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在LP国外圈早就很火的布朗族寨子,如今什么样?

182

摘要:

在西双版纳,有一个地方叫做“西定”。从勐海县城到西定乡的大巴车,一天只有两趟。但就是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早在2012年的《Lonely Planet》上,就已经成为了西双版纳旅行必去的地方之一。 西定乡海拔很高,盘山公路曲曲折折,一直蜿蜒向上。当时下了车的时候,凉飕飕的空气冷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

在西双版纳,有一个地方叫做“西定”。从勐海县城到西定乡的大巴车,一天只有两趟。但就是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早在2012年的《Lonely Planet》上,就已经成为了西双版纳旅行必去的地方之一。

西定乡海拔很高,盘山公路曲曲折折,一直蜿蜒向上。当时下了车的时候,凉飕飕的空气冷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路边的石碑立于1989年,我看着上面“西定”二字,觉得这个地名很美,并且很自然地联想到李志那首叫“定西”的歌: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一直在走

走过了人性背后,和白云苍狗

总以为答案会出现在下一个车站

随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能明白

有点悲伤哈?也不怪我,因为这个地方,太宁静,太偏远,初见时让人产生萧条之感。

这里只有一条街,四周都是绿茫茫的植被,远处的雾大片大片地飘荡着。我猜想,如果用上帝视角向下看,这条街,应该很像老天爷随便在绿林里甩下的一条小绳子。

(西定的傍晚)

这条短短的街上没有几户人家,最“豪华”的建筑是军队的房子,晚上住在旅馆里,会听到军队唱“团结就是力量”的声音,寂静的夜里,简直响彻云霄。

不过,如果碰到星期四,一切都不一样了。当地的布朗族、傣族、哈尼族人会来到街上赶集,骑来赶集的摩托车密密匝匝在街道两边排成两排,寂静的街道突然间变得热闹非凡。

(周四集市)

因为与缅甸接壤,集市上会有缅甸的边民过来卖东西,我们碰到两位缅甸的大姐,穿戴与当地人无异,语言也想通,她们卖的是土布挎包、刺绣包,还有哈尼族头饰,价格从几十到千元不等。如果你能赶上周四来到这,可以到集市上淘一些这样的货品,会是很有意思的事。

(吃米线的哈尼族小朋友)

西定乡的街道上,除了一些杂货小店,数量最多的竟然是旅馆。那么多旅馆开给谁来住呢?答案是,游客。

因为西定乡有一个布朗族古寨,它如今已是声名在外,每年吸引着许多人到那里探险,其中包括大量外国人,这个地方,就是章朗。

从西定乡到章朗,大概还有13公里的路程,如果是自驾游的话就很好办,开车一会就能到。但是如果想乘公共交通工具,那就别想了,没有公交车,没有摩的,只能包车——单程100元。

对于习惯徒步的我来说,这么点路来回200块交通费实在不值当,于是果断选择了步行。

不论多么牛逼的导航软件,在这样的荒郊野岭都是发挥失常的。我们跟着导航走近路,结果去的时候翻了两个山头一个山谷,跨越了村庄、茶山、甘蔗地、溪流、包谷地,最后才抵达章朗村。

(嗯,就是这样翻山越岭走的)

因为游览了不少类似的寨子,章朗,这个布朗族聚居的古寨,从建筑和风景上来讲,并没有让我觉得惊艳——干栏式建筑、寺庙、寨心,这些元素与傣族并无差别。

(寨心)

(寺庙)

(歇脚亭与大脑袋大象)

倒是那些当地的布朗族人吸引了我。在茶树间忙碌的母女、在乡间小路上放牛的大婶、抱着弟弟的小女孩,在寺院前光脚骑自行车的小和尚们——或许,他们才是章朗独特的魅力所在。

(采茶)

(放牛)

(领娃娃)

还有不得不提到章朗寨的竜林(西双版纳地区每个村寨都有这样一片环绕村庄的神圣树林,称为竜林),如果你去了,一定要去逛一逛。

(竜林)

这片主要由橡胶树组成的树林覆盖了整片山头,一条石头阶梯笔直地通往最高处的佛寺。竜林静谧,清凉,树叶间鸟儿此起彼伏地鸣唱。走累了,中途有亭子可以歇脚。

(竜林)

在最顶上的一个亭子里休息时,我们突然间听到一声厚重而又清脆的钟声,抬头一看,竟是一只其貌不扬的风铃。那风铃声明亮而悠长,在风中回荡了很久,这几乎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风铃声,想要再听一次,但等了很久它也没有再次响起。

山顶的寺庙据说常有对外的灵修课程,不过我们去的时候寺庙里一个人也没有,只看到佛塔上云彩急速流动,清风宜人。

那天从章朗回西定,我们依然没能搭到车,一路走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的微信运动步数是42616步,下着雨又找不到地方吃饭,我差不多走成了一个废妞 (;´д`)ゞ。

(我生无所恋的背影)

据说,每年的10—11月份是西定最美的时候,“西定云海”是当地的一大美景,再顺带去章朗也是很合适的时机。如果有机会,你也去看看吧~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迈南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