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来人往中我只为你一人停留

      人来人往中我只为你一人停留

      731

      摘要:

      松山机场 松山机场 上海 到 台北 直线距离不过684.7公里,直飞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因为隔了个 台湾 海峡,就山水重重。心心念念这么久的地方,出了机场的那一刹那,我竟然会有一丝不安。对,是不安。或许是因为含有的情怀太多,或许是因为想象中的太美好,那种惴惴不安的思绪在刚刚抵达的时候全部都涌现了出来

      松山机场

      松山机场

      上海 到 台北 直线距离不过684.7公里,直飞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因为隔了个 台湾 海峡,就山水重重。心心念念这么久的地方,出了机场的那一刹那,我竟然会有一丝不安。对,是不安。

      或许是因为含有的情怀太多,或许是因为想象中的太美好,那种惴惴不安的思绪在刚刚抵达的时候全部都涌现了出来。

      宁夏夜市

      台北 入了夜,灯光没有 香港 上海 广州 那么强,路上来来往往的除了机车大部分都是黄色的出租。寻常的街道两旁早已闭门不营业了,但只要一进入夜市的街区,一切就像变了模样。那里灯火通明、游人如织,商铺都开到很晚。

      宁夏夜市

      台湾 夜市是 台湾 草根饮食文化的荟萃地,这里基本是每个游客来之后的必修课。

      初见 宁夏 夜市,来不及过马路就要拍下这里的招牌。拍照时或许是我们一行人声音太大,惊扰了照片中的女士。她原本低着头看手上的东西,就在我看下快门的时候抬头看向了这边。

      再看这张照片总有一种给她打卡游客照的感觉。可是旅途漫漫,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甚至不知道她是 台湾 人还是和我一样是游客。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宁夏 夜市因地处“ 宁夏 路”而得名。走在这条街上,莫名的总想起“ 宁夏 ”的调子,虽然这里和真正的宁夏 相距几千公里,这里也绝不是歌中唱着的“宁静的夏天”。

      这个夜市不算大,一条主路,左中右三条不算长的摊位。每一家都挨的很密,秩序却很好,我们来的匆忙也没有做什么太多的攻略,纯属喜恶判断。有排队的地方一定头凑上去看一眼,无法判断的时候还不忘问一句,这个是什么,味道怎么样。

      宁夏夜市

      看到那么大的椰青无论如何也走不动路。

      三四年前在 三亚 ,一只椰青4元,漫长而炎热的夏天,抱着胖胖的椰子,一根吸管边走边喝,蹦蹦跳跳。

      咸咸拍下这张照片,拉起我就走。

      “你看看你,眼睛都看直了!我们先去找好吃的好伐!”

      “哦~”其实,我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台湾 的小吃绝对少不了炸、烤、卤。

      成堆串好的肉串放在那里,喜欢吃什么自己挑。

      “晚上不能吃炸的,会长胖,走”

      “哎呀,这个都没人排队,走”

      “先拍照,再买吃的,走”

      。。。

      啊啊啊,你大爷!内心要咆哮了,我不管,来夜市不买买买吃吃吃,我到底来干什么的!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终于!在我的抗争下,去买了烤串。味道是真的不错,不过某人也只给我买了几串,并且自己吃了一半!

      对于我这种见到美食就两眼放光的状态,我相信每一个吃货都能懂。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卤味卤味我爱卤味。

      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躁动不安了,排队排了很久,一直在商量吃这个吃那个。

      但或许是对这个的期望有点高吧,所以真正吃到嘴里的那一刹那,说的也只是“不过如此啊”

      “这的鸭舌绝对没有周黑鸭的好吃。”

      “我赞成。”

      “哈哈哈哈,我们是两个挑剔的吃货。”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每个摊位小小的车上都大大小小挂满了这样的广告牌。一眼望过去我确实找不到重点,每个都想吃又不知道该点什么。一起来的两位男性小伙伴早已两腿一插的坐在街边的小凳上等着老板端上来卤肉饭。

      一只瓷碗,米饭铺底,上面放上两根青菜,半颗卤蛋,最后舀满一大勺的卤肉浇上去,夜色里这一碗饭看着格外诱人。

      我和咸咸没有吃只听说可能是偏南方口味,甜口,适合 上海 杭州 人的口味。但这就苦了北方的小伙伴,一脸嫌弃的和我说“竟然有甜的荤菜!这怎么能吃的下去!”

      我这个 南京 人自然是体会不到这句话里的愤慨了,笑一笑继续去找好吃的。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人来人往中我只为你一人停留。

      我们一起出行了很多次,算来算去她真的是我最合拍的旅行搭档。很多人都说,两个人适不适合,一起出去旅游一次就知道了。这条定律不仅仅适用于情侣也适用于朋友。

      咸咸总说她要酷一点。

      “你是黄长直有刘海的萌妹子,我就要黑卷中分,做个酷girl。“

      好吧好吧,

      我负责软萌你负责酷,我负责笑你负责闹。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海边城市总会很多海鲜,这里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不是沿 海城 市的孩子,对海鲜的渴望是一直都有的,所以每次到了海滨城市,一定不能错过这样的美味。但是,现烤的生蚝,鲜嫩的大虾,还有多汁的各种鱼类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咸咸把我拉走了!

      宁夏夜市

      台湾 的文字还是以竖版为主,就 连平 时阅读的书也是这样的。

      因为从小奶奶教我写字的时候就是教的繁体字,所以在这边阅读起来完全没有压力,一点都不会有不习惯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很亲切。

      宁夏夜市

      买了吃的,咬一口再拍张照。

      身后是夜市的电玩区,不论男女,大人还是小孩,一个小小的板凳,坐在上面就开始玩起来。我这么些年对游戏就没有任何的热爱,也着实接受不了游戏带来的乐趣。

      宁夏夜市

      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晚间11点,夜市里的人骤减,不少摊位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我们说走吧,临出夜市街口的时候看见一家卖蚵仔煎的店,我戳戳咸咸

      “我们去买一份 ke zai jian 吧“

      ”什么 ke zai jian ,这明明是 wo a jian “ 咸咸嫌弃的看着我对我说。我被她一脸正经的反驳给镇住了,不禁怀疑起这么多年我是不是真的都读错了。

      进店之后我当然是不敢开口的,谁料她也有点心虚,两个不说话面面相觑的人好不尴尬,店员夜市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最后虽然买到了,可是却是手指着点的单。

      过了几天忘记是同行的谁提起了这个,我才证实了我读的并没有问题。

      ”你看吧,普通话就是这么说的,你那是台语啦,偶像剧看多了吧!“

      话出去便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一条小巷等车来。

      是的,等一辆打着远光灯的车来,就好似背后打起了聚光灯。这条并不算明亮的小巷里,周围都是民宅,这个时间怕是都要准备睡去。 台北 的夜太安静了,没有鸣笛没有人语声没有摩托的轰轰声,除了我们,似乎连人也没有。

      宁夏夜市

      宁夏夜市

      回去房间里,怎样也要拍一张这个让我们纠结半天的蚵仔煎。

      酱汁很多,蚵仔煎很Q,但是口味很一般,酸甜的口感并不惊艳。我们有些大失所望,随便吃两口卸了妆便睡进了 台北 的夜里

      台北街头,走在岁月的痕迹里

      “你说去 台北 到底应该看什么,是有着众多藏品的故宫博物馆还是不得不打卡的 台北 101,又或者是人声鼎沸的西门町。”

      “除了没时间去的台大和建中,我最想的大概是走街窜巷,就像在 香港 一样。”

      终于要真正的走进这座城市了。虽然前一晚我便以踏足了这篇土地,这个在我的脑海中存在多年的地方,这个在苏有朋的口中文字中不断提及的城市。我其实并不知道每个来 台湾 的人都抱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许是为了这里的小吃,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文,又或许是和我一样带着一份对偶像的情怀所来。我不知道他人,只知自己,一个出发的理由。

      我是 南京 人,从 南京 飞来 台北 。后面几天的身处下来,我隐隐感觉这两座隔了海峡的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血脉也是相连着的。又或许说,我是 南京 人,所以撇开所有个人的情感来说, 台北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到了另一个家乡,一个我熟悉且亲切的地方。

      台北

      台北

      台北 的老城。我其实很不习惯这样空旷的街道,出门的时候已过了上午的九点,上班的人们和上学的孩子早已各司其为,街边的商铺还没到营业的时间,路两旁的车规规矩矩的停在四四方方的格子里。

      “不是一直都说 台北 是整个 台湾 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人异常的少。”

      “或许是大家都在工作学习吧。”

      “那上了年纪的长者呢?”

      。。。。。。

      并没有人回答我这个奇怪的问题。在大陆生活的久了,总是觉得熙熙攘攘才是城市的常态。我也时常9点过后才出门,但绝少时候能碰见这么空旷的街道,就算没有年轻人,长者也少不了。

      台北

      台湾 的古早味。很多年前就时常听到这三个字,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有两年这个词大火,那个时候赴台旅游的游客异常的多。我终于知道了,这是记忆中的味道的意思。如今的 台湾 街头多能看到这几个字,但你绝不用担心只是这几个字烂大街了。因为但凡敢挂上这几个字的店铺也多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一代传一代,开在这并不繁华的大街上。这是 台湾 人才知道的美味,我们误打误撞的走过,却也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路过。

      台北

      台北

      不是周日没有朝拜。就是这样一座教堂建在这条 老街 上也并没有一丝突兀。

      台北

      “左左,站着别动,回头。”

      乖乖回头照下了在白天 台北 街头的第一张相片。归来很久整理照片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半身入镜的飞飞。

      关于飞飞,这是我后半程非常棒的伙伴。他是 四川 人在 东北 念书,初见的时候我竟没有听出来他的川普,偶尔冒着的一两句 东北 话让我以为他真的是 大连 人。他是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笑起来很腼腆。他非常的贴心,虽然比我小但全程很照顾我,帮我拎箱子背相机拍照,没有男朋友的姑娘可以考虑一下哦。

      台北

      台北

      台北

      归来了有些时日,我其实已经有些记不清这是什么地方了,只记得这是在 台北 老城一个左拐八绕的箱子里的庙。没有进去看一看,庙前有一个不算大的广场,当地人说,这里一过中午11点,便会被大大小小的商家所霸占,这里的味道才是真正的从前的味道。

      陆陆续续的有些年轻人经过,但也只是经过,没有人停留半秒。我们没有等到11点,没有看到商家支起遮阳伞撑开桌子的场景,不再停留了, 台北 的街头还有太多没有走过。

      台北

      台北

      从那个不大的寺庙院子里出来后,门外的一排都是吃食店。开门的不多,但每家店前都摆放着老式的长条板凳。大人带着小孩就这样坐着,要一碗旧日的味道一口一口吃的尽兴。 台北 早已是夏天的滋味,男孩子多是短袖短裤,女孩子也早已穿上了美腻的裙子。我突然就想到了很多从前看过的照片,八九十年代的 台北 就像如今在我眼前摊开的画面一样,机车、小店、吃冰的少年和传统的味道。

      关于 台湾 ,十多年前的偶像剧我着实看的不多,可是二十年前的台语乐坛的流行曲却听了不少。

      台北

      台北

      “这是 台北 老城的第一座天桥,左右各有一个国小,可见从前它的繁荣程度”

      同行的 台湾 朋友介绍着。

      等红灯的间隙大家纷纷举起相机拍下这座由岁月痕迹的天桥。如今出门我总说手机可以丢相机却无论如何不能丢。其实并非是有多棒的摄影功底,纯粹是想记录一些东西,一些我走过的见过的美景,就像现在一般。

      台北

      台北

      红色的骑楼老房子。骑楼是早些年流行于闽南粤琼一带的, 台湾 因为和 福建 也只是一海峡之隔,自然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相同之处。私以为骑楼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建筑,晴时躲避阳光,雨时躲避风雨。上午十点多的 台北 阳光格外的强烈,这个时节正值 台湾 的梅雨季,空气中往往都是潮腻的滋味。于是我们说,去骑楼里躲一躲阳光吧。走进骑楼,被一阵香味吸引,起先只是看看,最终却变成了实际操作。

      台北

      我手上拿着的其实也是我们常见的泡芙,只不过这里装进了包装袋,印上了无比萌的表情。这样的包装就像是给它穿上了外衣,增加了颜值。如同我一般的姑娘呀,看到这个根本就走不动路,非得买上几个尝一下不可。

      我是自小就不爱吃奶油、巧克力一类的东西,我总说我是投错了胎,大概原本是想成为一个酷酷的男生却一不小心成了软萌的妹子。

      小心翼翼的捧起这盒,拍张照又毫不留念的放下走人。

      台北

      平安龟,平安归。

      印象中 日本 京东的古称就是平安京。没有去考证这个名字的来历是否和 日本 有关,只是任凭自己高兴,以谐音做解释。

      自己亲手DIY,也就是做了平安京和寿桃。

      馅料外层是花生,内里包裹芝麻。我是实打实的 江南 姑娘,暂居 苏州 几载,对于这样一类的糕饼自然是心头满满的欢喜。原本想着做出后带回家给家人品尝,奈何保质期只有3天,只好满足自己的胃了。

      台北

      台北

      先煮花生酱,再趁热和花生粉混合,不停搅拌,搅至软硬适中。这一切都是凭师傅的经验判断。

      “如果搅拌的偏硬了口感会不会差一些”

      “不会有这个可能的”师傅很坚定的告诉我

      “那您从事这行有多久了,楼下售卖的这么多都是你们纯手工的么?”

      “有十多年了,都是纯手工,机器拿捏不准,做出来的味道就不会是旧日的味道了。”

      坚持,或许是很多传统得以保留的原因。我在来 台湾 之前就一度认为这里的传统文化被保存的很好,而在某些事情上也确实如此。

      馅料做完就可以给我们了,分三等分,像包汤圆一般将芝麻馅裹进去,最后放入模具中。

      按平,左右敲一敲,馅饼在下,模具头用力敲在桌上的布上。右手用力,左右伸出接,三无下馅饼就可以掉出来,一只小小的平安京就诞生了。

      台北

      我做完该换咸咸了。咸咸虽然同我一般是正宗的 江南 姑娘,可在口味上却是与我差别挺大, 江南的尤其是 苏州 的糕点,她是向来没有什么兴趣的。做完了也只是看一看,最终都送给了别人。

      台北

      阳光大概是让我又爱又恨的事情。久雨未晴我就迫切的想要外出晒霉,真到了艳阳天,紫外线太强容易晒黑又是永远逃不开的话题。

      女人,永远是矛盾的个体。

      走在路上,有骑楼的地方我是一步也不愿意走在外面。上午11点,停在阳光里的机车被晒得滚烫,走进似乎还能闻见焦灼的气味,也不知道一会下班的人群该如何骑上它在大街小巷里觅食。

      台北

      台北

      台北

      红砖建造起来的骑楼没有刷上任何漆,就这样裸露在外面,古旧而又有味道。这条路不长,前后不足一百米,左手边是从前的商行和别人家的小院。上午时分大多闭门不开,我们都看中了这里,拍照的好地方。

      谁也不愿意等待,谁也不愿意有人入镜,一个个往前走,走到无论可走。当然,多人出门的好处大概是永远不用担心会没有相片。你往那一站,总会有数个相机对着你,好与坏,美与丑就那么真真实实的记录下来,变成了回忆。

      台北

      台北 老城里这样的小路着实太多,房屋很旧一眼就能望见年岁的痕迹。

      很早之前有个朋友, 香港 人, 美国 上学。从小生活的环境是钢筋水泥筑造起来的城市森林,大学以后她来来往往 台北 很多次,乐此不疲。

      除了我们因为共同的人外,我问她,何以让她这般留念这个城市。

      “因为这里的悠闲和慢,我喜欢这里的小巷,享受这里时常的人少”

      这大抵就是我现在的感受,我们的生活都太快了,人也太多了,周围的喧嚣时常让你静不下来,走在人潮汹涌的马路上也时常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台北

      毕业前夕,时常负能量爆棚,却很少说出来。很早就知道谁都没有义务去听你的抱怨去排解你的忧虑,我深知并以为意。

      而事实上,在这个关口很少有人能不彷徨。你会担心毕业之后过不上想要的生活,也会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毕业这个词,就成了一个不愿提及的词。

      可追根究底,事情的本身并没有那么难,难得是如何控制情绪,如何能不达到一个临界点就能自我排解。

      台北

      台湾 裸露在外的电线电缆很多,拍照时多多少少都能有它的身影。身边不伐有抱怨的声音,我却欣喜于它的入镜。就如同在 上海 的老胡 同里 ,如果没有这一根根支起来的黑色点线,就总会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无法说 台湾 这几年的发展如何,但至少这个老城还存在着过往的痕迹。

      我很喜欢这个场景,老式的房屋,垂下的树枝,绿叶和红花。

      台北

      台北

      这大概是一处还没有开始营业的餐厅。几乎所有姑娘都在这里打了卡,事实证明这里也是适合出人像小清新片子的。

      台北

      走到相对繁华的街道上,人车多了起来,临近中午,店铺也准备好开门做生意了。

      台湾 这点和 香港 还是有些像,店铺外都会支满了广告牌,只是这里没有 香港 密集而招摇。 台湾通行繁体字,这是我一直喜欢的文字。

      我时常说,如今我们所学的简体字,简化掉的是文化也是意味。

      就拿“爱”字而言。繁体字写做“愛”。

      差别不大,仅仅是少了中间的“心”,可是没有心的爱还能

      被称作爱吗。往大了说,我们古时的书籍资料多以繁体为主,现在的我们,是否还能毫无障碍的浏览。

      台北

      台北

      我一直相信生命并非偶然,相遇亦如是。

      南京 有827万人口, 苏州 有1062万人口,茫茫人海中我们可以相遇分开再相遇。有段时间很多人问我

      “你和咸咸是出去玩认识的么?怎么感觉你们关系那么好”

      “不是,我们是舍友、摄友,哦,还是好基友。“

      我时常开玩笑,我们是相互依偎的好基友,如果未来依然没有谈恋爱,彼此凑乎过一生吧

      本文由飞猪 余生温柔以待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人来人往中我只为你一人停留

      了解人来人往中我只为你一人停留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