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金环球日记 | 小金走进了楚雄州博物馆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7月27日上午10点,当我一个人在孟连宣抚司署内游览时,与一个正在下楼梯的高个子中年男人相遇,他很友善地打了个招呼,我也友善地回了句,似乎两人都觉得值得多聊几句,毕竟司署内只有我们两个游客,于是就多聊了两句,关于这建筑的历史,以及我手上的张海珍老师的那本书。聊了几句后,他竟然说:留个电话?我也竟然说:加个微信吧!于是就加了微信。 这位在楚雄工作的王先生在微信上诚邀我们去一趟楚雄,而这竟然是8月2日下午我们从大理出来后的下一站了。 一个不期而遇的人,一个不期而遇的城市。 1 楚雄市 是楚雄彝族自治州的首府,一个不足30万人口的小小山城(整个楚雄自治州,也不过270万人口,但面积有3万平方公里)。但让我惊奇的是,这小城竟然有沃尔玛的一间店。晚上8点,当我在沃尔玛内采购我们旅途的补充给养时,王兄打电话过来了:你住在哪个酒店?我正在跑步,跑完步我去找你。 我们在王先生朋友邬总的一个门店里面喝茶,一个正信而儒雅的公务员,一个话不多而沉实的商人,他们让我对楚雄的好感节节上升。由于我在楚雄计划的时间很短,他们就建议我游历以下几处:位于城区西北角的彝人古镇、城北的太阳历文化园(在西南各少数民族中,彝族人有令人不能小觑的文化成就,他们有自己的文字和史诗,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太阳历历法),以及州博物馆,另外当你们上高速前往昆明时,可在距昆明80公里处的“恐龙谷”出口下高速,这个恐龙谷是在禄丰县一个恐龙化石发掘现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值得一看。 我嘴上应承着,内心一丝苦笑:彝人古镇和博物馆小金肯定不去,太阳历公园和恐龙谷,倘若小金在上小学,肯定会愿意去,但现在,基本上也肯定不会去。 8月3日上午9点半,我们从酒店退了房,即开车往彝人古镇方向去。我跟小金这样说:你只须陪我逛半小时,半小时之后你按自己意愿做任何事情(当然,仍然受每天时间管理额度的限制),小金答应了。但到了所谓古镇,我一看,是一个完全人工新建的旅游区,跟景洪的告庄颇为类似,别说小金,我自己半小时也够了。小金看了更失望,说,你去逛吧,我坐在车上等你。 我说,我想买一把刀路上用。自从小金自带的一把多用小刀遗失之后,我们经常感觉需要一把刀;在腾冲市区一间狩猎民族的刀店本来看中了一把短刀,但跟老板价格没有谈拢,就没买成。现在我想这个以卖东西为主的“彝人古镇”上,也许有卖刀的杨志。 小金开始还很支持这个想法,甚至还陪我去找旅游品店,但逛了两条小街后,他似乎突然改变了想法,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花几百块钱去买一把明显是宰人的刀,而应该花上十几块钱去超市里买一把水果刀,就够我们用了,当我固执己见时,他就很生气地阻止我。我估计是他作为主管会计的角色突然被唤醒了。
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园 最终是我妥协,但已无法挽回他愤怒的情绪。所以当我们到太阳历文化园时,他照例是不去,坐在车上等我。我去到公园门口,才发现这个文化园仍在建设之中,所以并不开放。当我回来车上时,发现他正在玩IPAD游戏。 关于他是否可以在车上玩电子游戏,我们父子俩对规则的理解有严重的分歧 ,他认为只要不在开动的车子中玩就可以了,当车停时就可以玩;而我则认为任何时候都不应在车子里玩电子游戏。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已争吵过好几次了,这次又是如此。我说要扣减他半小时玩游 戏的时间,他很愤怒。 2 所以当我决定用剩余的时间(距中午饭时还有近2小时)去看楚雄州博物馆时,他说:你别想我陪你看博物馆。我本来就没预设他会陪我看博物馆,这一路上,他坚决拒绝进任何博物馆,认为那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我说,没问题,我去看,你在车上听音乐好了。 王兄那边已开完会了,就赶来博物馆会合,作我的博物馆讲解员。楚雄州博物馆依一个小山而建,事实上是一个小建筑群,主馆与背后的几个小分馆以走廊相联结。博物馆有几大特色:恐龙化石、铜鼓和彝族文化。
博物馆外的老金和王先生~ 楚雄市内的多个县均发掘出了许多恐龙化石,所以堪称“世界恐龙之乡”,在“古生物”内展厅内,我兴奋地打电话给看车的儿子:这里有好多恐龙化石啊,大的小的都有,很棒,你难道不想来看看?你若进来看的话,我就把扣你的半小时还给你。儿子说:才半小时?不去! 王兄是一个不错的讲解员,要言不烦,不该说的时候就不说,十分老到。禄丰那个发掘现场和旁边的一个巨大的陨坑他亲自去调研过——他怀疑这能够解释恐龙的灭绝是由于彗星撞地球。除了上述几个展厅,他本来还推荐我去看一看“党史展厅”(CCP在楚雄的早期活动),可惜我们没找到,乃罢。
陨石坑 11点半时,小金打我电话:你们在哪里?我去找你们。我说:你不用找我们了,你自己去看一下古生物展厅吧!恐龙都在那里。挂了电话我又担心他找不到古生物展厅,想下去接他,王兄说:你放心,现在的小孩子,倘若是他想看的东西,他一定能找得到。 还真给王兄说中了,20分钟后当我俩走到古生物展厅时,儿子已看完一楼的展品了,正准备往二楼去。王兄就赶过去,充当小金的讲解员。本来没有耐心的小金,碍于王伯伯是热情的主人,只好耐着性子听王伯伯讲解。我跟在后面,觉得这真好玩——至少他的情商已达到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
充满探知欲的小金和老道的王先生 这是三周以来小金第一次进博物馆,所以我觉得很欣慰: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总算进来了,进来就会有收获。其实任何一个地方的博物馆都是浓缩了的地方历史和文化,拿儿子经常援引潘长江同学的台词话:“浓缩的都是精华”,实在不容错过。当然我估计,小金更主要是想要籍此缓和父子关系,再加上恐龙确实还是有点吸引力,所以才走进来的吧。回头恰当的时机可以再问问他。 3 中午王兄请我们在一个名叫“源质源味”的餐馆吃饭,昨晚一起喝茶的邬总作陪,还叫了王兄的一个同事。菜以野山菌为主,还有当地著名的“牛干巴”,一个比一个好吃,小金的胃口大开,心情也完全转好了,所以还偶尔插一句我们的聊天。 我依旧是大言不惭,卖弄口舌,口水较多;不过考虑到是西部地区,就绝口不提时政之事,尤其不谈自己的政治观点。不过王兄也并不是刻板的公务员,完全是一个性情中人也。 饭后我们即与王兄等人作别,离楚雄而去。
楚雄,因火把节而遍布全城的彩带 到了昆明,我本来还想着给王兄微信留个言,但跟儿子斗起嘴来,就忘了。6点半我独自散步到宾馆附近的云南大学校园,旧地重游,颇感惬意,微信发了几张照片。王兄在微信后留言说:看到你和小金顺利抵昆,我就放心了。祝一路平安。我大感惭愧,赶忙回了微信致歉,王兄在微信中又和我探讨了孩子教育中的几个问题,他平静的外表下,其实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云大 人生何处不相逢?楚雄和王兄,是我们的云南之旅中的意外收获,这叫缘份。 人物介绍
老金——金心异,大叔级,一位事业上成功,教子却失意的政经老司机。当过深圳市人大代表,前海金控前副总裁,玩转《21世纪经济报道》的编委。燃鹅,他的孩纸却觉得他在沟通方面很“失败”并且抗拒他的一切。
小金 ——不想上学不想上学不想上学,不想听话不想听话不想听话的初一小男孩。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狼图腾旅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