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葡萄牙咖啡馆之旅(1日):每一座古老的咖啡馆里都有一个隐匿的灵魂

      葡萄牙咖啡馆之旅(1日):每一座古老的咖啡馆里都有一个隐匿的灵魂

      44

      摘要:

      家里有了咖啡机,再也无法拒绝咖啡的诱惑,清晨,在机器的微微震动中苏醒,香气飘出厨房,飘出客厅,飘出阳台。葡萄牙超市里售卖各个品牌的胶囊咖啡及配套咖啡机,我家里的胶囊机就很方便,从一键打开烧水到喝到咖啡,也就四五分钟。最小杯的意式浓缩到大杯的美式,一台机器搞定。算下来一杯咖啡的成本大约为0.3欧元,

      • 出发时间2016-03-16
      • 人均费用¥1000元
      • 旅行天数1天
      • 文中人物一个人

      家里有了咖啡机,再也无法拒绝咖啡的诱惑,清晨,在机器的微微震动中苏醒,香气飘出厨房,飘出客厅,飘出阳台。

      葡萄牙超市里售卖各个品牌的胶囊咖啡及配套咖啡机,我家里的胶囊机就很方便,从一键打开烧水到喝到咖啡,也就四五分钟。最小杯的意式浓缩到大杯的美式,一台机器搞定。算下来一杯咖啡的成本大约为0.3欧元,当然了,这边咖啡机大都价格不菲,不过算一笔账的话,还是家里喝咖啡合算。

      我以前在国内只是听说过咖啡胶囊,自己真正开始使用后,才开始注意到这一个个神秘的“胶囊”,因为胶囊壁质地坚硬,在高温下也能很好得保持原型,因此可将高压水蒸汽注入胶囊中,咖啡在压力作用下完全析出带有咖啡脂的浓缩咖啡,较好地保证咖啡的香醇。煮咖啡时,把胶囊放入专用的咖啡机内按键即可,无需其它操作。咖啡胶囊的理念诞生于1976年,在EricFavre的领导下,雀巢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咖啡胶囊产品Nespresso。

      但由于胶囊咖啡的包装材料包括大量难以回收的塑胶和铝的合成物,再加上胶囊顶部的锡纸薄膜、胶囊里的咖啡残渣和滤网,回收起来更加困难。 时间一长,则与其方便快捷的理念背道而驰

      我在这个社会里看到来自全世界的产品,从曾经的香料、丝绸到今天的电子产品、服装,这个社会使用着全球的商品,自己酿造了人类的精神遗产,我不提昨日的巧取豪夺,因为我觉得那是一厢情愿的片面立场,你也不要说“最早的全球化”,因为你的确曾经泯灭人性。

      我之所以有感而发,一方面是因为看张爱玲时读到这么一句话:“中国是什么都缺,只有生命是廉价的,廉价的东西也的确是不经用。” 时过境迁,中国劳动力正在摆脱“廉价”,另一方面是多少次听见葡萄牙人一脸自豪的说起自己的殖民历史,“啊,澳门啊,你可知道,那曾经是我们的殖民地……”又听见非洲来的留学生说“啊,葡萄牙啊,以前在我们那里无恶不作……”都是事实,都带着非常强烈的情绪。

      但是他们都无法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无处不在的中国。

      其实,我们今天肆意挥霍的现代化,我们以为已经到手的和平,其实才刚刚翻过去一页。

      今天安东尼奥在课上耸了耸肩:“经济危机之后,葡萄牙的空气中多多少少有了一丝悲悯、惆怅的气息,人们变得更为平和,更为乐于助人,因为曾经世界在帮我们。”我想,经历过磨难之后,他们用一种相对谦卑的状态去面对外界,但与此同时,骨子里的傲气也并非荡然无存。前几年的经济危机其实是把葡萄牙切开后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人们看到它的好与坏,它的黑与白,而创伤之后的疤痕,不可能恢复如初,多多少少都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心理阴影,这对全世界来说,可能是好的,对它自己来说,也是好的。

      前些日子3.8妇女节,葡萄牙新闻也报道了很多相关活动,实际上,自1974年至现在,葡萄牙27届政府中仅有154位女性工作人员,而男性工作人员的数量则高达1609人。虽然欧盟国家的劳动妇女占企业人数的32%,但只有10%的人能够进入管理层,仅仅只有3%的人能够坐上总经理的位子。

      在里斯本,直到二十世纪初,咖啡馆里才开始出现女性的身影,而咖啡厅里出现糕点则是在二十一世纪才开始的,也是在那时出现了“bica”这个词语来指代浓缩咖啡。光是一杯咖啡的名字,葡萄牙语中就有多种表达方式,在里斯本叫bica,在波尔图叫cimbalino,想要口味更为细腻的可以叫上一杯carioca,想要满杯的可以来一杯italiana,加点牛奶的摇身一变成了pingado。

      巴西人咖啡馆坐落于里斯本希亚多广场,是里斯本最古老、最知名的咖啡馆之一。巴西人咖啡馆于1905年11月19日正式开业,出售巴西咖啡,同时也是里斯本知识分子和学者时常聚会的场所,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葡萄牙诗人与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1988年店主在咖啡馆的外面安放了诗人的铜像。

      一座咖啡馆是一个具象的存在,而这个躯壳里的灵魂是曾经出现过的人物。无名小卒固然如流水东去,但究竟是声誉卓著者成就了咖啡馆,还是咖啡馆里的形形色色成就了大家,时过境迁之后,没有人说得清,也没必要说清,只知道百年以前,咖啡馆里的波澜不惊曾是他们心中的爱恨情仇。

      而如今,那里,保留着一个永久的位置。夜晚,费尔南多佩索阿会站起来,起身离开,去亲吻里斯本的每一个角落,这些角落里,有中年离异妇女的孤独夜晚,也有老年独身男人的寂寥梦境,更有夜不归宿的男男女女和呆坐电视机前的老老少少。

      你问我为何没有欢愉,我说,欢愉过后皆是顾影垂泪。

      你问我为何如此悲戚,我说,所有人都带着斑斓面具。

      你问我为何如此绝对,我说,所有往事都被盖棺定论。

      我深信你只有在深夜才可以触摸到费尔南多笔下的葡萄牙,白日皆疯狂,长夜皆漫漫。他坐在角落里看人声鼎沸,人潮散去,他开始奋笔疾书。

      他笔下的异名者开始出走,开始流浪,开始寻找自己的路径。

      每一个作者都在和读者玩着文字游戏,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们失去了联系,那可能重新连接我们的只能是文字这部天书,天书有密码。

      以前我在苏州的时候,一中斜对面有家很小的咖啡吧,小到什么程度呢,大概除去吧台,外围只能站五六个人,后来靠墙有了一排座位,其实,这么小的地方,完全不需要设座位,大多数人端着纸杯就走了。咖啡店时关时开,店住神出鬼没。

      我当时还想着,以后我也开一家咖啡馆,想几点下班就几点下班,想不上班就不上班,直到我看了冯唐的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开一家咖啡馆容易,维持下去才是难题,哪怕你只是心血来潮,最后,都会面临“竞争力”的问题。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就应该是一场交易,美好的交易。

      别把生意做成了花前月下。

      我之前写过一些关于咖啡馆的东西,实际上,这里没有所谓的连锁店和纯粹的咖啡馆,连国内最常见的纸杯这里也不常有。

      交谈才是核心。

      我其实本身是个话唠,在葡萄牙毫无用武之地。一开始,我把他们的“善言辞”看作是一种热情,后来,我在亚速尔四处游玩时接受了好几次当地电视台的采访,和我同行的好朋友以及她的男友面对眼前的话筒和摄像机,毫不紧张地夸夸其谈,在这里“夸夸其谈”是个褒义词,他俩完全没有半点娇羞忸怩之态,在镜头面前落落大方。

      后来,我带了自己的葡萄牙朋友去另外一个葡萄牙人家里做客,临走时她俩已经好得开始“窃窃私语”了。

      所以,太阳下,冷风里,一杯意式浓缩,坐一下午,可以从川普聊到普京。

      哪怕是在手机店里办个业务,也能和服务员聊上半天。

      有一次我的确是有点着急了,就打断了前面“唾沫横飞”的人,

      “啊,抱歉抱歉……”

      又等了十分钟,

      “我明天再来吧要不……”

      “啊,抱歉抱歉,马上给您办。”

      说实话,这种时候,道歉已经没有用了。态度再好,比不上效率。

      排队的时候,大家也前前后后热火朝天地聊起来了。

      讽刺的是,“对白”如此之多的国家却没有诞生什么伟大的剧作家和经典的剧本。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Carlos教授在课上不无遗憾地说的。

      那天在剧院看了一个关于死亡的音乐剧,剧情非常简单,被毒死的老妇人静静地躺在棺材内,强盗偷了金银财宝藏于棺材中……

      几乎没有情节可言,所有的台词都用音乐来表达,有几次,言语即将从口中喷涌而出,音乐强有力地抵挡在了它的眼前,在它出口前抵达了观众席。

      “就不应该有台词。”

      如果有了台词,音乐就会成为背景,那一晚,音乐才是主角。

      后来我去过很多地方,见了很多咖啡馆,喝了很多咖啡。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如果我不把咖啡看作生活的一部分,那我永远是个门外汉。我是去品尝它,绝不是去爱它。我和它,一个俯视,一个仰视,不平等。

      音乐表达的是死亡,是绝望里的欲望。欲望太多,产生了绝望。

      善言辞的葡萄牙在此时选择用另外一种形式去表达言语。

      而观众席里的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解读它。

      落幕后我们在河边的咖啡馆喝了一杯,明明知道会睡不着的咖啡。在夜晚常常伸出“魔爪”,把我们卷入另外一片寂寥。

      所以,夜晚,和我相伴而眠的是咖啡。

      我想起昨晚的月亮

      在家的辰光

      我选择忽视它的凝望

      周围的灯光

      蒙蔽了它的光芒

      四面的楼宇

      隐没了它的力量

      我一度以为那是只巨大的灯泡

      我跑啊跑

      想近距离看看它

      它和我玩起了捉迷藏

      后来

      我站在自家的露台上

      才和它有了和平的对话

      它也许窥伺了我一整晚

      你的清早

      在豆浆油条中苏醒

      我的傍晚

      在红酒鳕鱼里沉睡

      世界何以被连接

      那是两个世界的遥望

      就像天堂里互相喂食的灵魂

      隔着一口锅

      却可终生相依

      盐的寡淡

      汤的浓稠

      就像海和河

      终要相遇

      而我调和了两个世界

      今天

      我的愿望

      是吃一顿你煮的白米饭

      那是我的苍山白雪

      你的柴米油盐

      谁能告诉我

      思念到底是什么

      当你习惯浓缩咖啡的味道和油橄榄的口感,你才刚刚进入了大门。

      本文由飞猪 葡***局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本周推荐

       上海乐高乐园要来啦!
      1.7万7

      葡萄牙咖啡馆之旅(1日):每一座古老的咖啡馆里都有一个隐匿的灵魂

      了解葡萄牙咖啡馆之旅(1日):每一座古老的咖啡馆里都有一个隐匿的灵魂推荐信息以及部分地区的门票,景区套票,图片,线路,注意事项,玩法,美食,游记,攻略上飞猪旅游攻略频道。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