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滇南小城建水: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滇南小城建水: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393

      摘要:

      建水让人眼前一亮, 淳朴古老的街道游客稀少就已经先声夺人, 我喜欢这样不被侵蚀的小城, 这是一个人们自在生活的城镇。 然后团山村一碗冰凉甜蜜的木瓜水, 便勾住了我的心魂,让我开始对建水一点点依赖起来。 去到河口的炽热阳光下,竟然心里念叨起建水来, 想着若捧着一碗木瓜水饮尽,该是如何畅快淋漓之事。

      • 出发时间2015-10-09
      • 人均费用¥3000
      • 旅行天数3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建水让人眼前一亮,

      淳朴古老的街道游客稀少就已经先声夺人,

      我喜欢这样不被侵蚀的小城,

      这是一个人们自在生活的城镇。

      然后团山村一碗冰凉甜蜜的木瓜水,

      便勾住了我的心魂,让我开始对建水一点点依赖起来。

      去到河口的炽热阳光下,竟然心里念叨起建水来,

      想着若捧着一碗木瓜水饮尽,该是如何畅快淋漓之事。

      红石榴更是不得了,这晶莹剔透的果实,

      已经俘获了我对建水的心,

      茶余饭后,谈笑之间,

      一个酸酸甜甜的红石榴最体贴最关切,

      教我如何不爱它,这个小城,已经让我魂牵梦绕。

      不要太早让我离开,告别天台的夕阳,再也不回来,

      双龙桥的倒影,乡会桥车站盛开的紫色格桑花,

      淳朴的人,转角的流浪狗,巷口的猫,

      雕梁画栋的老屋,古塔,寺庙……

      路上的闹,风中的泪,夜色中的笑。

      这回不去的岁月,终是一份只能相忘于江湖的爱恨情仇。

      昆明到建水,火车上。

      坐在对面的小伙子和大爷。

      小伙子回建水,大爷回个旧。

      小伙子说,一定要尝尝建水的酸石榴,蒙自的甜石榴;

      大爷说,建水老城有家木瓜老店,做的紫米露很好吃。

      翰林街,朱家花园门口。

      卖烤豆腐的母子。

      建水的烤豆腐店多如牛毛,

      一份烤豆腐一碗酸辣卷粉,就是建水一个美好的早晨。

      一份烤豆腐一瓶冰啤酒,就是一个安心满足的夜。

      西门外,大板井。

      挑水的老百姓。

      建水豆腐因为建水的井水而出名,

      大板井上的绳痕已经磨得光滑,

      旁边的板井豆腐坊,做出来的豆腐雪白又有弹性,还有清香。

      大板井的井水,像乳汁一样哺育着建水人。

      从朝阳楼新华书店拐上去,是桂林街。

      夜幕降临的时候朝阳楼开始灯火辉煌,

      桂林街依然宁静,光滑的石板路,

      行人挑担走路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似乎都听得见。

      双龙桥,建水人叫它“十七孔桥”。

      这是一座有点寂寥但又美得不可方物的桥,

      倒影和蓝天,让古桥显得古老又充满力量。

      在建水,很多这样的古桥散落在乡村里,

      有些破败了,有些倒塌了,有些依然坚挺着。

      玉皇阁,崇文塔。

      这两栋老建筑,靠近古城边缘,

      正在修缮的庙和塔,周围散落着各种砖瓦和木板,

      站在塔下,象置身废墟之中,

      抬头望着塔顶,仿佛在跟历史对话。

      老街巷弄里,抽水烟的人们。

      建水的街头,到处能看到抽水烟的身影,

      拿张板凳坐下来,点燃了烟草,鼻子往烟筒里嗅,

      咕噜噜发出声音,烟雾便蔓延开来,

      抽烟的大叔说,这样才叫过滤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老街,老房子里。

      偶然闯入一户人家,打了招呼,主人便笑盈盈相迎,

      四合院里墙角上到处挂着鸡毛掸子,

      女主人在做饭,男主人在做手艺,

      遍地是鸡毛,遍地都是生活的影子。

      碗窑村,紫陶作坊。

      建水紫陶远近闻名,著名的汽锅鸡使用的就是紫陶汽锅。

      碗窑便是最大的紫陶产业工地。

      建水紫陶讲究的是设计和创意,很难偷师学艺。

      正在给成品磨砂的大妈虽然上了年纪,但对待工作仍然一丝不苟。

      建水老火车站。

      一百年前,法国人在云南修建了滇越铁路,

      为了顾及云南山多地形,铁路以1米轨距修建,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米轨,

      米轨早已经不再使用,老火车站,也成了景点,

      旅游淡季,来回于建水到团山的小火车不时停运。

      米轨铁路。

      这段承载了历史的铁路,如今就像电影一样成为建水人心中永恒记忆。

      旅游小火车从这里经过,带着人们对建水曾经的期盼。

      而卸去铅华之后,老人孩子赶着牛群,沿着斑驳生锈的铁道走过,

      这或许才是滇越铁路留给建水人们最真切的一面。

      团山村,巷口老屋门口,

      正坐在门口抽水烟聊天的两位老大爷。

      面对我的搭讪他们淡定应对,在要求拍摄的时候更是从容自然,

      山村里的淳朴,让他们适应了应对一切的“无所谓”。

      团山村,老房子里的炊烟。

      古村里留着众多青瓦白墙的四合院,

      不经修缮的原始院落,很多屋瓦早就剥落,

      窗台内正在炒菜的爷爷,

      也许繁华落尽,讲述的就是这样一幕安于生活的画面。

      团山村,院子里。

      正在剥芋梗的奶奶,突然放下手中的活儿,

      从屋子里端出一碗腌制好的芋梗,用筷子夹到我面前,

      “城里人应该没吃过吧?你试试。”

      抵挡不住好奇的诱惑尝了一块,出奇地咸,

      “这是用来送饭的”奶奶说。

      建水新房村。

      回族司机沙师傅说,新房村比团山村好多了,

      究竟怎么好,在看到了这些保存完好的精美的飞檐雕画的时候,

      我们就已经心领神会。

      新房村,老房子里的居民。

      对建水的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的人们,

      对于不请自来的宾客,每家每户都是开放欢迎的姿态,

      沙师傅介绍说:这是来参观老房子的客人。

      主人便一副自家祖传宝贝遇到知音一般的热情和期盼。

      新房村,在墙角边上玩过家家的孩子。

      对于外人的到来孩子们都显得很雀跃,

      天生爱表演的活泼个性,摆弄各种上镜的姿态,

      眼神里都是不被世俗沾染的纯净。

      回头再望一眼还在玩耍的孩子,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画面,在城市里大概找不到了吧。

      建水城,南门。

      傍晚的建水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

      生活落幕,小城处于温柔等待的安静状态,

      越过城门,向西走,

      沿着铁梯子,

      爬上天台,一切尽在不言中。

      建水老城,晒竹签。

      建水的夜,隐藏在碳烤架子里的烧烤档变得丰盛起来,

      一瓶啤酒,一盘烧豆腐,各种烤串围绕着在身边,

      头顶似乎也升起了烟雾,

      尘埃落定的夜晚,冰凉如水的心情再次被烧烤点燃。

      建水到昆明的火车上,最后一个红石榴。

      小城里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红石榴的身影,

      中秋刚过,石榴正当季,

      那个剥石榴的人,你若安好,清风徐来,

      汽笛声响,你我终将离去,这座陌生又熟悉的城。

      我躲在为自己设计多年的阴影里

      从未曾奢望有谁能打得开

      然而你划破沉寂出现在我眼里

      从我的封锁线进入我的心

      你还懵懂在初开情窦

      却不领悟我情迹班驳

      只是在任性地撒着娇

      在我垂暮的心灵湖泊

      倒映你天真灿烂的笑

      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建水,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本文由飞猪 柒月拾号生活空间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滇南小城建水: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

      了解滇南小城建水:你叫我如何能走得掉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