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把樱花做成套餐,请你吃一口春天的浪漫

71

摘要:

今年冬天的雪,让温哥华人对雪哥华的冷另有体会;今年初春的雨,让Vancouver成为了Raincouver。但这雪这雨,依然挡不住春之足迹,春分刚过,早樱在我城次第争艳,配合Vancouver Cherry Blossom Festival的活动,除了踏青赏樱之外,艾力斯觉得把樱花入馔也是非常浪

今年冬天的雪,让温哥华人对雪哥华的冷另有体会;今年初春的雨,让Vancouver成为了Raincouver。但这雪这雨,依然挡不住春之足迹,春分刚过,早樱在我城次第争艳,配合Vancouver Cherry Blossom Festival的活动,除了踏青赏樱之外,艾力斯觉得把樱花入馔也是非常浪漫又怡情的美事。

摄影: Johnny Liu

温哥华香格里拉酒店(Shangri-La Hotel Vancouver)餐厅MARKETby Jean-Georges开业之初,本是由纽约米其林三星名厨Jean-Georges Vongerichten远来加持及钦定餐单,但由本地行政总厨演绎之后,亦不免带有个人风格。现时餐厅总厨Ken Nakano是第二代日裔移民,虽在加国土生土长和受正规西餐烹调训练,但从小受母亲薰陶,情系日本文化,故每年春樱绽放之际,都会特别设计和樱花有关又或是采用日本食材来炮制的Sakura Tasting Menu。而这只在四月初至四月底供应的樱花套餐,也是艾力斯每年都来会捧场的,不为什么,只为想把那春樱花开花落的美感和浪漫一并吃下肚。

樱花套餐一共有五道菜,而且餐厅亦特别调配了三款相关的鸡尾酒作为餐前开胃酒,艾力斯和闺密分别点叫了Sakura Sour和Sake 75。Sake 75口感鲜爽,气泡清酒加了香茅味的日式烧酎,再添Bombay Sapphire East杜松子酒,苦精有Mount Fufi Bitters及White Peach Bitters二式,无论味道和酒色都有如一杯rosé。

Sakura Sour

Sakura Sour

Sakura Sour品来虽然酒精度高,但口味甚得我心,纯米清酒Junmai Nama Nigori Sake、泡过樱花的拔兰地酒及日本梅酒的三重奏,因为加了Strawberry Mah Kwan Bitters苦精和荔枝汁而呈丰盈果味,初入口的微甜和下咽时的微苦成为有趣的对比。

扇贝刺身南瓜天妇罗Yesso scallop sashimi

用扇贝殻盛载的Yesso scallop sashimi份量有如一口amuse bouche,那是扇贝刺身加南瓜天妇罗配大根幼丝的日本风,扇贝鲜甜,自是当然,不过大根丝和南瓜天妇罗都没有让人很惊艳。

龙虾茶碗蒸(lobster chawanmushi)

第二道菜的龙虾茶碗蒸(lobster chawanmushi)虽是貌不惊人, 好味道却让你留下深深烙印。和中式蒸蛋很不同,因为蛋水比例有别,这道茶碗蒸于绵柔细滑中还带少许稠靱感,称之为egg custard可能更贴切。蒸蛋中混入柴鱼高汤和味醂等,每一口都是甜香滑,其中的龙虾肉、红萝蔔和秀珍菇旨在增加蒸蛋的口感变化,当然,缀于其上的一小撮加国东岸鲟龙鱼Atlantic sturgeon的淡緑色鱼子酱Acadian Gold Caviar,让茶碗蒸的身价倍升,也揭示了Sakura Tasting Menu选材名贵的宗旨。

鹅肝丼(foie gras donburi)

第三道菜鹅肝丼(foie gras donburi),是把鹅肝这法国名贵食材来个日式配搭的妙着,效果比诸法式煎鹅肝配小饼brioche的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嫩煎鹅肝是传统西菜做法,然而鹅肝下是日本越光短梗米煮成的寿司饭,绵糯而有米香,上面还洒上甜中带咸近似鳗鱼汁的酱汁及紫菜脆条。咬一口外脆内软的鹅肝,和着饭粒和酱汁,鹅肝内那丰腴又buttery的汁液爆破而出,并全然被饭粒接收,咸甜交集之余又有白饭来平衡鹅肝的腻感。除有紫菜添脆,更有片片黑松露提香,统一和谐地把何谓细緻矜贵充份体现。

日本烧酎及柚子汁yuzu shochu granite

作为清口的yuzu shochu granite,裹面加了日本烧酎及柚子汁,虽然清清甜甜,然而烧酎酒精度甚高,艾力斯可不敢全部吃完,意思意思好了。闺蜜酒量比艾力斯好,只见她把冰粒咬得格吱格吱地响。

和牛wagyu beef teriyaki

和牛当然也是日本高级食材,wagyu beef teriyaki以pan fried轻煎至medium rare,内中的肉色尚带稍红,是品尝牛味的最佳生熟度。以薯茸和大韭制成的炸丸子croquette酥脆热烫,爆炒鲜冬菇及和牛原汁亦有配味功能。

抹茶白巧克慕丝matcha white chocolate ‘Kit Kat’

日本人赏樱花之余更爱在樱花树下来一场花宴,因而花见便当、花见糰子及和菓子都是赏花时最常见的吃食。总厨Chef Ken的日本糕点都是向母亲学的,这味外层抹茶味内藏白巧克慕丝的matcha white chocolate ‘Kit Kat’,因为抹茶层又薄又脆而被总厨戏称之为Kit Kat,配搭Lillooet honey lemon ice cream、两三粒咬下去软身嚼起来带靱的mochi及食用花卉。石竹花被抽湿至半干后口感有点像干果脯,而且甜度浓缩,和鲜樱花的辛中带甘两相对照。

这一顿樱花宴,精緻细腻,用料矜贵而且份量刚刚好,不会让人撑得饱饱的失诸过度,也不会像吃份子料理一样让人饿着,身心的满足感都是百份百。

从MARKET by Jean-Georges所在的三楼望向下面长街,West Georgia Street道旁的树木纷纷抽出了细嫩的叶芽儿,没错,春天在空气裹弥漫着呢。

本文由飞猪 沧**年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今晚,就住在辛巴的家
3

本周推荐

叮!你的年货清单请查收……
58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