这里的海拔已经达到两三千米,虽是夏日,远处祁连山上还能看见皑皑白雪。近处山花烂漫,绿草如茵,夏季的马蹄寺景区秀丽明艳、凉爽怡人。一月份来这里,重点参观的是马蹄寺石窟。冬天的马蹄寺,天地间一片苍茫,那种雄浑与壮美,给予我深深的触动。(可阅读我的另一篇文章《在马蹄寺三十三天,读懂无问西东》)时隔半年再次来到马蹄寺,首先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听说我来到马蹄寺,佘总为我推荐了景区中的另一个景点:金塔寺。在景区艺术团屈团长的陪同下,一路畅聊,一路美景。 人迹罕至的二十五公里,看尽云起云涌 从马蹄寺门口到金塔寺还有二十五公里的路程,本以为最美的风景在终点,却不想路上的美景引得我们连连惊叹,不时停下车来驻足于这蓝天白云间。 一条新修的柏油公路在绵绵大山里蜿蜒如练。一路行驶,竟没有遇见任何来往的车辆。经屈团长介绍,才知道金塔寺石窟尚未对外开放。保护这些沉寂千年的历史文物,保护这些尚未开发的原始风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沉甸甸的历史寄托与责任。 公路时而绕过山嘴儿,时而钻入草甸。牦牛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尾巴轻轻一甩,一声低沉的哞叫,划破寂静的天空。上百头山羊在公路上列队而行,任凭牧羊人鞭子怎么指挥,它们也不肯给汽车让路,惹得我们扑哧笑出声来。干脆下了车,在这个万物竞自由的世界里,聆听风吹过山坡的声音。 一座座大山横亘眼前,一片片草甸美如地毯,一片片白云随风游走,一阵阵清爽的风轻抚耳边。那种壮美,那种沉醉,如入无人之仙境。大美无言,就这样静观云卷云舒,天地之精华给予你的心灵丰盈,是你此生的慰藉和前行的力量。 林松山上松涛鸣 经过九曲十八弯,行至柏油公路的尽头,便是林松山脚下的原始松林。一座两层的小楼映现在眼前,这边是金塔寺石窟文物保护工作站。这段山路全是大小不一的碎石和沟壑,两旁是原始次生林。阳光穿过树木缝隙,松林中的苔藓发着清幽的光。 据说这里野生动物很多,前几年林松山下的村子里还有熊出没,牧民家的牛羊半夜被咬死了好几只。也许正是有这茂密的原始次生林和野生动物的存在,金塔寺才能在千年跌宕中没被破坏。但是对于守窟人来说,岂不是又多了一份艰险。 风吹过树梢,松果从树上扑簌落下,踩在厚厚的松针上,簌簌作响。我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松林间追逐着光与影。树林间每一束光影的流动,都是大自然的恩赐。 这里的飞天雕塑比敦煌还要早300年 穿过松林,便看到在高处的赤色绝壁上,有两座石窟像是悬空的天门,在千年风雨中,迎接着日月更迭、岁月轮回。要登上石窟,必须要爬一段陡峭的台阶。沿着211级台阶一步步拾级而上,宛如踏上了净化身心的修行之旅。 金塔寺有东、西两大石窟,北梁、北魏、西魏、西夏历代雕塑、壁画,其中雕塑二百多尊,壁画六百多平方米。窟顶为覆斗式,中间有一中心方柱,众多的高肉雕佛、菩萨、飞天把中心方柱装饰得华丽辉煌。在文物界,敦煌和金塔寺石窟都因飞天而著名,所不同的是,“敦煌飞天”是平面壁画,而“金塔寺石窟飞天”则是呈“V”字形、更加具有表现力的立体高肉雕塑,并且这些飞天雕塑时间上要比敦煌飞天还早300年。 抬头凝视着一尊尊雕像,穿透时空的阻隔,那的慈祥目光依然诉说着积善因缘。难以想象,1600多年前的北凉时期,这里如何刮起浩荡学风;难以想象,历朝历代又是如何把自己的宗教信仰虔诚地寄托于金塔寺;难以想象,金塔寺在1600年里,经历了多少沧桑和磨难依然傲立于山水间。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守窟人刘国虎说,这里路不好走,下一次山不容易,平常一个月回一次家,一年也就见孩子那么十几次,这次儿子放暑假了把孩子接上来聚聚。孩子目光澄澈如水,紧紧依偎在爸爸的怀里。我的鼻子顿觉酸酸的,不由得对金塔寺的守护者们生出由衷地敬意。 走下台阶,回望苍穹下的金塔寺石窟,在苍山翠柏间,静谧无声。在16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信仰的力量就这样被传承下来。从山川湖海到人间闹市,哪里有什么药神,心中的信仰,便是最好的良药。正心、正念、正行,这天地间的精神共鸣,蕴藏在静谧的寺院佛塔中,也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

      在河西走廊的中段、张掖市的南部,是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曾经是乌孙、月氏游牧地。匈奴的入侵,使这里的牧民流离失所。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先后击败了占据河西地区的匈奴王休屠和浑邪,才有了以后的张掖郡。从此,祁连山一带正式归入中原版图。这个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的地方物产丰富、风景秀丽,古甘州的由来便是因为这里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的美称。张掖有着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当江南”。而马蹄寺风光,可谓祁连山下的小江南。

      当朋友咨询我这次行走河西走廊的路线时,我毫不犹豫地推荐马蹄寺景区。马蹄寺石窟群是集石窟艺术、祁连山风光和裕固族风情于一体的旅游区。夏天来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北凉时期石窟群,还可以看到塞上江南般的自然风景。“半山有村郭,炊烟夕横峦。稚鸡奔食走,犬吠生人来。曲径沐苔浅,园圃新叶残。悠居在其中,共陶一天然。”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概括这里的风景,那就是:治愈系!

      行至马蹄寺景区的大门口,便感觉到这里别有洞天,背依祁连山脉,这里的海拔已经达到两三千米,虽是夏日,远处祁连山上还能看见皑皑白雪。近处山花烂漫,绿草如茵,夏季的马蹄寺景区秀丽明艳、凉爽怡人。一月份来这里,重点参观的是马蹄寺石窟。冬天的马蹄寺,天地间一片苍茫,那种雄浑与壮美,给予我深深的触动。(可阅读我的另一篇文章《在马蹄寺三十三天,读懂无问西东》)时隔半年再次来到马蹄寺,首先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听说我来到马蹄寺,佘总为我推荐了景区中的另一个景点:金塔寺。在景区艺术团屈团长的陪同下,一路畅聊,一路美景。

      人迹罕至的二十五公里,看尽云起云涌

      从马蹄寺门口到金塔寺还有二十五公里的路程,本以为最美的风景在终点,却不想路上的美景引得我们连连惊叹,不时停下车来驻足于这蓝天白云间。

      一条新修的柏油公路在绵绵大山里蜿蜒如练。一路行驶,竟没有遇见任何来往的车辆。经屈团长介绍,才知道金塔寺石窟尚未对外开放。保护这些沉寂千年的历史文物,保护这些尚未开发的原始风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沉甸甸的历史寄托与责任。

      公路时而绕过山嘴儿,时而钻入草甸。牦牛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尾巴轻轻一甩,一声低沉的哞叫,划破寂静的天空。上百头山羊在公路上列队而行,任凭牧羊人鞭子怎么指挥,它们也不肯给汽车让路,惹得我们扑哧笑出声来。干脆下了车,在这个万物竞自由的世界里,聆听风吹过山坡的声音。

      一座座大山横亘眼前,一片片草甸美如地毯,一片片白云随风游走,一阵阵清爽的风轻抚耳边。那种壮美,那种沉醉,如入无人之仙境。大美无言,就这样静观云卷云舒,天地之精华给予你的心灵丰盈,是你此生的慰藉和前行的力量。

      林松山上松涛鸣

      经过九曲十八弯,行至柏油公路的尽头,便是林松山脚下的原始松林。一座两层的小楼映现在眼前,这边是金塔寺石窟文物保护工作站。这段山路全是大小不一的碎石和沟壑,两旁是原始次生林。阳光穿过树木缝隙,松林中的苔藓发着清幽的光。

      据说这里野生动物很多,前几年林松山下的村子里还有熊出没,牧民家的牛羊半夜被咬死了好几只。也许正是有这茂密的原始次生林和野生动物的存在,金塔寺才能在千年跌宕中没被破坏。但是对于守窟人来说,岂不是又多了一份艰险。

      风吹过树梢,松果从树上扑簌落下,踩在厚厚的松针上,簌簌作响。我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松林间追逐着光与影。树林间每一束光影的流动,都是大自然的恩赐。

      这里的飞天雕塑比敦煌还要早300年

      穿过松林,便看到在高处的赤色绝壁上,有两座石窟像是悬空的天门,在千年风雨中,迎接着日月更迭、岁月轮回。要登上石窟,必须要爬一段陡峭的台阶。沿着211级台阶一步步拾级而上,宛如踏上了净化身心的修行之旅。

      金塔寺有东、西两大石窟,北梁、北魏、西魏、西夏历代雕塑、壁画,其中雕塑二百多尊,壁画六百多平方米。窟顶为覆斗式,中间有一中心方柱,众多的高肉雕佛、菩萨、飞天把中心方柱装饰得华丽辉煌。在文物界,敦煌和金塔寺石窟都因飞天而著名,所不同的是,“敦煌飞天”是平面壁画,而“金塔寺石窟飞天”则是呈“V”字形、更加具有表现力的立体高肉雕塑,并且这些飞天雕塑时间上要比敦煌飞天还早300年。

      抬头凝视着一尊尊雕像,穿透时空的阻隔,那的慈祥目光依然诉说着积善因缘。难以想象,1600多年前的北凉时期,这里如何刮起浩荡学风;难以想象,历朝历代又是如何把自己的宗教信仰虔诚地寄托于金塔寺;难以想象,金塔寺在1600年里,经历了多少沧桑和磨难依然傲立于山水间。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守窟人刘国虎说,这里路不好走,下一次山不容易,平常一个月回一次家,一年也就见孩子那么十几次,这次儿子放暑假了把孩子接上来聚聚。孩子目光澄澈如水,紧紧依偎在爸爸的怀里。我的鼻子顿觉酸酸的,不由得对金塔寺的守护者们生出由衷地敬意。

      走下台阶,回望苍穹下的金塔寺石窟,在苍山翠柏间,静谧无声。在16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信仰的力量就这样被传承下来。从山川湖海到人间闹市,哪里有什么药神,心中的信仰,便是最好的良药。正心、正念、正行,这天地间的精神共鸣,蕴藏在静谧的寺院佛塔中,也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如画心语0068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金塔寺:我不是药神,但我属于治愈系风景

      了解金塔寺:我不是药神,但我属于治愈系风景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