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桥,在杂技之乡,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

      吴桥,在杂技之乡,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

      16334

      摘要:

      “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在吴桥,这句民谣,流传了千年;20世纪50年代,周恩来总理出访西欧十四国时,所到之处,华侨中无不有吴桥杂技艺人,周总理欣喜赞道:“吴桥真不愧是杂技

      • 出发时间2017-04-21
      • 人均费用¥800
      • 旅行天数3天
      • 文中人物朋友/同事

      写在前面

      “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在吴桥,这句民谣,流传了千年;20世纪50年代,周恩来总理出访西欧十四国时,所到之处,华侨中无不有吴桥杂技艺人,周总理欣喜赞道:“吴桥真不愧是杂技之乡!”,吴桥“杂技之乡”因而得名。

      关于吴桥的传说,很早便已耳闻,只是,听过再多传说,也不及亲眼见证的震撼。

      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吴桥杂技表演,是在量子号游轮上,在每天不停歇的表演秀里,一个从吴桥走出来的杂技演员,抖空竹、走钢丝,一个人,便撑起了整个皇家剧院的舞台。

      也是这一次的亲眼见证,连接了我与吴桥的缘分。十天之后,便来到吴桥,江湖城里论英雄,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

      实用信息

      关于吴桥

      吴桥,我国杂技艺术的发祥地,以其悠久的杂技历史和精湛的杂技艺术在国内外杂技界被称作杂技艺术的摇篮,1954年吴桥被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为“杂技之乡”。

      1993年对外开放的吴桥杂技大世界旅游景区由吴桥县政府与香港共同兴建,展示吴桥杂技精粹、尽显艺乡风情,是老牌AAAA级景区,也是普通游客近距离了解杂技的不二之选。

      首届中国吴桥江湖文化节于2017年4月29日至5月31日,在吴桥杂技大世界景区盛大开幕,届时,江湖文化城更具江湖味,全城还原清末民初的江湖街头,游客不但能在看到吴桥八大怪以及文城十六杰。还能看到来自全球各路的民间杂耍高手汇聚吴桥江湖文化城展示绝活特技。

      食在吴桥

      在吴桥,吃饭也是一大乐趣。在杂技大世界里的红牡丹宾馆用餐,一盘盘吴桥特色美食摆在桌上,却有些被冷落,桌前杂技、单车送菜、舞台上的杂技表演都在跟桌上的美食争着眼球。也是在过足了眼瘾之后,才发现,真有些饿了,才开始认识吴桥的特色美食。

      吴桥扒鸡,之前只听说过德州扒鸡,来到吴桥,才知道德州扒鸡原本出自吴桥,只是因为德州交通便利,便传得远了。

      圪喳,吴桥风味菜,有糖醋、醋溜等不同做法,味道很特别,值得一尝。

      吴桥宫面,吴桥特色,面条空心,味道鲜美,回锅不烂,实用方便,因最初只供给宫廷而得名。

      除了吴桥特色菜,餐厅也有日常菜,味道同样不错,是在杂技大世界观光用餐的最佳选择。

      宿在吴桥

      吴桥县没有高端的星级酒店,杂技大世界的红牡丹宾馆属于当地硬件设施比较好的酒店,虽然因为年代久远、有些陈旧,但是接待能力强,可同时容纳300人住宿,价格也很亲民。

      因为是景区配套设施,就在景区门口,安静舒适,环境幽雅。入住宾馆,还可以将杂技大世界的单日门票免费续一日,是吴桥杂技二日游的绝佳选择。

      行在吴桥

      吴桥位于鲁西北与冀东南接壤处,京沪铁路、京福公路、京沪高速公路贯穿吴桥。吴桥火车站班次较少,普通快车速度略慢。但是景区距离德州东高铁站很近,方便各地前往。

      吴桥处在京、津、济、石四地的中心,距北京320公里,高速行程3个小时;距天津220公里,高速行程2个小时;距济南120公里,高速行程50分钟;距泰山、曲阜均在2个小时的车程内;距石家庄220公里,2个小时行程,均可自驾前往。

      景区地址:

      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京福路1号

      (京沪高速吴桥出口左行3到5公里处,104国道路西)

      行程详情

      虽然只是一个景区,但是正如其名,是一个杂技大世界,景区里有八大景点,每个景点里都有不同的表演节目,一天时间较紧凑,会错过很多精彩表演,建议二日游,轻松悠闲的走进杂技的世界。

      景区里的表演都有固定时间,建议买票后看好场次时间,合理规划线路,以免错过精彩,留下遗憾。

      附上我的二日行程:

      D1

      08:40-09:00 江湖文化城南门广场(开城仪式)

      09:00-11:30 江湖文化城:开启江湖梦之旅

      12:00-12:40 红牡丹宾馆午餐

      14:00-14:50 红牡丹剧场

      14:50-15:50 马戏游乐园

      15:50-16:50 魔术剧场

      16:50-17:50 鬼手剧场

      18:20-19:20 红牡丹宾晚餐

      D2

      08:30-09:00 滑稽动物园

      09:00-09:40 碧霞祠小泰山

      09:40-10:50 中国吴桥杂技博物馆:触摸杂技的脉搏

      12:00-13:00 红牡丹宾馆就餐

      13:00 返程

      江湖文化城,吴桥八大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在庄子的年代,便有了江湖。范仲淹说,“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古龙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文人世界中,江湖是远离朝廷与统治阶层的民间;在武侠世界里,江湖则是侠客与草莽英雄的活动范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似乎无处不在;可在当今的时代,江湖却又似无处可寻;浪迹天涯、行侠仗义的江湖梦,都寄托在了武侠小说中。若不是走进吴桥,走进江湖文化城,我原不知,江湖,原来依旧存在于现实之中。

      江湖城里论英雄,在吴桥,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江湖城以吴桥八大怪为首,汇集了吴桥的江湖儿女,在这片重现了当年北京天桥、天津三不管、上海大世界、南京夫子庙四个民俗文化集散地表演特色和江湖文化景观的天地之间,穿着清朝服饰,说着当年语言,练起自家绝技。

      清晨,还在城门之外,便瞥见吴桥的江湖。打开城门,吴桥的江湖儿女,一个个的以绝技出场。跟随吴桥儿女进入城中,眼前,便是真实的江湖。

      “爬上爬下一群鼠辈,有悲有喜百态人生”,城中的开场戏,便是吴桥八大怪之一“老鼠高”高福贵的“驯白鼠”,老鼠提水碾荞麦,刘全进瓜、李三娘坠井、洞房花烛……一个个民间故事,伴随着“老鼠高”幽默风趣的解说,被小小的白鼠演绎成精彩的哲理小品。

      “嬉怒笑骂尽由我,生旦净末都是他”,在驯白鼠的同时,对面的独台戏也已经开唱,独台戏曾是吴桥杂技艺人闯荡江湖、卖艺为生的民间技艺,一根扁担一个人即是一台戏,如今,在杂技大世界之外,已经很难见到。

      天津三不管的地界,驯候人跟机灵的猴子默契配合,猴子骑单车、踩高跷、接飞刀都不在话下,偶尔还会表演一个小插曲,调皮的飞身,摘掉驯候人的帽子。

      “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在吴桥,这句民谣,流传了千年,城中一处杂技小院,便生活着一个真正的杂技世家。一家人各自有着自己的绝活,锅、碗、盆、壶、桌、椅、板凳,不需要复杂的道具,最日常的生活用品,信手拈来。

      在这样看似农家的院落中,观看着杂技世家最日常的表演,离吴桥很近,离杂技很近。

      “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在吴桥,这句民谣,流传了千年,城中一处杂技小院,便生活着一个真正的杂技世家。一家人各自有着自己的绝活,锅、碗、盆、壶、桌、椅、板凳,不需要复杂的道具,最日常的生活用品,信手拈来。

      在这样看似农家的院落中,观看着杂技世家最日常的表演,离吴桥很近,离杂技很近。

      天桥聚集了吴桥八大怪之三,“小钢炮”高福洲,白肚皮上切青菜,手起刀落,菜叶横飞,肚皮却依旧硬挺。除了这一绝技,“小钢炮”谈笑风生间,手切红砖、掌劈顽石。演出前,众多围观群众特意试了试台上的红砖跟石头,绝对不是演出专用道具,而是实实在在的砖石,这份功力,可见一斑。

      “皮包骨”李印怀,眼里扎出骨针来。常人的眼里,容不了一粒沙,可是,在这个老人的眼里,却能够容骨针。2寸长的骨针,从鼻孔往上,直接从眼睛里冒出来,看得我们胆战心惊。这样的绝活,令人叫绝,也不禁感慨当年卖艺的不易。这样需要用血泪练成的绝技,如今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学,即将失传。

      “怪腿李”李亮,刀山爬到云霄外。上刀山,在这里不仅仅是一句豪言,更是实打实的真功夫。我们摸着便扎手的刀山,他能赤脚爬上,还能在刀山上还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怪腿李”是“皮包骨”的儿子,儿子爬刀山时,父亲便在下面助阵。杂技世家的江湖绝技,看出了江湖风云,也看出了一把江湖泪。

      天桥把式附近,一个院落,是江湖八大怪之一“吹破天”何树森的地盘。“吹破天”何树森,鼻奏唢呐震中外,口中吸着烟吞云吐雾,鼻子还能带劲的吹唢呐,声声入耳,“一曲朝天去,九霄破阵还”。“吹破天”多才多艺,除了鼻奏唢呐的绝技,还将吹奏乐跟杂技表演融为一体,幽默风趣,很是热闹。

      刚从鼻奏唢呐的惊奇中出来,又遇见“千斤大缸蹬得快”的吴桥女儿。一个80公斤的大汉蹲在一口180公斤的大缸,四个壮汉将大缸抬放在吴桥女儿的双脚上。吴桥女儿用双脚蹬着大缸,大缸稳稳的旋转。这样的重量,在吴桥女儿的双脚上,却显得轻盈。

      在江湖城的最后,来到戏法新秀小魔女的院落,看小魔女变戏法,一块红布所做的袋子,明明看着什么都没有,却能一次次的变出鸡蛋,甚至,变出一只小鸟。虽知都是障眼法,却也不得不佩服这纯熟的手法。

      小魔女的院落,原本是吴桥八大怪之首“鬼手”王宝合的鬼手居,因为前来拜访“鬼手”的游人太多,鬼手居的院落太拥挤,便搬出了江湖城,在城外另建了鬼手剧场。

      鬼手已经不在江湖城出没,江湖城却依旧流传着鬼手的传说。鬼手是北京天桥八大怪之一“卸索大王”王玉林的第三代传人,继承了杂技世家的绝活,三仙归洞、口中吃针引线、缩骨软功,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鬼手剧场中,年过七旬的“鬼手”依旧神气十足,为我们表演了拿手绝技三仙归洞,一张桌子, 两个瓷花碗,三个现场要来不同颜色的矿泉水盖,甚至将桌上的红布摘下,便直接开始表演。尤其绝的是,游客信心爆棚的上台,一手紧紧抓住一个球,再张开,却变成了两个,一脸疑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来到吴桥,便听过鬼手的传说,无不赞叹,只是,听过再多传说,也不及亲眼见证的震撼。虽然只看到了鬼手的一个绝活,却已经心满意足。也真正知道了,江湖多异士,高手在民间。

      红牡丹剧场,魔术迷幻宫

      如今仍旧广为人知,不时还能听见有人唱的《牡丹之歌》曾经是20世纪80年代一部家喻户晓的电影《红牡丹》的主题曲。这部电影,是描写吴桥艺人杂技生涯的影片,此片的原型就是吴桥籍名人孙福有、香头父女,电影也以香头的艺名红牡丹命名。

      因为这段渊源,景区里的杂技剧场也命名为红牡丹剧场。90年代的剧场,在如今看来,有些狭小拥挤,当然比不上宋城、横店的豪华舞台,可是,在这样的剧场里,却能看见最初的现代杂技舞台表演,能看见最鲜活的生命悸动。

      在春晚,在各个电视台的晚会上,能看见不少杂技表演,声势浩大,但带给我的触动,却不如这个有些狭小,甚至有些残破的红牡丹剧场。

      近距离的观看,能看见杂技演员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颤抖、每一次努力,他不是完美无缺、却是离观众最近的表演。在大飞轮上蒙着眼的行走,让我见证了杂技的刺激与惊险,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他们是在用生命表演。

      每一次无安全防护的表演,都看得胆战心惊,深怕他们出一点差错,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他们,却总是以专业的演出,回报我的担心。

      “好像是在玩魔术,好像是在演杂技。”艾青的《在浪尖上》,诵出了杂技跟魔术的渊源。在杂技的大世界里,也为魔术留了一个梦幻剧场。

      很多即将失传的杂技只能在杂技大世界里一睹最后的荣光,可是魔术,却能够在很多地方看见。但这也不影响我们在惊叹于杂技表演之余,走进,魔术梦幻剧场,看到魔术的神奇,惊叹魔术的魅力。

      经典的魔术表演,在这里都能看见,人体三分、穿越钢板、倒悬行走、空桶取物、大变活人、龙宫探秘、捆绑逃脱,那些再熟悉不过的桥段,当在舞台前近距离见证,依旧震撼。除去经典的魔术表演,魔术迷幻宫还利用高科技手段将原本神奇的魔术赋予更加神秘的包装,让人如坠云里雾中。

      虽然到魔术迷幻宫时,表演已经接近尾声,没能看见最精彩的表演,但是看见台下意犹未尽的观众,也能知道靠着灵巧的双手和奇特的道具,魔术师早已将观众的眼球牢牢抓住。

      马戏游乐园,滑稽动物园

      来到马戏游乐园,在看马戏表演之前,先跟来自内蒙古的骏马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翻身上马,在马场上绕了一圈。虽然为了保证安全,马场工作人员没能放心的将马交给我,让我策马奔腾,可单是骑在马背上,也自有一股豪情。

      然而当我们退回观众席,真正开始马戏表演时,画风突变,“马在地上跑,人在天上飞”。骏马奔腾,马上的勇士时而马上倒立、时而马上大站、独站双马、倒骑摘花,马背上一个个惊险的动作引来一阵阵赞叹。这些勇士,也不仅仅是正值当年的男子,而是以男女老少组成的马戏团队,他们都用自己的马上功夫,证明了自己是真正的勇士。

      驯兽动物表演曾是杂技中重要的一项,如今虽然单独分类,却也跟杂技息息相关。在杂技大世界,有一个滑稽动物园,在动物的世界里,表演着从驯兽师那里学习而来的特技。

      在这里,机灵的猴子可以骑车转圈,憨态可掬的狗熊可以晃板、踩三轮,富有灵性的狼犬会算术识字,霸气十足的老虎可以跟游客亲密接触,庞大的大象可以敬礼致意,用鼻子将你卷起。

      看着它们的表演,欣赏着这份刺激的同时,也有些不忍。这是一群另类的杂技演员,不知道它们需要经过多少训练才能学习这些技能,跟人类零距离亲近。

      杂技博物馆,吴桥小泰山

      在杂技大世界看完所有的演出之后,来到杂技博物馆,慢慢的走进,杂技的前世今生。博物馆自然没有演出形象、热闹,可是,在博物馆里,能更全面的了解杂技、了解“杂技之乡”、了解世界杂技艺术的摇篮。

      杂技博物馆有九大展厅,内藏杂技文物200余件。博物馆以文物、照片、影视、杂技春典、书画等形式,多层次多角度地展示了吴桥杂技的悠久历史,再现了杂技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

      在展馆里,看吴桥杂技2800年的历史,从秦、汉、魏、晋、南北朝的质朴与神圣,登上隋唐盛世铺就的恢宏与艳丽,又从宋朝的皇宫御苑飘散回归民间,在故土吴桥重获新生和发展。在明末清初,吴桥杂技真正走向辉煌,涌现在许多蜚声中外的杂技团、杂技班和一些杂技世家,吴桥杂技艺人的足迹遍布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动中国杂技事业的发展。

      博物馆铭记着吴桥杂技名师的事迹,孙福有和他创建的“中华国术马戏团”,孙凤山和他的“北京班”、“四大金刚”的张献树父子、揣着绝活的北京天桥八大怪。

      博物馆安放着形形色色的杂技道具,这些道具不需要高价购买,而是就地取材,源自生活、生产中最常见的日常用品。

      博物馆展出着被誉为“东方杂技大赛场”,以吴桥命名的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的曾经与现在。这个国际杂坛的顶尖赛事,世界杂技的盛大节日,始创于1987年,是吴桥最闪亮的名片之一。

      在杂技大世界看完所有的演出之后,来到杂技博物馆,慢慢的走进,杂技的前世今生。博物馆自然没有演出形象、热闹,可是,在博物馆里,能更全面的了解杂技、了解“杂技之乡”、了解世界杂技艺术的摇篮。

      杂技博物馆有九大展厅,内藏杂技文物200余件。博物馆以文物、照片、影视、杂技春典、书画等形式,多层次多角度地展示了吴桥杂技的悠久历史,再现了杂技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

      在展馆里,看吴桥杂技2800年的历史,从秦、汉、魏、晋、南北朝的质朴与神圣,登上隋唐盛世铺就的恢宏与艳丽,又从宋朝的皇宫御苑飘散回归民间,在故土吴桥重获新生和发展。在明末清初,吴桥杂技真正走向辉煌,涌现在许多蜚声中外的杂技团、杂技班和一些杂技世家,吴桥杂技艺人的足迹遍布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动中国杂技事业的发展。

      博物馆铭记着吴桥杂技名师的事迹,孙福有和他创建的“中华国术马戏团”,孙凤山和他的“北京班”、“四大金刚”的张献树父子、揣着绝活的北京天桥八大怪。

      博物馆安放着形形色色的杂技道具,这些道具不需要高价购买,而是就地取材,源自生活、生产中最常见的日常用品。

      博物馆展出着被誉为“东方杂技大赛场”,以吴桥命名的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的曾经与现在。这个国际杂坛的顶尖赛事,世界杂技的盛大节日,始创于1987年,是吴桥最闪亮的名片之一。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觉非行记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到新疆知道怎么玩,但不知道怎么吃?
      5

      本周推荐

      吴桥,在杂技之乡,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

      了解吴桥,在杂技之乡,梦江湖风云,识江湖儿女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