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亮的塘栖雷迪森庄园酒店,画中房,画中的你,全都到了诗人笔下

      明亮的塘栖雷迪森庄园酒店,画中房,画中的你,全都到了诗人笔下

      241

      摘要:

      这个芒种,因一场诗会再次走进古镇塘栖。 塘岸近水,临水而栖。运河穿镇而过,带着乾隆六下江南时的繁盛,带着丰子恺坐船而来时的雅致,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千帆过尽的往事…… 悠悠数千年已载,迁客骚人游船而过,文人墨客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属文相告。我以芒种诗节之名款款入座,乘古船摇摇,游现世墙瓦,坐船看花行一程秒途。 运河穿古镇而过,留一片新城,负塘而栖,文以载道。青砖白瓦,岸芷汀兰;浮光掠影,静影沉璧。遥看塘栖古道,青苔装点灰墙,树影斑驳,如诗;躬身寻觅佳处,临风对酒当歌,锦鳞游泳,如画。 款款慢走,一路上的景,半途累的情,郁郁青青所不能及,墙瓦偏偏所不能倚,粼水漾漾所不能涤,宣纸点点所不能诉。独这古色古香中一隅新舍,巧然一瞥,恰到好处。 好的,都写上吧 晃动的水声,晃动的玻璃推门后面影子 明亮的雷迪森庄园,画中房,画中的你 在芒种这天 在诗人笔下写上这些,成了画 ——节选,怀生:《画》 雷迪森庄园与古镇相融,却又别出心裁,一眼可达,何须两瞥。运河孕万物,万物齐歌颂,而这一方庄园却像是其较为心仪的时代凯歌,谁能想到百年粮仓也能供人休憩落脚?恰落在这博物馆之间。 雷迪森庄园酒店便是如此不一般的存在,集聚运河流域的千般文化,一座名副其实的古镇主题文化酒店,由百年粮仓改建而来,散发着馥郁芳香,在运河的码头顾盼生辉,欢迎远道而来的迁客。 倘若说塘栖古镇蹴就我来此一游,那雷迪森庄园脚边这别样花海更予人一番小镇居民般的闲情逸致,看百花闻沁香,这就是所谓生活。 绝非舒婷笔下攀援的凌霄花,而这里的株株凌霄根部是一层层肥沃的土壤,是城市花艺所不能比拟的天然土壤,也是快节奏所不能享受的原生态生活。如果可以,我一定不会按捺自己采摘尝食的心,生活的味道本应如此。 食在塘栖,枇杷下市,杨梅上桌,藕折了腰,南瓜已老,青梅糖水,眯道蛮好。 食至雅兴,酒过三巡,本醺醺然准备入寝。门开,观寝,酒醒。要么说塘栖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新城,高科技藏身于原木,味道不变却体验更佳,这大概就是雷迪森庄园成为文人墨客不二之选的原因所在吧,宿在山水,缅与情怀。 家具陈旧而沥新,散发着沉淀依旧的香气,绝非繁多的混合物,简单的来自百年前的味道,醉人。 屏风的窗格中规中矩,俨然藏匿住了后方陷地式的浴缸。浸水,撒花,香槟美酒,热意舒缓,还能撷得窗外疏影婆娑,岸边烟火人家,好不惬意。 胡琴琵琶与羌笛柔情绵绵,钢琴提琴与喷泉更是双享受,不足二十方的露台不以为奇,但其外满镇的风情与夜里摇曳生资的音乐喷泉总使我止步忘返,也许几千年前,丰子恺等墨客文人也是在“雷迪森庄园”对酒当歌,快意人生的吧。 夜深,人静,水流,风吹,人寐,好眠; 晨醒,鸟语,花香,梅青,点甜,再会。 若你我有缘,可否在塘栖相遇 在雷迪森庄园,把酒言欢

      这个芒种,因一场诗会再次走进古镇塘栖。

      塘岸近水,临水而栖。运河穿镇而过,带着乾隆六下江南时的繁盛,带着丰子恺坐船而来时的雅致,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千帆过尽的往事……

      悠悠数千年已载,迁客骚人游船而过,文人墨客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属文相告。我以芒种诗节之名款款入座,乘古船摇摇,游现世墙瓦,坐船看花行一程秒途。

      运河穿古镇而过,留一片新城,负塘而栖,文以载道。青砖白瓦,岸芷汀兰;浮光掠影,静影沉璧。遥看塘栖古道,青苔装点灰墙,树影斑驳,如诗;躬身寻觅佳处,临风对酒当歌,锦鳞游泳,如画。

      款款慢走,一路上的景,半途累的情,郁郁青青所不能及,墙瓦偏偏所不能倚,粼水漾漾所不能涤,宣纸点点所不能诉。独这古色古香中一隅新舍,巧然一瞥,恰到好处。

      好的,都写上吧

      晃动的水声,晃动的玻璃推门后面影子

      明亮的雷迪森庄园,画中房,画中的你

      在芒种这天

      在诗人笔下写上这些,成了画

      ——节选,怀生:《画》

      雷迪森庄园与古镇相融,却又别出心裁,一眼可达,何须两瞥。运河孕万物,万物齐歌颂,而这一方庄园却像是其较为心仪的时代凯歌,谁能想到百年粮仓也能供人休憩落脚?恰落在这博物馆之间。

      雷迪森庄园酒店便是如此不一般的存在,集聚运河流域的千般文化,一座名副其实的古镇主题文化酒店,由百年粮仓改建而来,散发着馥郁芳香,在运河的码头顾盼生辉,欢迎远道而来的迁客。

      倘若说塘栖古镇蹴就我来此一游,那雷迪森庄园脚边这别样花海更予人一番小镇居民般的闲情逸致,看百花闻沁香,这就是所谓生活。

      绝非舒婷笔下攀援的凌霄花,而这里的株株凌霄根部是一层层肥沃的土壤,是城市花艺所不能比拟的天然土壤,也是快节奏所不能享受的原生态生活。如果可以,我一定不会按捺自己采摘尝食的心,生活的味道本应如此。

      食在塘栖,枇杷下市,杨梅上桌,藕折了腰,南瓜已老,青梅糖水,眯道蛮好。

      食至雅兴,酒过三巡,本醺醺然准备入寝。门开,观寝,酒醒。要么说塘栖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新城,高科技藏身于原木,味道不变却体验更佳,这大概就是雷迪森庄园成为文人墨客不二之选的原因所在吧,宿在山水,缅与情怀。

      家具陈旧而沥新,散发着沉淀依旧的香气,绝非繁多的混合物,简单的来自百年前的味道,醉人。

      屏风的窗格中规中矩,俨然藏匿住了后方陷地式的浴缸。浸水,撒花,香槟美酒,热意舒缓,还能撷得窗外疏影婆娑,岸边烟火人家,好不惬意。

      胡琴琵琶与羌笛柔情绵绵,钢琴提琴与喷泉更是双享受,不足二十方的露台不以为奇,但其外满镇的风情与夜里摇曳生资的音乐喷泉总使我止步忘返,也许几千年前,丰子恺等墨客文人也是在“雷迪森庄园”对酒当歌,快意人生的吧。

      夜深,人静,水流,风吹,人寐,好眠;

      晨醒,鸟语,花香,梅青,点甜,再会。

      若你我有缘,可否在塘栖相遇

      在雷迪森庄园,把酒言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椿姑娘在路上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明亮的塘栖雷迪森庄园酒店,画中房,画中的你,全都到了诗人笔下

      了解明亮的塘栖雷迪森庄园酒店,画中房,画中的你,全都到了诗人笔下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