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山之下,遇见NZ的蒂芙尼

    雪山之下,遇见NZ的蒂芙尼

    923
    摘要:库克山 在新西兰,库克山的存在犹如珠峰在中国的意义。 从奥玛鲁去往库克山的路上会经过著名的三文鱼农场,领一小碟鱼食,就能挑逗一尺长、肥硕又矫健的三文鱼跳起来抢食,以此证明自己是条灵活的胖子嘎! 路边的农场会遇见zootopia里咩咩市长的原型,那种卷卷毛的绵羊,萌一脸,哈哈哈。 从福克斯冰川起,我

    库克山

    在新西兰,库克山的存在犹如珠峰在中国的意义。

    从奥玛鲁去往库克山的路上会经过著名的三文鱼农场,领一小碟鱼食,就能挑逗一尺长、肥硕又矫健的三文鱼跳起来抢食,以此证明自己是条灵活的胖子嘎!

    路边的农场会遇见zootopia里咩咩市长的原型,那种卷卷毛的绵羊,萌一脸,哈哈哈。

    从福克斯冰川起,我们沿逆时针终于绕到了库克山的另一侧,也是大名鼎鼎的库克山国家公园。而去库克山国家公园只能从东线进入,西线没有路——就是说不能从福克斯冰川直接到库克山。

    粉笔敲黑板:库克山隶属南阿尔卑斯山脉,有三分之一终年被白雪覆盖。22座海拔3000米的山峰中,库克山是最高峰,海拔3754米,是大洋洲第二高峰,有“新西兰屋脊”之称。

    话说当地人酷爱户外,能走进去的绝不让你开车,Hooker Village Walking Track,这几公里的山路,风吹雨打就这么腿儿着去了。。。但作为来库克山国家公园必体验的短途步道。那就,跟着当地人,走起吧!

    当然,我只关心我要走多久?

    浪哥说,腿短的话,4个小时吧!

    我……

    我们进山的那天,真真的是“天有异象”:明明挂着万里无云的艳阳,却吹着六七级的大风,山间风口处可能都不止。我心里算着帐,腿短加上逆风,我估计得5小时吧……

    公园入口开始,就是一条道走到底的节奏,很多冰川融水汇成的冰河“奔腾”穿过山谷。水势加上回音,就像开了一大炮在前面冲锋陷阵。浪哥还一个劲儿科普给我,那里西侧是胡克大冰川,那里东边是塔斯曼大冰川。哪知他话一出口就被吹跑了,就看他在那里张大嘴巴演默片一样......

    整个步道基本有几个位置节点,也就是三座吊桥。走过第三座以后,沿着山路弯过山坡,再沿着路往下走,就可以到达库克山脚下的冰湖。

    当然,那几座吊桥,就是你们想的铁丝儿木板串起来的吊桥,风吹得摇啊摇的像外婆桥一样的……

    而脚底下就是哗哗流的碧绿色的冰河,一股清爽的寒气直逼脑门儿。

    走到山脚下的冰湖的时候,我已经抖成了筛子,忍着刺骨的寒风,我硬是在洋气的外国湖边搭了个藏式玛尼堆!?……大概我脑子里装了一桶水……

    原路返回途中,我看到短裤背心的洋妞儿奔跑而过,等我还未走到第二座桥,她继而反方向又跑过了我,等我走到公园入口的时候,她又开始第二圈了,还冲我们招招手,see you again!我的天哪,你们吃牛羊肉长大的都这样不怕冷吗……

    这还不是我在这山谷里见过最惊讶的事儿——也就半程左右吧,我老远就看见两个黑点从远处冰川上跟蜘蛛侠一样,等走进了刚好看见两口子从冰川上下来正在收凿子和绳索,年纪大概50岁左右,两个脸蛋通红。浪哥在那里捣鼓小黄人;他们跟我聊,爬上雪山和冰川看整个山谷简直棒呆了,他们爬到了那里(手指着大约半山腰处),然后因为天快黑了就下来了,说下次再来尝试登顶……我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眼前这白茫茫一大座悬崖又峭壁的货真可以爬?“你们真是不走寻常路。”两口子收好绳索开心地走了,我只能感慨,等我俩五十岁还能把这山谷腰不疼腿不酸的走完,我就老知足了……

    一阵风中凌乱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停车场,然后两个人竟然10分钟内就干掉了一只超市买来的大烤鸡……

    预订的酒店Hermitage就在公园旁边,原计划半夜起来拍库克山银河,但是整个晚上,狂风大作!小木屋的房顶都担心会飞掉!第二天一早,我还在睡,就听见浪哥激动地拖我起来,说外头日出是金色的!

    普卡基湖

    驶进库克山景区前,就能遥遥地望见那一汪碧蓝色的湖水——普卡基湖,这是由库克山冰川融水形成的堰塞湖。舒适的水温和丰富的矿物质让这里的鱼类肉质紧实,当然又是有很多三文鱼咯~~~

    这大概是大自然里最正的蒂芙尼蓝!

    我们绕过人群,从大石块上一路摸到了湖边,于是玩起了打水漂。

    普卡基湖有个美誉——“蓝色牛奶湖”。这让我想到在亚丁山顶上的牛奶海,一开始并不知道为何都要把如此碧色的湖水跟白色的牛奶联系起来,大约冰川水独有的蒂芙尼蓝是当地人语言无法形容的,于是憋了辣么久只能解释为“向湖里倒了牛奶一样的颜色”。

    而当我们第二日再次来到普卡基湖时:阳光透过云层,半阴半晴,湖边摄影团齐齐整整的一排,不知道在等候什么魔幻时刻。

    特卡波湖

    讲真,当初就是特卡波湖大片大片的鲁冰花勾引我来的新西兰。

    然鹅,鲁冰花的花期也就在春天,我们在特卡波湖周围心心念念地寻找鲁冰花的痕迹,偶尔还顽强开着的那一串儿,被我们当宝贝一样的拍啊拍......

    特卡波小镇为了维护这片“星空自然保护区”,要求镇上居民夜晚拉窗帘后才能开灯,就连小镇上的路灯也都是低着头,只照脚下。

    附近的约翰山,是新西兰的太空研究基地,被誉为世界四大最佳观星胜地之一,是世界天文学家公认的观察银河系及宇宙的最佳地点;山顶上的天文望远镜是重要的科研设备。在山顶上可以眺望特卡波小镇以及特卡波湖。

    最热门的好牧羊人教堂,就在特卡波湖边,但是——它真的没有照片看着那么大,甚至还比不上皇后镇那个街区上的教堂大。但作为湖边的唯一建筑,常常被当成银河前景而出现在各大宣传片里,所以出名得不得了。自然吸引了无数,请注意,是无数的游客,半夜起来去蹲点拍照,周围都是中国人……以及零星的日本人。我们只能感叹,东亚的夜空是多么的寂寞!

    可惜我们遭遇到了阴天。半夜起来发现乌云密布,湖边扛枪的大叔们个个摇头惋惜。

    其实这一路我们看了很多次亮亮的银河和南十字星。新西兰的夜晚只要晴朗,银河肉眼可见!只是作为著名景点,打卡失败,还是有一丢丢的遗憾!

    4月的特卡波湖,整个镇子上的树叶都开始飘落,地上还有拳头大的红蘑菇,街角好多野生的苹果树,熟透的果子还真掉下来好多,亲测真好吃!

    当地很多人家都种松树,掉下来的松果就是家里壁炉的引燃料,晚上下雨,房东老爷爷家一簸箕的大松果被我玩壁炉都用光了......浪哥当即就说,下次回乡下,灶里添柴归你管!

    基督城

    聊起基督城,不得不说2011年那次大地震。因为,那次地震,毁掉了著名的基督城大教堂。教堂现在已经被保护起来并进行着漫长的修葺,但是因为年代久远,损毁严重,现代材料很难再复刻出经典。

    基督城地处环太平洋地震带,这里时常会经历地震的殇,却依然被称为花园城市。积极乐观的心态也让基督城人民不断战胜困难。

    虽然回来大半年了,这次历时18天的旅行想起来却还是像昨天。

    这次旅行竟然也扩充了我们人生的更多可能性!

    冥冥之中我们与新西兰的缘分,才刚开始……

    让我们相约盛开鲁冰花的特卡波湖!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浪李个浪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目的地推荐

    • 旅游攻略

    • 旅游度假

    • 国际城市酒店

    • 国内城市酒店

    • 火车票搜索

    • 机票搜索

    • 快速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