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也许不是文艺人生打卡第一站,但至少是必去一站

      这里也许不是文艺人生打卡第一站,但至少是必去一站

      21

      摘要:

      对于文艺青年来说,西藏总是至高无上的,这里是开启文艺人生的打卡第一站,至少是必去的一站。 彼时我还在唱片公司任职,新人小P定位为“摇滚气质女生”,需要打造特质标签,我们为其制定了自驾采风音乐计划,目的地就是西藏。作为老板的张靓颖为我们添置了崭新红色牧马人,配套设备若干(包括酒精炉、工兵铲、防水手电

      对于文艺青年来说,西藏总是至高无上的,这里是开启文艺人生的打卡第一站,至少是必去的一站。

      彼时我还在唱片公司任职,新人小P定位为“摇滚气质女生”,需要打造特质标签,我们为其制定了自驾采风音乐计划,目的地就是西藏。作为老板的张靓颖为我们添置了崭新红色牧马人,配套设备若干(包括酒精炉、工兵铲、防水手电等),还亲自去买了无数张CD(当时北京还有唱片店)供我们路上解闷,可谓无微不至。

      我们一行四人,除我跟小P外,还有F先生跟S小姐。F先生有丰富的藏区行车经验,对西藏的风土人情了如指掌,作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很喜欢现身说法讲故事,那些故事传奇得总是让我半信半疑。比如他说,第一次开车去友谊大草原(友谊为藏语音译),那里还是一片完全没被汉化的地方,当车开到海拔4600米的草原村庄时,全村的藏民皆盛装迎接,少女以满身银饰的最高礼遇献出哈达,F先生不解茫然之时,村庄唯一会说汉语的活佛道:“三百年前,就有先人预测,此时会有汉人降临,命令其戎装迎接不得怠慢。”F先生受宠若惊地把酒言欢,在篝火旁与藏民共舞,村长还要将美丽藏族姑娘许配给他。若不是成都有家室,F先生也就从了。

      S小姐就斯文得多,在上海著名杂志社当编辑,这次负责拍照,皮肤白皙的她对未知旅程充满了忐忑,最担心的是藏区喝不到星巴克。我们如师徒四人开始西行之旅,出发前F先生要我一定备足药品,藏区条件差,红景天、氧气罐、退烧药绝对不能少,并叮嘱一定要买些避孕套。我惊讶地问:“难道藏区还能有艳遇吗?”小P问:“难不成遇到施暴者,将套套递给他,以保性命?”S小姐猛嘬了一大口星巴克望着F 。F吸了口烟,若有所思的说,以我丰富的藏区经验,遇到暴雨时避孕套可以装下一部笔记本电脑,用来防水。遇到手指受伤,可以套在手指上,保护伤口,用处多多,可谓万能。

      我们西行的路线从北京开始,途径内蒙-宁夏-甘肃-青海-四川,直到西藏。一路除妖打怪风雨阳光就不细说了(能写本书),单独说说藏区感受吧。顺便推荐专辑《emiliana torrini》,它不爆裂、不煽情,平淡温软。

      首先是风光,相机随便拍拍都是明信片。但越天然的地方就会越远离现代文明,比如如厕问题,在藏区你如果看见藏民蹲在草丛间,藏袍如裙摆一转一蹲,那是他们在方便,所有厕所皆天然。在相对汉化好一些的区域,会出现土坯厕所,两个门且不分男女,里面的坑是相通的统一开间,完全没有安全感。在玛尼干果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分男女的厕所,十米远就刺鼻难耐,我跟小P说“深呼吸,憋住,快去!”小 P说这是她有生以来上过最快的一次,稍有迟缓恐怕会氨气中毒。而最夸张的厕所是在悬崖上用木板钉的,疾风呼啸吱吱作响,以左右脚下的两块木板承载生命完成如厕。风很凉,已风干。

      如果是爱干净的人,慎入藏区。坦率地说进入藏区后就再没洗过澡,甚至洗脸都是问题。水是藏民从山下背上来的,每天就那么一桶水要一家人用,除了饮用做饭外,剩余的够刷牙就很庆幸了。靠纸巾梳子来缓解刺痒的头皮,但依旧不能阻止变成油头。

      说到美食更是绝迹。糌粑、牦牛肉是这里的主打也基本是全部。糌粑是藏民用黑黑的手指揉捏而成,没什么味道,至于牦牛肉全是生肉风干,入口像是吃皮鞋一般,在嘴里反复咀嚼靠唾液腐蚀。淳朴的一家之主松江措,看我们吃不习惯,带我们去厨房搜罗,找到半封落满灰尘的挂面和三分之一瓶将要过期的老干妈,用只能烧到八十多度的水煮挂面,拌着辣酱,哇~ 简直人间美味。

      一家之主松江措

      日复一日的风干生牛肉

      我们住的友谊大草原,海拔4600米,住在当地人家里,家里唯一的电器是灯泡,靠一台太阳能发电机供电,他们三个每人一个笔记本电脑以自带的“扫雷、纸牌”打发时间,我抱着吉他坐在屋外的木头堆上,眺望远方,每天都在唱“我多想回到家乡,回到她的身旁” 他们说我的背影看上去,很忧郁。

      友谊大草原

      我们住的当地人家

      在这个远离现代文明的地方,没有电子产品,没有星巴克,但每天都没有离开音乐,太阳落山生起篝火,大家围在篝火旁唱歌,F先生提议让松江措唱一首歌,他很害羞,但还是唱了,听不懂藏语歌词,想必是和离别祝福有关,松江措唱完后,一串晶莹的泪珠从小p眼眶滚落下来,只有篝火啪啪作响,他像父亲一样抱了抱小p,眼里也有些光在涌动。那些日子里,他们说我把中国近二十年流行过的歌唱尽了。从国语到粤语,从许冠杰到周杰伦。

      当地人每天喂牛,挤牛奶,捡牛粪,烧牛粪供暖,其余时间都用来念经,每一天就这么往复着,在生命面前他们更看中信仰,在信仰面前他们修的是来世,一路上会遇到很多,磕长头的人,他们以身体的长度,缩短着布达拉宫的距离,一生只做这一件事。

      我们把所有能留下的包括药,洗发水,长袖棉T都留在了那里,我送给松江措的儿子普巴一个魔方,希望他将来可以来城市看看。走的那天普巴骑着摩托带来一位汉人姑娘,我很惊讶地问那姑娘“你认识他?”,姑娘笑笑说“不认识啊”,我说“那你敢跟他坐摩托上来,你不怕他是坏人吗?”姑娘平淡的说“你看他的眼神那么干净,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我们开车见到了高速路,又见到“成都”两个字的时候我们欢呼了,吃了六斤黄喉火锅创了纪录,S小姐又喝到了日盼夜念的星巴克,小P住进了凯宾斯基,F先生急着跟家人团聚,忽然把我拉到一旁小声的说,“药都留下了?”我说“对啊,啥都没剩了”F一拍大腿“套套!”。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三喵流浪记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本周推荐

      这里也许不是文艺人生打卡第一站,但至少是必去一站

      了解这里也许不是文艺人生打卡第一站,但至少是必去一站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