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门 | 憋闷梅雨季,幸好有紫阳花开得恣意

人间松弛指南
「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
身为一名重度城市病患者,真要我登山徒步风餐露宿,那是万万不可的。
但梅雨季又实在阴湿无聊。这个时候,若能虚情假意地拥抱一点造作的伪自然,就也足够储满能量槽了。
那就向紫阳花进发吧。
如果没有紫阳花,梅雨季就超无聊
再有一点萤火虫就更妙了。
看镰仓风光宣传片「海街日记」的时候,一颗干枯的城市蠕虫心被镜头里的四季流转撩拨得不行。
樱花隧道、线香花火(也就是上海话里的老太婆册司……)、冬天肃杀的海岸线、初夏摇曳的紫阳花。
影片里这一帧有点过曝的日式小清新画面在我脑海里总是频频跳出,于是在春天的时候,终于决定无论如何今年也要走一个紫阳花。
但本来,我是想学一学大奶绫濑遥,走在梅雨季湿乎乎的镰仓明月院石板路上,来个意味深长の回眸的。
妹想到上网一搜,镰仓的紫阳花圣地之一,今年开始大修了一刚!
官网放出了大修进展图,眼看是不要指望了。
天无绝人之路,发现得早不如发现得巧……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基友诚邀我去九州陪她度假……
四季风物什么的,又不是只有镰仓有啰,日本人那么会搞,九州肯定也行的。很会自我安慰的松弛出游派就这点好,镰仓下次再港,今次就先九州好了。
于是排出来大半天时间在九州一座有点老旧的工业城市久留米,因为谷歌告诉我,那边的郊外山里,有座人称紫阳花寺的千光寺。
去的那天果然下雨,但阴雨天也有阴雨天的好。紫阳花本来从花型和颜色上都算不上风雅,如果再来一个艳阳天,恐怕会太咋呼。
千光寺属于曹洞宗寺院,说起曹洞宗就会想到「只管打坐」——教义直击人心,所以深受平民喜爱,白老外体验坐禅也是首选。
大概因为只管打坐,没有什么过于复杂的规制,千光寺的这一任住持没事就种种紫阳花,种到76岁……已经把寺院种成了这样……
佛教在日本的地位相当稳固,活着的时候大可以拜狐狸拜天狗哪家灵验求哪家,但死后总要供上一笔香油钱,葬到佛寺墓园。
千光寺的紫阳花苗由檀家——也就是供奉寺庙者带来,住持手栽。加上檀家多半有亲族葬在此地,这样一来,满眼紫阳花就又有了一番轮回的意味。
除了常见的品种,还看到了以前从没见过的「額紫陽花」,有点像一颗西兰花硬要扮公主。
仔细看的话,即使差不多的花型,花瓣的紧实程度也会有不同。密密匝匝排在一起的呢,花瓣也更厚一些,像天鹅绒;
松散一点的花瓣就薄且透,像蕾丝。
而且明明是同一株,竟然会开出渐变一样的颜色,老神奇了,简直每走两步就要停下来啧啧惊奇一番。
但下雨天也有不好,撑伞的话行动不便,我穿了雨衣,看似疾走如风……但每到一株花前kuacha一把扯开雨衣掏出一个坚硬物体照相机……
也着实太像风衣暴露狂。
尤其还是在如此荡涤心灵的地方。
另外因为下雨盲目穿了短打+塑料鞋,导致小腿被咬到发现的时候黏糊糊挂下一条半凝固的血迹……
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蚊虫还是水蛭噜。
从久留米进一步深入乡下,还能到达另一个初夏风情点——每年五月末到六月末的「宝泉寺蛍祭り」。
穿着旅馆的貸出浴衣踢哩踏啦沿着河走上二十分钟,就是萤火虫栖息地。
一路上会看到高中生在把玩电力不足的萤火虫(有点可怜,我们不要效仿),也有简陋的夏日祭小舞台。
六月下旬,九州的萤火虫总体来说都进入风烛残年了,数量并不会特别多。但趴在河川边的栏杆上,看川边和山间明明灭灭地小绿点,还是会涌出莫名其妙的感动。
高处和低处所有比较亮的点和线都是运动轨迹…… 没有三脚架搞成这样不容易了=v=
当下我就诗兴大发,吟了一首心の俳句: 黑黑滴夜里,有光在忽闪忽闪,是萤火虫呀。
惯例最后是实用信息。
久留米差不多位于福冈和熊本的中间,可以膜完紫阳(花)膜部长。从JR久留米駅到千光寺,单程taxi车资大约3000出头一点点,其实也不算不能接受。
久留米的吉祥物是一只河童! 当然还是要蹭部长热度……
逛完寺可以步行大约15分钟,到山本コミュニティセンター公交车站搭公车回市内。这班公车只有上午9点前和下午3点后运行,所以不太可能来回搭乘。
宝泉寺温泉的话,搭乘JR到豊後森駅下车,车站很小,一出站就能看到玖珠観光バス,上车坐到宝泉寺温泉入口就好。
九州的各种小火车也很让人着迷。
萤火虫的活动时间每年稍有不同,六月中旬会比较稳妥,期间的每周六则会有地味的萤火虫夏日祭。
话又说回来,就像我一开始弃镰仓而在九州也顺利get到了梅雨时节的风物诗一样,换成其他目的地,应该也能顺利赏赏花、观观萤的吧。
所以也不用太拘泥于攻略啦。
至于阿毛有没有膜部长,
答案当然是膜了……
还给部长打了钱。
写在后面:
本文与久留米和宝泉寺皆无利益关系,
原创不易,转载请联系我们。
虽然是松弛的人生,但也想认真地过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人间松弛指南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羊咸咸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