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说今年雪乡的雪很大,听说现在的雪乡和我去过的雪乡不一样了

      听说今年雪乡的雪很大,听说现在的雪乡和我去过的雪乡不一样了

      812

      摘要:

      听人说过雪乡的美,听说那里雪大得很,听说今年的雪乡已经变成了宰客代名词。当初我去的是家家户户房顶上的雪状如寿星老人的额头,状如加了一把大伞,树啊物啊一切室外的东西都披了一层厚厚的雪衣,主旋律自然是洁、白。 做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有幸见过无数的雪,飘在天空中,大到如鹅毛如棉絮,小到如绵白糖如白面

      听人说过雪乡的美,听说那里雪大得很,听说今年的雪乡已经变成了宰客代名词。当初我去的是家家户户房顶上的雪状如寿星老人的额头,状如加了一把大伞,树啊物啊一切室外的东西都披了一层厚厚的雪衣,主旋律自然是洁、白。

      做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有幸见过无数的雪,飘在天空中,大到如鹅毛如棉絮,小到如绵白糖如白面。落在地面上,薄的厚的硬的软的,踩上去实的空的响的不响的,偶而下一场大雪,也会让房顶打上把漂亮的伞,堆个雪人,团个雪球,抓一把捧在掌心,体验它冰凉入骨的温度,看着它慢慢溶化,谁能不说这些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呢?完全可以说雪最是北方人的骄傲。而如今的雪乡真的让我寒心,也不是所以的雪乡人都宰客。

      说说前几年去雪乡的感受吧

      沿着并不曲折的盘山路,车行缓慢而平稳,七弯八转到达大山深处四面环山的一个小村庄,这里便称作为雪乡了。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座座略嫌低矮的房顶烟囱冒着袅袅炊烟的平房和家家门前挂着的红灯笼。雪白而平实的乡间马路上停靠着几辆狗拉爬犁、马拉爬犁,赶车的个个头戴狗皮帽子身穿反羊皮袄,活脱脱就是电影林海雪原里的老乡,马路两旁林立着饭店旅馆土特产店铺。放眼不远处,茫茫林海间,一条从高山顶上倾泄而下的滑雪道令人心潮澎湃。只看到半山腰上有人在滑雪,山腰以上是没有人的,估计一般人是没有勇气从那么高那么陡的山顶上滑下来吧?正是黄昏时分,随风飞扬着细小的雪尘,夹带着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小小的雪乡人头攒动,来自世界各地的老老少少的游客身着五花八门的防寒衣帽,游走在雪之乡的每一个角落,欢声笑语驱散了腊月的严寒。薄暮降临之际,远远近近的红灯笼倏忽间亮了起来,映红了白雪覆盖的小山村,映红了每一个游客的笑脸,雪之乡沸腾了。

      这,就是雪乡的美吧?然而好多人都说,雪谷的景色才更美呢。车驶近雪谷时,山上的树木已和别处有了些区别,树上挂的雪逐渐更厚更白了,让人一下子联想到吉林的雾淞,吉林雾淞的美应该也不过如此吧?及至雪谷,车还未停稳,朋友们就蜂拥而下,举目四望,惊呼声此起彼伏,这里,唯有这里,才是大自然赐予雪乡最神奇的地方,才是雪乡带给我们的最大惊喜。盘山公路的两侧,一面是山凹里的一小块平原,一面是下窥只见树不见人的大峡谷,两侧景色各领风骚。虽是平原,却没人敢冒失地闯进没有脚印的地方,谁也不知道雪有多深,谁也不清楚雪下面哪里有暗流,这里的小溪常年流淌,冰雪是奈何不了它的。平原上深深的白雪之间修了一条木栈道,这条栈道成为游客拍照的基础景点之一。另一侧的山谷间,各种树木身披白衣从谷中顽强地崛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你的脑中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这一诗句,但是不免又会感叹,纵是千树万树的梨花,又怎么能比得上如此独特的树枝裹满了白雪的树?此时此刻,你丝毫也不会怀疑,这就是童话里的世界,这就是神仙住的仙境。梦游般,你把手伸向山谷下的树梢,仿佛要揽一玉枝入怀,仿佛你的指尖会触碰到它玉般的温度.寒风习习,空空如是,但愿吧,但愿我的来生能够化作此间一树。

      雪乡美,是雪美?是物美?是树美?不,是树和雪结合的美,是雪和物结合的美,唯有树和雪结合在一起,雪和物结合在一起,才是完美。希望今后的雪乡会更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旅行者的季忆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听说今年雪乡的雪很大,听说现在的雪乡和我去过的雪乡不一样了

      了解听说今年雪乡的雪很大,听说现在的雪乡和我去过的雪乡不一样了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