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奇动物在哪里?欢迎来到大草原的视觉盛宴 | 肯尼亚

      神奇动物在哪里?欢迎来到大草原的视觉盛宴 | 肯尼亚

      169

      摘要:

      只在马塞马拉停留了不到三天的我们, 虽然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草原上毫无目的地乱转, 却看到了许多感人的瞬间。 我决定把他们作为一个个的电影镜头, 展示给你们, 那便是关于草原的生老病死的瞬间! 它感动了我, 希望也能感动每一个你 关于生 吉普车前,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趴在丛林之中,它傲然环顾四周,丝毫不

      只在马塞马拉停留了不到三天的我们,

      虽然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草原上毫无目的地乱转,

      却看到了许多感人的瞬间。

      我决定把他们作为一个个的电影镜头,

      展示给你们,

      那便是关于草原的生老病死的瞬间!

      它感动了我,

      希望也能感动每一个你

      关于生

      吉普车前,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趴在丛林之中,它傲然环顾四周,丝毫不理会围观的人类与那些只属于人类的长枪短炮,它的脚边不远处,卧着一只胸膛已被撕裂的羚羊。

      镜头180度旋转,对准雄狮身后的丛林之中,拉近、放大,一头母狮子慵懒地卧在草丛中。

      原来不只是雄狮,连家族内的其余的母狮,也是一样肩负着守护的工作!

      镜头再旋转,原来还有另一窝的母狮子深藏在丛林之中,四只萌萌哒的小狮子争先恐后地挤在妈妈的肚皮前吃奶,一字排开。

      今天的午餐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其中一只小狮子松开小嘴,大大地打了一个呵欠,表示它已经吃累了,要去休息了!

      公狮子默默地回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家人与孩子,

      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那样酷酷的,我是狮子王我谁也不屌的样子!

      但是,回头一瞥的那一瞬间,却超有爱!眼里的温柔都要溢出眼眶了。

      原来所谓的狮子王,也跟人类一样,对于下一代,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

      一只在草原上四处张望的金钱豹

      在这只四处张望的金钱豹不远的旁边,有这几只还在玩耍的猎豹宝宝。

      据说,猎豹的孩子生存几率只有20%左右。

      因为猎豹以快制动,捕猎的时候没有办法将幼仔带在身边,所以经常有豺狼这样的偷窥者,在一旁等待成年豹离开的机会叼走小猎豹。

      原来,就算是草原食物链最顶端的狩猎者们,也一样有着这样的生存问题。

      能够拥有新的生命,对于任何一种动物来说,都是上天的恩赐!

      关于死

      其实关于死的镜头,我们之前经历过的长颈鹿之葬礼可能更有说服力。

      但是我们这里,要分享的是另一个群体的故事。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他们是胜利者。

      但是,其实草原上并没有胜利者,只有生存者!

      就在车窗外的草地上,远远只看见了一群鸟类的身影。

      首先受到刺激的感官是嗅觉,那是一种死亡的邪恶的味道。

      镜头拉近,这是一群秃鹫,和一头看不清脸的尸体。

      再拉进,看样子是一只巨大的水牛,足够他们一群饕餮!

      但这又是一群幸运的秃鹫,因为这一天,他们等到了一只被剩下的食物。

      在中国的西藏地区,有一个种族,把这种动物看作了神,甚至供奉自己长辈的尸体给他们。而且只有在一定程度的得道之后,才能拥有将自己的肉身布施给秃鹫的权利。

      殊不知在非洲草原之上,我们才终于看清楚,秃鹫其实也是等级森严的一个种族。

      进食时头领先吃,其他的秃鹫在旁守卫,只有等群落里的头领进食完成,其他的秃鹫才有吃饭的机会。

      而那一头水牛的尸体,被啃得只剩下一对巨大的犄角,连着头骨,脸上两个巨大的眼窝空洞洞地盯着前方!

      这样赤裸裸的杀戮,却是一种生命的延续。

      镜头切换,停在了一群正在进食的鬣狗身上。

      能够从别的猛兽口中抢夺得这样的一块骨头,那已经是它这一天的美食了吧!作为喜欢独自行动的鬣狗来说,在草原,生存比任何一个群体都要困难,

      在草原上,生存是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在这个战场上,每天都上演着吃与被吃的追逐。

      为了活下来,每种动物都竭尽所能!

      没有什么可怜或是同情,因为保护了弱小的食草动物,就意味着食肉动物的饿肚子。

      无所谓任何的仁慈或残忍,这就是大自然的现实!

      被吃掉的那一片血肉,将被化作另一个生命的力量,而延续下去。

      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生生不息的力量,这一片草原,才能拥有如此丰富的自然的馈赠。

      关于爱

      镜头从远景拉至近景,一只动物出现其中。

      哦,原来是两只。

      那是两只草原上特有的豺,一前一后四下张望。它们走得特别地缓慢。

      镜头再近,才能看出前面那一只似乎还有一些跛脚,似乎是左后脚受了伤;后面那只也不急,就慢慢地跟着,不时前后张望,似乎在陪伴,也在放哨。

      草原上的豺是忠贞不逾的一夫一妻制,终生生活在一起。

      那些关于爱与守护的镜头,草原上每时每刻都在上映。

      每每看到这样的镜头,都会让人觉得莫名地感动!

      关于迁徙

      作为动物,你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领地,可以自由地选择食物、牧场……

      同时,你也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

      漫山遍野,菅草苍茫。

      能够亲眼目睹一场真正的动物大迁徙,这样的东非之行才算是完美!

      数以百万计的角马和斑马结伴而行,浩浩荡荡地沿着丰草的方向,无所畏惧地奔向前方。

      前行路上,杀机重重。

      从草原上的王者,到水边的偷猎者,物竞天择,生存之路上总有牺牲,

      然而,正因为这样,最终的到达才尤显珍贵与神圣。

      “长了一张马脸”,嘿,说的就是你呢!

      角马是这一场大迁徙中的一号主角。

      说实话,用中国人的审美观来看,这哥儿们长得真不怎么样。

      那又长又黑的脸,尖得如同一根锥子一般,再加上头顶那两弯极不协调的硕大的牛角,还有看上去很邋遢的一把山羊胡子,难怪这哥儿们怎么混都只是个社会底层。

      而斑马,则像是夹杂在角马群中的军师。

      我们的司机说,角马和斑马总是结伴而行,因为各有所长。

      斑马在迁徙队伍里扮演前锋的角色。它们只吃掉长一些的草,也就是草的上半部,吃老草。

      而且斑马有着特别灵敏的听觉和超乎寻常的视觉。走在迁徙队伍的前面,会及时听到、看见远处出现的危险。危险来临时会发出警报,并赶紧躲避逃跑,身后的角马也就从他们那里得到警报。

      角马则是迁徙队伍的中场,也是迁徙大军的主力。它们只吃掉低矮的草,嫩些的草。 角马视觉和听觉不行,但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嗅觉,正好和斑马的特点形成有效的互补。

      瞪羚的角色是后卫,是奔跑的能手。

      它们走在队伍的最后,负责把地皮上剩下的最后一点草根也拔光殆尽。因此,整个队伍走过的地方,都会很干净,就像“切割机”一样。

      大自然就是这样奇妙,斑马、角马、瞪羚很自然地组成了相互协作的同盟军。

      迁徙是为了丰美的水草,不迁徙就意味着死亡,基因无法延续。很多动物买的是单程票,意味着在路途上可能成为狮子等猎食性动物的美餐,每年被猎食的约占四分之一。

      百万头的角马,数十万计的斑马、羚羊组成声势浩大的队伍,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保护区北上,终点是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跋涉3000多公里。

      与此同时,途中不仅要穿越狮子、猎豹埋伏的草原,还需要提防随时有可能出没的豺狗以及在狭窄的马拉河两畔聚集的鳄鱼,这些食肉动物每时每刻都在准备分享即将到来的盛宴。

      而所有这些动物的迁徙,其实也是一件很有趣而且有序的事情。

      我第一次见到成千上万只的角马自觉地集结在一起,然后像小学生一样排列成整齐的一列,跟着领头牛向前推进之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的司机说,肯尼亚最著名的所谓“天国之渡”,也就是我们通常所知道的7-9月间发生在马拉河畔的动物大迁徙,大多数的角马和斑马其实并不都是需要渡河——一条从南往北的迁徙之路,哪里有这么多的河可渡——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动物们每天都需要喝水,所以一定要找到水源,而鳄鱼便在河岸边的浅滩上潜伏、等待,饮水之路危机重重,所以才会有我们所谓的“天国之渡”一说!

      要草原上,要生存下来不容易……

      当然,真正的动物大迁徙,远不止这几样一窝蜂似的群体动物,只是他们的数目庞大,让人侧目。

      大草原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主人,一样在夹缝中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方式生存着!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苏菲的旅行世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

      三亚攻略懒人包
      4.1万164

      神奇动物在哪里?欢迎来到大草原的视觉盛宴 | 肯尼亚

      了解神奇动物在哪里?欢迎来到大草原的视觉盛宴 | 肯尼亚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