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建】平潭岛石屋印记,即将消失的风景

      【福建】平潭岛石屋印记,即将消失的风景

      91183

      摘要:

      一个人 2014-07-18 500 1 【福建】 石屋里,养着小鹿、种着小花,那里还有亲爱的爸爸和妈妈;石屋里,贴着当年的奖状、还有小时候泛黄的集体照,那里还住着曾经的梦想和愿望;石屋里,存放的石臼还和以前一样舂着时来运转的皮和八珍炒糕的心,那里的天总是望不穿、路总是走不尽。 蝉鸣的夏日,匆匆走过平潭山门前村,一个全是由石屋砌成的可爱村落,安静得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偶尔传来鸣蝉的叫声。这安静,显得有些衰落,也有些伤感! (关于平潭:平潭古称海坛,简称“岚”,位于福建沿海中部,东临台湾海峡,距台湾新竹仅68海里,是祖国大陆大陆距台湾最近处,成为中国东南海疆对台经贸和人文交往的重要窗口。平潭是以海坛岛为主的126个岛屿和701个礁岩组成,是福建省第一大岛,我国第五大岛,素有“千礁百岛”之称。而石屋,则是平潭独有的建筑,也是我喜欢和特别关注之处。) 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这句:“平潭岛,实在好,起石厝,像碉堡。” 石砌的房子瓦屋顶,是平潭人家园的标志性建筑。因平潭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为防止台风的破坏和海风的侵蚀,房屋全都就地取材,采用当地的花岗岩建造。这样的居所,陪伴着平潭人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历经了无数风雨,且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平潭人。如今,石屋静静地伫立在山间,高挑的风火墙仿佛像是跳跃音符,给远道的人们诉说着当年的故事;红砖瓦青石条,艳阳下的冷暖色调,让石头在坚硬中透出柔软;然而,就像许多旧时建筑,经不起商业化的洗礼而受尽被边缘化的冷落一样,石屋在如今平潭如火如荼的现代实验区改革中,也面临被拆迁、被改造的命运。 石屋留下的东西已然不多,除了年迈的父辈、残破的门窗、当年的回忆、还有门口的石臼,而我却仍然相信,有一种力量能让石屋重生。那力量或许是走出石屋的儿女、那力量或许是重塑石屋的信心、那力量或许是平潭人对石屋所承载文化符号的珍视。 养着鹿的石屋小院儿。 山门前村家家都有这样的簸箕,里面晾晒着自家打捞的海产品 屋里的石臼和厨房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他已经年迈,看见我们,他似乎也开始想念自己的儿女。 这是比较现代的石屋。石屋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 就地取材,大多是当地的花岗岩 石屋周边蔓延的绿 四扇厝是平潭岛传统石屋常见的模式,即左右两房中间为厅,厅又分大厅与后厅,后厅多做厨房或仓库。因多数人家无法把四扇厝一次性落成,大多先盖一房一厅,余下的房址便出现了“虎齿墙”,俗称“留码头”,这一式样为全国少见,是平潭石筑民宅的特色。 自给自足的石屋人家 偶尔能见到干活的男人 石屋小院里是这样的景象,院子都不小,零散的堆着木材,狗是石屋人家最忠实的伙伴。 这个老奶奶已经80多岁了,看上去身板还是相当硬朗,她很健谈,不过都讲的平潭土话,我们几乎听不懂。然而,从她一直在笑的脸上,我们也读出了满足。 石屋的屋顶呈“人”字形,不留风雨檐,用拱形瓦片铺盖,上面压石以防大风掀瓦。 站在高处,可以随手拍下这些人字形的屋顶。它们似乎都是石头做成的艺术品,听朋友说在烟雨蒙蒙的季节,这些石头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层次,就像是漂亮的油画一般。我想象着。 每一处,都是摄影的好地方 古时的石屋与现代的我,是反差、是交融、也是和谐 希望,这些石屋不会是即将消失的风景 如果石屋上飘着经幡,这蓝天白云,像极了我曾经去过的西藏。 坐在石阶上,闻着阳光下洗晒衣服的味道,这,就是石屋下的平凡生活。 平潭,与海相关;石屋,与海相关;平潭,不能没有石屋,不能没有那些旧时的味道和返璞归真的自然之美!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2014年7月17日 的《平潭时报》海坛风专栏:

      • 出发时间2014-07-18
      • 人均费用¥500
      • 旅行天数1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福建】

      石屋里,养着小鹿、种着小花,那里还有亲爱的爸爸和妈妈;石屋里,贴着当年的奖状、还有小时候泛黄的集体照,那里还住着曾经的梦想和愿望;石屋里,存放的石臼还和以前一样舂着时来运转的皮和八珍炒糕的心,那里的天总是望不穿、路总是走不尽。

      蝉鸣的夏日,匆匆走过平潭山门前村,一个全是由石屋砌成的可爱村落,安静得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偶尔传来鸣蝉的叫声。这安静,显得有些衰落,也有些伤感!

      (关于平潭:平潭古称海坛,简称“岚”,位于福建沿海中部,东临台湾海峡,距台湾新竹仅68海里,是祖国大陆大陆距台湾最近处,成为中国东南海疆对台经贸和人文交往的重要窗口。平潭是以海坛岛为主的126个岛屿和701个礁岩组成,是福建省第一大岛,我国第五大岛,素有“千礁百岛”之称。而石屋,则是平潭独有的建筑,也是我喜欢和特别关注之处。)

      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这句:“平潭岛,实在好,起石厝,像碉堡。” 石砌的房子瓦屋顶,是平潭人家园的标志性建筑。因平潭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为防止台风的破坏和海风的侵蚀,房屋全都就地取材,采用当地的花岗岩建造。这样的居所,陪伴着平潭人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历经了无数风雨,且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平潭人。如今,石屋静静地伫立在山间,高挑的风火墙仿佛像是跳跃音符,给远道的人们诉说着当年的故事;红砖瓦青石条,艳阳下的冷暖色调,让石头在坚硬中透出柔软;然而,就像许多旧时建筑,经不起商业化的洗礼而受尽被边缘化的冷落一样,石屋在如今平潭如火如荼的现代实验区改革中,也面临被拆迁、被改造的命运。

      石屋留下的东西已然不多,除了年迈的父辈、残破的门窗、当年的回忆、还有门口的石臼,而我却仍然相信,有一种力量能让石屋重生。那力量或许是走出石屋的儿女、那力量或许是重塑石屋的信心、那力量或许是平潭人对石屋所承载文化符号的珍视。

      养着鹿的石屋小院儿。

      山门前村家家都有这样的簸箕,里面晾晒着自家打捞的海产品

      屋里的石臼和厨房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他已经年迈,看见我们,他似乎也开始想念自己的儿女。

      这是比较现代的石屋。石屋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

      就地取材,大多是当地的花岗岩

      石屋周边蔓延的绿

      四扇厝是平潭岛传统石屋常见的模式,即左右两房中间为厅,厅又分大厅与后厅,后厅多做厨房或仓库。因多数人家无法把四扇厝一次性落成,大多先盖一房一厅,余下的房址便出现了“虎齿墙”,俗称“留码头”,这一式样为全国少见,是平潭石筑民宅的特色。

      自给自足的石屋人家

      偶尔能见到干活的男人

      石屋小院里是这样的景象,院子都不小,零散的堆着木材,狗是石屋人家最忠实的伙伴。

      这个老奶奶已经80多岁了,看上去身板还是相当硬朗,她很健谈,不过都讲的平潭土话,我们几乎听不懂。然而,从她一直在笑的脸上,我们也读出了满足。

      石屋的屋顶呈“人”字形,不留风雨檐,用拱形瓦片铺盖,上面压石以防大风掀瓦。

      站在高处,可以随手拍下这些人字形的屋顶。它们似乎都是石头做成的艺术品,听朋友说在烟雨蒙蒙的季节,这些石头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层次,就像是漂亮的油画一般。我想象着。

      每一处,都是摄影的好地方

      古时的石屋与现代的我,是反差、是交融、也是和谐

      希望,这些石屋不会是即将消失的风景

      如果石屋上飘着经幡,这蓝天白云,像极了我曾经去过的西藏。

      坐在石阶上,闻着阳光下洗晒衣服的味道,这,就是石屋下的平凡生活。

      平潭,与海相关;石屋,与海相关;平潭,不能没有石屋,不能没有那些旧时的味道和返璞归真的自然之美!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2014年7月17日 的《平潭时报》海坛风专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悦微小鱼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

      看飞猪五一旅游趋势指南
      5.6万4

      【福建】平潭岛石屋印记,即将消失的风景

      了解【福建】平潭岛石屋印记,即将消失的风景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