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年味:这里的年俗,与乡戏为伴

6243

摘要:

在七、八十年代的小时候,记忆最深刻、最幸福的事,是在河北唐山的老家,春节的正月里能看出大戏。那时的演出,只是当地的文艺队,没有大腕名角,唱的也很普通,但在电视还不普及的年代,过年能看出戏,已是相当奢侈的事儿。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有演出,和大人们步行数十里,到别的村也要追着去看。 那时,谁家有台黑白电视机都是土豪,所以把所有过年的娱乐,都寄托在能看场电影,看出乡戏,不管能不能听得懂,图的是个热闹,人多,

在七、八十年代的小时候,记忆最深刻、最幸福的事,是在河北唐山的老家,春节的正月里能看出大戏。那时的演出,只是当地的文艺队,没有大腕名角,唱的也很普通,但在电视还不普及的年代,过年能看出戏,已是相当奢侈的事儿。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有演出,和大人们步行数十里,到别的村也要追着去看。

那时,谁家有台黑白电视机都是土豪,所以把所有过年的娱乐,都寄托在能看场电影,看出乡戏,不管能不能听得懂,图的是个热闹,人多,那时的观众,形容人山人海,一点不过。

后来长大,生活开始变好,有了自行车,摩托车,拖拉机,电动车,老百姓家家户户有了电视机,过年的大戏依然在村中露天搭台开唱,看的人逐渐少了许多,观众由左邻右舍村变成了本村人,交通工具的便捷,却使人们减少了远途追逐看戏的热情。

这样的看戏场面,画面越来越少。

如今,电视、网络全面走入家庭和生活,吃肉都不香了,过年扭秧歌,唱大戏,随着时代的变迁,渐渐淡出舞台,看戏的本村人,已经几乎全为老年人,年轻人看戏的交通工具大多已换成了汽车。于年轻人来说,他们只看周杰伦的流行歌曲,连多年热衷追逐的春晚都没了乐趣,他们更喜欢手中随时拿着手机,刷刷群里的红包,看看网上的八卦娱乐。乡戏带给年的味道,只有在一些老年人中,像过年吃过的一道菜中的调料,没有了每年习惯听的曲味,这个年在他们心中似乎就像少了味道。

这时候乡戏舞台下的观众,变成了这个样子。

走街串村演出的,是从辽宁盘锦远道而来河北演出的一家戏班子,演职人员加起来,一共25人,演出剧目为河北流行的评剧。他们一人身兼多职,有的既是演员,又是幕后的工作人员,一天三场演出,也是相当辛苦。

原以为这样的一个下乡的班子,在如此条件艰苦的环境中演出,水平不会太高,但我确实有点低估了,为了感受传统戏曲的魅力,寻找儿时过年的感觉,我们开着车,路回老家,专程在寒风中看完了全戏,感觉演出水平相当专业。

看他们的化妆,看他们的服装,看他们演出中的一招一术,一个眼神,一个亮相,恍惚有了在大剧院里看戏的感觉,演的也是相当精彩。

他们演出团里人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反而爱听戏的越来越少了,活儿接的越来越少,几十个演职人员要吃饭,团要生存下去,所以即使偏远的农村有需要,他们也会不怕舟车劳顿。

戏曲团租住在当地一村中的农户家中,买菜吃饭都是自己来,所有演职人员住着集体宿舍。这是舞台上幕后的工作人员,简陋的后台,哪里都冒风,在河北北部的一山区中演出,冬天的正月里有零下十多度,也是相当的寒冷,琴师要戴着手套伴奏。

年龄最小的演员,也只有19岁,却有几年的唱功。

从来没走进过她们的后台,是看多了电视上舞台的光鲜,在我想像中,他们没有明星大腕的待遇,至少条件非常讲究,我想像他们的化妆应该是有专业人士来帮着的,而恰恰相反,每天三场的演出,每个人的妆容和穿衣全是自己独立完成。

化妆间里,几个演员挤在一间狭小的屋子内,道具、衣服、化妆盒等物品,堆满屋子的每个角落。几张简易的木板,几个凳子搭在一起,就是床。生活,对于他们来说,远没有台上那么风光。

一场演出要2个多小时,要提前一个小时来为自己定妆。上午9点-11点多,卸妆、吃饭,下午1点继续上妆,白天上、下午演出。为了节约成本、人力,一个人在台上同时要跑几个角色来演。晚上唱歌舞,还是原班人马,一人身兼数职。感慨他们生活的漂泊和不容易。

狭窄的后台,昏暗的灯光,满是道具的空间,传说中古老的道具箱是这个样子的。

吃点苦,受点累,他们说是他们的本职,最无奈的,是演到最后,观众的越来越少。最尴尬的,演出到最后,他们发现台下的观众有时剩的竟没有他们演职人员多。可他们说自己的职业道德,要求他们即使台下没有一个观众,也要不折不扣地把戏唱好唱到最后。

25个人一台戏,台上唱的是传统,台下,留守的,是一代人关于过去的留恋与回忆。

近年,这些乡戏演出也越来越少了,由过去的每年殾能看几天,到现在只是偶尔的某年才会有,我们还是真心希望那些精彩的乡戏——留下来,你别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淡雅如菊2016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

西安攻略懒人包
1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