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着古风,爱着小资--宏村,邂逅气质复杂的你

      玩着古风,爱着小资--宏村,邂逅气质复杂的你

      1001

      摘要:

      扛着行李,踏着月色,钻入绿皮火车,隐入上铺,伴着震天呼声晃荡一宿,头昏脑涨到达目的地。每年三四月,年度大戏“穷鬼旅行记”都会在午夜嘈杂的硬卧上倾情上演。 N年前,当我在绿皮卧铺上开启第一次省外游的时候,曾立志一定要玩命赚钱,争取以后的旅行都不用在各种脚丫子的销魂酸味中度过。 N年过去,当我坐在上铺

      扛着行李,踏着月色,钻入绿皮火车,隐入上铺,伴着震天呼声晃荡一宿,头昏脑涨到达目的地。每年三四月,年度大戏“穷鬼旅行记”都会在午夜嘈杂的硬卧上倾情上演。

      N年前,当我在绿皮卧铺上开启第一次省外游的时候,曾立志一定要玩命赚钱,争取以后的旅行都不用在各种脚丫子的销魂酸味中度过。

      N年过去,当我坐在上铺看着对面大爷睡得一骑绝尘,呼得惊天动地之时,我微笑地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来,告诉你自己,打脸的声音应该是这般地摄人心魄,响亮而清脆~~

      别人穷游,游的是一种心境;我的穷游,只是单纯的因为多年如一日地穷着。

      Day 1

      宏村-南屏

      列车缓缓停在合肥站,我的第N+1次穷游之旅正式开始。由于昨夜火车在某不明站点因为不明原因停靠了不明时间之后,我们顺理成章地听到了广播员姐姐愉快的晚点通知。

      在本该下车的时间没下成车的结果,便是我们在列车到站后以难民抢食的速度飞奔向出口,忘记了那憋了一夜的膀胱,也忽略了那飘着圣光的油脸,生怕晚一秒,改签的窗口就要向我们抛出一句:byebye吧您呐。加速助跑了千八百米之后,我们幸运地赶在列车启动前改了签。

      在两小时的火车加一个多小时的公路颠簸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被誉为“画中村庄”的宏村。如天朝所有被人海包围的驰名景点一样,宏村除了可以用“风景如画”,“诗情画意”,“美轮美奂”来形容之外,还可以用“乌央乌央”,“叽里呱啦”,“哇啦哇啦”等“美好”的形容词来描绘。

      因为人挤人的村落中,除了左右包抄,前后夹击的大喇叭旅行团之外,那漂移在汹涌人潮中的三蹦子,电驴子们,还在持续不断地用“凶铃”碾压着人们的听觉神经。所以游走在宏村,你的心绪转换基本上是上一秒还在感叹:哇塞,景色真是美啊。下一秒便是:我擦,铃声真特么烦啊~

      (路边作画的女生,气质感爆棚)

      没办法,这里包你视觉如画,又不包你听觉如画。收起抱怨,接受这美中的嘈杂吧。在民宿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时间已到午后。由于南屏距离宏村很近,我们决定先去南屏一逛,傍晚再来走走宏村的街巷。

      南屏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规模宏大的古村落。因为很多电影在此地拍摄,被称为中国的影视村。游览南屏的过程中,我们再一次强行被萧敬腾附体(雨神),不得不在本身就光线不足的环境中,完成了一次深度的五十度灰之旅。

      行走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在告诫自己,虽然你看到的是“灰派建筑”,但你的灵魂却是在浏览着“徽派建筑”。不要让双眼蒙蔽了你的灵魂。

      以祠堂而闻名的南屏,建筑风格高度一致,房屋的分布也蜿蜒曲折。如果不跟着讲解员,迷路几乎不可避免。但由于我们强行要在大雨中玩单反,搞艺术,一连蹭丢了N多个后来而上的导游,最后终于在一段鬼打墙般的小路上迷失了方向。

      (下雨天,这里秒变“灰派建筑”,但阳光下的徽派建筑应该会很美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逼格儿很高的样子)

      往前走此路不通,往后走建筑施工。反反复复几个来回之后,我们只好乱走一气,看到哪儿是哪儿。还好,南屏规模不大,即使村落的布局更像是为了要玩死没有方向感的外乡人而设计的,但兜兜转转之后,你总归会找到出村儿的路。

      南屏一游结束后,时间已近傍晚。想想来了宏村之后,除了感受了满耳朵电驴子的死亡咆哮,吃了一顿半生不熟的臭鳜鱼(厨师下班了,所以服务员顶了上去,给我们制作了一顿“丰盛”的夹生大餐,WTF?)之后,我们似乎还没感受到宏村的一丝气息。所以南屏归来后,我们在雨中扑向了宏村曲径的小巷,开启一天中最后几小时的夜游之旅。

      (夜晚的宏村街道比较暗,这些小资小调店里却灯光满溢)

      如果你去过丽江,游过西塘,或走过任何一个“文艺”的古村镇,就应该已经感受过了那浓烈的商业气息。宏村也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这里不可避免地充斥着烟火气息浓厚的各色商贩,以及淘宝上卖10块,这里强行卖60以提升逼格的各路文青小店。

      没办法,当商业化已不可避免,你唯有融入其中,一边骂着街吐槽那些价格虚高的特色商品,一边堆着笑乐此不疲地咔嚓了几百张人多过景的照片。

      沿路品尝了几家吃过后“心拔凉拔凉”的特色小吃,逛了几条窄街小巷之后,我们打道回府,准备第二天白天再来完整游览一下宏村的美景。

      Day 2

      宏村-卢村-呈坎

      由于昨天雨神的大驾光临带来了直击灵魂的寒意,我们在四月中旬的江南水乡愣是感受到了腊月踏入呼伦贝尔草原的彻骨感。还好,这遭瘟的天气没有持续碾压我们第二天的行程。今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显然是一个欣赏美景的好日子。

      一大早,民宿的房东阿姨将一兜子煮鸡蛋挂在了门上,作为赠送给我们的早餐。要说这家民宿的主人不仅将环境弄得极度优美先给你的视觉洒上一剂致幻剂,还养了一只狗子和一只猫子来萌杀你内心深处的软肋,最后再上演一出花式关怀来彻底击溃你一夜空虚的胃口。

      (狗子第一天还在卖萌,第二天因为主人不让出门,立即龇牙开启生人勿进模式)

      这也是为什么这家客栈在各大旅行网站上几乎零差评的原因。这对老夫妻显然是找到了景区待客之道的终极武林秘籍--环境+萌宠+口才。他们的内心潜台词一定是:如果这都不算爱,我还有什么好悲哀?

      爽朗的天+爽朗的房东,应该没有比这更爽的旅行了。

      清晨出门,我们打算先去距离宏村只有一千米左右路程的卢村小览一番。因为没有提前在网上购买门票,而现场买票又比网上贵了几块钱。经过短暂商议,我们一致认为:身为穷逼,就要把自己的使命守护好。能用五毛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上升到一块钱的高度。

      所以穷叉的我们,为了省下加起来不到十块钱的门票差额,毅然决定现场网络购票。而这样做的结果,便是我们需要干熬30分钟,坐等换票码生效后才能取票入园。

      好吧,自己选择的逼格儿,low到泥土里也要笑着装下去。为了不浪费强行附赠给自己的这30分钟免费景点门外游,我们只好用疯狂咔嚓照片来消磨这“美好”的时光。在给同样的景色照了百十来张雷同照片后,我们终于被放行,进入景区。

      (景区门外清一色的中老年绘画团,很喜欢她们热爱生活的劲头~)

      卢村最具有特色的,是被誉为“徽派民居精华”的木雕楼,是清朝一位卢姓官员(没记住名字)因为钱多得没处花去而大兴土木建造的。不得不说这些木雕楼的雕工完全对得起“雕梁画栋”,“巧夺天工”这些极致的形容词。即使木制建筑本身特有的暗沉感会让人觉得有些许沉闷,但那些一流的雕刻真真会迷醉双眼。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忧郁的狗~)

      逛完卢村后(因为村子不大,一个多小时便能游完),我们返回宏村继续感受这里白天的街角小巷。坦白说,蓝天白云下,徽派建筑的白墙黑瓦,配上平缓清澈的河流,这舒缓的意境完全掩盖了电驴子们那魔性的轰鸣声。

      而堤岸边几乎每隔十米便出现一个的文艺青年们,也让我深深感觉到了为什么带有一身艺术细菌的小兄弟们更容易撩妹。当你头戴绅士帽,手拿油彩笔,在画布上开启一片水墨江南之时,谁还在乎你长得是不是像本山或德纲。(好吧,这要求也是低了点)。

      (虽然商业化不可避免,但宏村的美丽景致依然值得珍藏)

      (初恋不懂爱情,艺术不分年龄)

      无缝衔接地连拍了几个文青后,我们按约定时间回到客栈吃午饭。事实证明这家客栈的老夫妻不仅在待客方面情商爆表,厨艺估计也比被忽悠瘸了的范厨师高出了不止一星半点。虽然三个菜花掉了150,但味蕾却享受到了1500的待遇~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说真的,虽然都是普通家常菜,但手艺好和手艺一般,从吃完后的心情就能看出来)

      吃饱喝足,我们离开宏村,拼车前往呈坎。因为在宏村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再加上路途稍远,我们到达呈坎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当然,到达不久,我们便用绳命身体力行地实践了“想当然”这一美好的个人品质。

      由于宏村的门票可以在两天内多次使用,所以我们在到达呈坎后,也用意念灌输给了自己“呈坎的门票也可以两天多次使用”的概念,并在景区快关门前,欢快地购买了当天的门票。

      然而,当我们在酒店休息了一个来小时,踱着方步悠哉来到景区前,准备先入园小览一番,明日再细细品味之时,看门大爷操着方言微笑地给我们送上了一剂五雷轰顶:当日的票只能当日进。想要明天进需要去售票处盖章登记。

      如果在正常的景区,大爷的这句话不会让人产生暴风式哭泣的冲动,因为园区入口和售票处顶多相隔几十米的距离。但作为不按套路出牌的先锋鼻祖,呈坎人民愣是把售票处和景区入口设置在了不同的地方。

      看着距离售票厅1000多米的路途,再感受一下还有300多秒便宣告下班的售票员们,我只想唱一首“凉凉夜色看你石化成坨,化作春泥嘲笑着我”送给魔幻现实主义的我们。。。。。。以这样的路途和时间冲向售票厅,别说蹬着ofo, 即便骑上UFO, 也得多加两桶油霸才能准时到达终点。

      然而,一旦“不想让钱白搭了”的信念小宇宙冲出脑海,平时跑500米便累到怀疑人生的我们,像突然被世界冠军附体一般,用一路开挂的竞走速度冲到了售票厅。

      看到工作人员在登记完我们的门票后,顺手关掉了灯走出了窗口,作为无比低调的摩羯本羯,有生之年第一次露出了“只有我最摇摆”的傲娇眼神。没办法,运气好到劈叉,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因为不再担心门票白搭,所以虽然错过了当天入园游览的时间,我们依然决定在园外的农田里逛一圈感受一下田野风情。

      路遇的一只欢快土狗以十八分的热情带领我们在村落里左兜右转。虽然这位四蹄导游因为先天的奔跑优势溜地太快,导致身为游客的我们最终掉队,但还是感谢它,带我们一路欣赏了朴实却美丽的呈坎风情。

      Day 3

      呈坎-合肥

      一觉醒来,昨日的艳阳消失殆尽,天空老爷子又开始玩阴沉。算了,没有敬腾的日子,就已经算是对我们的褒奖了。

      呈坎最为有名的,是它恰似易经八卦图一样的村落设置。而易经当中阳即为“呈”,阴即为“坎”,故此得名。不过在来时的路上,司机师傅调侃地说由于村落布局的割裂,现在的呈坎更像是龟壳,所以俗称“王八村”。。。。。。虽然这样的解释让人有些气滞血瘀,但想想历史变迁,商业发展对文明的冲击和破坏,也算可以理解了。

      (木雕在这里非常盛行,满街满巷都是木雕的各种物件儿)

      呈坎的景色没有什么可诟病的。因为还没有进行过度的开发,这里的景致相比宏村更添了一丝静谧和安详。偶见一两个学生支着画架写生,一派现世安好的样子。想想宏村如秧歌队般嘈杂的环境下,是什么让文艺青年们如此地想不开,强装镇定地扎堆在那里写生作画?花点钱来这里嘛,人少景好,还没有天朝经典赶集旅行团的疯狂包抄。

      游完呈坎已近中午,我们匆匆收拾行李,乘车前往歙县(she, 四声),想去游览一下那边著名的棠樾牌坊和卖花渔村。美好的计划是这样的:先去歙县火车站存行李,之后坐车前往上述两个著名景点逛一下午,晚上乘车回到合肥,再从合肥乘坐一宿的卧铺回到北京,第二天还不耽误上班,多么完美衔接又天衣无缝的计划~~

      然而,当我们拖着行李来到歙县火车站时,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进入高级人民法院的萧杀,肃穆感。不但偌大的广场空无一人,连售票大厅都不闻人语响,只有矗立在窗口边的一个牌子用幽幽的字体告诉我们:买票请大吼一嗓子,售票员可能在里屋。。。。。。

      好吧,这鸦雀无声和随心所欲的style让我隐隐产生了一种忧患感,这里不会不能寄存行李吧?当我们拖着大包小箱向工作人员求证答案后,终于“心想事成”地印证了这种忧虑。

      我说小歙啊,你虽然是个县城的火车站,但好歹也算是著名旅游景点,在功能设施上能不能对得起你的那点逼格儿?

      无法寄存行李让我们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一,拖着大行李去逛景点;二,改签车票马上回合肥,随便逛逛准备晚上回京。鉴于这两个选项都是在糟粕中选糟粕,选哪个都是一肚子抑郁,我们逛景点的热情被一下浇灭,还是改签车票提前回合肥吧。

      下午四点,我们到达合肥车站,这个不尴不尬的时间点让我们往远处逛来不及,在近处转又太充裕。在走马观花地逛了逛所谓的步行街之后,我们找了一家澳门豆捞,准备在火锅中耗到晚上,直接乘车回京~

      一场存包故障导致的计划变更让我们完全没有欣赏到原本要看的景色,而本来想着用吃来缓解一下此行遗憾的我们,却又被不知是不是“损招儿学院”毕业的服务员们带到了阴沟里。

      在点餐环节,服务员分别用主管和员工配合忽悠计,胡说八道反正你也记不清计,稀里糊涂突然下单计等各路招数,让我们的结账价位和预期产生了严重不符。

      幸亏朋友及时核对,并用霸气侧漏的威严找回了多出的金额,不然我们很可能一边多掏着毛爷爷,一边还被耻笑着智商欠费。

      一场争论之后,我们走出饭店,准备乘车回京。窝囊的一天终于要过去了。Anyway,明天又是新的的一天。已经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

      宏村曾是我向往已久的旅行地。如今真实见过,虽然对过度商业开发略有失望,但幸好它的美丽景致依然健在,水墨江南的意境依然没有被磨灭。所以,这里依然值得一来~~旅行落幕,下一站,我们约在哪里?

      备注:行程酒店信息:

      宏村:杨家庭院 (就在宏村景区里面。一对儿老夫妻开的店,店主很热情,环境设施也不错,除了接送,还帮着联系了去呈坎的司机)

      呈坎:黄山众川农家乐旅馆(在呈坎景区外面,离景区入口有十多分钟的距离。环境还是不错的)

      本文由飞猪 眼中的星海sky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玩着古风,爱着小资--宏村,邂逅气质复杂的你

      了解玩着古风,爱着小资--宏村,邂逅气质复杂的你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