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季来格鲁吉亚看雪

      冬季来格鲁吉亚看雪

      11542

      摘要:

      一班轮渡,两趟飞行,三个小时,我从波斯湾沿岸的伊朗南部来到了黑海沿岸的格鲁吉亚,Lonely Planet 2018年十大最佳旅行国家之一,从夏天一跃进了寒冬。首都第比利斯,一座没有暖气的城市,以一场飘雪迎接我的到来。 其实之前的计划是,从阿巴斯港飞大不里士,从大不里士坐跨境大巴前往亚美尼亚,

      • 出发时间2018-01-14
      • 人均费用¥4000
      • 旅行天数9天
      • 文中人物朋友/同事

      从波斯湾到黑海

      一班轮渡,两趟飞行,三个小时,我从波斯湾沿岸的伊朗南部来到了黑海沿岸的格鲁吉亚,Lonely Planet 2018年十大最佳旅行国家之一,从夏天一跃进了寒冬。首都第比利斯,一座没有暖气的城市,以一场飘雪迎接我的到来。

      首都 第比利斯 & 西格纳吉

      其实之前的计划是,从阿巴斯港飞大不里士,从大不里士坐跨境大巴前往亚美尼亚,然后从首都埃里温坐跨境火车前往格国。一切准备就绪,伊朗人告诉我们说冬季大雪悬崖路况很危险,所以我们只好直接从伊朗飞往格鲁吉亚。从此,开启了一趟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的历险。

      下飞机,扯掉在伊朗戴着的头巾,裹上围巾过海关。

      晓说电台最近在讲楼兰,高晓松说西域三十六国,楼兰之所以出名一是因为名字好听写出来好看,二是因为这里出土了西域最美的楼兰新娘。照这个说法,第比利斯就是我心中的当代楼兰。名字好听好看,念出来的时候不自觉就想让人接一句岁月静好的“天气晴”,并且姑娘美。

      有多美?过海关的时候,我足足盯着工作人员盯了10分钟,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姑娘怎么能这么美啊?

      以至于她举着我的电子签证,问我是不是从德黑兰来的时候,我回答她说我是中国来的。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我的确是从德黑兰飞到第比利斯的。

      说到签证,格鲁吉亚实行电子签,可在官方https://www.evisa.gov.ge/GeoVisa/ch/VisaApp 申请。有中文界面,一周之内可出。费用为20美金,并收取2%的手续费,需要Master卡或者Visa支付。我的签证是买机票南航送的。另外,飞猪最近上线了电子签证中心,可直接在飞猪上提交资料申请,方便快捷但是贵了一半的价格,适合钱多懒惰的朋友们。附电子签证所需材料。

      过了海关下电梯就能看见货币兑换窗口,柜台边就是电话卡办理处。Beeline的电话卡,19拉里含8G流量及少量本地通话。办卡的小姐姐也很美,温柔可爱,直接帮我设置并激活好。立马便用本地的打车软件Yandex.Taxi叫车前往市区。这个软件在App Store可以直接下载,是格国打车必备软件,价格比街边拦下的出租车便宜3倍以上,市区前往机场只需20拉里左右,市区内打车基本上也在4拉里左右能搞定。街边出租能不上就不上吧。App有中文版,但是地址需要输入英文。

      警察叔叔刚好在我边上,便询问他是否能帮我与电话里的Yandex司机沟通,结果他也不会英文。一位身着红色羊毛大衣的优雅的老太太主动说她会英文,帮助我们沟通好了候车点。

      外面飘着雪,暖黄色的路灯照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各种颜色的复古轿车来来往往。冷风一吹,在门外排着队等候出租车的人们一边无力地裹紧大衣,一边又抖了抖帽子上的雪花,张望着远处开来的汽车。那位优雅的太太又走了过来,担心我们找不着司机,陪我们一起聊着天一起等。她是我交谈过的为数不多的格鲁吉亚人。格国的英语普及率太低了,甚至低于伊朗,很多人连英文的数字都不会说。在伊朗还能轻易找到唠嗑的当地人,在格鲁吉亚,可憋坏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些会英文的,讲了半天也会因为对方浓重的口音硬是把一肚子话吞回去。所以,谷歌翻译必不可少。

      五分钟后,司机来了,我们与太太告别,钻进了暖气十足的车内。大概半小时不到,就到了青旅附近的地铁站,青旅的林姐跟她的乌克兰老公来接我们。非常干净舒适的Hostel,10拉里一晚,可洗衣做饭烤火唠嗑。位于亚美尼亚大使馆边上,靠近市中心地铁站,交通十分便利。当然,这家最吸引人的还是主人林姐,超级热情、好玩的山东大姐,相信我,在第比利斯选择Ni Hao Hostel准没错。

      来第比利斯的前一天,在德黑兰喝了一天的藏红花,可能真的太养生活血了,我这个已经三个月没来姨妈的人第二天就淌血了(时刻不忘记安利伊朗高原的藏红花)。在第比利斯这样寒冷又没有暖气的城市里,除了庆幸自己在伊朗背了几盒藏红花出境之外,也庆幸自己没有把从广州到乌鲁木齐、德黑兰、伊斯法罕、阿巴斯过安检屡遭查验麻烦的救命暖贴丢在路上。

      很冷,很痛,索性窝在舒服的床上睡了格国旅途的第一天。也许伊朗之行花光了新年所有的好运,我们在格鲁吉亚开始了状况百出的历险。

      第一天除了肚子疼之外,小腹意外烫伤了一大片,还不能用冷水冲,所以后果有些严重,我在格国全程无法淋浴,每天穿上裤子伤口都疼得要命,更不要说去洗个温暖的硫磺浴了。

      身体稍微好点后第二天早晨,青旅的另外两个姑娘要去西格纳吉Signagi,而我们行程里的卡兹别克因雪灾封路无法前往,便临时决定大家一块去西格纳吉。四个女孩打个车去samgori汽车站,一共才四拉里。第比利斯去往各个城市的巴士是需要在不同的汽车站乘坐的。不用去售票窗口买票,直接找到挂着你要去的城市名字的巴士上去就行,到目的地下车付钱即可。第比利斯去西格纳吉单程一人5拉里,大巴很破也很脏,就像上世纪的乡村大巴,跟伊朗没得比,但是念在它只收5块钱的份上,凑合吧。

      西格纳吉是著名的红酒小镇,距离第比利斯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然而天气却比第比利斯糟糕多了。由于来之前没有做任何攻略,所以我在车上临时搜了点西格纳吉的图片,网友告诉我西格纳吉是这样的:

      色彩浓烈得就像格鲁吉亚的红酒。我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了,心中暗自窃喜:还好早上决定来了。

      然而我看到的西格纳吉是这样的:

      大雾,能见度五米,五米之外分不清是人是狗。

      大雪,气温负十度,没有秋裤算我输。

      大巴停在镇中心的汽车站,下车后扑来了两条高加索犬,这么冷的天,除了这两条估计是饿傻了的狗还蹲守在街上外,根本看不到人烟。

      跟着一辆车上下来的乘客走向镇子唯一的主街道。傻狗一路跟着我们,仿佛怕我们走丢,事实上,是我们不知道去哪。

      每家每户都紧闭大门,仿佛整个镇子集体进入了冬眠。沿着主街走下去,大雪里大概半小时就走完了小镇。没有浓烈的红酒,也没有浓烈的色彩,只有无尽的大雪大雾和那两只紧跟着我们的傻狗。冻得双脚没有了知觉,终于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馆,为我们补充热量。

      去西格纳吉确实是早晨十分钟内的临时决定,就像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雾,是上帝给我这个南方来的姑娘的一场惊吓。

      我们在温暖的小饭馆待到三点,打包剩下的骨头去给陪了我们一路的狗狗,然后慢慢走回汽车站,乘坐4点的大巴返回第比利斯。

      记录这些并非是要否认西格纳吉的美,只是如果没有这场大雾和这场雪,也许记忆里的她会生动形象许多。当然,反正格鲁吉亚这个国家还要来第二遍,就把念想都留给今年夏天吧。

      第二天,七月同学也由于藏红花的原因来了姨妈,我们又不得不把卡兹别克的行程继续往后推。她在hostel休息,我和另一个男孩去街上逛逛,说来惭愧,种种意外让我们在到第比利斯的第四天还哪儿都没去。

      在地铁站买了一张5拉里的交通卡,可乘坐公交、地铁、缆车等市内交通工具,非常方便,可多人一起使用。第比利斯的地铁是前苏联时期的,非常战斗民族风。附第比利斯地铁线路。

      第比利斯第四天,她仍然没有要放晴的意思。格鲁吉亚语里,这座城市叫作温暖,可是每每走在大街上瑟瑟发抖的时候,都要问一遍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要来。

      沿着穿城而过的库拉河走到干桥市场,在手冷得快没有知觉的时候要了一杯街边小摊上八毛钱的甜茶。摊主在跟一名中年妇女寒暄着,一边给我加热。我也很想跟当地人说说话,可是在这个英语普及率低得可怕的国家,简直要憋死我。

      一个摊主爷爷送了我几个当地的纪念币,于是我也把身上最后一张伊朗钱送给了他,他把它摆在了他那一堆前苏联古董钱币边,给我敬了个战斗民族的军礼。扬起手臂的那一刻,也指挥了广场上一群鸽子的起落。

      这一天我走遍了市区的几座桥,在库拉河的两岸来回穿梭,累了就上一辆公共巴士,在这样阴沉的天气里,看见明黄色的巴士总是会让人觉得欣喜,私心觉得这是城市建设者在冬天给居民们最好的礼物了。

      第比利斯老城地标建筑 Rezo Gabriadze Theatre 剧院售票钟楼

      格鲁吉亚是少有的同时拥有中东、西亚、东欧文化的国家

      Google告诉我说,20路巴士能把我带去普希金广场,直到它把我又带回了河的对岸,才意识到为什么车里的乘客一直叫我下车去。在最近的车站下了车,到对面等相反方向的车打算原路回去,一同等车的小女孩们在我的手机上输入了95,告诉我应该乘坐95路车。坐了2站后地图显示我离普希金广场只有一站距离了,但在坐到第三站的时候,95路车又把我带回了我上车的地方。下车后和对面指路的小女孩相视着哈哈大笑。在报刊亭买了一杯热咖啡,又重新自信地等待下一趟不知道能把我带去哪儿的巴士。

      回青旅后我把来之前地图上标记的所有景点都删除了,连带着做过的攻略。那些曾经令我在国内蠢蠢欲动的地方,此刻突然都失去了意义。

      第比利斯无须刻意,反正也对抗不过天意,一切随缘即是好的。

      斯特潘·茨明达 卡兹别克山

      在第比利斯的第五个阴天,终于要前往卡兹别克了。乘地铁到达Didube车站的时候,巴士已经启动,我们在大门口拦住了司机,挥着手大叫Kazbegi!!!司机也大叫着说Kazbegi——这是我们唯一能彼此听懂的单词了。

      车子要离开第比利斯的时候放晴了。司机仿佛受到太阳的鼓舞,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手握方向盘,丝毫没有要小心翼翼行驶在白茫茫山路上的觉悟。我们摇晃着进了一个环绕在雪山间的小补给站。下车想买一杯热茶,可惜它只售卖冷食。

      车行3小时后,到达斯特潘茨明达小镇。这个小镇让我想起儿时看的冬季杂志里的插画,那是我对冬天最初的认知。而现在,终于在这里,满足了一个南方姑娘心里一直保有的对冬天的幻想。在远离城市的小村庄,明晃晃的太阳照在雪地里,每家每户的门前挂着灌着彩果、蜂蜜的肠,边上蹲坐着一只大型的高加索山犬,眼神却温柔得让人想抱着它取暖。

      当地司机把我们载到了半山腰,然后陪着我们一路徒步至格鲁吉亚境内高加索山脉最高峰的山顶,真的就如普希金诗里写道的“古老教堂耸立云端,有如天上的方舟翱翔,依稀飞翔在群山之上。”

      推开厚重的门,从明亮极寒的雪地走进昏暗温暖的教堂,仿佛我们也是历经磨难终于抵达的朝圣者。教堂的守护者并不理会我们,只顾低头读经,我们拿来蜡烛,点亮眼前,刚刚经历的风雪、摔跤、酷寒好像只是在梦里一般。走到这一步,内心已然辽阔平静了许多,似乎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大不了的了。

      下山后回到木屋,围着暖气片席地而坐,喝着主人准备的热茶,外面开始飘起了雪,却并不忧虑明天是否会冰雪封山。

      七月和我是在三年前的广州RIC上认识的。那之后我们只见过一面了,这个时代人与人的感情可以很轻易得建立,同时也能迅速得被冲刷,AIESEC认识的很多伙伴不管曾经多么亲密也都淡了联系,但奇怪的是,我跟她却一直在彼此的生活里默默关心着。直到一张特价机票的一拍即合,我们出发了。

      现在的我们躺在面对着雪山的小木屋里,关上了灯和网络,看着窗外的天空和雪山一点点变暗,邻家的灯火一点点熄灭,讨论着只属于女孩的话题渐渐入睡。

      雪山听不懂,她不会理解我们来时的路,不会理解我们的大笑和放肆,更不会理解我们的不安和恐惧。但是没关系,她只需静静地守在窗外,在清晨一睁眼醒来的时候让我们看见这生命美好,便足够了。

      山顶的教堂孤独地守候了Stepantsminda小镇七百年。

      如果说卡兹别克的雪真的是永恒的,那希望也永远有人守护我们的这份天真浪漫。

      外高加索,夏天再见。

      前一晚下起了大雪,有一段山路发生雪崩,上午的时候被告知通往外界的公路都被封锁了——大雪封山,我们无法回第比利斯的了。冷静地联系国内朋友,向保险公司报案,联系航司改签,请民宿主人出具证明。事情办妥后,就安心地在雪山脚下继续住了下来。

      昨晚下过大雪后天晴了,平日总是躲藏在云雾中的最高峰也随太阳一起出现在天边。

      小镇仍然安静得只听见犬吠和雪融的流水声,仿佛这里的其他生物和大部分的人都进入了冬眠。走进一家难得还在营业的杂货店,买了些新鲜的水果,即使是在万物萧条的寒冬,这个远离城市的小镇仍然卖着一些便宜好吃的水果。

      在镇中心为数不多的饭馆里,有一家在阁楼上不知名的小店,一楼是酒馆,不仔细看甚至难以发现二楼的饭馆。它的蒜香土豆猪排,可以说是我们在格鲁吉亚吃过最美味的一道菜了。走出小饭馆的时候,发现民宿主人家的狗狗一直坐在楼梯上,等着我们吃完。折回去抓了几根骨头喂给了它。

      傻狗带着我们从镇中心往外走,走过军功大道,一家葡萄酒庄以及两座湿漉漉的桥。河水咕噜咕噜从山间留下,覆盖着积雪的森林传来呼呼的风声。就这样,从天明走到了天黑。

      隔天下午,前方传来消息说路通了。

      收拾背包,最后看一眼孤独星球封面上的教堂,我们终究要离开这一场梦境了。

      每次选择旅行地,都会思考什么季节去最合适。得考虑天气的冷热、游客的多寡、假期的长短,也总是贪心地想把一年四季的风景,由北到南的城市都一一收藏起来。如果这样来评价,格鲁吉亚这一段旅程是不完美的,甚至都说不上一点儿好。

      在阴冷的冬雨季,室内没有暖气的第比利斯跟她冷漠的人民,轮着生的病,烫伤,大雾,冰雪封路,滞留雪山,延误行程。现在要离开的时候回想起来,倘若一切都像最初计划好的,什么时候离开大不里士到埃里温,什么时间抵达第比利斯再去到卡兹别克,一切都框定在了行程单上,也就不存在这每一天的未知冒险了。

      我根本控制不了什么。

      一切的天气、跟他人的相逢、一路的际遇,哪怕事先写好剧本,脑子里过了一百遍,都预期不到真正上演的会是什么样的历险记。抱歉我的格鲁吉亚没有攻略,也没有指南,只此一篇游记,纪念这一程华丽的冒险。

      外高加索,夏天再见。

      关于作者 包包

      18岁在北非做环保

      19岁在东南亚打工换宿

      20岁成为一名旅行定制师

      21岁的背包客,沙发客,分享主义,理想主义

      写作、旅行和公益是一生的事业。

      跟包包一起玩

      新浪微博@阿包很弦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阿包很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冬季来格鲁吉亚看雪

      了解冬季来格鲁吉亚看雪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