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故事,千年的小镇

47

摘要:

走马,又一座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千年古镇。位于重庆九龙坡区,距离重庆主城区不远。 走马人善种桃,四周满山皆是桃园,每年三月里,遍山桃花,着实诱人。走马的“桃花节”名声早已在外,许多人去走马,都是冲着漫山遍野的桃花去的,正所谓:走马观花。走马古镇反而没什么人去,商业也少,平时更显得萧索。 从观赏的角度

走马,又一座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千年古镇。位于重庆九龙坡区,距离重庆主城区不远。

走马人善种桃,四周满山皆是桃园,每年三月里,遍山桃花,着实诱人。走马的“桃花节”名声早已在外,许多人去走马,都是冲着漫山遍野的桃花去的,正所谓:走马观花。走马古镇反而没什么人去,商业也少,平时更显得萧索。

从观赏的角度来看,这个历经了千年风雨的老古董实在乏善可陈,现存的建筑并没有亮眼之处,且与世面上多数有着“古镇”名号的建筑群落一样,古代现代并存,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如果要拍景或是自拍,略显平庸,做一篇游记攻略也缺乏看点,难怪被人冷落。

但说到历史层面,走马老街便足以与享誉世界的磁器口古镇相媲美了。走马古镇,原名走马场,处于巴渝中心地带。古镇的历史,可追溯到汉代,至明代中叶开始鼎盛起来,因其西临璧山、南接江津,有“一脚踏三县”之称,是重庆通往四川的必经之地,也是行走川渝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往来商贾、力夫络绎不绝,也留下了“识相不识相,难过走马岗”的民谚。

关于走马历史,也仅限于这些粗略的介绍。

但,这是走马古镇的真实面目吗?很显然不是。

其貌不扬的走马古镇,有点儿内敛、有点儿慢热。它的精妙之处,要在青石板路上的车辙与马蹄印痕中细细端详,要从年逾古稀的老人讲述的故事里抽丝剥茧。

如果说磁器口晴空下的仰角一瞥像一杯小酒让你有不醉不归的念想,那流传在走马街头巷尾的故事就是一杯浓茶,需要坐下慢慢品,静静听。

走近弧形的老城墙,石拱门写着“走马场”三个繁体字,被灯笼挡住了两个。两旁刻着一幅对联,上联:入世多迷途由此去方为正路,下联:现实讲团体关了门即是一家。字形遒劲、寓意深邃,透出一种禅味。

穿过石拱门,踏着千年古驿道的青石板,正式进入走马老街。古戏楼、茶馆、客栈、斑驳粗砺的老城墙,一股脑映入眼帘,与拱门外七零八落的仿古建筑相比,这才算像模像样。

▲关武庙,供奉着武圣关云长,据说是重新修的。对面是关武庙戏楼。

关武庙戏楼上的精美浮雕,据史料记载,这个戏楼始建于明代中叶,现存的建筑为清代重修。上为戏台,下为茶馆。

▲重庆走马民间故事保有会,牌匾与门已有些年月。

走马老街的精髓在于故事,到走马不听一听故事,那算白来。

每个月的8、18、28日老街的关武庙戏楼都要举行走马故事会。登台讲故事的是“走马民间故事保有会”的成员,目前大约有百余人,其中最大的已近90岁高龄,最小的不过12岁,都是土生土长的走马人。

在关武庙茶馆中有一副对联:“故事家家户户讲,男人讲,女人讲,娃娃也能讲;山歌年年月月唱,台上唱,坡上唱,处处都在唱”。可见故事在走马人生活中的地位。走马故事一箩筐,随时随地都能讲。在老街巷里,随手拉个上了年纪的老年人都能给你来上几段你闻所未闻的风物传说,这不是夸张。

为什么走马故事多?只因走马地处成渝古驿道的重要站点,地势险要。商旅队伍从重庆出发,跋山涉水至走马时已是傍晚,再往前需翻越深山老林,多有强盗出没,所以行人会选择在走马歇脚留宿,翌日启程。这些客商、力夫闲来无事,晚间点上一盏桐油灯,聚在一起闲聊大江南北的奇闻轶事。人对于故事的渴望从未停止过,总要有故事才能安心睡下,就像我们小时候。

3

走马故事在这条800多长的千年古道上铺陈开去,流淌在走马人的血液里。

▲老人与茶馆。

这儿也可以喝茶,听故事。被老人家盯着有时候很不自在,双眼对视,如同看着一只即将熄灭的蜡烛,心生悲悯。

▲剃头铺,就是理发店。

可以看出建筑是重修过的,掩盖不住的现代气息。这也是走马古镇建筑风貌的一大败笔。不过也怪不得谁,时代在进步,现代人哪住得惯古代人的屋子。

▲陈海银药铺,建于清代,现在是麻将馆。

▲居民三五成群临街坐着,他们在等什么呢?三缺一。

▲老相馆,记录了走马的旧事影像,有人也有物。

▲不讲故事便打麻将。

▲夜幕降临时,马提灯被点亮,走马老街又是另一番味道。

▲街道上罕见的磨刀匠。这些匠人的传统手艺后继无人,终将被带入坟墓。

▲旧时走马的富家大院,只剩下了一扇大门,现在里面住的是平民百姓。诸如此类的还有好几处。

▲院落里百年的黄桷树,见证了走马老街的人来人往,岁月变迁。

▲走马岗的来历在墙上刻着。栩栩如生的雕塑马动感十足,似乎要破墙而出。

▲走马精灵古怪的孩子,为灰暗古朴的老街增添了几分鲜活的味道。

▲走马小学高年级的孩子,课间休息,在大门口玩耍。

走马小学就建在“禹王宫”旧址上,“禹王宫”又名湖广会馆,清代湖广移民集资修建。“禹王宫”既为会馆,戏楼自然不可少,宫庙戏楼建筑考究,雕梁画栋,华丽气派,各地戏班常年驻扎,定期演出,一派喧哗热闹,从而造就了走马岗故事的流传渊源。时光斗转,禹王宫在历史浩劫中尽数被毁,只有门口的残存的古石坊依稀可见当时的盛况。

▲走马小学低年级的学生。

素未谋面的一群孩子,对我这个陌生的来客一点儿不怯生,一说拍照便以为要上电视,迅速凑成一对排,摆好造型,快门一按,时间凝固,无法描述的自然纯真。有人说,孩子不是未长大的成年人,而是一个独立的阶段。可惜,我们已经永远回不去了。

▲下雨了。

放学时分,镇上下起了蒙蒙细雨,人们都进屋躲雨了,雨中的走马老街显得有些落寞。三三两两年轻的小生命结伴走在这条千年古道上,手里攥着零食,说着童年的话题。我出神的凝望,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少年锦时。

说到历史与人文,年轻一代似乎提不起兴趣,欣赏起来较吃力,倒是在缤纷的现实世界中表现得更得心应手,蹭热点,抖机灵,编段子,如走马人讲故事一般信手拈来。时代在变,并无可非议。当众人都哭时,应当允许有人不哭。

如果你问我,走马古镇到底好不好耍?不好下结论。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安静而孤独。如果你对一堆破房子和一群老百姓不感兴趣。恰逢阳春三月,到走马看看桃花吧,那儿开始热闹了。

(完)

图、文/陈凯

路线

自驾:导航输入走马镇即可到达。公共交通:在杨家坪、南坪、石桥铺、沙坪坝,朝天门等乘白市驿方向的车到白市驿五院,再转286路公交,在走马下车即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千番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