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梦而行 穿越罗布泊

      为梦而行 穿越罗布泊

      218825

      摘要:

      朋友/同事 2015-09-12 15000 16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想去罗布泊,大概是受了灵异故事的蛊惑。关于罗布泊的传闻太多太多,每一个都是非去不可的理由。 罗布泊原本是一个湖,而不是现在的大戈壁,盐碱荒漠。 楼兰神秘消亡之前,罗布泊还曾有更宏大的文明。小河墓地,又被称为“一千口棺材的坟墓”,上下数层叠压的墓葬,胡杨木船型棺椁,夸张的男根与女阴生殖崇拜,还有沉睡了4000年的“罗布女王”。这片2002年才开始正式挖掘科考的墓地,被世界考古学界认为是中亚历史和考古上沙埋文明中最难解的千古之谜。 #楼兰遗址# #小河墓地# #罗布女王# 还有太阳墓,瓦石峡古城,海头古城......吸引了无数人深入罗布泊。 这片浩如烟海的湖泊最终干涸,一滴水未剩。上世纪80年代,美国学术杂志公布了一张罗布泊的卫星照片,图中的罗布泊酷似一只人耳,耳廓明显、耳垂完整,耳朵眼正指湖心。这个探测到高放射性元素的“地球之耳”,引发了一批科考潮。 #地球之耳# 然而,神秘事件层出不穷。 1949年,一架飞机在新疆失踪。10年后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却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植物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科考,意外失踪,搜救人员沿脚印追踪,却在脚印消的尽头一无所获。随后国家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了四次地毯式搜寻,规模浩大,直升机上阵,掘地三尺,据称是“罗布泊有几只兔子都数清了”,彭加木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疑似彭加木尸体#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偏离方向失踪,5天后发现尸体,头部朝着家乡上海的方向,死因不明。 …… 在一个适合喝酒谈天的天气里,听一个有故事的人一字一句地讲了很久很久,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直到眼皮打架,意识模糊,只记得嘴里嘟囔着。 “去,不去会死。” 【在路上】 一辆改装陆风X6,四个人,十六天,八千里路云和月,不破楼兰终不还。 在京城早高峰之前,我们早早踏上了西行的道路。 高速公路平坦而笔直,车里渐渐泛起困意。 进了内蒙古境内,大概是见我们太过松懈,小马哥给我们讲他之前在腾格里沙漠翻车的经历,听得人惊心动魄。 #队长 小马哥# 车下了高速,国道就接地气多了。路两边是东部沿海少见的大戈壁滩,白花花的盐壳上丛生着一团团沙棘跟红柳,铺装路面路况极差,车尾一屁股的烟。越往西走云彩越重,终于噼里啪啦下起雨来。出门时穿着短袖的连衣裙,现在却得披上厚毛毯御寒。 太阳在落下山头之前稍稍露了个脸,映红了漫天的云霞。我们把车开下路肩,冒着凛冽的寒风守候一场日落。 这一天是中秋。 深夜摸进县城,满是风尘。腌黄瓜,花生米,红油酿皮,铁锅焖面连锅上桌,锅里炖的羊肉飘来绵密的香气,挥之不去。我们和着清冷的月光大口喝酒,没有月饼,老板娘把中秋祭月的供果分给我们,说吃了沾沾福分。 早有耳闻额济纳的胡杨林,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朽。因此这一眼望去,金色的一片树林,或许已是三千年的岁月。 ‍ 来的早了几天,叶子还未黄透,站在树下不见落叶,然而西北的天蓝的十分干爽。 近几年一直炒作的“胡杨精神”,给胡杨林戴上了一顶过高的帽子。其实不过是很美的树林而已,又由于路途遥远不便观赏,而被神化。 还未到旺季,游人不多,可以借着暖暖的太阳在树下小憩一阵。 一路向西,左手边是祁连山脉。真的是雪山,山腰以上白皑皑的积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随后路过了阳关,“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一个因为一句诗留存到现在的小土墩。 读着余秋雨的《阳关雪》,看着沿路沙丘白雪覆头,不觉又添一层秋裤。 鸣沙山的驼铃叮当,弯弯一道月牙泉,奏响一曲大漠谣。 玉门关,春风不度玉门关,连羌笛的曲调也闻不到了。白月光下矮矮的一截汉长城,当年霍去病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英年早逝,为的便是这长城再西进一寸,再西进一尺。 #玉门关# #汉长城# 而当我们用眼光摩挲着莫高窟里流动的壁画时,才真正感觉来到了飞天的故乡。 【出发吧,仅凭爱与勇气】 #雅丹地貌# 车队在雅丹魔鬼城里滞留了四个小时。一个建在雅丹里的安检站,对着我们车顶的油桶直摇头。再过十几公里便是新疆,局势紧张,怎能让人如此暴力过关。 卸下油桶,放进车厢里,刺鼻的味道忍一忍。警察仍不放行。 “罗布泊保护区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吗?原路返回吧,不要想了。” 僵持的两方。 眼见警察越来越多,横竖是过不去了。 向导掐灭了烟,“我知道一条小路。” 于是又装上油桶,两百多斤的家伙一下一上,车里的两位壮汉也热的冒汗。车队开下路肩,风化的页岩锋利如刀片,需小心避让。碎石路的颠簸度还能吃得消。 手台里传来前方路况,“跟着头车的轮胎印前行,避开钉板。” 这下刺激多了,仿佛变身FBI,开着战车,在执行任务。 不一会儿,手机便没了信号。石子变成砂砾,继而是黄土。前车驶过,扬起的尘土久不飘散,10米以外一片灰黄。辨不清方向,往哪儿走都是路,往哪儿走都是死路。唯有缓缓跟着前人留下的车辙前行。 #车身上溅满泥灰# 车队进入一片野生的雅丹地貌,千奇百怪的土堆迎面而来,我们穿梭其中像走迷宫一样。从未想象过原来雅丹可以这么大。突然想起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里写过,曾与荷西进沙漠找化石误陷沼泽,她四下求救却被一群男人骚扰,慌乱中开车藏到一堆雅丹似的土堆后。这远比魔鬼城的雅丹漂亮多了,偶尔见得到一丛丛沙棘,再无活物。 因为耽搁了太久,扎营时天色已晚。撑起帐篷,摊开防潮垫,睡袋。打开营地灯,支起炉灶,热气腾腾的吃着火锅。我们还带着出发的朝气与活力,还想着享受下生活。海底捞的底料味道不错,午餐肉罐头也很香,腊味饭,酱油太阳蛋,都显得那么可口诱人……就差点音乐了。牧马人的李大哥打开音响,我们听《蓝莲花》,听《私奔》,听到起了困意。 #扎营安寨# #煎鸡蛋 腊味饭 土豆炖羊排# 第二日清早,领略到沙漠的低温了,缩在帐篷里一层层给自己套上所有御寒的衣服。 收拾好行李出发,听闻今天开始要走沙地了,队长小马哥给他的轮胎放气,降低胎压,防止陷车。 我们一车四人,补给又多,严重超载。X6马力不猛,队长出发前曾说:“我相信,以我的经验,以陆风的实力,我们,一定会陷车。” 果不其然,刚冲第一个沙丘,车子做了减速运动,稳稳停在斜上坡上不动了。小马哥再踩油门,陆风在沙地里挠了几下,半个轱辘都陷在坑里,巍然不动。还好有兄弟车帮忙拖拽,几个汉子帮忙推车,才救出来。 #推车# 陷车次数多了,也都见怪不怪,就跟城市里过红绿灯一样平常。重复着机械的推车——拖车——挖沙的活动。 四下已无风景可看,一望无际的黄沙。如果不翻沙丘,那便是驰骋几十公里的大漠,平坦到什么程度呢?毫无遮拦,女生要方便一下,都得走好远,然后撑把伞。 #羽状沙漠# 就在大家疲于赶路的时候,有人留心到脚下的路色彩斑斓了起来。 闲来无事,下车捡石头玩吧。 好家伙,满地的五花肉,玉化石。最珍贵的要数风凌石。风裹挟着砂砾把一些石头吹成薄薄的带坑洼的形状,用嘴对着石头吹气,便发出哨子的声响。这是罗布泊的特产。后来在哈密博物馆看过展出的风凌石,那种成色的石头我们是不屑于捡的。 【与死神擦肩】 如果一直都这么顺利,或许罗布泊之行就没什么意义了。 第三天早上,向导告诉我们,军事管制,我们一心向往的湖心怕是去不成了。去不了湖心,相当于去北京没看天安门,到了拉萨没在布达拉宫前留影一样严重。队伍里一阵骚动,大家情绪都很激动,势必要“不破楼兰终不还”。 去,一旦被抓,扣车,拘留7天,每人罚款2万。不去,又不甘心。 一队人满腹心事的出发,队伍里没了前两日的激情。 前方是一个极高的沙丘,牧马人一脚油门就冲了上去。这一下冲的略高,四轮离地。 刚想说“好帅”,队长脸色大变:“翻车了!”开了车门就冲过去,车没熄火。 从未遇过翻车的我丝毫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待翻过沙丘看到惨状,不禁叫出声。 牧马人车头太重,一头栽进沙子里翻了个个,又侧摔。挡风玻璃碎成蜘蛛网一样了,车体严重变形,车顶全部塌陷,不知车里人情况如何。 眼下人命关天,早上因为路线变更的小情绪小愉快都不值一提了。 从车窗里拽出三人,万幸都系了安全带,无大碍。 然而车毁得不轻,李大哥抽着雪茄,看着他的黑马,大手一挥:“顶不要了,改敞篷了。” 毕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如此淡定。 坦途大皮卡在用绞盘一点点把车正过来。队伍再次修整。 车里90后的姑娘刚救出来还活蹦乱跳的,这会儿蹲在沙子边,眼神呆滞地问小马哥:“有烟吗?”她没有血色的手里还攥着一包万宝路,早都吓得忘记了。 牧马人坏得太彻底,唯有弃车。李大哥他们仨简单收拾了行李,分坐在同行的其他人车上。 我们四人再次翻过沙丘,开着陆风绕路把车移过来。 刚见识到飞车的危险性,心有余悸,不料越过沙丘是个刀锋一样陡的下坡,有一瞬间感受到后备箱的帐篷睡袋齐刷刷甩到后脑勺上身上,然后是腾空的失重感,我在想,“千万别翻车”,头顶硬生生砸在车天花板上,陆风很结实的坠落大地。兴许是小马哥技术过硬,要是再多打半圈方向盘,我们就是下一个翻车的了。这一摔的冲击力道非常大,车顶固定油桶的铁架子颠断两根,车灯掉下一个来,车门也合不上了。 我摸着撞肿的脑袋,还没回过神来。 再没有人抱怨路线的更改,经过这一折腾,我们放低了出行的底线,从最初的完成旅程,到最基本的活下去。只要亲眼看过那个场面的人,都会这样想。 见到彭加木之墓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就这么一块石头碑,有的人冒着性命危险前来祭拜,值不值得? 在探险家看来,或许是值得的。 #彭加木失踪地纪念碑# #碑下木盒里放有探险家们的留言信物# 【我们的征程,当是星辰大海】 因为常去偏远的地方旅行,会刻意欣赏星空。几年来拍过流星,星轨,也曾目睹过璀璨的银河,然而这一晚的银河,从地平线拔地而起,在天空划了一道虹桥。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此时理解了这句诗。 露营第三晚,已经三天没有洗漱,将就吃下的冷餐,凉飕飕的睡袋,咯人的硬地,都不是多愉快的体验。然而在这样的星空下,大字型躺在沙里,枕星而眠,或许是这趟旅程最美的经历。 我不记得自己作了怎样的噩梦。 当我的叫声惊醒了周围的同伴,我亦从梦中清醒过来。 我说着没事没事,却在帐篷里捂嘴痛哭。 我真的怕了。 出发前玩笑着说的生生死死,都知道是儿戏,却没想到这游戏是拿命去赌。我不敢回想飞车的时候,失重的瞬间,有一万个“假如”,我就看不到今晚的星星。而明天,我们还要前进,那时候就没这么多万幸,那时候每一次冲沙都会像过一次鬼门关。 我哭着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却毫无办法。浩如烟海的库木塔格沙漠,全队只有两个向导知道“活下去”的路。漫天遍野的黄沙,只有一条车辙是正确的。那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无助的一晚。 大概是白天太过紧张,哭着哭着就又睡过去。 第四天,大切诺基在勉强支撑了一阵后,终于睡在了沙坑里。又一辆车弃于荒漠。这一天非常难熬,我死死抓住扶手,一眼不眨地盯着路况,我知道真的发生意外这些都没用,但是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一天好像把生命都交给别人去决定了。 下午5点,定位在“地球之耳”罗布泊的耳垂上,我们绕过地平线上唯一的凸起——大铁塔,往有人迹的地方行驶。 沿路仍是大盐壳子,白花花的钾盐,颠簸而坚硬。这些天我们一直行驶在两米厚的盐壳上,黄沙之下是滚滚浓盐水,一旦遇到气泡地缝掉下去,几秒就卤成人干了。 何为归心似箭,此时也深有感触。当见到“罗中镇”的时候心情无比激动,我双手发抖着给家里报平安,只会说一句:“我还活着……” 不是矫情。 同行的一辆车在去楼兰的途中翻车,救援未到,一位车友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现场惨不忍睹。 雷克萨斯撞断保险杠。 我们的陆风颠坏了避震,后期的修理费有五位数。 回京后,有很多人问我 “你为什么要去罗布泊”。 出发前,我可以给出好几个版本的答案 “因为梦想” “因为一本《艽野尘梦》爱上了无人区” “因为年轻,可以任性” …… 然而,在经历过8千公里的奔波,与世界失联,数次飞车,目睹了翻车伤亡惨况,深夜惊恐到崩溃痛哭之后,我想不出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一个梦想,值得你搭上性命。 何况我还有那么多梦想。 “后悔吗?” “不知道哎,但是如果再让我重选一次的话,应该也是这个答案吧。” 实用攻略 这趟出行,不包括车的损耗,单人的开销大约在15k。。。 通常穿越罗布泊,都是2-3个车请一个向导,费用大约是3-5万。车、油、吃住、往返大交通另算。平均下来每个人在2-2.5万之间。 以我们四人为例,北京出发至敦煌,含沿路景点门票的所有费用,不腐败,不自虐,每个人2500(标间、小饭馆标准)。 处女座队长制定的路线如下: D1(9月26日): 北京-巴彦淖尔 9小时2分钟889.7公里 途径:京藏高速公路 D2(9月27日): 巴彦淖尔-额济纳旗 10小时21分钟641.6公里 途径:S312、五乌线 D3(9月28日): 胡杨林、额济纳周边等地 D4(9月29日): 额济纳旗-敦煌 10小时38分钟773.7公里 途径:S214(旧)、连霍高速公路 D5(9月30日): 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小玩一下。 D6(10月1日): 休整一天,罗布泊食水补给,车辆检修等事宜,车队集结、穿越说明会、晚宴。 D7(10月2日): 全天行程350公里左右 在敦煌市举行发车仪式、途经玉门关汉长城、三陇沙雅丹地貌群(魔鬼城)进入无人区,经八一泉至库姆塔格沙漠的北沿。(选择营地休整)。 D8(10月3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早晨所有队员树立“穿越纪念碑”,并都将签名留念;下午从库姆塔格沙漠出发(越野沙漠体验),途经怪石沟,野骆驼沟(有野骆驼出没);彭加木先生遇难地,凭吊彭加木;途经沙漠大峡谷。 至罗布泊南岸。(选择营地休整)。 D9(10月4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上午从罗布泊南岸向西穿越,由红柳井铁塔向北,过泵房直奔罗布泊镇,加油后进入罗布泊湖心,祭拜余纯顺先生纪念碑,根据天色确定是否扎营或继续前行至龙城雅丹。 D10(10月5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从龙城雅丹出发,顺着孔雀河河谷向西,吐鲁番 D11(10月6日): 库尔勒市休整一天。 D13(10月8日): 库尔勒-哈密 8小时47分钟793.5公里 途径:吐和高速公路、连霍高速公路 D14(10月9日): 哈密-张掖 8小时29分钟830.5公里 途径:连霍高速公路 D15(10月10日): 张掖-榆林 10小时26分钟990.1公里 途径:连霍高速公路、定武高速公路 D16(10月11日): 榆林-北京 8小时57分钟787.8公里 途径:五保高速公路、保阜高速公路 ++++++++++装备+++++++++++++++ 集体用品; 饮用水140L(按照每人每天5L准备,其中2L喝,2L煮饭,1L清理;比计划行程多准备2-3天以防万一) 柴油100L 备用轮胎2个 拖车绳,铁锨,汽车修理工具。 个人用品: 抓绒冲锋衣 0度睡袋(沙漠里昼夜温差极大,睡袋需要加厚) 充气防潮垫(戈壁滩比较咯人) 双层帐篷(普通的海边休闲帐篷不能防风沙) 煤气罐(推荐火枫这个牌子,火力比较均匀) 炉头 锅具(汤锅&煎锅,筷子 勺子 碗 铲子 丝瓜络,淘宝买一套即可) 挡风板 润唇膏&隆力奇蛇油膏(太干燥会裂口子!) 漱口水&免洗消毒液&湿巾(可以提高生活质量!) 另外准备了海底捞火锅底料,挂面,大米,鸡蛋,八宝粥,乡巴佬卤蛋等食物。 总以为遥不可及的梦想就这样实现了,真正实践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穿越罗布泊的招募帖在汽车之家、爱卡年年都有,虽然每年适合穿越的日子只有9/10月份。 只要你想,只要你敢。 就如小马哥说的那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罗布泊。 只要出发,一切都不是问题。

      • 出发时间2015-09-12
      • 人均费用¥15000
      • 旅行天数16天
      • 文中人物朋友/同事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想去罗布泊,大概是受了灵异故事的蛊惑。关于罗布泊的传闻太多太多,每一个都是非去不可的理由。 罗布泊原本是一个湖,而不是现在的大戈壁,盐碱荒漠。

      楼兰神秘消亡之前,罗布泊还曾有更宏大的文明。小河墓地,又被称为“一千口棺材的坟墓”,上下数层叠压的墓葬,胡杨木船型棺椁,夸张的男根与女阴生殖崇拜,还有沉睡了4000年的“罗布女王”。这片2002年才开始正式挖掘科考的墓地,被世界考古学界认为是中亚历史和考古上沙埋文明中最难解的千古之谜。

      #楼兰遗址#

      #小河墓地#

      #罗布女王# 还有太阳墓,瓦石峡古城,海头古城......吸引了无数人深入罗布泊。 这片浩如烟海的湖泊最终干涸,一滴水未剩。上世纪80年代,美国学术杂志公布了一张罗布泊的卫星照片,图中的罗布泊酷似一只人耳,耳廓明显、耳垂完整,耳朵眼正指湖心。这个探测到高放射性元素的“地球之耳”,引发了一批科考潮。

      #地球之耳# 然而,神秘事件层出不穷。

      1949年,一架飞机在新疆失踪。10年后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却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植物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科考,意外失踪,搜救人员沿脚印追踪,却在脚印消的尽头一无所获。随后国家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了四次地毯式搜寻,规模浩大,直升机上阵,掘地三尺,据称是“罗布泊有几只兔子都数清了”,彭加木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疑似彭加木尸体#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偏离方向失踪,5天后发现尸体,头部朝着家乡上海的方向,死因不明。

      …… 在一个适合喝酒谈天的天气里,听一个有故事的人一字一句地讲了很久很久,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直到眼皮打架,意识模糊,只记得嘴里嘟囔着。

      “去,不去会死。”

      【在路上】

      一辆改装陆风X6,四个人,十六天,八千里路云和月,不破楼兰终不还。

      在京城早高峰之前,我们早早踏上了西行的道路。

      高速公路平坦而笔直,车里渐渐泛起困意。

      进了内蒙古境内,大概是见我们太过松懈,小马哥给我们讲他之前在腾格里沙漠翻车的经历,听得人惊心动魄。

      #队长 小马哥#

      车下了高速,国道就接地气多了。路两边是东部沿海少见的大戈壁滩,白花花的盐壳上丛生着一团团沙棘跟红柳,铺装路面路况极差,车尾一屁股的烟。越往西走云彩越重,终于噼里啪啦下起雨来。出门时穿着短袖的连衣裙,现在却得披上厚毛毯御寒。

      太阳在落下山头之前稍稍露了个脸,映红了漫天的云霞。我们把车开下路肩,冒着凛冽的寒风守候一场日落。

      这一天是中秋。

      深夜摸进县城,满是风尘。腌黄瓜,花生米,红油酿皮,铁锅焖面连锅上桌,锅里炖的羊肉飘来绵密的香气,挥之不去。我们和着清冷的月光大口喝酒,没有月饼,老板娘把中秋祭月的供果分给我们,说吃了沾沾福分。

      早有耳闻额济纳的胡杨林,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朽。因此这一眼望去,金色的一片树林,或许已是三千年的岁月。

      来的早了几天,叶子还未黄透,站在树下不见落叶,然而西北的天蓝的十分干爽。

      近几年一直炒作的“胡杨精神”,给胡杨林戴上了一顶过高的帽子。其实不过是很美的树林而已,又由于路途遥远不便观赏,而被神化。

      还未到旺季,游人不多,可以借着暖暖的太阳在树下小憩一阵。

      一路向西,左手边是祁连山脉。真的是雪山,山腰以上白皑皑的积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随后路过了阳关,“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一个因为一句诗留存到现在的小土墩。

      读着余秋雨的《阳关雪》,看着沿路沙丘白雪覆头,不觉又添一层秋裤。

      鸣沙山的驼铃叮当,弯弯一道月牙泉,奏响一曲大漠谣。

      玉门关,春风不度玉门关,连羌笛的曲调也闻不到了。白月光下矮矮的一截汉长城,当年霍去病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英年早逝,为的便是这长城再西进一寸,再西进一尺。

      #玉门关#

      #汉长城#

      而当我们用眼光摩挲着莫高窟里流动的壁画时,才真正感觉来到了飞天的故乡。

      【出发吧,仅凭爱与勇气】

      #雅丹地貌#

      车队在雅丹魔鬼城里滞留了四个小时。一个建在雅丹里的安检站,对着我们车顶的油桶直摇头。再过十几公里便是新疆,局势紧张,怎能让人如此暴力过关。

      卸下油桶,放进车厢里,刺鼻的味道忍一忍。警察仍不放行。

      “罗布泊保护区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吗?原路返回吧,不要想了。”

      僵持的两方。

      眼见警察越来越多,横竖是过不去了。

      向导掐灭了烟,“我知道一条小路。”

      于是又装上油桶,两百多斤的家伙一下一上,车里的两位壮汉也热的冒汗。车队开下路肩,风化的页岩锋利如刀片,需小心避让。碎石路的颠簸度还能吃得消。

      手台里传来前方路况,“跟着头车的轮胎印前行,避开钉板。”

      这下刺激多了,仿佛变身FBI,开着战车,在执行任务。

      不一会儿,手机便没了信号。石子变成砂砾,继而是黄土。前车驶过,扬起的尘土久不飘散,10米以外一片灰黄。辨不清方向,往哪儿走都是路,往哪儿走都是死路。唯有缓缓跟着前人留下的车辙前行。

      #车身上溅满泥灰#

      车队进入一片野生的雅丹地貌,千奇百怪的土堆迎面而来,我们穿梭其中像走迷宫一样。从未想象过原来雅丹可以这么大。突然想起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里写过,曾与荷西进沙漠找化石误陷沼泽,她四下求救却被一群男人骚扰,慌乱中开车藏到一堆雅丹似的土堆后。这远比魔鬼城的雅丹漂亮多了,偶尔见得到一丛丛沙棘,再无活物。

      因为耽搁了太久,扎营时天色已晚。撑起帐篷,摊开防潮垫,睡袋。打开营地灯,支起炉灶,热气腾腾的吃着火锅。我们还带着出发的朝气与活力,还想着享受下生活。海底捞的底料味道不错,午餐肉罐头也很香,腊味饭,酱油太阳蛋,都显得那么可口诱人……就差点音乐了。牧马人的李大哥打开音响,我们听《蓝莲花》,听《私奔》,听到起了困意。

      #扎营安寨#

      #煎鸡蛋 腊味饭 土豆炖羊排#

      第二日清早,领略到沙漠的低温了,缩在帐篷里一层层给自己套上所有御寒的衣服。

      收拾好行李出发,听闻今天开始要走沙地了,队长小马哥给他的轮胎放气,降低胎压,防止陷车。

      我们一车四人,补给又多,严重超载。X6马力不猛,队长出发前曾说:“我相信,以我的经验,以陆风的实力,我们,一定会陷车。”

      果不其然,刚冲第一个沙丘,车子做了减速运动,稳稳停在斜上坡上不动了。小马哥再踩油门,陆风在沙地里挠了几下,半个轱辘都陷在坑里,巍然不动。还好有兄弟车帮忙拖拽,几个汉子帮忙推车,才救出来。

      #推车#

      陷车次数多了,也都见怪不怪,就跟城市里过红绿灯一样平常。重复着机械的推车——拖车——挖沙的活动。

      四下已无风景可看,一望无际的黄沙。如果不翻沙丘,那便是驰骋几十公里的大漠,平坦到什么程度呢?毫无遮拦,女生要方便一下,都得走好远,然后撑把伞。

      #羽状沙漠#

      就在大家疲于赶路的时候,有人留心到脚下的路色彩斑斓了起来。

      闲来无事,下车捡石头玩吧。

      好家伙,满地的五花肉,玉化石。最珍贵的要数风凌石。风裹挟着砂砾把一些石头吹成薄薄的带坑洼的形状,用嘴对着石头吹气,便发出哨子的声响。这是罗布泊的特产。后来在哈密博物馆看过展出的风凌石,那种成色的石头我们是不屑于捡的。

      【与死神擦肩】

      如果一直都这么顺利,或许罗布泊之行就没什么意义了。

      第三天早上,向导告诉我们,军事管制,我们一心向往的湖心怕是去不成了。去不了湖心,相当于去北京没看天安门,到了拉萨没在布达拉宫前留影一样严重。队伍里一阵骚动,大家情绪都很激动,势必要“不破楼兰终不还”。

      去,一旦被抓,扣车,拘留7天,每人罚款2万。不去,又不甘心。

      一队人满腹心事的出发,队伍里没了前两日的激情。

      前方是一个极高的沙丘,牧马人一脚油门就冲了上去。这一下冲的略高,四轮离地。

      刚想说“好帅”,队长脸色大变:“翻车了!”开了车门就冲过去,车没熄火。

      从未遇过翻车的我丝毫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待翻过沙丘看到惨状,不禁叫出声。

      牧马人车头太重,一头栽进沙子里翻了个个,又侧摔。挡风玻璃碎成蜘蛛网一样了,车体严重变形,车顶全部塌陷,不知车里人情况如何。

      眼下人命关天,早上因为路线变更的小情绪小愉快都不值一提了。

      从车窗里拽出三人,万幸都系了安全带,无大碍。

      然而车毁得不轻,李大哥抽着雪茄,看着他的黑马,大手一挥:“顶不要了,改敞篷了。”

      毕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如此淡定。

      坦途大皮卡在用绞盘一点点把车正过来。队伍再次修整。

      车里90后的姑娘刚救出来还活蹦乱跳的,这会儿蹲在沙子边,眼神呆滞地问小马哥:“有烟吗?”她没有血色的手里还攥着一包万宝路,早都吓得忘记了。

      牧马人坏得太彻底,唯有弃车。李大哥他们仨简单收拾了行李,分坐在同行的其他人车上。

      我们四人再次翻过沙丘,开着陆风绕路把车移过来。

      刚见识到飞车的危险性,心有余悸,不料越过沙丘是个刀锋一样陡的下坡,有一瞬间感受到后备箱的帐篷睡袋齐刷刷甩到后脑勺上身上,然后是腾空的失重感,我在想,“千万别翻车”,头顶硬生生砸在车天花板上,陆风很结实的坠落大地。兴许是小马哥技术过硬,要是再多打半圈方向盘,我们就是下一个翻车的了。这一摔的冲击力道非常大,车顶固定油桶的铁架子颠断两根,车灯掉下一个来,车门也合不上了。

      我摸着撞肿的脑袋,还没回过神来。

      再没有人抱怨路线的更改,经过这一折腾,我们放低了出行的底线,从最初的完成旅程,到最基本的活下去。只要亲眼看过那个场面的人,都会这样想。

      见到彭加木之墓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就这么一块石头碑,有的人冒着性命危险前来祭拜,值不值得?

      在探险家看来,或许是值得的。

      #彭加木失踪地纪念碑#

      #碑下木盒里放有探险家们的留言信物#

      【我们的征程,当是星辰大海】

      因为常去偏远的地方旅行,会刻意欣赏星空。几年来拍过流星,星轨,也曾目睹过璀璨的银河,然而这一晚的银河,从地平线拔地而起,在天空划了一道虹桥。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此时理解了这句诗。

      露营第三晚,已经三天没有洗漱,将就吃下的冷餐,凉飕飕的睡袋,咯人的硬地,都不是多愉快的体验。然而在这样的星空下,大字型躺在沙里,枕星而眠,或许是这趟旅程最美的经历。

      我不记得自己作了怎样的噩梦。

      当我的叫声惊醒了周围的同伴,我亦从梦中清醒过来。

      我说着没事没事,却在帐篷里捂嘴痛哭。

      我真的怕了。

      出发前玩笑着说的生生死死,都知道是儿戏,却没想到这游戏是拿命去赌。我不敢回想飞车的时候,失重的瞬间,有一万个“假如”,我就看不到今晚的星星。而明天,我们还要前进,那时候就没这么多万幸,那时候每一次冲沙都会像过一次鬼门关。

      我哭着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却毫无办法。浩如烟海的库木塔格沙漠,全队只有两个向导知道“活下去”的路。漫天遍野的黄沙,只有一条车辙是正确的。那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无助的一晚。

      大概是白天太过紧张,哭着哭着就又睡过去。

      第四天,大切诺基在勉强支撑了一阵后,终于睡在了沙坑里。又一辆车弃于荒漠。这一天非常难熬,我死死抓住扶手,一眼不眨地盯着路况,我知道真的发生意外这些都没用,但是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一天好像把生命都交给别人去决定了。

      下午5点,定位在“地球之耳”罗布泊的耳垂上,我们绕过地平线上唯一的凸起——大铁塔,往有人迹的地方行驶。

      沿路仍是大盐壳子,白花花的钾盐,颠簸而坚硬。这些天我们一直行驶在两米厚的盐壳上,黄沙之下是滚滚浓盐水,一旦遇到气泡地缝掉下去,几秒就卤成人干了。

      何为归心似箭,此时也深有感触。当见到“罗中镇”的时候心情无比激动,我双手发抖着给家里报平安,只会说一句:“我还活着……”

      不是矫情。

      同行的一辆车在去楼兰的途中翻车,救援未到,一位车友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现场惨不忍睹。

      雷克萨斯撞断保险杠。

      我们的陆风颠坏了避震,后期的修理费有五位数。

      回京后,有很多人问我 “你为什么要去罗布泊”。

      出发前,我可以给出好几个版本的答案

      “因为梦想”

      “因为一本《艽野尘梦》爱上了无人区”

      “因为年轻,可以任性”

      ……

      然而,在经历过8千公里的奔波,与世界失联,数次飞车,目睹了翻车伤亡惨况,深夜惊恐到崩溃痛哭之后,我想不出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一个梦想,值得你搭上性命。

      何况我还有那么多梦想。

      “后悔吗?”

      “不知道哎,但是如果再让我重选一次的话,应该也是这个答案吧。”

      实用攻略

      这趟出行,不包括车的损耗,单人的开销大约在15k。。。

      通常穿越罗布泊,都是2-3个车请一个向导,费用大约是3-5万。车、油、吃住、往返大交通另算。平均下来每个人在2-2.5万之间。

      以我们四人为例,北京出发至敦煌,含沿路景点门票的所有费用,不腐败,不自虐,每个人2500(标间、小饭馆标准)。

      处女座队长制定的路线如下:

      D1(9月26日):

      北京-巴彦淖尔 9小时2分钟889.7公里 途径:京藏高速公路

      D2(9月27日):

      巴彦淖尔-额济纳旗 10小时21分钟641.6公里 途径:S312、五乌线

      D3(9月28日):

      胡杨林、额济纳周边等地

      D4(9月29日):

      额济纳旗-敦煌 10小时38分钟773.7公里 途径:S214(旧)、连霍高速公路

      D5(9月30日):

      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小玩一下。

      D6(10月1日):

      休整一天,罗布泊食水补给,车辆检修等事宜,车队集结、穿越说明会、晚宴。

      D7(10月2日):

      全天行程350公里左右

      在敦煌市举行发车仪式、途经玉门关汉长城、三陇沙雅丹地貌群(魔鬼城)进入无人区,经八一泉至库姆塔格沙漠的北沿。(选择营地休整)。

      D8(10月3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早晨所有队员树立“穿越纪念碑”,并都将签名留念;下午从库姆塔格沙漠出发(越野沙漠体验),途经怪石沟,野骆驼沟(有野骆驼出没);彭加木先生遇难地,凭吊彭加木;途经沙漠大峡谷。 至罗布泊南岸。(选择营地休整)。

      D9(10月4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上午从罗布泊南岸向西穿越,由红柳井铁塔向北,过泵房直奔罗布泊镇,加油后进入罗布泊湖心,祭拜余纯顺先生纪念碑,根据天色确定是否扎营或继续前行至龙城雅丹。

      D10(10月5日):

      全天行程200公里左右

      从龙城雅丹出发,顺着孔雀河河谷向西,吐鲁番

      D11(10月6日):

      库尔勒市休整一天。

      D13(10月8日):

      库尔勒-哈密 8小时47分钟793.5公里 途径:吐和高速公路、连霍高速公路

      D14(10月9日):

      哈密-张掖 8小时29分钟830.5公里 途径:连霍高速公路

      D15(10月10日):

      张掖-榆林 10小时26分钟990.1公里 途径:连霍高速公路、定武高速公路

      D16(10月11日):

      榆林-北京 8小时57分钟787.8公里 途径:五保高速公路、保阜高速公路

      ++++++++++装备+++++++++++++++

      集体用品;

      饮用水140L(按照每人每天5L准备,其中2L喝,2L煮饭,1L清理;比计划行程多准备2-3天以防万一)

      柴油100L

      备用轮胎2个

      拖车绳,铁锨,汽车修理工具。

      个人用品:

      抓绒冲锋衣

      0度睡袋(沙漠里昼夜温差极大,睡袋需要加厚)

      充气防潮垫(戈壁滩比较咯人)

      双层帐篷(普通的海边休闲帐篷不能防风沙)

      煤气罐(推荐火枫这个牌子,火力比较均匀)

      炉头

      锅具(汤锅&煎锅,筷子 勺子 碗 铲子 丝瓜络,淘宝买一套即可)

      挡风板

      润唇膏&隆力奇蛇油膏(太干燥会裂口子!)

      漱口水&免洗消毒液&湿巾(可以提高生活质量!)

      另外准备了海底捞火锅底料,挂面,大米,鸡蛋,八宝粥,乡巴佬卤蛋等食物。

      总以为遥不可及的梦想就这样实现了,真正实践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穿越罗布泊的招募帖在汽车之家、爱卡年年都有,虽然每年适合穿越的日子只有9/10月份。

      只要你想,只要你敢。

      就如小马哥说的那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罗布泊。

      只要出发,一切都不是问题。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凯迪星球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为梦而行 穿越罗布泊

      了解为梦而行 穿越罗布泊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