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耶烈万美食

      热门目的地

      飞猪APP

      下载飞猪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

      线路玩法

      更多内容>>
      • 亚美尼亚经典两日游,朝圣外高加索!

        亚美尼亚经典两日游,朝圣外高加索!

        Yerevan埃里温,作为亚美尼亚的首都,整个城市以朴实的泥土色为基调背景,却因为浓墨重彩的氛围和始终读不完的历史让人念念不忘。它可能略带肃杀,却并非毫无生机。它可能有厚重的悲痛历史,却也有新鲜的文艺

        吴十柒1541

      达人游记

      更多内容>>
      • 亚美尼亚:美好的姑娘与坚守的信仰

        亚美尼亚:美好的姑娘与坚守的信仰

        一个人 2017-06-15 2500 7 初识 “行事谨慎”的伊朗边防终于给我放行之后,我沿着两国边防站中间的渡桥走向亚美尼亚。亚美尼亚这一侧的海关效率很高,一开始以为我要办落地签,看到我掏出打印好的电子签证,两分钟不到,盖章直接放行。X光扫描行李的女警眼睛大大,白白嫩嫩,标致极了。这是半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女人完整的脸。 还在伊朗的时候就去逛了位于伊斯法罕城西南的焦勒法区,精致的亚美尼亚教堂在一片清真寺中骄傲的伫立。在博物馆中看到1915年奥斯曼土耳其对亚美尼亚族种族清洗的那段历史(150万亚美尼亚人死于大屠杀),对这个一直以来在众多伊斯兰(土耳其,阿塞拜疆,伊朗)和东正教(格鲁吉亚,俄罗斯)国度中坚持自己信仰与传统的国家充满好感与敬仰。原属亚美尼亚的阿勒山(后被土耳其纳入领土)是相传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因此亚美尼亚人也就自认为是方舟的子民。亚美尼亚历史可追溯到公元2500年前,但其被外族占领的时间远远多于自治的历史。历经波斯,马其顿,罗马,帕提亚,蒙古,阿拉伯等帝国的统治,但是自公元301年梯里达迪三世确立基督教为其国教之后,上帝和耶稣就一直是亚美尼亚人的精神指引,即使当时让强大如波斯帝国都皈依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也没能迫使他们改变信仰。更特别的在于,虽然亚美尼亚人信奉上帝,但是亚美尼亚教会却独立于天主教和东正教之外,既不听从罗马教皇也不受治于莫斯科牧首,这也直接造成了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找不到任何盟友和靠山,只能靠一己之力夹缝求生。 出于综上所述的原因,让我来到亚美尼亚之前,对方舟后裔子民充满悲天悯人的情怀,但是等到了这个充满历史忧伤的国家之后,亚美尼亚人乐观与自信的天性,高品位的艺术修养以及怡然自得的生活态度,深深打动了我。 路上相识的人们 到亚美尼亚的第二天,从布满风化岩石的老格里斯(Old Goris)下山后的我口渴难耐,路过格里斯城里的一家杂货店,进屋买水。店主老大爷好奇的跟我寒暄,除了听懂我说的“Qinastan”知道我来自中国之外,我们无法进行任何基本沟通,但是他拉着不让我走,执意要请我喝啤酒。我俩各拿一瓶俄国啤酒,两口干掉,大爷的话明显多了起来,当然,我还是听不懂。 随后大爷的兄弟和朋友来看他,老哥儿几个在杂货店门口聚成一圈儿,聊得海阔天空。杂货店正对着一排四层住宅楼,很像中国的居民楼,但是外墙斑驳,年久失修。我跟他们一起在门口儿席地而坐,抱着第二瓶儿啤酒,听着不懂却充满快乐的语言,看着楼下孩子们开心的玩耍,感受到了这里人们简单的幸福。 老大爷的杂货店 老大爷和他的哥们儿们 杂货店正对面的住宅楼,墙面上写尽了斑驳 刚到首都埃里温的第一天下午,我来到城中心的Cascade。这是一个位于山上的阶梯式广场,从一座满是雕塑的花园拾阶而上,可以到山顶俯瞰埃里温全城。 埃里温 埃里温 花园中的雕塑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当我正沿着台阶往上走时,迎面跑过来一个梳着辫子的男孩,他开口问我:“你微博是不是“逆光纪”?我在微博里搜到过你在亚美尼亚发的照片。”头一次遭遇从微博认出我本人的情况,颇有点惊喜。男孩和他女朋友正在山顶架着三脚架准备拍落日,他们也是从伊朗一路过来,比我早些日子到达埃里温。90后的两人四年前独自在南疆旅行的时候认识了彼此,今年各自辞掉工作,一起出来环游世界。俩人路线跟我差不多,但是他们在每个地方停留时间比我长很多,光是埃里温一个城市就住了半个多月,这种“边走边生活”的方式其实也很好,就像之前在纳卡遇到的长相酷似丁丁的英国小伙儿Ian,辞职后在印度晃了半年,还认识了现在的泰国女友。有点羡慕他们拥有志同道合又步伐一致的彼此。此时我已经在塞尔维亚,而他们还在格鲁吉亚享受着第比利斯湖畔公寓一个半月的美好时光。 我们正在闲聊的时候,走过来两个亚美尼亚小姑娘,用她们又大又水灵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们,笑着在一旁交头接耳。我一看,肯定又是看见亚洲脸好奇了,这次不等她们开口,我过去主动问她们要不要拍照,小姑娘也不客气,掏出手机,留下了这张合影。 埃里温 随后,双喜又用相机帮我留下了也许是此次旅行最满意之合照。当我收到照片的时候,看着左边叫Inna的小姑娘,仿佛又一次见到《初恋》中的苏菲玛索。 埃里温 Inna今年才12岁,她说自己在学校里是最好的学生。她有个哥哥,在学习中文,还曾经夺得中文比赛第一名。她给我看领奖照片,图中一个使馆人员模样的中国人正在给她哥哥颁奖。 我和在纳卡相识的老两口一起乘车到的埃里温。俩人游历世界四十余载,在国外的适应能力和行动力让我这个年轻人都非常佩服。大部分年逾花甲的中国老年人退休后无非在家打打麻将,接孙子放学做饭,晚上跳跳广场舞,但是这对叔叔阿姨却选择生活“在路上”,可以想见,他们这一生拥有了比别人都丰富的故事和经历,更重要的是俩人共同的回忆,看到他们,就觉得我奢侈的理想也不一定那么绝望。几年前他们一起去了南极,今年8月,俩人将登上从丹麦开往北极的破冰船。 老两口与神父的合影 在埃里温的几天,我们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多亏他们,我能被督促着早起(虽然因为码字依然晚睡),使得一天能够充分利用。听他们分享以前在世界各地的故事,拯救了我本该孤独的旅程。 行程攻略 在两国边境上开摆渡车的司机主动问我要不要包车,我跟他谈好价格,26000亚美尼亚德拉姆(ADM),折合370人民币开到著名的Tatev修道院,他一脸愁容的答应了。一般走这条路线的人都是过境之后先在边境的Meghri住宿一晚,或者坐车到格里斯(Goris)落脚,第二天再去Tatev。而我是直接抄一条九曲十八弯的近路翻过几座大山到Tatev去睡觉。摆渡车司机接到我这大活儿,摆渡车也不摆了,脱了制服就拉我到他的小宝马处,狂飙起来。行驶到Kapan,他找到一个开拉达的司机愿意继续去Tatev,于是把我成功交接。从这里开始那条翻山越岭的近路,拉达在满是大坑的土路上充分体现了前苏联重工业过硬的质量,我一直担心的拖底和抛锚都没有发生 - 同时不由得感叹,亚美尼亚政府是真穷,这么差的路让我回忆起当年自驾从青海去甘南,也是走了一百多公里的炮弹坑山路。 拉达带我飞 拥有最长缆车和最美修道院的Tatev Tatev是个大山里的小村庄,村民靠着修道院的世界遗产大名声,纷纷将自家房子的闲置房间收拾出来,做起客栈生意。村子里没有什么餐馆,所以只能跟客栈老板预定晚饭,不过好在价格公道。当晚的农家饭非常丰盛,一大碗羊肉排骨汤,一大桌子各色野菜。在伊朗吃了半个月米饭大饼配烤肉,这顿农家大餐让我异常有胃口。更重要的是,终于有酒喝了!客栈大妈给我倒上一大杯伏特加,我在吃完最后一口饭的时候喝完,并谢绝了大妈给我继续加酒的热情-前苏联地区人民对伏特加的偏爱我是见识到了。 Tatev的农家菜 Tatev修道院 在修道院买了十字架项链 从对面山上眺望修道院,一般明信片都是这么拍的 因为带着大箱子,所以放弃乘坐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世界最长缆车”下山,而是直接坐老板的车去格里斯(Goris)。离开伊朗后,打车价格飙升,这30几公里的路程花了差不多80多块人民币,跟在他们家住一晚是一个价格。 世界最长缆车 老与新的格里斯 格里斯据说是是亚美尼亚第三大城市,而实际上就是一个小镇的样子。城外的老格里斯(Old Goris)值得一游,这里有一片类似土耳其卡帕多奇亚的风华岩石,以前村民就住在岩石里。现在村里人非常少,风化岩石下是大片的墓地。 格里斯街景一瞥 老格里斯的墓地 首都埃里温及周边 从格里斯坐小巴去纳卡共和国,花费2000AMD。关于纳卡接下来写。从纳卡首都Stepanakert开到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Yerevan)的小巴票价4000AMD,历时6个钟头,中间停一次,司机要吃午饭。建议少喝水,因为司机基本上不会给你上厕所特意停车。一路山路崎岖,但是风光无限,亚美尼亚比起邻国伊朗,山清水秀到没朋友。 除了刚才说的Cascade,在埃里温还可以去逛下共和国广场,广场上有气势恢宏的喷泉,四周是宏伟的欧式古典建筑,国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也在这里。 埃里温 离着Cascade不远的歌剧院每天都有节目,票价非常不贵,杆爹和双喜看了一场芭蕾舞,位置不错,票价才几十人民币,可惜我问的时候已经没票了。埃里温所谓的著名“景点”并不多,但我觉得整个城市就是一座精彩的博物馆。在老城区的街上随意逛,是目不暇接的繁华,文艺与时尚,看似高档的餐厅价格对我们国人来说却异常亲民,一份特色的亚美尼亚式烤猪排人民币20几块,这价格在北京也就吃个拍黄瓜。街上姑娘个个青春时尚,赏心悦目。虽然她们集体鼻梁高的不太协调,但是超然的气质和姣好身材弥补了这一不足。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平心而论,亚美尼亚的首都埃里温并不能代表整个国家,因为它太过光鲜亮丽,太怡然舒适,满目欧式的闲适与悠然,会让你忽视格里斯的颓败,忘掉Tatev的艰辛,更想不到在纳卡还有14万亚美尼亚人仍然生活在战乱中心。也许是亚美尼亚政府倾尽了所有,才建设成这样一座令人着迷的埃里温。处在群山上的内陆国家,资源匮乏,人口稀少,想谋求发展着实不易。就像带我们一日游的导游姑娘说起,从格鲁吉亚经过亚美尼亚一直到伊朗的高速公路,全程700多公里,到现在才修了50公里,原计划2018年建成通车但是估计2028年也修不完。人少没钱的国家举步维艰。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周边的修道院和自然景观都不太远,可以当天往返。所以我在埃里温一直住了三天-虽然后来证明还是不太够。东线的Geghard和Garni可以一起走,我们路上随便拦了一辆Taxi包车,大半天的往返价格大概也就每人40多块人民币。在这里想表扬下埃里温的司机,大多都远比伊朗司机老实得多。要价合理,说好了去哪儿不会变卦,不会半途抬价,也不会催促客人。所以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相处愉快。 Garni神庙,马其顿帝国带来的希腊式建筑 Geghard修道院大门 我们在著名的Envoy Hostel报名了一日游,叫做Enlightened Armenia,包含西南线的大概6个景点,一顿农家午饭,和一个酒庄品酒,价格每人18900ADM。推荐这个一日游,因为如果自己坐车去这些地方,一天之内不可能走完,也没人给讲解景点背后的历史文化和修道院里画像雕塑的来由。该一日游包含亚美尼亚教会母堂-Echmiadzin大教堂,著名的Khor Virap深坑修道院,以及阿勒神山。雪山下的修道院,美得令人窒息。 据说,当年波斯国王阿巴斯一世为了让在伊斯法罕焦勒法生活的亚美尼亚人不再每年回Echmiadzin大教堂朝圣,下令派兵拆毁大教堂。机智的亚美尼亚人特意在士兵到来之前在教堂外墙雕刻上阿巴斯一世的头像,士兵来了一看就,不敢轻举妄动,教堂得以幸免。 我们在Noravank遇到一群孩子,没想到在教堂里听了一场她们绝美的演唱。 最后一天我们包车北上,经过有“外高加索眼泪”之称的赛凡湖,探访两个位列世界遗产的深山修道院,穿越北部边境,最终抵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三个人一共88000ADM。虽然这远高于大巴价格,但是好在时间灵活,并能顺便游玩北线这几个景点。 赛凡湖 古老的Sanahin修道院遗迹 Haghpat修道院 我的美国十年签证,据格鲁吉亚移民局网站上说明是免签格鲁吉亚的。之前在伊朗边防被盘查良久,习惯性担心格鲁吉亚边防也会问很多问题,特意准备了第比利斯的酒店预订单,并因为没有离境机票而忐忑不安。结果格鲁吉亚边防一个字都没问,从我护照后面开始翻,看到美国签证,二话不说马上盖章放人,效率之高令人咂舌。 于是,我抵达了此行第五国,外高加索“最发达”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国家,格鲁吉亚。

        逆光纪1248