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坐闷了!我们特意选了一个下雨天去探访这家牛逼了几十年的苍蝇馆子!!

成都美食
冒雨,从南城出发,一路见证的是北城的破败,从火车北站到荷花池,一路的批发市场,廉价的商品混合着说不清的香料味道,道路拥挤不堪,真的算不上什么好体验,到处是地铁施工的围挡,让原本不宽的道路变得更加拥挤,城市化的进程步履不停,要改变必然经历阵痛。
老城在弥留之际,也最动人心~
往北再往东,是沙河的源头,成都东门外的旧街场,名叫洞子口。就像被时光抛弃,一树一瓦都能把人抛向那些不曾参与的过去。
环境能勾起的,除了心境,就是味蕾了吧!沿着水流慢行,旧城的味蕾也随之苏醒。洞子口凉粉,发迹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最早操持凉粉生意的人家姓赵,之后方有陈、夏两家。斗转星移,现在洞子口仍在守业的却只有陈凉粉一脉,令人唏嘘。
如盖的枝杈横卧欲渡,对面就是那家经营了几十年的凉粉老店
常听说,成都有那么一家馆子,不但不能点菜,连端菜打饭都要自己动手,必要时还要拼拼手速!刚刚回来的时候第一次来吃饭,在上海见惯了小碟小碗,突然看到这些比脸大的盘盘儿,还是有点小震撼。
连续的雨天不禁让人心生烦闷,虽然早早的定下了计划,但看看天光,不禁退意连连。忙打电话过去,不料对方接起直接说,中午十一点钟,下午五点钟就可以来吃了!然而穿过那些破旧的小街,来到洞子口陈氏凉粉的时候,看到店里满是吃客,真的吓了一跳,雨越发大,客人却越来越多。
关于老板儿背后的故事,坊间有太多的传闻,比如老板和红杏的黄信陵老板是把兄弟,所以大家在这里都要尊称一声黄老板或者黄大哥,反而都不晓得老板陈东富的本名了。然而提到红杏,黄老板却不愿意说太多。那我们就看看你们用的雨伞,不说话。。。
还比如黄老板的两个儿子分别在红杏和大蓉和做大厨。又比如老板儿的快炒天赋,19岁开始炒菜,掌勺40年,一道肝腰合炒,整个过程只要20秒左右,积年的经验却无意中道出厨房里最大的秘密,唯手熟尔四字足矣~
反正一般在店里看到黄老板儿呢,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坐到的,平静的看着店里大快朵颐的客人们,要么就是和熟客摆龙门阵,偶尔也会亲自上阵,调一份凉粉。
大茶杯,烟,和对讲机,是黄老板儿身边最常见的物什,单说这杯茶,据说就大有讲究,说的时候黄老板脸上不住的透出得意,似乎那生意火爆的秘诀就藏在这茶里一般
陈晓卿说他眼里的饭馆分两种,一种是做菜的,一种是做买卖的,陈凉粉显然属于前者。
坐下来和黄老板儿聊聊天,老板儿眼神前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没开口就有种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的苍凉。然而话到嘴边,却只剩下太累了,太苦了这样沉重的感叹。开馆子太辛苦啦,每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冬天冷的打抖,怎么起得来哦!要想做点什么事情很艰难,要想做成点什么事情就更艰难了!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和不动如山大概是对黄老板儿的两个最基本印象了
还有多少肉,下午够不够,那再去买十斤差不多了;
那一桌的饭钱给了没有;
客人去盛饭,把包包放在桌子上一定要喊到他们看到;
巷巷头要过车子,黄老板的眼睛也随之移了过去,桌子往里移一下,不要碰了别个了,完了之后还要嘟囔一句,车子开到这个里面做啥子呦。
眯着眼,抽着烟,喝着茶还摆着龙门阵,全不耽误
客人走了也要喊他们带好随身的物品。即便忘了,只要老板看到,肯定帮你收好,这些年老板儿捡过的东西真的是千奇百怪,从几十万的现金到崭新的摩托车。。。就晓得成都人的心有好大了
外面的雨越发打了,看着只增不减的食客,黄老板儿眯着眼睛和我说,你到哪里见过冒雨吃饭的馆子嘛?现在那些大馆子都是空调开起,关的严严实实的在里面吃,哪里有我们这里接地气嘛!
洞子口这里的环境是最巴适的,外面破破烂烂,进来却别有洞天,只有晓得的才会来吃饭,要不然哪个会来来嘛~可是看着堂子里满满的人群,就知道有好多成都人晓得这里了。
是啊!小桥流水呀,绿树如盖啊~散漫的老茶铺啊~这样的地方成都到底还剩下多少呢?!
问起如何让馆子这么火爆,老板儿很谦虚的说都是大家伙的厚爱!可这也是黄老板对吃客们的厚爱啊,没有这份坚守和苦熬,叫成都人又该到哪里去感知那旧时的味道!
说到吃,黄老板就滔滔不绝了,他说他最喜欢吃粉蒸肉,我说现在猛追湾三无的蒸牛肉排骨肥肠不错的,黄老板儿说那些可能硬了点哦,我年纪大了咬不动了,还是我们这的粉蒸肉好吃,全成都你吃不到这样好的粉蒸肉,每年十一月一号我准时开蒸,你十一月中旬来嘛,到时候你再说哪个好吃。
我要是你们啊,现在就拿出手机备忘录设一个十一月去陈凉粉吃粉蒸肉的提醒,有老板儿打的包票,还怕不好吃么~
说话的功夫,传菜的三轮车就在我们面前跑了几个来回,三轮车传菜则是店里的又一道风景
饭在锅里,要吃随便舀,能吃多少那就要看你自己个的能耐了
冷盘的大师傅只管在这里切切切,根本不用看有好多人,反正只要切好了,马上就有人端走,店里的凉拌鸡真的是一绝,曾经遇到一对经常来吃饭的小夫妻,是店里的常客,可聊起来却从没吃过店里的名菜樟茶鸭、豆瓣鱼、干煸肥肠、回锅肉,原来他们每次都要点凉拌鸡,说是怎么吃都吃不够呢!
越是家常就越是难得,店里一道简单的回锅肉,却能把人吃的泪花包起,听到夸奖,黄老板儿哈哈大笑,我们用的都是资格的二刀肉,现在好多地方炒回锅肉都不用二刀肉,咋会是那个味道嘛
简直就如城头变幻大王旗一般,圆桌上的菜,每过一会儿菜色就会自动翻新,除了刚刚到店的客人忙着端菜,旁边还有客人不时伸头过来打望有什么的新菜
雨势一点没有变小的意思,即便只有一把简陋的雨伞,打饭难免还要淋雨,但在周围吃客脸上能看到的,只有满足和回味。看着这简陋的店堂,除了敬佩,倒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在陈凉粉,吃多少菜,盛多少饭全凭自愿,甚至一个人只点一份凉粉也没人会赶你走,陈凉粉的黄凉粉,用豌豆制成,比较特色的是用太和豆豉制成的卤酱,这才是洞子口凉粉的精髓,也造就了凉粉的独特风味
来之前,以为这会是一篇血雨腥风的成都餐饮传奇!然而在黄老板身上,我们能感知到的,却只有浮华落尽之后的思考与回味。
比起都市中种种繁华景象,
这样的成都街场,这样的川菜本味,
在城市化的夹缝中,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成都美食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