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滨邹鲁︱时光不能倒流,却可以标注!

3541

摘要:

第一次来福州,和友人在三坊七巷约见,在这里窥见了老福州的景象。和大多数记忆遗产一样,三坊七巷经过修整和改造,已经是5A级景区了,规范的标识牌,石板路小巷巷整洁宁静,看不见故人的容颜,唯有随风摇摆的粗壮大榕树,默默见证着古城。 福州的季节还停留在北方的秋天,清新空气中漂浮着阵阵淡淡茉莉花茶香。当地的

  • 出发时间2018-01-01
  • 人均费用¥800
  • 旅行天数3天
  • 文中人物父母

古城

第一次来福州,和友人在三坊七巷约见,在这里窥见了老福州的景象。和大多数记忆遗产一样,三坊七巷经过修整和改造,已经是5A级景区了,规范的标识牌,石板路小巷巷整洁宁静,看不见故人的容颜,唯有随风摇摆的粗壮大榕树,默默见证着古城。

福州的季节还停留在北方的秋天,清新空气中漂浮着阵阵淡淡茉莉花茶香。当地的名吃、土特产、名人故居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三坊七巷集中展现,夜幕降临,在柔和的街灯下踱步,不经意经过严复故居,于是进去坐坐,想找回些小资人文情调。

严复先生的故居安静而素雅,这里现在布置成了一个书吧,供游人歇脚,端起一本书,就不想放下,索性再来一壶花茶吧……

古韵

印象中的福州是一个洋气的城市,“福州”这两个字曾经被印在时尚的包包上,90年代初,北方人对这个城市虽知甚少,却知道这座城市走在改革开放前沿,充满机遇与活力。然而时隔30年,到福州的第一印象却是古色古韵。

三坊七巷虽是明清建筑群,却有两千多年历史,从晋朝开始建子城,历代达官贵人喜欢扎堆儿将府邸建在这一带,积累了相当厚重的文化底蕴。近代,林则徐、沈葆桢、严复、陈宝琛、林觉民、林旭、冰心、林纾等大量对当时社会有着重要影响的人物皆出自于此。

次仁君喜欢古城,深信轮回,聚人气的地方经过时间的洗礼,有种看不见但能感受到的“韵”。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吉庇巷……只是听听这些名字,也能品出古代人的期望。时光不能倒流,但是可以标注,循着这些个老的痕迹,逐一解释,便是福州城的历史。

聚福之地

闽江在流进东海的时候,冲出了一个漂亮的三角洲,古代运输主要依靠水路,于是闽江中上游各个支流的货物最终会在福州汇集成市,贸易繁荣带来滚滚财源,难怪古人常常将水比喻成“财”。

福州东有鼓山,西有旗山,南有五虎山,北有莲花峰,像一个聚财聚气的盆子,一派福象,有福之洲所以“福州”。

《都市律动》摄影:吴昊

“福州”之名自唐开元十三年(725年)开始启用,在这之前的400多年里经历了东晋衣冠士族百姓的移民潮,许多姓氏带着中原地区的生产技术和文化举族入闽。唐末,天下大乱,王审知从河南带兵杀过来,占领福州,以此为基业趁机建闽国。他下令在子城外筑罗城和南北夹城,将南面于山、乌石山围入城中,开凿绕护罗城南、东、西三面的大壕沟,从而奠定了“三山鼎峙,一水环流”的独特城市格局。

宋代,蔡襄、程师孟、曾巩、赵汝愚、梁克家、辛弃疾等诸多名人相继主政福州,励精图治,促进文化发展,让福州又有了“海滨邹鲁”(文化繁荣昌盛的海边城市)的美誉。

到了宋、明两朝将覆灭的时候,福州被当做逃亡政权的国都,成了挽救国势的最后救命稻草。鸦片战争后,洋务运动兴起,福州船政又演化为近代海军摇篮……

开阔天空

“三坊七巷”这一街区形成于唐王审知主催建起的罗城,城内以安泰河为界,行政中心和贵族在城北,平民及商业街道在城南,城南中轴两边,分段围墙,这些居民成为坊、巷之始。

财气和人气汇聚易出贵人。三坊七巷人杰地灵,久而久之成了出将入相的所在,历代众多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从这里走向世界。

“谁知五柳孤松客,却住三坊七巷间”,是福州小市民氛围真切的写照,作者陈衍先生在文儒坊居住多年,他的宅邸景致精幽,催生了他无数创作灵感。三坊七巷是陈先生眷恋的净土,躲进此处,自成一统,懒得理睬外面的春夏秋冬?

福州背后是宽阔的大海,这也造就了福州人的视野开阔,三坊七巷虽是个小地方,住在这里的人却胸怀着世界。

从明朝开始的大航海时代不可避免地造就了沿海城市繁荣,海边的福州人远比内地人看到的世界更新,把握时代的脉搏更准。眼界宽,头脑灵活,不拘泥住在同一个地方,于是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尼玛次仁丽江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