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也纳是一个怎样的城市?请这里了解一下

      维也纳是一个怎样的城市?请这里了解一下

      7836

      摘要:

      维也纳,是古老的皇家名城,也是现代的艺术名城;是音乐之都,也是建筑之都。 我在维也纳的那几天,回想起来,简单而丰富。 为什么简单?如果不够高雅,不懂歌剧不听交响乐不看画展不逛博物馆,好像就只剩建筑了! 丰富在哪里?光是建筑,就足够解读啦! 初到维也纳,其实有些不愉快的。 从捷克的CK小镇前往奥地利

      • 出发时间2018-04-04
      • 人均费用¥9500
      • 旅行天数8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维也纳,是古老的皇家名城,也是现代的艺术名城;是音乐之都,也是建筑之都。

      我在维也纳的那几天,回想起来,简单而丰富。

      为什么简单?如果不够高雅,不懂歌剧不听交响乐不看画展不逛博物馆,好像就只剩建筑了!

      丰富在哪里?光是建筑,就足够解读啦!

      初到维也纳,其实有些不愉快的。

      从捷克的CK小镇前往奥地利,出发前一天才发现并没有直达的公共交通,虽然地图上看起来已近边境,但无论火车还是大巴都必须中转,甚至还要折回布拉格,非常的费时费力。

      还好,有Shuttle Bus,在网上付了一半车费的定金,收到注明来酒店接送时间的确认邮件,三个小时车程就能到维也纳,总共八百捷克克朗。当然,去萨尔茨堡或哈镇,也可选择这家拼车公司。

      火车西站旁边的地铁站。自助购票机上买了张市区公共交通48小时通票(可使用于地铁、轻轨、有轨电车和公交车),不想信用卡已扣21.9欧,却迟迟吐不出券来,向路人求助,确认过操作无误之后,他带我到服务台,本希望工作人员直接补一张给我,却只能填表申请原路退款。

      出了地铁,拉着行李箱走了十来分钟,找到上午在车上预订的某品牌连锁酒店,然而已满房,给安排换到另一个分店。一时之间,不禁觉得,是不是这个城市不欢迎我呢?!

      不情愿也只好再折腾。距离不算远,大堂前台排队等候了一阵,终于办完入住手续,结果是走廊尽头最靠里的一间,我对此很忌讳,又费了一番功夫换房。然后休息了许久,直到傍晚才出门。

      维也纳地处东西欧交界中心,其主要景点聚集在内城,尤其是像一枚戒指一样围绕内城的环形大道两旁,也就是老城区。维也纳老城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大部分地面至今仍由小石块铺成。内城向外城依次展开,四方延伸和扩散,内环城线与外环城线之间是密集的商业区和住宅区。

      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游客来说,不多不少适合用两到三天来游览维也纳,重点放在领略欧洲古典建筑之美和感受人文艺术气息上。我对参观展览和雕塑的兴致不高,在我看来,维也纳的街景比各种博物馆、画廊内部更值得流连。

      环城大道宽达50米,2路有轨电车穿行其间,巡游观光马车蹬蹬而过,我却倾向于步行。

      酒店附近坐地铁到环城大道西北角的罗斯福广场,自此一路暴走(如上图):1、沃蒂夫教堂(Votive Church);2、市政厅;3、国会大厦;4、玛丽娅·特蕾莎广场(Maria Theresien platz);5、英雄广场;6、霍夫堡(Hofburg);7、国家歌剧院;8、城堡花园;9、卡尔教堂(St Charles' Church);10、金色大厅;11、维也纳音乐厅。由于夜色已晚,未能转完一个大圈,在城市公园站上了地铁,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跑得比较广,也比较散(如上图):1、轻轨至多瑙岛;2、公交至联合国城;3、地铁至美泉宫;4、地铁至百水公寓;5、步行至城市公园;6、步行至美景宫;7、地铁至内城商业街,结束史蒂芬大教堂(St. Stephen's Cathedral)、黑死病纪念柱、圣彼得教堂(St. Peter's Basilica Church)的行程后,直接从格拉本(Graben)大街走回酒店。

      漫步在维也纳干干净净的街头,那些巴洛克式、哥特式、罗马式、文艺复兴式、洛可可式建筑,典雅又宏伟大气,基本上杏仁奶白色、米黄色,或点缀着些淡绿、淡红,整洁舒适,不同角度观赏有不同意境,也不曾有任何纷乱的感觉。晚上,一些地标亮起璀璨的灯光,或金碧辉煌,或流光溢彩,或富丽堂皇,竟然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时尚感。

      谈起维也纳,最强的标签应该是音乐和歌剧。

      奥地利产生了众多名扬世界的音乐家:海顿、莫扎特、舒伯特、约翰·施特劳斯父子等,还有出生德国但长期在奥地利生活的贝多芬等。

      已经将近150年的国家歌剧院和金色大厅,以及大约277年的城堡剧院是维也纳三大顶级演出剧院。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原皇家歌剧院),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开放后的首场演出就是莫扎特的歌剧《唐璜》。

      产自意大利的浅黄色大理石建成方形大楼,正面门楼有5个拱形大门和5个拱形窗户,还有5尊歌剧女神的青铜雕像。

      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因不少中国歌唱家在此开演唱会,而成为早年我印象里维也纳的象征。作为最具影响力的世界五大音乐厅之一,这里也是举世公认首屈一指的交响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常年演出地,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在这里举行。

      金色大厅外观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特别,外墙红、米黄、灰三色相间,三尊女神像支撑着正立面。

      维也纳音乐厅,与金色大厅、国家歌剧院毗连,也是维也纳交响乐的主要场地,相对没有那么出名。

      城堡剧院以德语话剧表演为主,能够在城堡剧院演出,是对演员艺术表现最高的肯定。城堡剧院也在二战期间遭到严重破坏,战后花了七年才得以修复。

      除了星罗棋布的音乐厅、歌剧院、话剧院,城市公园里的小约翰·斯特劳斯镀金铜像,城堡花园里的莫扎特纪念像,也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看上两眼。

      和国内公园多为老头老太太相反,城市公园满是当地学生,青少年野餐谈情,孩童嬉戏玩耍。公园一角“持小提琴的小金人”,一直都有人拍照留念,我想不单因为《蓝色多瑙河》誉满全球,更多人只是跟风,不然为何同一公园里的舒伯特等其他杰出音乐家雕像却很是冷清呢。

      为了一睹城堡花园里的莫扎特纪念像,我从国家歌剧院沿着内环路往回走,其实也不太值得特意去看。

      这段路,街边一排都是钢琴店,还顺道解决了晚餐,全素馅饼和红莓果汁还不错。

      不得不说,维也纳承载了太多历史。13世纪起,哈布斯堡(Habsburg)王朝开始了几百年的统治,使它一度发展为欧洲的文化和政治中心,直至20世纪初期,维也纳曾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及奥匈帝国的首都。

      众多的皇室人物里,最著名的是一代传奇茜茜公主,还有她的丈夫弗兰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皇帝,以及哈布斯堡家族唯一的女王玛丽娅·特蕾莎(Maria Theresia)。

      茜茜公主夫妇我就不多介绍了,讲讲强势女王玛丽娅·特蕾莎吧!她有一句经典名言:“让别人打仗吧,我们去结婚!”她执政40年,生育了16个子女,其中11个女儿有10个嫁与当时欧洲的其它国家联姻,因此可谓是“欧洲丈母娘”。

      正如连锁酒店两个相邻的分店以Sissi、Franz区分,正如我住的Sissi那家每间客房门口都挂有茜茜公主的照片(有的表情诡异),维也纳这座城市处处体现了皇室和宫廷文化。

      美泉宫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夏宫,宫殿几乎为皇室成员亲力亲为设计。年仅6岁的莫扎特,曾在此首次为女王玛丽娅·特蕾莎演奏钢琴;茜茜公主和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在此居住了很长时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出生和辞世也都在此。

      U4线地铁Schönbrunn站,跟着人流前进,到达美泉宫的大广场处。宫殿有将近1500间房,加上园林,整个面积达到200万平方米。花园也谨遵对称原则,中间是花圃,两边是迷宫,迷宫深处有动物园和植物园。宫殿后面有细沙平地,平地后面有海神喷泉,喷泉后面有草地山坡,山坡后面有凯旋门,门柱后面有咖啡厅。

      在美泉宫,我人生第二次被求合影,看来在一些欧洲学生眼里,东亚面孔还是稀奇。爬之字形土路登上山丘,草坡上或凯旋门下静坐,居高临下,俯瞰美泉宫全景,眺望维也纳城貌。

      霍夫堡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冬宫,19个庭院和2500个房间构成庞大宫殿群,拥有20多个世界级的收藏馆,堪称皇家文化珍藏欧洲之最。

      美景宫是哈布斯堡皇室成员欧根(Eugen)亲王的私邸,庭院里有喷泉、瀑布和许多的白石雕塑,如今是奥地利国家美术博物馆,收藏了大量奥地利画家的杰作。

      可以说,有哈布斯堡王朝,才有维也纳,不止皇家宫殿,维也纳方方面面都和皇室有关。

      奥地利国会大厦的三角檐上雕刻的是弗兰茨一世(Franz I)向17个民族颁发宪法的场景。作为奥地利国民议会联邦议会两院的所在地,大厦希腊神庙风格,前方的喷泉雕像是雅典娜女神。

      国会大厦让我想到奥地利的总理Sebastian Kurz,居然和我是同龄人。

      霍夫堡外部的英雄广场,伫立着两尊奥地利英雄骑马像,分别为因大败土耳其人功勋显赫的元帅欧根亲王和使拿破仑首次受挫的卡尔(Charles)大公。

      英雄广场对面,隔着内环路的另一处广场,以女王玛丽娅·特蕾莎命名,广场一边是艺术史博物馆,一边是自然史博物馆,这一带是欧洲最大的博物馆区。

      我在夜幕即将降临时来到这里,路灯渐起,各大场馆已经关门,玛丽娅·特蕾莎纪念碑下,乐队正在表演,两个围观的女孩突然上前,随着音乐尽兴恣意的舞动。

      维也纳的诸多教堂,也与哈布斯堡皇室密切相关。因为觉得教堂内部都差不多,我只进了最大的史蒂芬大教堂,但外观上它们各有特色。

      沃蒂夫教堂俗称还愿教堂,缘于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遇刺事件。为了“感谢天主解救陛下”,皇帝的弟弟(后来当了墨西哥皇帝)号召民众捐款,在遇刺地点兴建这座教堂,以示“爱国主义和帝国臣民忠于皇室的丰碑”。

      在寸土寸金的环城大道,沃蒂夫教堂独享一块宽阔绿地——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公园。在白色的阴郁天空和白色的满树樱花衬托下,白色的砂岩教堂更显肃穆圣洁。

      卡尔教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还愿教堂”,缘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六世(Karl Ⅵ)因黑死病祈愿。他宣布如果可怕的鼠疫能够停止,他就建造一座教堂,而当瘟疫一结束,他就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在教堂前方的卡尔广场,卡尔教堂罗马式椭圆形穹顶在大片水池上浮现倒影,如梦如幻。

      史蒂芬大教堂始于12世纪,屡经大火、战争的劫难和多次修建,外观也在变化,几种建筑风格奇特混合融为一体。目前仍是奥地利国家活动中大事的举办点。

      哈布斯堡家族的入葬习俗奇特,内脏与身躯分别葬在不同的地方。教堂地下墓室放置着72个哈布斯堡皇室成员的内脏。

      在这里,我第一次在现实中听到唱诗班的歌声,挺动人,也震撼。教堂门口帅气票贩子在发传单,一眼就认出我是中国人,不过我没有接受他热情地邀请,网上有写过是不明剧院的小型演出。

      圣彼得教堂是绿色的圆形拱顶和双塔,和史蒂芬大教堂不到千米,离“维也纳王府井”格拉本(Graben)大街很近。格拉本大街上大型的黑死病纪念柱,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下令建造的。

      可以看出,欧洲城市教堂往往在城市建筑中占优势地位。

      维也纳当年修建市政厅时,教会对非教堂建筑的高度有不得超过100米的严格规定,设计师巧妙地在98米的正塔塔尖加上一尊高3.4米的“市政厅铁人”,彰显了对旧势力的挑战。

      正塔两边各两个的侧塔高度不足其半,5座尖塔加上精致图形装饰着拱形窗棱和带有曲线的阳台,正面看去,维也纳市政厅显得层次十分鲜明。

      我自市政厅背后绕到前方广场和公园。只见临时搭起的棚屋周围,密密麻麻人头拥簇,应该是某个与酒有关的节庆或酒类商家搞的活动。

      他们人手一杯葡萄酒或啤酒,一半以上都盛装打扮,极具民族风情:男士戴着传统的毡帽,穿背带羊皮短裤或马裤,脚上一双及膝长袜,多为他们所喜欢的绿色;女士宽松的衬衣搭配高腰长裙,系一条紧身围腰。

      与布拉格“跳舞的房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维也纳也有扭曲不对称的建筑:犹太裔画家兼建筑师百水先生与市政府合作设计的百水公寓。

      地铁Rochusgasse站下车,再穿过几条街巷,映入眼帘五彩缤纷的色调足以让人驻足。这幢30多年的示范公寓,目前仍有市民正常居住,多为艺术家。

      墙面如同儿童随意涂抹了水彩,红、蓝、黄、紫、桔红,大块大块鲜艳的颜色拼在一起,高低不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而房顶上、晒台边、窗户里,还种着一棵棵的树和一丛丛的灌木。

      多瑙河流经维也纳市区,经过河道整改,老城旁边目前行船的河道称为新多瑙河,新城旁边民众休闲放松的水域称为老多瑙河。

      老多瑙河的大型人工岛多瑙岛,可能季节不对,散步、骑车的寥寥无几,享受日光浴、滑轮、划艇的更是一个都没看到。夏天应该不错,六月来的话,有免费的演唱会和音乐会。

      多瑙新城因维也纳联合国城国际感十足,这是联合国美国纽约、瑞士日内瓦之外的第三个所在地,没有特定导游带领无法入内,只能看到飘扬的各国旗帜。

      历经风风雨雨的维也纳,二战后经历了经济复苏和城市重建,在美世咨询(Mercer)的年度全球生活质量调查中,连续七年评为世界第一,维也纳人更是享有全世界品质最好的饮用水。

      走近维也纳,走近古典、传统,优雅又颇显庄重的“欧洲心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长车羊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维也纳是一个怎样的城市?请这里了解一下

      了解维也纳是一个怎样的城市?请这里了解一下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