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忘却的纪念 60小时向南迁徙(厦门,霞浦)

      为了忘却的纪念 60小时向南迁徙(厦门,霞浦)

      7104

      摘要:

      在回程的车上,初次见面的同事问我:“成都的天气总是这样吗,我来了三次,回回都是这样的天”。我莞尔一笑,“是这样的,尤其在冬天。”,“当全国人民都在谈论雾霾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不知是雾中还是在霾中生活了很久很久......”冬季,阴霾的城市透不出一丝阳光,湿冷的空气中飘散着这个城市中特有的气息,是嘈杂

      • 出发时间2013-12-25
      • 人均费用¥1元
      • 旅行天数1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厦门,霞浦

      在回程的车上,初次见面的同事问我:“成都的天气总是这样吗,我来了三次,回回都是这样的天”。我莞尔一笑,“是这样的,尤其在冬天。”,“当全国人民都在谈论雾霾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不知是雾中还是在霾中生活了很久很久......”冬季,阴霾的城市透不出一丝阳光,湿冷的空气中飘散着这个城市中特有的气息,是嘈杂中带着热闹的辛辣的味道,因为总也不能从天空中得到慰藉,所以人们将更多的注意放在了味蕾上;因为总也看不到蓝天与阳光,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低头走路,忘记了抬头看天,只有我常常抬头捕捉哪怕一点点的微蓝,当朋友第N次说“这云彩我觉得一般呀,在我们内蒙天天见”,我想哭的心都有了,“能多看两眼是两眼吧,接下来,小半年你都难得见到晴日”......

      是第几个年头了呢,每到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就不安分起来,不是自己撺掇自己就是经不起怂恿,哪怕再短暂,那些常常能沐浴日光的地方总能压倒我心中最后一根稻草,辗转颠沛的也要到达。

      非主流的路线和时间安排,实在没有太多借鉴参考的价值,沿途收集的心情与插曲也唯恐难得共鸣,记录的初衷在于收藏回忆,留给未来的自己~~预告和剧透洒洒水:

      ~~~~~~~~~~轻飘飘的分界线,以下游记正文,却一直没懂以上是啥,反正习惯这样~~~~~~~~~

      “来北京吗?““不来”

      “等我一天,我明天到北京。”“不等,回家。”

      “厦门去不去?”“这个,我去过#¥%#¥#%#…………#……,不过可以考虑哦”“厦门来不来,看霞浦哦”“来。”

      帝都人民看了莫怪,继我10岁去看了心目中的天安门,拖着逛完了红墙碧瓦的紫禁城,被同车小朋友欺负哭着走完了颐和园,拼着小命儿爬上了长城,还看了当时很港的球幕电影后对于我这样一度只求去过的孩纸来说够了。后来各种差也零零星星的去了些新地方,重游了些老地方,感受到了国际化大都市的出行不易,不赌死就挤死,还深刻体会到一天时间如此短,早早晚晚都高峰,如今如果再去帝都,想做的恐怕也就剩去国家大剧院看个话剧,假装一下文艺了。题跑的有点远,其实就是说不是什么“怂恿”都接招,然后这样就到了厦门。因为这个差接着下个差的,所以留下的只有60个小时,还包括吃饭,睡觉,打豆豆。

      行程总汇(按时间倒叙):1.鼓浪屿2.霞浦3.厦门大学&环岛路

      时常有人问Rachel游记的背景音乐叫什么,很欣慰精心挑选的音乐大家能够喜欢。本文背景音乐:小野丽莎-黄昏のビギン。至于中文叫什么,还真不知道。第一感觉就是她的声音再配不过这般的温暖与温馨,而舒缓流畅的音符与Rachel总是匆忙却认真体会的心情相得益彰,于是第一耳不曾听完就是它了,一如既往的全程单曲循环,体会着,沟通着~~

      Rachel每次的游记名称都希望可以反映出自己内心的表达,虽然时有差强人意的地方,也常常因为才疏学浅,找不到更合适的辞藻,每每这个时候总觉得书到用时方知少。

      中学时代,被收录最多的也许就是鲁迅先生了,从《故乡》到《社戏》,从《少年闰土》到《孔乙己》,还有《狂人日记》、《藤野先生》、《药》以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等,而我独独对两篇纪念革命先烈的文章记忆深刻,那就是《纪念刘和珍君》和《为了忘却的纪念》。前者是因为高中时老师让我“充满感情的朗读”过,后者是因为它的名字。

      《为了忘却的纪念》本是鲁迅先生为了纪念“左联”五烈士而撰写的杂文,而其本意是“为了不忘却,所以纪念”。生活中,常有总也挥之不去的回忆,对于这些回忆,无谓好坏,悲伤与快乐,留下总有留下的道理,然而既成回忆,或用来纪念,我以为本身都是不具有生命力的东西,那么留存着就留存着吧,那些悲伤地总能自省,那些快乐的也能自娱。

      恰好的相遇,不巧的分离,那些无法控制又不能忽视的记忆,最终都将化为人生的财富,鼓励着我们即便忐忑却依然憧憬着上路......

      时间倒数,记忆重生~~~~(未完待续)

      鼓浪屿:在距离离开倒数19小时的时候,我终于再次登上了鼓浪屿的土地上,三年前第一次独自旅行来到这儿的时候,还不知道张三疯原来是只猫的名字,还不知道潘小莲家的酸奶,黄胜记的肉松,不知道汪记馅饼,更不知道龙头鱼丸,在我劈了啪啦的边走边讲了一下午二五七八后甚至没喝一口水就轮渡回到了厦门本岛,但其实不知道真的没关系,事实告诉我本地人真不讲究张三疯还是陈罐西,潘小莲还是赵小姐,倒是游客们整的门儿清~那时,我那阔别10年未曾相见的同学将我领到岛上,和我一样没头苍蝇一般摸不着头脑,在蜿蜒小岛上穿行,路过却错过,穿过沙滩,坐在石头栈道的台阶上晒太阳,侃大山,看夕阳西下,等灯火阑珊,其实可能这样的闲散才应了这般的风景~

      鼓浪屿,那个久负盛名来了不可不去,再来再去的地方,这次会是怎样的际遇?

      拖着行李箱火车、汽车、轮渡的赶到岛上正式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阳光正好~一路上旅行团、游客的脚步都慢慢悠悠的闲适,只有我的脚步显得匆忙,爬坡上坎,七万八绕的找到了“海角8号”,那个感动了整个台湾的电影“海角7号”后,“海角X号”就慢慢多了起来,光是鼓浪屿上,除了8号这一久负盛名的家庭式客栈外,我还意外的在看到了“海角5号”与“海角6号”,那么是多少号都不要紧,最要紧是有喜欢的那个调调,明媚的,欢愉的,灿烂的调调~

      窗台上一盆三角梅生长的颇有风骨,其实也想就在阳台上坐一下午晒晒太阳,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然而,最终只在短暂的小憩后开始了双脚的丈量,摒弃了所有的景点,向那些蜿蜒曲折,兜兜转转,零零星星分布在角角落落的“小清新”和“小温馨”出发。

      我只是喜欢这个弯弯的藤椅,背后蓝色的标牌请自动过滤,过滤ING~

      小路上,盛放的三角梅下,总有很多人拍婚纱、写真什么的,互为背景吧~

      “花太高,离你太远”“爬梯子”,这不是专门放来让人爬的吧,来来回回都看见,只是颤颤悠悠好上不好下,总觉得在坡道上要翻,这让我想起了在九寨的日子,为了抄捷径,同志们怂恿我翻围墙,然后推的推,拉的拉把我整到墙上站着,却发愁下不去了,这边土堆上的人已然都站在了围墙上,那边没有土堆也有小两米,最后石头剪刀布决出先下的人,然后我骑在巨人的肩膀上到达了墙那边~“再爬一格”“不敢了”“那下来吧”“也不敢了”@#¥%……%……&&%¥@

      看到柱子就想靠着,看到墙就想倚着,不然走不动路~~

      拿着地图也会常常找不到地方,有个窍门就是看到吃东西的,注意看看盒子上的标志,如果刚巧你也要去,就知道不远了~

      端着海蛎煎,遇见“陈罐西”,——“我们招人”!

      汪汪,我知道你一定也不想被打扮成这样,是什么让你这么乖的动也不动?

      邂逅一只猫,是岛上会发生的事儿,不过喵喵,你这样乖巧,非常具有麻豆潜质,胖墩墩,如果有记者问你“你幸福吗”,不用回答,我也知道“你姓福”~~

      只一眼,夕阳醉了~

      写一封信送给未来的自己——漂流慢递,相比起自己写给自己,如果能在未来的时间收到一封别人写来的信也许会更新鲜一些,也许是我常常与自己对话,也常常幻想未来的自己会是怎样的样子,于是当我收到自己的信时,我担心我甚至可以仍然清晰的记得我会在那年那月写给自己怎样的寄语~那样也许就失掉了慢递的初衷~

      “苏小糖”

      鼓浪屿上像这样的邮递筒有好些个,那个被人们逐渐淡忘了的书信,那些手写体,有天终会被人们怀念,又“招人啦”......

      “诺拉和皮艾诺”

      “张三疯”

      “三步一没有”,我做到了75%~

      “潘小莲”

      “花与爱丽丝”,那个岩井俊二同名小说的酸奶店,这位仁兄,边喝边绘,时光其实就该这样被挥霍,而我,总是步履匆匆~

      再度见到厦门岛的灯火阑珊,终于可以停下脚步,找一个避风的台阶,停下脚步,听听Rachel的歌,吹吹海边的风,让每一寸的细胞都吸纳,让每一刻的时间都停留~

      这一秒突然觉得好熟悉,不知是第几次的希望时间就此停留,真的有一次做到了,我记得那时我说“我希望天不会亮,那样你就不会不见,因为梦里一直在......”

      《功夫》之后,我也曾一度希望自己可以开一个这样的棒棒糖店,卖不出去的时候就自己吃,那颗甜甜大大,总也吃不完的香甜味道,让阴霾的天空都会挂上彩虹......

      6小时的兜兜转转,回到“海角8号”,可有人愿与我对着星空,彻夜攀谈?

      醒来的时候,第一批游人已经上岛,走出阳台,那些对着阳台花朵的相机,让我慌忙躲在柱子后面,我无意落入别人眼中成风景,我只想坠入无边梦境化作眠......

      霞浦:

      我想10个人,10个人不会选择这样折腾的线路,其实线路不算折腾,只是在这样紧凑的时间下,悠闲的看看温馨的城市,大可不必折腾个往返800KM。好在自从有了“和谐号”,让距离瞬间拉近了许多,从厦门出发,2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能够到达霞浦。厦门有两个火车站,厦门和厦门北,大部分发往霞浦的动车都从厦门北出发,厦门北在集美,相对折腾点,虽说有BRT快速公交,不过拎着行李挤BRT也不是那么好玩儿的,厦门除了BRT,其他公家基本都不怎么挤。厦门站是老站在本岛,相对方便,但车次不多。

      攻略里一般都是4日的行摄之旅,再不济也得有两天,像这样匆忙的行程恐怕少之又少。我不是摄友,像我这样“只求去过,感受过”的孩纸,外加没钱没闲的现状,能够看到晚霞照耀在滩涂上,能看到日出的霞光能照在人们兴奋的脸上,不足够,但知足了。照片中,我常常分不清是日出还是日落,正如我常常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对于不同的心态来说,也许往往乐观的人总觉得是日出,而悲观的人常认为是日落,但其实,日出有日出的欢腾,全新一天的阳光普照,总能带给人一天的精神焕发与愉悦心情;日落有日落的美好,当余晖慢慢消失在天边,安宁温馨的夜来了,天空中星光点点,夜幕下街灯闪烁。我看过不少的日出,更多的日落,但每次目的地的到达,只要听到有日出或者日落,都仍然会欣然前往,顾不上旅途的奔波,虽然头顶同一个太阳,但不同的风情总会带给我们不同的颜色,霞浦的颜色是属于温馨宁静的粉橙和淡淡忧伤的浅灰~

      下午3点多的样子,达到了霞浦站,火车上的恶补,让我们锁定了小皓作为日落观赏点,而北岐作为日出观赏点,全程20小时包括吃饭、睡觉、打豆豆和坐火车的时间让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放下行李,直奔小皓,按照攻略摩的坐到了汽车站,却被告知,做小公交将赶不上日落,其一因为人满才走,其二因为不走高速,果断包车前往,然而朴实的司机大哥他并不清楚小皓日落的具体位置,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小皓村,不过也因为这样的机缘巧合,让我们更近的接触了滩涂~那些非主流,一般摄友不感兴趣,也不太容易出大片的地方就这样踩在了脚下~

      眼看日渐西沉,还没找到最佳拍摄位置,突然对面山头上镜头的反光刺到了双眼,原来在那里,可是怎么上去又成了问题,在险些爬错了一个山包,几经询问的找到了传说中的观赏点后,吭哧吭哧的全程赶路,沿途碰上了已经收获满满,心满意足的摄友们下山了,虽然大家都说,太阳落到山后了,拍不到了,可是如此费尽周折才到达的地方,又怎能在最后1公里放弃呢?那天,最后登上小皓山头和最后下山的不是别人,正是在马德里街头狂奔,赶最后一班车回驻地,在基督城车站险些错过最后一班,在纽约街头最后到达集合地点以及那些我不知道,却可以猜想世界各个角落随时狂奔,随时可能错过但每次都在LASTMINUTE赶到的人们。如此说来,让我们心怀一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淡然之心,看看那日落西山的浅橙与淡灰~~

      这当然不是最美的日落,相比起1个小时以前心满意足下山去的朋友们,也许他们的记录更加美丽,但在我的心中,那些容易到达,容易得到的美丽,往往也会因为容易而忽视了,淡忘了,而那些不曾到达的远方总有着磁魔般的吸引力牵动着我,指引着我,霞浦,我就是这样在仅有的20小时里来了,小皓,尽管我没有看见你的最美,但在我心中,期许与想象无限延伸,那就是最美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继续预定了司机大哥次日凌晨看日出的车,北岐更靠近县城,大概5公里的位置,但除了包车,几乎也没有别的途径,大早上摩的就免了吧,天黑且冷,在多次的确认师傅能够找到观赏点后,敲定了时间,师傅人是不错,不过真心没带过这样的摄影队伍,第二天迟到了,好在时间有富余,错过了日落,却没有一再的错过日出的时间~

      看到天边泛起了朝霞,然而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中......

      好在一副水墨山水画也同样让人兴奋~

      老听见有人在喊着向左向右,起初想谁不太有礼貌,这么大声说话,却原来......不知道那些大片是不是也有“专职”的麻豆,对于白捡了便宜的人而言,是不应该吐槽的,想象着很多正在或者已经消失了的民间技能,因为摄影爱好者团队的壮大和更加趋于专业话,正在或者已经商业化了民俗民风,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正当人们对着水墨画拼命“卡擦”的时候,天边又泛起了粉橙,那像极了日落余晖的颜色,那常常让我区分不开,正如我不能区分梦境和真实的颜色,一点一点倒印在滩涂中......

      阳光正慢慢的露出笑脸,是人们的欢呼声让你出来的吗?因为你知道这必将引起更大的欢愉,我想你终究也还是爱表现的~~

      大早上,刷了个牙,脸都没顾上洗就出发了,想着黑灯瞎火,也没谁注意的~~

      浩浩荡荡的长枪短炮好不壮观,我终于看见了引领者一群摄友来回穿梭,知道麻豆造型的“带头大哥”,原只闻其声,终见本尊,“大哥,您好”~

      太阳逐渐爬高,光线逐渐强了起来,还有就是20小时就要过去,我几乎连洗脸的时间都没有就得背上行囊开拔了......遮住遮住

      尽管可能没工夫洗脸,还是跑到滩涂边撒欢儿,这不,“麻豆”们也收工了,大叔还问我“小妹儿,好看吗?”,“好看好看真好看”。

      这个是真正作业的渔民,但其实作息时间也的确差不多,他也要收工回家了~

      厦门,我终于又来到你温暖的臂弯,还是夜晚到达,还是温暖和煦的风,至少比起成都来说,温暖了许多,60小时,我有60小时的时间来与你相遇......

      为了弥补上次没去厦大的遗憾,大晚上就从芙蓉隧道进了校园,吃了传说中的芙蓉餐厅,虽然那时已是晚上10点,夜晚的隧道其实比白天精彩~~

      走近芙蓉隧道,仿佛进入了时光的隧道,一步一步越靠近校园,一点一点的缅怀校园~~时间是什么?时间是我们的相遇,也注定了分离,时间是即便错过了一趟班车还需赶上的一场青葱岁月,时间是即便不安也要心怀忐忑,勇敢的上路,时间是今天说爱你,明天说再见......

      宫崎骏哈尔的移动城堡~

      白天校园是生动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再次骑行穿过隧道,想要看看同学们匆忙的求学路上的憧憬笑容,听听挥霍青春的欢声笑语~~

      本文由飞猪 Rachel心灵有耳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为了忘却的纪念 60小时向南迁徙(厦门,霞浦)

      了解为了忘却的纪念 60小时向南迁徙(厦门,霞浦)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