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驾】西风烈 下天山

      【自驾】西风烈 下天山

      1924

      摘要:

          TIPS: 自驾: 1.独库公路刚刚翻新通车,路况非常好,但天山气候恶劣,建议最好夏季前往。11月-5月大雪封路无法通行,其余时间尽量选择早走不赶夜路,夜路遇到大雪天气翻越冰大坂极其危险。 2.整个新疆由于路况好,视野好,所有测速非常多,一般在城市的出入口的干道上都有横立的钢架测试探头,容

      • 出发时间2017-02-23
      • 人均费用¥10000
      • 旅行天数10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西风烈 下天山

      TIPS: 自驾: 1.独库公路刚刚翻新通车,路况非常好,但天山气候恶劣,建议最好夏季前往。11月-5月大雪封路无法通行,其余时间尽量选择早走不赶夜路,夜路遇到大雪天气翻越冰大坂极其危险。

      2.整个新疆由于路况好,视野好,所有测速非常多,一般在城市的出入口的干道上都有横立的钢架测试探头,容易提前发现,城区路段限速30-40公里,不少自驾游的爱好者在城外不容易超速,而在城区内很容易被罚,如果超速50%以上,罚款一次2000元,扣完12分。独库公路全程我只发现一个弯道限速40公路的测速点,其他点不确定。

      3.遇到大雾雪天气最好在山下找块空地休息,等待雾气散去后再上山,如果天气很恶劣只能硬着头皮走,最好挂上四驱与放侧滑设备,绑上防滑链。打开雾灯小心通过。

      旅行: 1.大假期间虽然这条路的游客非常少,但是由于沿途的那拉提与巴音布鲁克的接待能力有限,所以建议最好提前预定住宿,免得出现开着车满地找住宿的囧况。

      2.餐厅大部分只有拉条子、大盘鸡等新疆特色,或者是烤肉与馕;镇上有一些川菜馆,不吃羊肉的游客可以找这类餐馆就餐。

      3.独库公路全程基本没有手机信号,手机信号只在部分山顶开阔地有,如果两车以上结组通行建议配备对讲机,否则山区里手机是最不可靠的通讯工具。

      我骑着马儿唱起歌儿,走过伊犁,看见了美丽的阿尔古丽,天涯海角有谁能比得上你,哎呀!美丽的阿瓦尔古丽。

      流浪的人儿踏过了天山,越过了那戈壁,告诉你美丽的阿尔古丽,我要寻找的人儿就是你,哎呀!美丽的阿瓦尔古丽。

      我骑着马儿唱起歌儿,走过伊犁,看见了美丽的阿尔古丽,天涯海角有谁能比得上你,哎呀!美丽的阿瓦尔古丽。

      哈斯托娅略带沙哑空旷的女声娓娓道来,跟眼前新疆雄壮的男性风光形成强烈的反差刺激。那种为爱而流浪的浪漫情怀令所有听到它的人一见倾心,那神秘的旖旎曲调久久在我耳边回旋。车里流传中一股浓郁的西域味道——我骑着马儿唱起歌,看见了美丽的阿尔古丽!

      出门的时候天山的风很凌厉,天色已晚,略带蓝色天光,远处的天山已经笼罩了浓雾,浓雾里我转身回头,纪念碑前老兵的身影在寒风中伫立,我的眼睛也有些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直到走出烈士陵园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趟独库公路自驾对于我来说,不亚于一次朝圣,我的灵魂与内心深处的被深深震撼,这一趟,早已远远超过了旅行的意义;或者应该感谢旅行,才会有这种灵魂的收获。

      返回车里,我头脑一阵发木,压力这个时候占据了我的全身,接着是寒冷的恐惧与无力感。静静坐在驾驶椅上休息了一会,车里的三位同伴也没有催促我的意思,因为此时此刻全车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我的全身直冒虚汗,刚刚还极其稳定的心理状态现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整个团队今晚的生死都压在了我的肩膀上!是在这里熄火过夜?还是继续冒着暴风雪赶路?这需要我尽快做出判断!而这个决定,也直接关系到全队人的生死……暴风雪越来越大,地上有积起冰的危险,要看局面越来越不利于我们,车里的CD还在重复播放着那首《新阿瓦尔古丽》

      那神秘的旖旎曲调久久在人耳边回旋的朦胧中仿佛回到了北疆的大草原上,阳光明媚的西伯利亚冷杉林里,我暖暖地躺在松针上睡着了……

      我仔细想了想后面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贸然冒险跟着路上的标志往下开。遇到刚才这样的岔路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的车上有GPS导航系统,于是我打开看看是否有卫星信号?过了一会居然搜索出6颗卫星;车上的三位朋友都打开自己的智能手机的GPS系统。于是我迅速做了分工,副驾帮我找公路的中间线,后座两位女生分别用GPS地图口头告诉我前面路段的弯道方向;上车后我让后车跟着我的车尾灯走,自己发动车辆走到排队等候的一长串轿车的前面去带路当头车。很快我们车上就全民总动员,我的两只眼睛加副驾驶两只一直盯着黑色公路的中线,每次只能看见短短的车灯下面的一条线,能见度已经低到一米以下。后座两位女生随时预报前面公路的弯道方向与大概距离,我的脑海里迅速画出前面路况的大概地图情况,然后开始放开刹车缓慢滑行;而此时山上我连后车的车灯都无法看清,下到山下我才从观后镜里我看见我的车后大概跟随了20多部车。

      行驶一段时间后,我们过了磨合期,我也逐渐适应了这种类似盲人驾驶的状态,车速有所提升,竟然达到了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全车人这个时候都在紧张的配合我的驾驶提供地图导航,没有人感到惊慌,我问了下经验比较少的后座女生是否担心安全?她很淡定的回答我:“你们不担心,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又小心试验了下刹车,仍然没有一点侧滑,于是我更加大胆的放开车速,居然上到了50公里每小时,车子迅速穿越暴风雪的迷雾,下到能见度逐渐提高的山底河道旁边,这时候能见度已经提升到2米以外,我已经能够看清楚公路两边的白色画线与三条中间画线。

      再往下走,暴风雪就变成了大暴雨,大雨中能见度虽然不高,但是已经比天山之巅暴风雪夜的盲人驾驶状态好很多,我打开雨刮器的最大档,一路冲过大雨全速狂奔行驶向我们今晚的住宿点——那拉提。

      山间是奔流的河水,山坡上是平缓的草场,傍晚的霞光落在草地上,给草场罩上了一层金黄。牧羊人把羊群用石头和木栅栏圈起来,在毡房里点燃柴火,袅袅炊烟缓缓升腾……这种高原的牧歌一路上总会不经意晃入眼帘,让思绪充满诗意。

      路边有很多类似我们城区指示牌的高度的红色竖着的箭头,分别分列在公路的路基两边,这个高度达到4米的箭头不是指路牌,也不是限速标记,更不是什么地质的测量设备,这类交通标志你在全国其他地方绝对见不到,独库公路才可以,这个是为冬季封路来临之前的雪季被高度达到5-6米的大雪掩埋后的公路指示的标记,方便铲雪的推土机按指示牌指引的路基范围施工推开高达两层楼高的雪墙。

      当遥远千年之前佛教从古代印度传到龟兹的时候,龟兹的王室成员很快接受了这个信仰,开始大规模的开凿石窟,数以吨计的颜料被运送进来了,画师们在石窟中忘我地绘制佛教壁画。龟兹成为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遥远国度的僧侣。克孜尔千佛洞位于渭干河北岸。克孜尔,在今天维吾尔语中是红色的意思,这也许和山体的颜色有关系。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我在心中默念万里朝圣一定不会让我们吃闭门羹,天空如听懂般忽然略微放晴,竟然阴天凭空裂开一道蓝天……我们如愿看完佛窟,返程的时候天色已晚,沙漠里的沙尘暴瞬间弥漫过来,遮挡了刚刚还略放晴的头顶天空。

      当年一个来自古印度的婆罗门贵族,厌倦了世代做官,竟辞去了国相职位,长驱跋涉来到龟兹。龟兹王把自己的妹妹罗什嫁给了这个叫鸠摩炎的人。他们按照西域的习惯为出世的儿子取名叫鸠摩罗什,这个信奉佛教的母亲,像先知一般,规划了儿子的未来。

      他的母亲完全没有想到若干年后的儿子怎样成为改变西域历史的风云人物。两个国家为抢夺他的思想不惜发动三次战争达到目的,这是一位精通各种西域语言的奇才,这是佛教典籍《金刚经》等无数佛经的汉语翻译者,这位比唐三藏更早的大德鸠摩罗什,他身后是比敦煌还要早三百年开凿的克孜尔千佛窟,融合四大文明古国文化的龟兹古国,思想创造历史,与浩瀚宇宙永恒,不论种族地域……

      探险队的勒柯克在日记中写道:“我将永远不会忘记,当我借着微弱的光,第一次进入这些石窟时的情景。在昏暗的石窟墙壁上,古代龟兹人的形象与探险者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却相隔着一千六百多年。”那些戈壁滩砂岩石窟里残破中露了半边面孔的壁画,恍惚带着犍陀罗风格的面孔,还有风流倜傥的希腊人衣冠,红色的帽上簪花异常鲜艳。

      这里是四大文明的交汇地,这里是欧罗巴人种、蒙古人种、匈奴西域诸国人的融合地,这里蕴藏着无数矿产宝藏,风沙中的大漠穿越过无数西天求法的大德高僧,文化与思想的碰撞犹如这灿烂星空照亮西域的上下两万年!就拿这西行路上偶得的星空照片作为这次自驾的总结吧,灿烂星空下,我还要一次次地穿越时空追寻你!

      一路自驾,回望这惊魂未定的雪夜天山路,我想起了唐代李白的诗句:“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惊险与刺激的雪夜穿越天山路,奇绝的无限美景只垂青敢于冒险的人。

      本文由飞猪 雪天的宙斯院子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今日推荐

      本周推荐

      【自驾】西风烈 下天山

      了解【自驾】西风烈 下天山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