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的风景却是最难的路,这个方向去色达你可走过

      最美的风景却是最难的路,这个方向去色达你可走过

      299

      摘要:

      这是几年前去藏区时写的一篇日记,其中有一站是色达,但我们走的是青海方向,走一条很少有人走过的去色达之路。 早上起来写游记,而布咖在被窝里念经,这几天每到客栈他头件事就是念经,但昨天到的太晚了了,就同我一些睡了,我说他偷懒了,他说“我在心里念啦”。 今天走的是一条GPS都没有的山路,是甘肃的班玛县到

      这是几年前去藏区时写的一篇日记,其中有一站是色达,但我们走的是青海方向,走一条很少有人走过的去色达之路。

      早上起来写游记,而布咖在被窝里念经,这几天每到客栈他头件事就是念经,但昨天到的太晚了了,就同我一些睡了,我说他偷懒了,他说“我在心里念啦”。

      今天走的是一条GPS都没有的山路,是甘肃的班玛县到四川的色达县,一条很多地图上都没有的土路。出县城不远进入了山路,完全是土路,完全是沿峡谷向上盘旋行进。小曹说这种路是专供“霸道”使用的,也就是所说的“有路就有丰田车”选择。确实感到了车的性能不错,也只有这种车我们才敢选择走这条路,否则还会回到阿坝县去绕行G317线,不过那就太远了。

      路遇一些赶场的牧民,他们说前面的山很高,他们是要到山的另一面去。我们给小孩一些小面包,拍了几张照片就开始盘旋上山,海拔表是显示越来越高,最后到山顶显示5180米,不知道是否准确。

      我们下车拍了几张照片开始下坡,中间路遇一位骑行者,他说是北京人,是从青海开始骑行的,昨天从色达过来,这是第二次穿越海拔5000米的高山了,他今天要到班玛住。这一刻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高海拔的大山,他是怎么骑上去的?一定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是怎样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世界啊,后来我们走过的路程觉得他更不可思议。我们问他是否需要什么,他说“不需要,都有”。挥挥手他继续向上攀登,他的目标也是神山圣湖‘年保玉则’。

      风景越来越好看了,天空的白云在不断的变换,山下的帐篷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明显耀眼,我们下车拍摄等待阳光,这时为美景所惑已经忘了海拔近5000米的的高原了。

      拍风景拍牛羊也不断的拍草原上的牧民。道路虽然很难走,但能看到这样风景很值啊。这里应该很少有人来,特别是一般游客是到不了的,除了当地人我们独享了它的美丽。

      但道路是越来越难走了,到了色达境内开始修路,要换成水泥路面,过两年来这路就要好多了,可现在却不成,全部翻开分段铺设,成了烂路加险路。中国到处都是一样的就是修路不管走路的,我们走的小心翼翼。晓夫说这路比西藏的还要难,看来最难走的路段我们在进藏之前已经走过了。

      我们是沿一条河流不断的蜿蜒蛇行,但最后还是走错了路,等布咖发现我们已经多走路35公里,进入到壤塘进内。忙向回走,我同布咖开玩笑,互相埋怨着对方的错误指路。

      我还是责备自己的大意,看地图时忽视了距离感,没有太重视途中的转折点。这条路根本没有任何的路标也很少见到行人与村庄。色达的路是拐向一座很普通桥梁的,再向里面拐则看见了标志性的公安检查站,林业检查站和商店饭店。心里责怪,你就不能外边也立一块标志,或许这里通行的都是本地人,都用不着吧。好家伙我们多跑了近70公里,这破路耽搁要超过两小时。

      我心里开始着急,原来以为只要3-4小时的路程,现在已经跑了5个多小时了。我开始担心走在G317线的迷路他们了,原以为我们要早到,现在看来不能了,我们还要走一个半小时才成。这里没有任何的手机信号,无法联络,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是否顺畅。而我们的路也越来越不好走了,有的路段不得不等待铲车、压路机临时修整,赶路要紧了我们也没有心情再下车拍照了。

      又翻阅了一座近5000米的高山,离色达也是越来越近,开始下坡都是急转弯的盘山路,终于发现有手机的信号了,我的手机立刻响成一团了,都是提醒短息、微信的。迷路的未接电话已经一串了。赶紧电话过去,他们已经过了佛学院,正要向色达的县城走,我要他们原地等我们,我们是从西面过来的要穿过县城再去佛学院的。

      到县城布咖要去买件衣服,他的喇嘛服装已经破了。这里有很多专门卖喇嘛、觉姆服装的商店,他挑好一件要求付钱时我给他付账了,他推迟一下,我说以前东西都是大伙集体花钱,这件衣服是我自己买的送你。他则说:“太多了、太多了,你们给的太多了”。他一直对我不拜佛不能理解并耿耿于怀,说拜佛的人死后才能入天堂,但又一再说“我们两个是好朋友啊”。

      走在去往佛学院的路上我突然有些激动,没有想到这么快我就又来这里,是什么召唤我又是什么吸引我对这里梦绕魂牵?不为信仰,是为那些信仰的人们!

      在快到佛学院时远远见到迷路的车,我们终于第二次汇合了,但大伙高兴不起来,因为迷路的高原反应加重了,有了轻微的发烧。进入佛学院就开始堵车,很难行进了。迷路觉得不太好,立刻打车去县城的医院了。我们则缓慢到达了上次住过的喇荣宾馆。布咖的一个居士弟子帮我们定好房间,这里现在住宿人是非常多的,不提前预定是住不下的,不仅这里就是山下甚至县城里面也是要满员的,外来拜佛和游客太多了。

      晚餐就在宾馆的餐厅,要了宫保鸡丁、肉丝青椒等,但都是素菜,这里是严禁饮酒、抽烟和食肉的。给迷路打电话,他说到医院正在打针,情况不太好,肺内有感染的迹象,医生不允许他继续在高海拔地区,建议他返回。他说明天还是返回成都吧,这里海拔太高,是危险的。我们的情绪低落了,在这里要分手了。真是太遗憾了。但人的身体是不能逞能的,这几天已经听说有位儿子带老父亲来旅游结果父亲高反突然病故,儿子嚎啕中不知如何同家里人交代,还有夫妻一起来结果丈夫高反妻子啼哭连夜送丈夫去成都医治,真是太可怕了。

      人生收拾东西,要赶到县城医院同迷路汇合,我则留下他的佳能5D-2和莱卡70-180R镜头。他又给了我们一些氧气和水,然后急忙去医院了,就此我们分开了。川、藏、青行摄的队伍只剩下晓夫、小曹和我三个人了。但我们目前的身体都很好,这么大运动量的行进和拍摄都没有什么不适,只是比较累,但休息一些也就好了。我们还是充满信心。继续前行,直到终点。

      我认识的几位影友也在我们住的宾馆了,他们是提前两天到的。晚上过去同他们聊天,这两天一直得到他们在景点、线路甚至是住宿方面的提醒和指点,非常的感谢。影友到一起话题很多,也没有陌生的感觉。只是时间晚了,又太累了,不舍中分别,他们明天就要返回成都了。而我们的西藏行行程还不到三分之一。

      路漫漫还很长很远很艰难啊!318线传来坏消息,大面积的坍塌,死伤十几个人。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书影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美的风景却是最难的路,这个方向去色达你可走过

      了解最美的风景却是最难的路,这个方向去色达你可走过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