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t's what we called 野奢

      That's what we called 野奢

      1891

      摘要:

      朋友/同事 2016-12-03 10000元 10 石头堆里的野餐 念及纳米比亚的那几天,记忆里尤其深刻的,是二次野外的晚餐。 到达纳米比亚之前,寄给我一本路书,里面标示着每一天我们自驾的行程,封面写了一句:纳米比亚,来自非洲的另类奢华。 在我的概念里,在非洲旅行,原本应该像上次四姑娘山那般,属于自虐型,在心里做好了一些心里准备。我一直和朋友说,这几年一直在旅行,能Hold住青年旅馆的八人间,也能享受超五星酒店的奢侈。 在新疆徒步,能用一块馕一瓶水撑一天,也能切着烤全羊嬉笑连连。原来很挑食的我,已经修炼什么都能咽下去。 有一年走318国道,一路的川菜,旅伴们都瘦了,我却硬生生胖了四斤。还记得有一次在伊朗,实在没啥好吃的,干饼就着个苹果,也是顿午饭。在国外自由行,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总是会查一下LP上的推荐餐厅,锁定目标后,再远,也想去尝试下。 而在纳米比亚,那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让每一天,都如生活在电影的场景里。 记得那一天,我们把车开到了一个山上,在山顶喝着啤酒等一个夕阳。举目望去,世界都是金色的。我拍下旅伴们在夕阳里的剪影,拍下手中的那瓶啤酒,看着Marc夸张的笑脸,看着自己的红衣被风吹起,看着非洲大地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地平线,看着天边泛起的绚烂。山顶风很大,却都不舍得离去。 然后开着车灯,一行八辆车,长长的车队,我们出发去晚餐,却不是回酒店的路。面对着越来越黑的路,听着树枝刮着车门的声音,在对讲机里问“我们要去哪儿”,领队却卖关子不肯说,神秘兮兮的。 车子停在了石头堆前面,四周除了几棵枯树,什么都没有。打着电筒走了一些路,第一眼看到我们的餐厅,惊艳坏了。哇哦,这是咋整的? 在石头堆的平坦处,一排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摆着许多的蜡烛,树枝上挂着户外灯,几个黑人服务员在大石头后面忙碌,给我们烤着牛排。 篝火正旺,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已打开,亮晶晶的酒杯摆满了桌子。抬起头,是漫天星空,这是我生平吃过的最惊艳的晚餐,没有之一。 烛光里,大家倒上酒,举杯,没有喝就已经有三分醉意。暖色的烛光映衬着大家的笑脸,我们聊着这一天发生的好玩的事儿,吃着美好的食物。沙拉,土豆泥,烤肉,牛排,餐后甜品是糖渍水果...新鲜美味的食物伴着美酒,我微笑着,渐渐地,篝火在眼里,已经略带模糊。 吃到一半,George和Marc拉着我,引领我去了烤架后方那片宽阔的平地。哇,除去了一切的光源,繁星如此闪亮而密集。我多想记住此时此刻,我比划着说,好可怜我的三脚架在酒店里没有带出来。 于是他们在黑暗里陪着我,看我把相机放在石头上试试拍摄,连快门线都没有,需要按着快门很久。Marc说“很遗憾你没有带三脚架”。我笑着 说:It'sOK,Inmyeye,Inmyheart.Enough!于是我们在星空下,一起笑了,我仿佛还能看到黑人George那排闪亮洁白的牙齿。 我们三个人,一个德国,一个纳米比亚,一个中国,一起站在那里,让美好流淌于心。这是属于我们的星空。我想,我们都会记得,彼时彼刻。 Dinnerunderthestars,so romantic。那气氛,那场景,我手持着相机,无法把星空,巨石,和我们一起拍下,但我想旅伴们都会很深刻的在记忆里。 下山的时候是打着电筒走的,我们三个走在最后,George拉着我的手。但因为实在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我的小腿处被石块蹭破了些皮,惹得他担心了很久。此时,留下的疤还未消去,我轻轻的触碰,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星空下。 荒漠中的野餐 真够奢侈的,以为那是唯一惊艳的野奢,谁知我们二天后开到了Swakopmund,去纳米比沙漠里冲沙,看过夕阳里成群的火烈鸟,出海去鲸港看鹈鹕和海豹,回到酒店,领队又神秘的说:晚上穿暖和些。 这次改成了茫茫戈壁中的晚餐,真的不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车子离开城市,开了接近四十分钟,越开越荒凉,廖无人烟。然后,便到了我们当天晚餐的地方。 竹制的篱笆围着我们在沙地上的餐桌,红色的地毯铺着,旁边篝火依旧点着,不远处有高级的移动卫生间,区分男女的卫生间里,居然还有干手器。 我问领队:“这些,都是一直放在这里的么?”“不啊”,他说。“等我们吃完,工作人员会用车拉走全部,只是为了我们。”这费多大的周折,只是为了我们! 晚餐是自助餐,惯例的喝了葡萄酒。第一道上的菜是一道好喝的汤,很烫,餐后甜品是苹果派,超级好吃。在纳米比亚,我已经早就忘记了减肥该怎么写,只是享受当下。 晚餐后,星空下,我们围着篝火唱歌。George唱纳米比亚歌,Marc唱德语歌,我们唱中国歌,队员里还有法语老师,唱着法语歌。就这样各个国家的歌轮着唱,感觉真好。从一闪一闪亮晶晶唱到巴扎嘿,从茉莉花唱到让我们荡起双桨,笑的我觉得我又多了几道皱纹。 因为手机没有网络,搜不到歌词,唱着唱着就忘词了,于是变成了大家一起哼哼。marc的脸被篝火照的红红的,George在暗处基本看不出脸了,只看到一排牙齿。我抬起头,看着漫天星星,总觉得这不真实,太不真实了!回酒店时, 我还沉浸在那样的气氛里不能自拔。在微信里和Marc聊天,我说:won'tforget.Underthestarswesing~他回我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知道,我们都不会忘记。 我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属于我自己的旅途,享受着这所谓的野奢。我想,来了纳米比亚,我是真的被宠坏了。以后,还有什么浪漫得晚餐,能比得上这里?还有什么惊喜,能让我意乱情迷? 只是啊,我的对面少了你,毕竟是有些遗憾的。Whatever, I'm here... 关于作者:若有所思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杂志特约主编,新浪江苏特约摄影师,常熟旅游推广大使,阿兰若艺术生活掌柜...多个媒体撰稿人,旅行达人,旅行体验师,酒店体验师。 新浪微博:若有所思CS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 出发时间2016-12-03
      • 人均费用¥10000元
      • 旅行天数10天
      • 文中人物朋友/同事

      石头堆里的野餐

      念及纳米比亚的那几天,记忆里尤其深刻的,是二次野外的晚餐。

      到达纳米比亚之前,寄给我一本路书,里面标示着每一天我们自驾的行程,封面写了一句:纳米比亚,来自非洲的另类奢华。

      在我的概念里,在非洲旅行,原本应该像上次四姑娘山那般,属于自虐型,在心里做好了一些心里准备。我一直和朋友说,这几年一直在旅行,能Hold住青年旅馆的八人间,也能享受超五星酒店的奢侈。

      在新疆徒步,能用一块馕一瓶水撑一天,也能切着烤全羊嬉笑连连。原来很挑食的我,已经修炼什么都能咽下去。

      有一年走318国道,一路的川菜,旅伴们都瘦了,我却硬生生胖了四斤。还记得有一次在伊朗,实在没啥好吃的,干饼就着个苹果,也是顿午饭。在国外自由行,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总是会查一下LP上的推荐餐厅,锁定目标后,再远,也想去尝试下。

      而在纳米比亚,那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让每一天,都如生活在电影的场景里。

      记得那一天,我们把车开到了一个山上,在山顶喝着啤酒等一个夕阳。举目望去,世界都是金色的。我拍下旅伴们在夕阳里的剪影,拍下手中的那瓶啤酒,看着Marc夸张的笑脸,看着自己的红衣被风吹起,看着非洲大地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地平线,看着天边泛起的绚烂。山顶风很大,却都不舍得离去。

      然后开着车灯,一行八辆车,长长的车队,我们出发去晚餐,却不是回酒店的路。面对着越来越黑的路,听着树枝刮着车门的声音,在对讲机里问“我们要去哪儿”,领队却卖关子不肯说,神秘兮兮的。

      车子停在了石头堆前面,四周除了几棵枯树,什么都没有。打着电筒走了一些路,第一眼看到我们的餐厅,惊艳坏了。哇哦,这是咋整的?

      在石头堆的平坦处,一排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摆着许多的蜡烛,树枝上挂着户外灯,几个黑人服务员在大石头后面忙碌,给我们烤着牛排。

      篝火正旺,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已打开,亮晶晶的酒杯摆满了桌子。抬起头,是漫天星空,这是我生平吃过的最惊艳的晚餐,没有之一。

      烛光里,大家倒上酒,举杯,没有喝就已经有三分醉意。暖色的烛光映衬着大家的笑脸,我们聊着这一天发生的好玩的事儿,吃着美好的食物。沙拉,土豆泥,烤肉,牛排,餐后甜品是糖渍水果...新鲜美味的食物伴着美酒,我微笑着,渐渐地,篝火在眼里,已经略带模糊。

      吃到一半,George和Marc拉着我,引领我去了烤架后方那片宽阔的平地。哇,除去了一切的光源,繁星如此闪亮而密集。我多想记住此时此刻,我比划着说,好可怜我的三脚架在酒店里没有带出来。

      于是他们在黑暗里陪着我,看我把相机放在石头上试试拍摄,连快门线都没有,需要按着快门很久。Marc说“很遗憾你没有带三脚架”。我笑着

      说:It'sOK,Inmyeye,Inmyheart.Enough!于是我们在星空下,一起笑了,我仿佛还能看到黑人George那排闪亮洁白的牙齿。

      我们三个人,一个德国,一个纳米比亚,一个中国,一起站在那里,让美好流淌于心。这是属于我们的星空。我想,我们都会记得,彼时彼刻。

      Dinnerunderthestars,so romantic。那气氛,那场景,我手持着相机,无法把星空,巨石,和我们一起拍下,但我想旅伴们都会很深刻的在记忆里。

      下山的时候是打着电筒走的,我们三个走在最后,George拉着我的手。但因为实在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我的小腿处被石块蹭破了些皮,惹得他担心了很久。此时,留下的疤还未消去,我轻轻的触碰,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星空下。

      荒漠中的野餐

      真够奢侈的,以为那是唯一惊艳的野奢,谁知我们二天后开到了Swakopmund,去纳米比沙漠里冲沙,看过夕阳里成群的火烈鸟,出海去鲸港看鹈鹕和海豹,回到酒店,领队又神秘的说:晚上穿暖和些。

      这次改成了茫茫戈壁中的晚餐,真的不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车子离开城市,开了接近四十分钟,越开越荒凉,廖无人烟。然后,便到了我们当天晚餐的地方。

      竹制的篱笆围着我们在沙地上的餐桌,红色的地毯铺着,旁边篝火依旧点着,不远处有高级的移动卫生间,区分男女的卫生间里,居然还有干手器。

      我问领队:“这些,都是一直放在这里的么?”“不啊”,他说。“等我们吃完,工作人员会用车拉走全部,只是为了我们。”这费多大的周折,只是为了我们!

      晚餐是自助餐,惯例的喝了葡萄酒。第一道上的菜是一道好喝的汤,很烫,餐后甜品是苹果派,超级好吃。在纳米比亚,我已经早就忘记了减肥该怎么写,只是享受当下。

      晚餐后,星空下,我们围着篝火唱歌。George唱纳米比亚歌,Marc唱德语歌,我们唱中国歌,队员里还有法语老师,唱着法语歌。就这样各个国家的歌轮着唱,感觉真好。从一闪一闪亮晶晶唱到巴扎嘿,从茉莉花唱到让我们荡起双桨,笑的我觉得我又多了几道皱纹。

      因为手机没有网络,搜不到歌词,唱着唱着就忘词了,于是变成了大家一起哼哼。marc的脸被篝火照的红红的,George在暗处基本看不出脸了,只看到一排牙齿。我抬起头,看着漫天星星,总觉得这不真实,太不真实了!回酒店时, 我还沉浸在那样的气氛里不能自拔。在微信里和Marc聊天,我说:won'tforget.Underthestarswesing~他回我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知道,我们都不会忘记。

      我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属于我自己的旅途,享受着这所谓的野奢。我想,来了纳米比亚,我是真的被宠坏了。以后,还有什么浪漫得晚餐,能比得上这里?还有什么惊喜,能让我意乱情迷?

      只是啊,我的对面少了你,毕竟是有些遗憾的。Whatever, I'm here...

      关于作者:若有所思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杂志特约主编,新浪江苏特约摄影师,常熟旅游推广大使,阿兰若艺术生活掌柜...多个媒体撰稿人,旅行达人,旅行体验师,酒店体验师。

      新浪微博:若有所思CS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若有所思CS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本周推荐

      That's what we called 野奢

      了解That's what we called 野奢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