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婺源浙岭:一秒游两国,独享彩绘画

      婺源浙岭:一秒游两国,独享彩绘画

      769

      摘要:

      春天来了,婺源的油菜花,如铺上金黄的绒毯;吸引全国各地游客奔涌而来,甚至人满为患。而婺源另一免费景点--浙岭,这里,游客不多,既可以“一秒游两国,一脚跨两界”,又能独享彩绘的视野。 摄影/詹爱玉 浙源古道,一碗茶的温暖 浙岭,江西婺源县北乡和安徽休宁县西乡的交界处,南起西坑,北至漳前,全长15华里;是婺源北乡人外出屯溪,乘船东去苏沪杭的必经之路。春秋时期,浙岭是吴国与楚国的分界地,清代婺源书法家詹奎所书—“吴楚分源”。站在分界处,一秒穿越春秋两国,一脚跨吴楚双界,是否有帝皇的豪迈呢? 摄影/琦玲 “盘踞徽饶三百里,平分吴楚两源头。”岭,吴楚划确之地,又是钱塘水系与鄱阳湖水系的分水岭;在“一脚跨两国”之岭,流传着“一碗茶”的温暖故事。 摄影/琦玲 1000多年前五代时期,一位老妪,丈夫姓方,人称方婆,丈夫走后,她独自一人搬至山高岭陡的浙岭。岭头的一间古驿亭,成了行人挑夫歇脚小憩与遮风避雨之地。方婆煮水泡茶,在寒冬里,用慈母般的双手,给过往人们送上一碗热茶,这何等温暖;在夏日,替来一杯凉爽的茶水,有着山风的清凉;在春天,端上一碗温茶,柔和的如沐春风…… 站到浙岭,前方,山峦叠嶂,群山魏然;一转身,恍惚中,仿佛看到方婆忙禄的端茶送水的身影…… 摄影/詹爱玉 时间在茶香里飘走多少年,年迈的方婆一刻没有离开这挚爱的茶亭。方婆去世后,人们把她葬于浙岭。为怀念方婆,不论从南还是北上浙岭的人们,都要从溪中捡一鹅卵石送给方婆,以表感恩致德,日积月累,方婆墓堆成了方婆冢,又称“堆婆冢”。方婆成为婺源民间推崇至善至美的精神象征,影响教化着一代又一代婺源人。 摄影/琦玲 而今,通往浙岭,新修了新的水泥路,车可以直接开到山顶,方便了交通。从古道漳前走出去而成香港富商汪松亮,与夫人顾亦珍出巨资修路,成为像“方婆”一样善行的人。 徽州,自古流传着“要么读书考官,要么外出经商。汪松亮12岁那年,在姐夫的带领下,穿草鞋,走进大上海“学生意”,沿街卖香烟,摆地摊;创办了南华毛巾厂,制衣厂,而后到香港。致富后,汪松亮与徽商一脉相承,回报家乡,兴办社会慈善事业。他们夫妇不仅修建浙岭公路,还有捐款建漳前小学,海阳中学科技大楼,休宁人民医院住院大楼等,为家乡的发展倾注了心血。公路旁修建了“松珍亭”,“吴楚同仰”表达了休宁与婺源人民对他们的敬仰之情。 摄影/詹爱玉 远山近岭,一幅画的精美 从脚岭村从通往浙岭的路,一弯又弯弯,弯弯不同景,路向上,景渐移。五龙山逶迤而来,彩云飘忽而去。岭对面,重龙山岭山峦叠障;南边,凤凰山,凤凰飞舞;西边,高湖山云雾绕缭。三面上围成的如太师椅,脚岭村就稳当当躺在太师椅里。 摄影/詹爱玉 车行驶浙岭的途中,我们被窗外的景色迷住,可山路十八弯,车可不是想停就能停的,司机善解人意,“不急,不急,等会停车”,选择一个较好交会的地方停车,让我们下车一饱眼福。 摄影/詹爱玉 俯望村庄,两旁高山环绕,田野如一幅彩绘的油彩画卷,展示在峡谷中。是哪位画家?任凭天马行空的思维,驰骋在广袤的山川。是谁的画笔?以远山为背景,用白色的墙,黑色的瓦为主调,与地面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色相组合,绘制成线条柔美、主题突出的梦里老家巨幅画卷?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春天来了,婺源的油菜花,如铺上金黄的绒毯;吸引全国各地游客奔涌而来,甚至人满为患。而婺源另一免费景点--浙岭,这里,游客不多,既可以“一秒游两国,一脚跨两界”,又能独享彩绘的视野。

      摄影/詹爱玉

      浙源古道,一碗茶的温暖

      浙岭,江西婺源县北乡和安徽休宁县西乡的交界处,南起西坑,北至漳前,全长15华里;是婺源北乡人外出屯溪,乘船东去苏沪杭的必经之路。春秋时期,浙岭是吴国与楚国的分界地,清代婺源书法家詹奎所书—“吴楚分源”。站在分界处,一秒穿越春秋两国,一脚跨吴楚双界,是否有帝皇的豪迈呢?

      摄影/琦玲

      “盘踞徽饶三百里,平分吴楚两源头。”岭,吴楚划确之地,又是钱塘水系与鄱阳湖水系的分水岭;在“一脚跨两国”之岭,流传着“一碗茶”的温暖故事。

      摄影/琦玲

      1000多年前五代时期,一位老妪,丈夫姓方,人称方婆,丈夫走后,她独自一人搬至山高岭陡的浙岭。岭头的一间古驿亭,成了行人挑夫歇脚小憩与遮风避雨之地。方婆煮水泡茶,在寒冬里,用慈母般的双手,给过往人们送上一碗热茶,这何等温暖;在夏日,替来一杯凉爽的茶水,有着山风的清凉;在春天,端上一碗温茶,柔和的如沐春风……

      站到浙岭,前方,山峦叠嶂,群山魏然;一转身,恍惚中,仿佛看到方婆忙禄的端茶送水的身影……

      摄影/詹爱玉

      时间在茶香里飘走多少年,年迈的方婆一刻没有离开这挚爱的茶亭。方婆去世后,人们把她葬于浙岭。为怀念方婆,不论从南还是北上浙岭的人们,都要从溪中捡一鹅卵石送给方婆,以表感恩致德,日积月累,方婆墓堆成了方婆冢,又称“堆婆冢”。方婆成为婺源民间推崇至善至美的精神象征,影响教化着一代又一代婺源人。

      摄影/琦玲

      而今,通往浙岭,新修了新的水泥路,车可以直接开到山顶,方便了交通。从古道漳前走出去而成香港富商汪松亮,与夫人顾亦珍出巨资修路,成为像“方婆”一样善行的人。

      徽州,自古流传着“要么读书考官,要么外出经商。汪松亮12岁那年,在姐夫的带领下,穿草鞋,走进大上海“学生意”,沿街卖香烟,摆地摊;创办了南华毛巾厂,制衣厂,而后到香港。致富后,汪松亮与徽商一脉相承,回报家乡,兴办社会慈善事业。他们夫妇不仅修建浙岭公路,还有捐款建漳前小学,海阳中学科技大楼,休宁人民医院住院大楼等,为家乡的发展倾注了心血。公路旁修建了“松珍亭”,“吴楚同仰”表达了休宁与婺源人民对他们的敬仰之情。

      摄影/詹爱玉

      远山近岭,一幅画的精美

      从脚岭村从通往浙岭的路,一弯又弯弯,弯弯不同景,路向上,景渐移。五龙山逶迤而来,彩云飘忽而去。岭对面,重龙山岭山峦叠障;南边,凤凰山,凤凰飞舞;西边,高湖山云雾绕缭。三面上围成的如太师椅,脚岭村就稳当当躺在太师椅里。

      摄影/詹爱玉

      车行驶浙岭的途中,我们被窗外的景色迷住,可山路十八弯,车可不是想停就能停的,司机善解人意,“不急,不急,等会停车”,选择一个较好交会的地方停车,让我们下车一饱眼福。

      摄影/詹爱玉

      俯望村庄,两旁高山环绕,田野如一幅彩绘的油彩画卷,展示在峡谷中。是哪位画家?任凭天马行空的思维,驰骋在广袤的山川。是谁的画笔?以远山为背景,用白色的墙,黑色的瓦为主调,与地面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色相组合,绘制成线条柔美、主题突出的梦里老家巨幅画卷?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詹爱玉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本周推荐

      婺源浙岭:一秒游两国,独享彩绘画

      了解婺源浙岭:一秒游两国,独享彩绘画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